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楓笑了笑,看了一眼身旁的凌旭與絕影,說道:“這兩位一個是我的大哥,一個是我的三弟,他們二人會與你們一同參加,另外一個就是她了,所以在比賽開始之前,我希望你們互相勾通一下,因爲這次的比試將決定誰纔是神墓開啓時的主人公,所以我們不能讓星魂大陸陷入被動,這次能不能成功就看你們的了。”

“什麼?還有他?”龍孝天直接伸手指了指凌旭,一幅不敢相信的模樣看着陳楓,那模樣,明顯是不服陳楓的安排。 “我怎麼了?”凌旭盯着龍孝天,那天階的實力頓時顯露了出來,“整個魔域,年輕人之中,實力超過我的用手指都能數的過來,到時候,你別拉我們後腿就行。”

凌旭那強大的氣勢讓龍孝天四人色變,原本他們四人都屬於星魂大陸年輕人之中的佼佼者,放眼整個星魂大陸,實力比他們強的,那也是屈指可數,可是現在,凌旭的表現,讓他們頓時沒了底氣。

“好了小旭,適當的炫一下就算了,別太過,你師傅可還在裏面呢。”

陳楓的話立馬便引起了凌旭的注意,可是他還沒有做出任何的反應時,一個他非常熟悉的聲音傳入了他的耳中。

“小兄弟,這才幾天不見,你的實力又有長勁了,真是可喜可賀啊!”

空明的聲音很有力,但是陳楓卻從他的口中得知了一個消息,至少目前爲止,空明還不知道他現在已是神階,如果空明知道的話,一定不會像現在這般淡定,所以陳楓知道,雨晴仙子他們雖然提前趕來,可是他們並沒有說出陳楓的情況。

“呵呵,前輩過獎了,只是偶有體會罷了!”

陳楓也不點破,對方不知道更好,所以他也打着哈哈,一邊和空明聊着,一邊隨着他朝着院內走去。

院子內的情景和陳楓離開之前沒有多大的變化,唯一不同的便是,這裏多了一些下人,下人們手託着托盤,來回地在院中走着。

陳楓與衆人一起,邊走邊說,很快便看到了雨晴子等人,這些人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只是讓陳楓不明白的是,他們的交流很奇怪。

雨晴仙子他們用星魂大陸語言,而蘇倫他們卻是用着魔族之語,陳楓懂得兩方的語言,所以他們能聽的出來,這些人所談論的話題都能對應的上,只是他有一點不明白,兩方人從來沒有任何的交集,他們又是如何懂得對方的語言?

“對於這次的比試有沒有什麼看法?“

正聊着的時候,空明的一句話讓陳楓頓時停住了腳步,將目光轉向了空明,臉上露出了笑容,說道:“看法沒有,不過,這次的比試,我們必勝!”

“哦,你就這麼有把握?”

空明也被陳楓的話給震住了,看着陳楓那自信的樣子,他忽然發現,自己竟然有些看不懂眼前的年輕人了,他和以前不一樣了,自己的神通在他的面前根本沒有任何的用處。

“呵呵!如果沒有把握,我也不會與魔王定下這麼一個規定了,更何況,就算這次我們不能贏,以我們星魂大陸現有的實力,保住神墓不被其它種族侵犯那也是輕而易舉。”

陳楓的話纔剛剛說完,那一直與雨晴仙子聊天的蘇倫走了過來,而且他剛好聽到了陳楓所說的話,所以他的臉色立馬拉了下來。

“小兄弟難道想反悔?”

蘇倫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盯着陳楓的眼神也變的狠了幾分,和先前那幅笑臉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當然不可能反悔,不但不反悔,而且因爲這件事的平衡度,我特意不參與其中,這足夠表明,我對此事的重視了。”

“你不參與?”蘇倫說到這裏,忽然想到了陳楓那皇階強者的身份,頓時不在言語此事,而是說道:“只要小兄弟不反悔就行,按照我們的約定,三天後便舉行比試,到時候,小兄弟別說我魔王欺負你們。”

陳楓忽然間笑了,說道:“當然不會,我們這次出場的雖然不算是星魂大陸的精英,但是應付這次的比試,那是綽綽有餘了。”

