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浩將手裏的步槍調整到單發模式,朝着飛奔而搜索過來的人,扣動扳機。

槍膛裏面的子彈帶着陳浩的意志,憤怒,直接命中一名追兵的額頭。從瞄準鏡裏,陳浩看到那羣追兵慌里慌張的開始尋找着掩體,互相打着手勢,叫喊着。

陳浩冷冷一笑:“龍的獠牙,如果只有這點本事,怎麼能保護自己的國家。”

手指再次一動,有一名藏在樹木後面只是悄悄露出一個頭的追兵,不可置信的倒地。

剩下人開始盲目的衝着樹林裏掃射,這種無目的的掃射根本沒有殺傷力,但是勝在人多,範圍廣,陳浩眼前的掩體上已經出現了幾個彈孔。

陳浩沒有理會依舊沉着冷靜的扣動扳機,一個個追兵就這麼倒地。

不知道對方在什麼地方的追兵,只能一個個掩藏起來,等着自己的老大。

獨狼眼神陰冷的從後面追趕上來,地面上已經躺下了六具屍體。各個都是頭部中槍。

一名有着歐洲血統的男子,低下頭看了一下說道:“這是個有着優秀戰術修養的華夏軍人!”

在這個歐洲人面前收斂起自己的高傲,語氣恭敬無比的說道:“那麼影一大人,能不能!”

那麼歐洲人直起身,擺了擺手說道:“親愛的獨狼先生,這超出了我們任務範圍,所以抱歉不能給你提供任何幫助!”

獨狼也不惱怒,對着旁邊另一位冷酷無比的非洲人說道:“那麼不知道烈火~”

“對不起,我們隊長說了,儘量不與華夏軍人正面交鋒,我們只是給你提供軍事技術幫助!”

獨狼惱了,他自己的手下確實善於在叢林作戰,但是相比起更加專業的華夏軍人,那麼自己的那羣小弟就不夠看了!


最可恨的是,對方竟然在後面用在**佈置了層層的**,一些個打算繞到後面突襲的人,幾乎都中雷了,誰知道那個該死的華夏兵,究竟佈置了幾個**!

那些已經吃夠**苦頭的手下,根本不願意從後面迂迴,只能強攻!


這個時候獨狼的小弟又從前面運回了兩具屍體。

獨狼一咬牙說道:“影一大人,這一次麻煩您的影殺組織出手,替我們除去這個危險人物!

影一似笑非笑的看着獨狼:“我說了,我拒絕!”

“爲什麼?您不是已經射殺了很多華夏軍人了嗎?這一次爲什麼拒絕?難道您不想完成任務?他們已經有兩個人逃跑了,如果被耽誤在這裏,那會影響任務的!”

影一的笑容收斂語氣比獨狼更加陰冷:“你是在質疑我的決定?”

獨狼從腳底冒出一股寒氣。

I 獨狼聽着影一的話,一下子驚醒過來,別看他是一個人,但是人家身後可是‘影殺’,他自己可不想不明不白就上天堂。

當即解釋道:“我的意思,只是想我們大家齊心協力完成老闆交代的任務,否則老闆怪罪下來,我們也不好交代呀!”

影一對於獨狼的這個解釋似乎還算比較滿意,神色稍微放緩了一點,說道:“我不參與這邊的事情,我們會去追擊那兩名逃跑的人!”

說着朝着另一邊叢林竄去,而一邊火熾的小弟,則悄悄的在後方對着通訊器說着話。


獨狼怒喝道:“你們在跟誰聯繫!”

獨狼身邊的人迅速將槍口調轉對準火熾的手下。火熾的屬下神情淡定的說道:“我在跟我們老大通話,給你我們老大找你!”

但是再遞過話筒的時候他特意大聲說道:“麻煩你讓你的屬下將槍口移開,我們老大可不像我這麼好說話!”

將信將疑的獨狼結果電話,疑惑道:“喂?”


從話筒裏傳來火熾的咆哮聲:“你這個獨眼狼,你竟敢讓你的屬下圍攻我的部下,你是想換一身狼皮嗎?”

獨狼握着話筒的手心裏捏了一把汗,他的獨狼組織確實作戰力強悍,但是隻有少數核心那部分,比起烈火傭兵團還是稍微差了點檔次,尤其常年活躍在金三角一帶,他的部下或多或少都已經染上毒品,戰鬥力已然下降了很多。

要不然也不會因爲圍攻一個受傷的華夏特種兵,還要裝孫子一樣的求着別人的幫助,聽着話筒裏的咆哮聲,獨狼的心思回到了那個全盛時期的獨狼組織,要是在那個時代嗎,別說是烈火傭兵團就算是‘影殺小組’,他這匹殘狼,也敢啃上一啃。

可惜現在呢?獨狼環視四周,除了幾名精銳不下,其餘的屬下戰鬥力只是比越南境內的那羣民兵稍微強上那麼一點。

獨狼英雄遲暮般的搖了搖頭暗歎道:“可惜呀!”

