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姐臉色表情沒有什麼變化:「這是少爺的吩咐,我們當下人的也沒辦法,請您別讓我為難。」

說著,她彎下腰來,把那顆白色的藥片就要往她嘴裡塞。

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力氣,韓一諾用力地一揮,把陳姐手中的白色藥片打落到地上,那杯水也應聲滾落下去,撒了一地毯的水。

陳姐臉色微微變了變,不過她什麼都沒說,只是沉默地轉身走了出去。

不一會兒,那個熟悉的瘦削頎長的熟悉身影又走了進來,簡少城走到韓一諾身旁,低頭俯視著她。

「聽說,你不肯吃藥?」

「我是不會吃的,除非你殺了我!」

簡少城笑了:「如果可以直接殺了你的話,還用得著費心給你吃藥嗎?」

「那你就殺了我吧!」

韓一諾乾脆豁出去了,大聲喊著。

她費盡心機才得到的這次,怎麼可以失去?她在簡家呆了太久了,每天都活得小心翼翼提心弔膽,生怕出一點差錯,每天都想著如何睡了這個可怕的男人……

這種日子她真的過夠了,她想快點完成任務,早點回去,重新開始屬於韓一諾的人生。

而不是在這所冷冰冰的豪宅里,扮演著另外一個一模一樣的女人,噁心地出賣著自己。

簡少城有些憐憫地看了她一眼:「可是,我現在還不想殺掉你,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尋死?」

「反正不管如何,我都不會吃藥的!」

有些時候,韓一諾固執起來非常可怕,誰都沒有辦法讓她妥協。

簡少城倒是也不惱,他只是撿起地毯上的藥片,抬起韓一諾的頭,想塞到她嘴裡。

韓一諾拚命地掙扎,用儘力氣躲避,不肯讓他得逞。

最後,簡少城的耐性都被耗光了,他用力地禁錮住韓一諾:「別再挑戰我的耐心,快點吃下去,不然還會受更多的苦!」

說完,他用力地捏住韓一諾的下巴,想逼她吞下去。

可是沒料到,韓一諾竟然頭一偏,用力地咬上了他的手腕,死死地咬著不放手,到後來,她都感覺有股淡淡的血腥味在她嘴裡瀰漫開來。 「嘶……」

簡少城痛的低呼一聲,他費了好大力氣才把韓一諾從他手臂上弄下來,他手臂上此時已經是一排整齊的壓印了,深深地印在上面,有些地方已經滲出了血絲。

她咬得還真是用力!

簡少城的目光里有些隱隱的怒火浮現,他冷聲道:「你竟然敢咬我?」

趁著他對自己的禁錮放開了,韓一諾趕緊爬到另一邊去,防備地看著他:「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吃的,你死了這條心吧!」

「要個孩子,對你來說就這麼重要?」

韓一諾毫不猶豫地點點頭:「對,非常非常重要!所以,希望你不要再逼我了,算我求你!」

重生之老而爲賊 「呵。」簡少城冷笑一聲,竟然當真沒有再逼她,而是快步往門外走去了。

一邊走著,他似乎還撥通了一通電話:「喂,陳醫生嗎?等下來一趟吧?哦,是的,不小心被狗咬了一口,來幫我打點狂犬疫苗。」

好一個簡少城,竟然罵她是狗!還打狂犬疫苗,她有病毒嗎?

韓一諾把自己縮成一團,憤憤然地想,如果等下誰還敢來逼她吃藥,她還會這樣用力地咬死他們的!

又坐了好一會兒,整個卧房仍舊是靜悄悄,沒有一個人進來。

韓一諾有些不敢相信,簡少城就這麼放棄逼她吃藥了嗎?有這麼好說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放鬆下來后,韓一諾身體的疼痛越來越強烈,尤其是那股撕裂般的疼痛,想忽視都忽視不掉。

本來昨晚就傷得不輕,今天早上又毫無準備地來了一次,簡直痛死她了!