言語相激,兩人雖然面帶笑容,可是卻針鋒相對,一頓鈑下來,幾乎都是二人在說,其它人在聽,其它人想插嘴都難。

一頓飯好不容易結束,司馬星雨被香香以藉口拉走,而這個時候蘇小小趁機找到了陳楓,將其拉進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陳楓對於蘇小小的事情那是一點計策也沒有,頭疼的緊,此時看到蘇小小,他是一個頭兩個大,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要說兩人沒有關係,可是卻有着親密的接觸,而且蘇小小也緊緊地纏着他,要說兩人有關係,可是陳楓卻又找不到一個正當的理由,至少人,他們二人到現在也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而已。

“小小,那個……”

陳楓的話還沒說出來,蘇小小的雙手已經來到了陳楓的嘴邊,瞬間便將陳楓的話給阻止住了。

“陳大哥,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我不在乎的,真的!”蘇小小直接撲到了陳楓的懷裏,緊緊地抱着陳楓,好像生怕他逃走一般。

“其實,小小,這個世上好男人多的是,我……”

陳楓原本想說幾句拒絕的話,可是蘇小小的動作卻讓他無法開口繼續說下去,此時的蘇小小雙手更緊了,緊緊地抱着陳楓的腰,淚水止不住地流了出來。

“陳大哥,小小什麼都知道,你不要說了……”

蘇小小的哭的特別的傷心,淚水浸透了陳楓的衣服,陳楓也想不明白,她爲何這麼能哭,這麼容易哭,所以此時他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沒辦法,誰讓他最怕見到女人哭呢,尤其還是一個與自己有着說不清道不明關係的美麗少女,他更加不忍心了。


伸出手,輕輕地撫慰着蘇小小的後背,嘆氣道:“其實我是擔心你爹那邊,以你爹的爲人,是絕對不會同意我們來往的,更何況,我現在與你們天魔族還有着扯不清的關係,是敵是友現在還說不清呢,你爹又怎麼會同意。”

全能護花高手 ,緊緊地盯着陳楓,有些不明白地問道:“怎麼會呢?你們現在不是很好嗎?”

“好?”陳楓頓時苦笑了起來,解釋道:“這只是表面,三天後的比試,如果我所料不錯,一定不會順利,到時候,是敵是友一切都清楚了,如果是友還好,如果你爹爲了魔族,站到了星魂大陸對立的一面,到時候,我們就再也不可能見面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蘇小小頓時搖起了頭,盯着陳楓,不相信地說道:“我爹絕對不會這樣的,他向來說話算話,從不反悔,你誤會他了!”

“誤會?”陳楓頓時笑了,看着天真可愛的蘇小小,解釋道:“這只是平時,如果遇到了大事,反悔一兩次又算的了什麼,自古做大事者不拘小節,你爹是個做大事的人,所以他絕對會爲了魔族的將來着想,而不會爲了那狗屁的理念。”

看着不說話的蘇小小,陳楓笑着說道:“放心吧,就算你爹到時候出爾反而,我也不會對他怎麼樣的,你不用擔心!”

蘇小小頓時將目光與陳楓對視了起來,說道:“我不是擔心我爹,而是擔心你,我爹有多厲害你知道嗎?在魔域,除了師傅與師伯,誰都不是他的對手,如果真像你說的那般,到時候,你……你……”

陳楓頓時感動了起來,看着蘇小小那擔心的樣子,伸出手將她攬在了懷裏,摸着她那揉順的秀髮,說道:“放心吧,別說在魔域,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人能將我怎麼樣,就算你師傅與師伯也不行!”

陳楓的自信,蘇小小並沒有看出來,她只是以爲陳楓爲了安慰她故意這樣說罷了,只是她沒有發現,這個時候的陳楓眼中精光一冒,接着,從他的身體內幻化出一個分身,消失在了房內。

魔王蘇倫的房間內,空明與空劍兩人都在,三人呈三角狀坐在一張桌子前,此時的蘇倫臉色非常的不好看。

“兩位前輩,你們倒是說話啊,現在的情況該怎麼辦?”

空明不語,而空劍也是盯着蘇倫,一句話也不說,蘇倫看着這種情況,整張臉如同豬肝色,開口說道:“整個魔域,除了我天魔族,其它幾個勢力,沒有人同意我的做法,要利用這次的比試將他們一網打盡,這種事情,我根本控制不了啊。”

“你不是不想控制,而是也與他們的想法一致對不對?”