話筒裏面的火熾可不管你英雄遲暮當下罵道:“老子的手下要是少一根寒毛,老子就將你們滅了!”

獨狼一聽這話,趕緊解釋道:“火熾老大,聽我給你解釋!”

緊接着他將自己這邊的情況做了一個簡單的彙報,最後懇求道:“火熾老大,我這邊需要你的幫助,只要您肯讓你的手下幫忙,任務完成以後,我將我的那部分給你分三成!”

獨狼充滿了期待的神態等待着火熾的答覆,他相信三成的利潤絕對可以誘惑道火熾。這世界不就是一利益爲主嗎?

電話那頭的火熾沉思了片刻後,說道:“我跟我的屬下來說一下!”

獨狼露出個果然如此的神色,將電話給火熾的手下。

火熾的手下接過話筒,稍微遠離了點獨狼,然後仔細聽着那頭老大的囑咐。

獨狼對於他們遠離自己的舉動沒有感到什麼不理解,要是自己跟屬下講話也不希望有外人在場,只不過爲什麼火熾的那種屬下看自己的眼神有點怪異呢?難道是因爲自己給的籌碼超出他們的想象?

獨狼搖搖頭,三成看似很高但是比起兩千萬美金來就不值一提。

火熾的手下聽完老大的囑咐後,對着獨狼說道:“你們先停止進攻,我們老大說了這邊的戰鬥交給我們!”

對於這樣的要求,獨狼求之不得,當下命令自己的手下暫停進攻,保持圍攻的態勢,等待着烈火僱傭兵的表現。

殊不知道遠隔幾千米的地方,火熾已經滿頭大汗了。

葉凡手裏玩着匕首,微眯的眼睛已經掩飾不住即將爆發的殺氣:“你是說,他們已經將一名受傷的華夏軍人還有一名昏迷不醒的人給困死了?”

火熾擦了下汗珠:“獨狼是這麼說的,不過還有兩個華夏軍人已經逃跑了,現在是有影殺小組負責追殺!”

“鏗鏘”葉凡手中的魅影,隨着葉凡重重一彈,發出高昂的聲音,似乎是渴望戰鬥的宣言。

“有沒有一名女的?”

“這到沒有說!”

一旁的毒蠍分析道:“您要找的人現在是要麼已經被圍困,要麼已經逃跑。”

“哦?”葉凡淡淡的一個音節,蘊含着無窮的殺意。

毒蠍也是滿頭大汗的解釋道:“我們來這裏已經超過半個月的時間,除了那一隊事先被獨狼暗算的華夏軍人,幾乎在就沒有碰見任何人。根據您的描述,你要找的那個人所處的小隊,應該就在這片附近活動纔是,所以~”

“所以,你的分析是對的!”

葉凡對着火熾說道:“告訴你的隊員,不管付出什麼代價也要保證那兩名人的生命,面對一羣雜魚要是你的屬下還能出現什麼問題,那麼他們也就沒有存在意義了!”

葉凡將魅影收起,朝着此刻正在激斗的地放,做出單刀直出的手勢,所有人都朝着手勢的方向竄去。

葉凡走在隊伍的最前面,他的速度極快,現在時間比什麼都重要,少一分鐘就會多一分鐘危險,說不得流月就有可能從他生命中消失。

葉凡心裏的着急的說道:“流月你可要挺住啊,我很快就會過來救你的!”

陳浩單手拿着武器,趁着對方暫停進攻的空隙,大口的喘着粗氣,他的臉頰佈滿了硝煙以及紫黑的鮮血。

他雖然不明白對方爲什麼暫停的進攻,可是他要抓緊時間恢復自己的體力,他不停的告訴自己,只要自己在這裏能託的久一點,那名兩名逃跑的兄弟就會多一分生存的希望。

趁着空隙,陳浩再次檢查了一下彈藥,可惜已經不多了,估計也就只能堅持幾分鐘的樣子。

而一旁的流月,臉色已經開始變的烏黑,就連喘息也變的斷斷續續。

陳浩看着流月,眼神溫柔又帶着羞澀。常年的軍旅生涯讓他一見到流月的時候,就驚爲天人。他承認自己的心裏開始喜歡她了,他也明白流月心裏已經有了另外一個男人。於是他深埋着自己的這份感情,有的時候愛一個人不一定要說出來,說不定說出來連朋友都沒得做。

陳浩單手摸了一下流月的臉神色溫柔的說道:“雖然你不喜歡我,但是黃泉路上有你的陪伴,我真的很幸福!”

邊說他邊將兩顆**藏在流月的身體下,動作很是輕柔。

這是華夏軍人特有的光榮彈,華夏軍人沒有跪着生的俘虜只有站着死的英雄,更何況如果被對面的那羣人抓住,不管處於什麼原因,自己都會生不如死。

所以他能做的就是在自己死的時候,再多帶幾個墊背的!