恐怕這一輩子,她都會對那種事情有陰影的。

她的肚子也餓的咕咕叫了,看看窗外,陽光早已一片大好,又是個明媚的好日子。

可是她的心情,卻是無比糟糕。

她扶著床走下來,想去廚房找點吃的。

一落地,腿軟的幾乎站立不穩,她險些栽倒在地上,趕緊又扶了一把床頭櫃,這才穩住了平衡。

簡少城那個混蛋到底是怎麼折磨她了,害得她渾身上下都沒有一點力氣,還痛得難受!

她剛想一步步慢慢移動出去,突然被床頭柜上擺放的一件東西吸引去了目光。

那是一個非常精緻的白色相框,周圍零零星星地鑲嵌著一些璀璨奪目的小水晶,在左上角的地方,匯聚成了一顆耀眼的心形。

照片裡面,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生,長長的黑色直發柔順地垂到腰間,一雙美目顧盼生輝,小巧的嘴巴微微翹起,俏皮又美麗。一身白色的長款連衣裙,簡單素凈,更是給她增加了幾分清純與素雅。

這個女生真的非常非常有氣質,只是這樣看著照片,韓一諾就被這上面的人給深深地吸引了。這個人的眼睛,彷彿會說話似的,就像漂亮的黑葡萄,能把人深深地吸引住。

不過……這個人到底是誰呢?簡少城為什麼會把她的照片放在床頭柜上?

莫非,是舊情人?

不對,舊情人的話,也不會把照片擺出來天天看了,應該是現在的心上人吧,之前她就聽說,戴依婷跟簡少城彼此都有心儀的人,被逼結婚,也實屬無奈。 韓一諾把相框輕輕地放下,不再去探究上面的人。

她現在的任務只是快點懷上簡少城的孩子,然後好端端地生下來,交給戴依婷完成任務,其他的事情,跟她又有何干?

她先回到自己的房裡洗了個澡,換上一身舒適的居家衣服,隨意地扎了一下頭髮,才往樓下走去。雖然她早已餓極了,可是剛剛的樣子實在是可怕極了,人不人鬼不鬼的,怕走下去嚇到別人。

收拾完畢,走到樓下時,簡少城早已經去上班了,偌大的別墅里,只有幾個傭人在打掃著為生。

韓一諾走進廚房,隨意地翻了翻,看到電飯煲里還有一些剩餘的粥,正是她最喜歡的皮蛋瘦肉粥,聞著特別香。她舀出來一碗,摸了摸還是熱熱的。

於是,她端著走到桌前,狼吞虎咽地喝了起來,一連喝了三碗,她才覺得沒那麼餓了。

她又翻出來幾塊泡芙,吃下去之後,覺得肚子已經圓滾滾的,像是熟透了的西瓜,一碰都會破。

吃飽喝足之後,韓一諾回到房間里,因為昨天折騰的實在是太厲害了,早上又被折騰一遍,她簡直要死過去,渾身又累又痛,睏倦的不得了。

她躺在自己柔軟舒適的大床,望著雪白的天花板出神。

因為實在是太累了,她躺了沒多久,就沉沉地睡過去了。這一覺,就睡到了太陽西斜。

起來后,她看到自己摸出手機,看到上面竟然有十幾個未接電話,因為她調成了靜音,所以,睡得死死的韓一諾根本沒有沒有聽到。

點開來看,果不其然的,全部都是戴依婷打來的。

她立馬回撥過去,沒有響了沒有一秒鐘的時間,戴依婷就接起來了。

「韓一諾,你到底幹嘛去了?我還以為你完不成任務,逃走了呢!」

韓一諾笑了笑:「我怎麼會逃走呢?我還等著拿最後的報酬呢!」

「那你為什麼不接我的電話?是不是又失敗了,不敢見我?」話筒里傳來戴依婷的聲音,有些凌厲,又有些焦急。

「怎麼會,我只是太困了,不小心睡過去了,昨晚實在是太累了,睡了沒多久。」

「你一天天的就知道找借口敷衍我……等會兒,你剛剛說什麼?」

戴依婷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她有些不太相信地說:「昨晚你太累了?沒睡多久?難道你是說……」