空明看着蘇倫的樣子,嘆氣道:“蘇倫,別怪我沒有提醒你,現在的陳楓不在是幾個月前的那個皇階實力的年輕人了,從今天我們的談話中,我可以猜測出,他的實力至少也有帝階初級。”

“這不可能!他就算是個天才,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個月的時間內進步的如此快,他肯定是利用了某中祕法,故意爲之罷了。”蘇倫滿臉的不信。

“不管你信與不信,總之,我醜話說在前面,這種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參與,神墓是很誘人,可是我不會做出這種違背信義的事情來。”

空劍提前表明了自己的立場,然後低下了頭,繼續喝着口中的茶水。

蘇倫見空劍態度堅決,故而將目光轉到了空明的身上,然而空明也是同樣的表情,說道:“沒有把握的事情我不會做,更何況他還是我那寶貝徒弟的二哥。”

“你……你們……”

“好了,時間不早了,我還有事,先離開一步。”空劍起身離開,在離開前他再次說道:“別怪我沒有提醒你,現在的你根本不是那小子的對手。”

空劍說完,直接開門離開了。 三天的時間轉瞬即過,雙方代表分別帶着自己的人馬來到了天魔城百里之外的那片空地上。

此時的這塊土地早已在蘇倫的改造下變了模樣,幾米高的擂臺全都是由松花石堆成,擂臺的東西兩旁分別建立着觀戰席。

烈日當空,由於沒有任何的東西遮擋,所以坐在觀戰臺的雙方都被這強烈的陽光刺的睜不開眼睛。

今天的天氣真的不適合比試,可是沒有辦法,再加上觀戰的人員早已等的不耐煩了,所以兩方沒有絲毫的猶豫,僅僅只是簡單的說了一下規則,表達了各自的看法之後,便開始了第一輪的比試。

第一輪比試的規則非常的簡單,是單人戰,雙方各自派出一名認爲最強的選手,天魔族選出的選手是一名女子,蒙着面,身材非常的好,但是她的眼神卻是凌勵異常,讓人不敢直視。

手中是一根長鞭,剛一上臺,手中的長鞭便揮灑出一個漂亮的弧度,兩眼盯着陳楓一方,等待着他們的人選上臺,那眼神充滿了挑釁,充滿了不屑,讓陳楓一方的龍孝天等人氣憤的很,都搶着要參與這一輪的戰鬥。

少女的挑釁並沒有讓陳楓亂了分寸,反而讓他臉上的笑容更加的濃了,看了一眼身邊那氣憤的龍孝天等人,最終將目光放在了凌旭的身上,開口說道:“蘇倫對我們的人都不知底,除了小旭,即然如此,這一輪就由小旭出場,先賺個彩頭再說。”

凌旭早就猜到了陳楓的意思,所以在聽到陳楓的話後, 嘿嘿一笑,接着朝着不爽的龍孝天比劃了一下,然後便飛身來到了擂臺之上。

凌旭的出場並沒有引起蘇倫一方的意外,這種事情他們早就想到了,所以他們纔會派出擂臺上的少女。

蘇倫這是要放棄第一輪的比試,這一點所有人都看的出來,至少他現在的表情依然很平淡,讓人看不出他心底到底是如何想的。


“蘇老弟!看你的模樣,好像對此戰很有把握,難道你沒有看出來,那小子的實力很不凡?”

在蘇倫的旁邊,一名年紀與他相仿的中年人竟然直接笑了出來,看着蘇倫,好像在嘲笑他一般。

此人不屬於天魔族,但也是魔域的一員,他所擁有的勢力不比蘇倫差多少,此次來這裏並不是爲了看蘇倫的笑話,而是有着其它的目的。


“哼,什麼把握?空明前輩的徒弟,你說我們魔域有哪個年輕人能打的過?”蘇倫沒好氣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年輕人,繼續說道:“鄭淼,別說我沒有提醒你,此次比試你最好不要插手,不然到時候我都救不了你。”

被稱爲鄭淼的中年人並沒有將蘇倫的話放在心裏,而是將目光轉向了擂臺之上,而此時擂臺上的兩人還未開始戰鬥,因爲此時的凌旭也不知道發什麼瘋,竟然調戲起了擂臺上的少女。

“這位姐姐,我叫凌旭,旭日東昇的旭,依我看,這輪比試就不用進行了,免的傷了和氣,你說的?”陳楓一幅嘻皮笑臉的模樣,看上去就像是一個花花公子在調戲一個良家少女。

“你說的也對,爲了不傷和氣,你直接認輸吧,這樣也省的本姑娘浪費力氣。”少女根本不吃凌旭這一套,說的話讓凌旭無言以對。

“這怎麼能是我認輸呢,姐姐你如此貌美,如果在比試中不小心劃傷了臉蛋那可不好,我良心上會過不去的,所以我看還是姐姐認輸的好。”


“誰是你的姐姐!無恥!”

