陳玦想的明白,蔣柔愛的不是自己,他沒必要去動一個心裏沒有自己的女人。

何況,如果日後蔣柔發現自己不是原身還動了她,半夜不起來殺死自己才怪!

小說里蔣貴妃就是在半夜趁著男主睡著了,拿着一把匕首往男主心口扎。

差一點就成功了。

可惜男主有男主光環,那把匕首刺歪了一點,剛好救了男主一命。

最後男主沒死,蔣柔因為刺殺皇帝被賜死。

唉!連男主都敢殺,還有什麼是她不能做的?

他可沒有男主光環這種東西,犯不着為了一個女人去冒險。

罷了罷了!

陳玦搖搖頭,決定堅決不碰蔣柔,頂多就讓人在吃穿用度上照顧照顧一下。

那也算照顧吧!

至於其他——陳玦看向眼含笑意的蔣柔,心下嘆息。

蔣柔還是按照之前的習慣伸手拉了拉陳玦的袖子,「陛下——」

趁她還沒說完,陳玦快速的開口,堵住蔣柔的話。

「時間不早了,來了,送貴妃回宮!」

「陛下?」

聽到這話,蔣柔伸過去的手一頓,停留在半空中。

半晌,蔣柔嘴一癟,眸中逐漸閃著淚花,「陛下這是看上了哪個小妖精?」

唉!怎麼又要哭了呢?

女人果然是水做的,這眼淚說來就來。

陳玦頭疼的哄道:「莫要多想,哪有什麼小妖精,這裏也不過就你一人。」

「咳咳——朕今日身子不適,來人,送貴妃回宮。」他道。

為了自己的小命,還是遠着她一點好!

外面的劉忠見貴妃娘娘今天這麼快出來了,愣了下。

奇了怪了,陛下今天怎麼沒讓貴妃娘娘留宿?

不僅貴妃娘娘沒留宿,一連半月也不召見其她娘娘,莫不是——

劉忠目光逐漸往下,心下大亥。

難道那場刺殺還能讓一個男人不舉?沒聽御醫說過!

真是這樣,那完了,完了,小主子要沒了!

夜幕降臨,陳玦在宮女的伺候下洗完澡出來舒適地躺在床上。

正準備拿起旁邊的書看時,眸光瞥了一眼欲言又止的劉忠,「有話說話。」

「陛下,」劉忠往前走了走,問道:「陛下半月未進後宮,可要召見某位娘娘侍寢?」

「????」

下一秒,陳玦就看見一個小太監躬身高舉托盤,裏面放了幾塊牌子,俗稱綠頭牌。

這是皇帝點人侍寢的牌子。

陳玦看了一眼,最顯眼的位置莫過於蔣柔的那一個。

但他現在是要少和蔣柔接觸,那就——

陳玦看了一圈,最終一個也沒挑。

就在劉忠以為陛下又要獨眠的時候,陳玦開口道:「那就綰選侍吧!」 在何凡發了一會牢騷,正拿手機想給代駕打個電話的時候。

沒想到他的手機來電鈴聲就響了起來。

「喂!」

「行吧!」

「我重新叫個代駕!」

等何凡掛斷電話,肖麗娜好奇的問道:「怎麼了!」

「那個代駕家裡有事,我再叫個代駕吧!」何凡有些鬱悶的說道,不過這也沒辦法,代駕小哥說他家小孩發高燒了,他得回去看看。

何凡也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代駕小哥掙個錢也不容易,再說他也還沒付錢給代駕小哥。

肖麗娜聽完何凡說的話,開口笑道:「沒事,我們也不差這點時間,重新叫一個代駕就行了!」

「嗯!」

何凡點點頭,重新再app上面重新叫了一個代駕小哥。

這次何凡剛下單還沒一分鐘,代駕小哥就打電話聯繫何凡了。

等何凡接通電話的期間,代駕小哥就已經騎著一輛摺疊車來到何凡面前了。

「你這麼快,我這下單還沒一分鐘呢!」何凡手機還拿在手上,一臉驚訝的看著代駕小哥。

「我剛才就在門口!」代駕小哥指了指大門不遠處的一個位置笑道。

何凡順著代駕小哥手指的方向望去,在三十米外正有幾個跟代駕小哥一樣打扮的人。

何凡拍了拍額頭笑道:「難怪這麼快!」

這裡是酒吧,代駕肯定會有的,他剛才完全可以不用app叫代駕的。

隨後何凡也沒多跟代駕小哥交談,直接讓代駕小哥載著他跟肖麗娜回了酒店。

回到了酒店房間,何凡正想躺在床上休息一會,可是肖麗娜可不會這麼放過何凡。

「親愛的,今天的瑜伽課程還沒結束呢!」

肖麗娜一臉嫵媚的對著何凡說道,還順手把外套脫了。

卧槽,還要來瑜伽!

何凡一聽到肖麗娜這話,心裡叫苦不堪,就算他腰再好,也禁不住這天天七進七出呀!

「瑜伽等明天再練吧!」何凡扶了扶后腰,哭喪著一張臉。

「就一次么!」肖麗娜拉著何凡的手臂使勁的撒著嬌。

「算了吧!」

「來嘛!」

「明天吧!」

「人家就要今天么!」

「那就一次,可不能再多了!」

隨著何凡話語落下,肖麗娜直接撲身上去,開始一輪瑜伽表演。

當半個小時過後,在何凡氣喘吁吁,鬆一口氣的時候。

肖麗娜沒等何凡同意,直接強勢的開啟第二輪瑜伽。

「你說話不算話呀!」

「那這招側犁式你要不要學!」

「唔,那就勉為其難再學一次吧!」

隨著兩人的交談跟瑜伽交流,沒一會兒兩人就勞累的睡過去了。

……

一夜悄然而過!

等何凡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第二天中午了。

今天的肖麗娜比較嗜睡,當何凡醒過來的時候,肖麗娜跟個八爪魚一樣緊緊貼著他。

何凡看著肖麗娜的如水蜜桃一樣水嫩的臉頰,忍不住用手捏了捏。

可能是何凡用的力氣過大,讓肖麗娜感覺到了,瞬間睫毛抖動了一下,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

「醒了呀!」何凡對著迷糊的肖麗娜笑道。

「幾點了呀!」

肖麗娜眯著眼睛看著何凡,她根本不想起床,覺得這會的床特別的暖和。

「該吃午飯了!」何凡捏了捏肖麗娜的鼻子笑了笑。

「哦,可是我還想再睡一會!」肖麗娜說著還閉上了眼睛。

「那你睡吧!」何凡笑了笑,開口說道:「我得回去閩市了,你有空就去把傢具那些買了。」

肖麗娜一聽何凡要回去了,馬上就精神了,睜開眼睛直接坐起來,對著何凡開口說道:「那你吃頓中午飯再走吧!」

「你不是還要睡覺么!」何凡看著肖麗娜打趣笑道。

「不困了!」

肖麗娜說完就直接往洗手間走去,這次何凡回去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見面了。

肖麗娜一進洗手間,就以最快的速度洗漱好了,然後又快速的畫了個淡妝,穿好衣服就跟何凡走出了酒店房間。

今天何凡就不打算去西餐廳了,昨天肖麗娜已經說她不喜歡吃西餐了。

夏市好的中餐廳也不是沒有,何凡在度娘隨便找了一下,就找到了一家評分挺高的酒樓。

開著車來到酒樓,何凡隨便點了幾個招牌菜。

「東坡肉!」

「佛跳牆!」

「八寶紅鱘飯!」

「香露河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