「是啊。」韓一諾故意慢悠悠地說著,「不得不說,你的方法還是很有用的,他中招了。」

她想的辦法是不錯,簡少城也沒有防備,只是當醒過來時,險些沒弄死她就是了……

不過這些,都沒有必要跟戴依婷說了。

「是嗎?哈哈,我就說嘛,對付他這種人,用普通方法是不行的,必須得出狠招!」戴依婷有些喜出望外地說著,「你這幾天都小心些,千萬別有什麼閃失,過陣子我帶你去檢查一下。」

「嗯,好。」

接下來的日子裡,韓一諾跟戴依婷都滿心期盼,希望可以早點懷上小寶寶。 只是,天不遂人願。

後來,過了一段時間后,戴依婷帶上口罩墨鏡圍巾手套,全副武裝起來,帶著韓一諾去醫院做檢查后,醫生仔仔細細地檢查了一遍,然後很確定地說:「這位女士並沒有懷孕。」

韓一諾跟戴依婷都有些不願相信,努力了那麼久,而且日子也算的挺對,怎麼可能會沒有懷上呢?

「大夫,您是不是看錯了?」戴依婷有些焦躁地說,「怎麼會沒懷上?」

「的確是沒有的,兩位不要急。」醫生樂呵呵的地笑著,開導她們,「反正你還這麼年輕,以後有的是機會。」

從醫院走出來后,韓一諾覺得心情又一點點地沉重了起來,原本這幾天,因為有了盼頭,她心情都變得非常輕鬆,就連杜亞蘭都說她看上去氣色特別好,比往常漂亮多了。

可是現在……她又被打回了原型。

戴依婷臉色更不好看,她有些埋怨地看了一眼韓一諾:「怎麼回事?難道你沒算對日子?」

韓一諾有些無神地搖搖頭:「不可能,我們一起算的,你忘了嗎?絕對不可能出錯。」

「那怎麼會……」戴依婷嘆口氣,「好了,回去你再繼續努力吧,看在你也是挺拚命的份上,就再給你一個月的時間好了。」

從醫院往回走,韓一諾的心情越來越沉重,腳步也隨之沉重了起來,跟戴依婷分別後,她沒有打車直接回簡家,而是一個人漫無目的地遊盪在大街上。

街上人很多。

盛都街頭從來都是人潮洶湧,車如流水馬如龍。有些時候,都要堵很久的車。

韓一諾沿著路邊走著,不知不覺地走到了盛都中央公園。

之前讀書的時候,她最喜歡的就是在周末的時候,跟朋友一起來這裡玩一會兒,盛都中央公園非常非常的大,許多有名的園林公園都未必趕得上這裡漂亮。

而且中央公園的中間,還有一個非常大的天然湖泊,盛都公園就是圍著這個建起來的,後來擴建了無數次,越來越大,最終就成為城市中心的一座美麗的綠島。

她在門口站了一會兒,最後還是決定進去轉轉。

自從畢業之後,她就再也沒有來過了。雖然後來仍舊是生活在盛都,可是她每天的生活都是圍繞著簡少城轉,每天都想著如何引起他的興趣,如何給他生一個孩子。

而其他的事情,早已經被她拋在了腦後。

她覺得自己的人生真是一場悲劇。

沿著公園裡的道路,韓一諾慢慢悠悠地往前走著。

這個時候的公園是很漂亮的,樹葉還沒有完全掉光,零零散散的落葉,有種格外的清冷肅殺之意,配上高遠的藍天,還有朵朵白雲,真的讓人心情舒暢。

逛了一會兒,她煩躁的心情也漸漸地平靜了下來,看著周圍一對對打情罵俏的小情侶,她有些艷羨了起來。

一直以來,她都希望自己也有一個深愛的人,那個人也恰好地愛著自己,她可以跟他攜手相伴下去,不離不棄,生死相許。 可是……現在的她,哪裡還有資格要求這些?她早已經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就連靈魂都髒了吧。她這樣的人,是不配得到愛情的,她也不想再去接受什麼人了。