凌旭一口一個姐姐,叫的那叫一個親蜜,可是少女卻跟本不吃這一套,因爲此時的凌旭看起來至少要比她大上個一兩歲,所以這種稱呼足足讓他的年紀大了一兩歲,這放在任何一個女人的身上,都不會同意。

“唉,你怎麼就不是我姐姐了,我娘從小就教我,凡是比我大的女孩子都要叫姐姐,這是禮貌,如果我叫你叫姐姐,難道還要叫阿姨不成!”

凌旭一臉的無辜,那樣彷彿就是一個被人欺負了的少年,在頃訴自己的冤屈一般,然而這話卻讓少女更加的氣憤了。

“哼!找死!”

少女冷哼一聲,手中的長鞭直接朝着陳楓抽了過去,這一下可是包含了少女心中的那份氣憤,所以使出了她最大的力氣。

然而也由於這一下是被人激怒後所發,所以沒有蘊含任何的星力,所以這一擊對於凌旭來說,無疑就是小孩子過家家,沒有絲毫的攻擊力。

凌旭非但不躲,反而迎鞭而上,一個瀟灑的轉身,接着,伸出了兩根手指,很漂亮地夾住了那飛過來的鞭子。

少女臉色通紅,幸好有面紗遮住,所以並沒有讓人看出,不過她此時已經是急昏了頭,忘記了自己本身的實力,想直接將長鞭拉回來,但是奈何她的力氣再大也無法與凌旭相抗衡,所以最終只能是徒勞無功而已。

見少女如此焦急地,如此使力地拉着,凌旭頓時說道:“姐姐別急!想要就直說嗎,還你就是了。“

說完,他竟然直接鬆開了手指,接着,少女一個沒站穩,直接朝着後方摔了回去,這種狀況讓觀戰席的觀衆一個個看傻了眼。

這哪是比試嗎?分明就是兩個年輕人在調情,而蘇倫更是老臉通紅,爲了掩蓋內心的不爽,直接將目光轉向了別處,不去看擂臺上的比試。

“哈哈……這小子,竟然比我還色!瘋老大,怪不得他是你的兄弟,竟然……竟然……”龍孝天原本還想再說下去的,可是看到陳楓的臉色,立馬閉口不言,這種狀況讓一旁的幾人笑聲不止,尤其是司馬星雨。

別人不敢直說,可是她卻不怕,接着龍孝天的話說道:“還不都是跟他學的,到處沾花惹草,在這種情況下都不忘調戲女孩子,哼!”

陳楓將頭一扭,儘量不去招惹司馬星雨,而此時的擂臺上,凌旭見到快要摔倒的少女,驚呼一聲,接着說道:“姐姐小心!”

話音一落,他整個人消失在了原地,眨眼間的蘇夫,便來到了少女的身後,接着,單手攬住了少女的腰肢,而且嘴裏還說着:“姐姐太不小心了,這松花石這麼滑,摔到你了不要緊,要是將這地板刮花那可就不好了。”

“你……你混蛋!”

少女在耍嘴皮子上跟本鬥不過凌旭,所以在說完這句氣憤的話後,便直接脫離了凌旭的懷抱,手中的長鞭再一次揮出。

這一次少女用上了勁氣,那綠的長鞭上冒起了火光,彷彿一根藤條被燃着了一般,空氣中也散發着火焰的味道,威力非同一般。

“不會吧,來真的?”

凌旭大叫一聲,接着,他整個人騰飛而起,躲避了起來,也就是躲避,他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那絕妙的身法讓少女無法找到他的位置所在,只能胡亂的揮舞,一點方向感都沒有。

“好絕妙的身法!”

鄭淼看着擂臺上的凌旭,忍不住誇讚了一句,繼續說道:“不愧爲空明前輩的弟子,竟然連這種絕妙的身法都能使出,神出鬼沒!他現在已經立於不敗之地了。”

鄭淼的誇讚引來了蘇倫的一聲冷哼,別人也許不知情,可是他卻得知道一點小道的消息,眼前凌旭所施的身法根本不是空明所教,而是那一直坐在對面的陳楓教的,所以他的心情纔會如此的不爽。


藏龍刀法!被凌旭改成了身法,不但威力沒有減小,反而因爲他的施爲變的詭異了起來,這一點他要比陳楓高明瞭許多。

“小楓哥哥,小旭他使的什麼身法,好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