獨狼有些不耐煩了,這時間已經過去了好幾分鐘了,火熾的人還沒有動作,他們只是蹲在那裏對着一張沒有任何意義的地圖研究的作戰方案。

獨狼就不明白了,只是一個受傷的華夏軍人,何必搞得這麼麻煩。於是他煩躁的問道:“請問,你們研究好了沒有?”

“獨狼老大,作戰任務那有那麼容易制定的嗎,除了分析對方的戰力情況外,我們還要研究地形,叢林視遮擋物對於跳彈的影響,當然也包括天氣以及士氣的因素。綜合着所有的因素,制定一個完美的計劃!”

聽着對方極具專業的解釋,一些不明事理的小嘍囉們對於這羣人驚爲天人,一個個都羨慕不已,看人家那素質那纔是職業軍人有木有!

獨狼起先一愣隨後就怒了,這當自己是逗比嗎?自己打了一輩子的仗難道連這個都不知道?於是大聲罵道:“你們老大是讓你們過來戰鬥的,不是叫你們過來搞什麼研究作戰方案的!”

一名火熾的屬下對着獨狼露出一個白癡的神色:“行啊,要不你讓你的精銳上去看一看,能不能輕鬆解決掉對方?你給我們老大三成,我替我們老大做主你們要是能啃下,我給你們六成!” 通常來說,梟雄般的人物往往很注重面子,對方的話無異是在質疑自己精銳屬下的戰鬥力,這是獨狼不能接受的,當即對着身邊的幾名親衛隊員說道:“你們幾個上去將那名天煞的軍人給我幹掉!”

一個不陰不陽的聲音響起:“獨狼老大,不是要抓活的嗎?要是抓死的我們還需要制定屁的計劃,一個手**扔過去什麼都解決了!”

獨狼轉頭怒看着那名說話的人:“你!”

對方毫無懼色與獨狼對看,眼神赤果果的嘲諷:“不行,就是不行!”

獨狼咬牙切齒的說道:“你們,去,給,我,抓,活,的!”

“是!”

不得不說,獨狼的精銳還是有幾分本事的,看着他們輾轉騰挪,相互配合來看,比那些外圍成員要老練的多。

隨着一聲槍響,新的一輪戰鬥開始了!

這一次的戰鬥讓陳浩感覺壓力很大,他明顯的感覺到這一次進攻人員,軍事技術身份過硬,相互配合簡直如羚羊掛角,往往他剛擡頭射擊人物的時候,旁邊的人就已經開槍掩護了,等再次尋找開槍的機會,對方已經突進了。

在後面觀戰的獨狼,露出了滿意的神色,自己的精銳隊員還是能拿得出手的,最起碼已經突進到了30米的距離,對於熱武器來說,30米的距離相當於平常見面打招呼一樣。

趁着獨狼等人聚精會神的看着戰鬥,火熾的隊伍中一名拿着***的隊員,悄無聲息的消失在叢林中。

獨狼看着越來越近的隊員,不自主的握拳說道:“進了,進了,馬上就成功了!”

應和着獨狼的心意,他的一名屬下趁着陳浩低頭躲避火力的空檔,一個魚躍而起,這名隊員的眼神裏露出一個金錢的符號,就差點沒喊出兩千萬美金到手了!

“砰。”

劇烈而清脆的聲音響起。那名飛身而起的隊員,在半空中墜落地面。他的腦袋已經碎裂成西瓜裝!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每個人都貓着腰趴在地上不敢亂動,即使在傻的人也知道遇見狙擊手了!

處於掩體後面的陳浩可不管這些了,趁着其餘幾名還沒有反應過來的隊員當即扣動扳機,瞬間這支小隊傷亡過半!

躲藏在一顆大樹後面獨狼,看着自己的精銳就這麼倒地,心疼的讓他差點抽搐過去。

不同於外圍,這些都是自己的親衛兵,要是他們出現了什麼問題,自己的‘獨狼’名號也就會在世界除名了。

當即大聲喊道:“撤下來!”

殘餘的幾人只能小心翼翼的後撤,獨狼心中那個恨呀,對方怎麼會有狙擊手的,狙擊手不是已經被打掉了嗎?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獨狼抓狂了他衝着一旁看戲的火熾屬下怒吼道:“如果你們再不去,別怪我不講情面?”

火熾的屬下一聽獨狼的話,立刻神色不善的問道:“怎麼個不講情面?”邊說邊將槍口對準了獨狼。

獨狼憤怒的神色一下子清醒過來,因爲他看見了對方眼中的殺意,他看着對方肩膀那略微的幅度,立刻大喊一聲:“散開!”

火熾的屬下立刻朝着剛纔還在稱兄道弟的獨狼成員,開槍。

藏在掩體後面的陳浩,從紛亂的槍聲中,判斷出對方已經內訌了,他悄悄的擡眼望去。果不其然,對方那悽慘的喊叫聲,怒罵聲,都證明了他的判斷是正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