就這樣,一個人一輩子也挺好。

走著走著,突然聽到前面一對情侶的爭執聲越來越大了起來,而且走的速度也慢了下來,有些擋了韓一諾的道。

那個女生大聲地指責道:「真不明白你到底是怎麼想的,說分手就分手?你到底把我當成什麼?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

「有啊,寶貝,所以我才特意約你來盛都最美麗的地方分手啊,怎麼能說我沒有顧及你的感受?」

男生的聲音是出人意料的清朗好聽,只不過帶著幾分玩世不恭的調調,聽著有點欠揍的感覺。

「你!」女孩子被他氣到了,用力地跺了一下腳,「程又寧,你太過分了!我們在一起還不到一個月呢,你就想跟我分手?」

「沒有感情了當然要分手啊,難道還要勉強在一起?」

男生的聲音格外的無辜,彷彿隨隨便便就結束一段感情,是一件理所應當的事情。

對於這種遊戲感情的人,韓一諾一向沒什麼好感,她倒是有些同情那個女生了。

「我告訴你,我是不會分手的!休想甩了我。」

那個叫程又寧的男生回過頭來,四處張望了一下,在看到韓一諾的時候,似乎眼睛亮了一下,他對她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然後,他繼續說:「可是寶貝,不瞞你說,我是有了新的喜歡的人,所以才想跟你分手了,希望你別死纏爛打,我會很為難的,而且那個人今天也來了。」

說著,他突然長臂一伸,將不遠處的韓一諾一把拉入懷裡,笑嘻嘻地對旁邊的女生說:「看到了吧?這個就是我新女朋友,是不是比你美,比你有氣質?不然我怎麼會移情別戀呢?」

「你!」女生氣得眼圈都紅了,「不要臉!」

說完,她一個耳光甩在程又寧的臉上,清脆的響聲在寂靜的空氣中,格外響亮。

然後,她便哭著跑了。

程又寧還在大喊著:「寶貝,慢點跑,別摔著啊!」

「還有,寶貝,跟別人一樣,你的分手費在一周後到賬,注意查收!」

等到那女生跑遠了,韓一諾才回過神來。

她這才意識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覺中,從剛才的觀眾,變成裡面的演員了,雖然只是一個龍套。

她伸手推開他,有些不悅地說:「在大街上拉著陌生人摟摟抱抱,你這是什麼習慣?」

他毫不在意地笑了一下,然後對著韓一諾伸出手:「嗨,美女你好,我叫程又寧,很高興認識你,剛剛謝謝你了,不然不知道她還要死纏爛打多久。」

韓一諾可沒想跟他握手,對於這種油嘴滑舌,又喜歡肆意傷害女生感情的人,她沒有一絲好感。

程又寧覺得有些自討沒趣,於是訕訕地收回手,又擠出一個陽光明媚的笑容,伴隨著這個笑容,他那一張精緻帥氣的臉上,露出兩個酒窩,看上去可愛的很。 「美女,你這麼不給我面子呀!」

韓一諾瞪他一眼,不去理會這個莫名其妙的人,轉身就往別處走去。

沒想到他仍舊是不死心地跟上來:「美女,你別不理我呀! 拉馬克游戲 有沒有興趣當我第三十任女朋友?」

「哎哎哎,你怎麼不說話啊,我這麼風流倜儻英俊瀟洒,你絕對不吃虧的。」

「而且,如果我們沒感情了,最後分手的時候,我會給你二十萬分手費的,我每個前女友都有的,絕不賴賬。」

真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韓一諾對天翻了個白眼,這種妖孽怎麼還不來人收了他?放出來禍害人啊!

她實在受不了程又寧的熱情,於是轉過身來,對他露出一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不好意思,這位小帥哥,雖然我對你很感興趣,但是呢,我已經結過婚的大嬸了,無能為力,抱歉。」

說罷,她趁著程又寧愣神的功夫,趕緊快步離開了。

被他這麼一攪和,也沒有什麼心情繼續逛園子了,韓一諾從一個出口走了出來,打了輛車直接回到了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