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神色平靜,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南域聖元境修士來了那麼多,遲早會發生至聖級戰鬥。

“那,南域修士可有損傷?”陳天目光一閃,張嘴一問。

“剛得到準確情報,一頭妖聖境四重天的巨妖一口吞噬了三千餘人,全都是外界的修士。”

這名蠻王族探子微有詫異的看了一眼陳天,在得到嶽王霆的認可後他才說道。

“被吞噬的三千餘名修士中,有數百人是屬於一個叫仙聖劍宗的門派,現在那頭巨妖被這個門派的長老含恨追殺,只是對長生界還不熟悉,直到現在還未擊殺那頭巨妖。”

“什麼,該死!”

陳天身上陡然散發出一股可怕而冰冷的殺氣,殺氣雖然一閃而逝,卻也驚到了許多人。

“陳兄節哀。”

嶽風連忙安慰道。

他知道陳天背後的門派就是仙聖劍宗,被妖聖境大妖吞噬了近百人,換做是他也會震怒。

陳天呼出了一口氣,嘆道:“殺戮是不可避免的,只是沒想到有這麼快,本派弟子就埋骨此處了。”

嶽風安慰了幾句,這種情況無法避免,來到長生界的修士百餘萬,每天都會死傷無數,仙聖劍宗的普通弟子戰死也屬正常。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陳天這麼變態。

“長生界太大,宗派的弟子們分散各處,若是在這麼各自爲戰怕是早晚會出大事,必須要有一個安穩點了。”


陳天目光連閃,環顧這座巨大的城池,若是宗派和蠻王族結盟,那麼宗派弟子也能居住在這裏,傷亡會減少很多。

而且長生界太大了,只有這些原住民纔會熟悉各地的座標,也知道哪裏藏有至寶,所以宗派和蠻王族結盟已經是勢在必行,必須要加快腳步處理這件事了。

“前輩,之前你曾說貴方長老團給你們出了三道題,完成多的一方就能繼承族長之位,不知題目是什麼?”

“走,我們回去說。”

陳天與嶽王霆父子返回到了他們的府邸。

一間巨大的石屋內,嶽王霆看着兒子,又朝陳天看了一眼,嘆聲道:“長老們給出的這三道題目,並不簡單吶。”

…… “哦?”陳天眉頭一挑。

“父親,到底是什麼題目啊?”

嶽王霆喝着烈酒,緩緩說道:“這第一道題目,就是殺了蠻荒森林的霸主,六尾毒蜈。”

“什麼?!”

“去殺六尾毒蜈?長老們怎麼會給這麼難的要求?那隻六尾毒蜈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經是一尊妖聖了,誰知道現在究竟有多強。”

還未等嶽王霆說完,嶽風就刷的一下站起身來,滿臉的震驚。

不過他見父親滿臉的淡然,也知道這件任務是非去不可了。

“這隻六尾毒蜈是什麼來路,蠻荒森林又是什麼地方?”陳天笑問道。

嶽風苦笑一聲,解釋道:“蠻荒森林位於長生界東南方向,離我我們這相差千萬裏,那裏森林廣袤無邊,相傳有極其厲害的妖聖坐鎮。”

“一百年前我們蠻王族三百餘名修士奉鬼都之名,去那裏執行一件很危險的任務,結果全軍覆沒,一個不留。”

“連半點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啊……”

“不錯。”嶽王霆神色肅然,沉聲道:“當年我也想去報仇,被長老團們制止了,那裏太過危險了,長老們不讓我去冒險。”

“可是這次是又爲何?”嶽風滿臉憂色,嘆道:“蠻荒森林是長生界的九大絕地之一,那裏有數不清的妖獸和怪物,即便是半步聖元修士也不敢輕易踏足。”

嶽王霆沉默片刻後,目光轉向陳天,低聲說道:“長老團並不是想讓我去蠻荒森林擊殺六尾毒蜈,而是….”

“想讓我去,對嗎?”

陳天淡淡一笑。

“讓陳兄去?這又是爲何?”嶽風神色略微尷尬的看了一眼陳天,實在是不想讓自己的好友去冒險,外界的修士不知道蠻荒森林的兇險,而他們原住民可是清楚得很,那裏是九大絕地之一,平常人進去絕對是九死一生。

嶽王霆解釋道:“因爲,長老們是想要對陳小友做一個考驗,同時也是對雷戰的一個考驗。”

“我懂了。”嶽風嘆息一聲,欲言又止。

“陳小友,蠻荒森林危險重重,貴派若是想與我們蠻王族結盟,那麼還請陳小友去請貴派的一位長老出手,有了這位長老,斬殺六尾毒蜈應該不難。”

“不用,”

陳天搖頭,微微一笑:“我自己去足矣。”

嶽風急了,忙說道:“陳兄千萬不要勉強,我知道陳兄實力超絕,半步聖元修士也絕非對手,但是那個地方實在是太危險了。而且六尾毒蜈已經成聖,並且那裏太可怕了,或許不止一尊妖聖啊!”

嶽王霆也點頭道:“陳小友還是去請貴派長老出手吧,長老們給了兩個月的時間,你有充足的時間去請貴派前輩出手。”

陳天笑道:“嶽兄,前輩,你們且放心,我自有保命的手段,若是這點小事都要勞煩宗門師長出手,我豈不是太無用了。”

“可是….”

陳天笑着打斷嶽風的話,目光深邃的望向東南方向,淡淡道:“我相信雷戰也會選擇自己出手,並不會向雲霧谷求救。”

“這也是我和他之間的戰爭,不管是誰向宗門求救,那麼在這場戰爭中就已經輸了。”

嶽風苦笑,見陳天已經拿定主意,就知道自己再說什麼也沒用了:“那,那陳兄一定要小心謹慎。”

“自然。”

嶽王霆微微皺眉,沉聲道:“陳小友,蠻荒森林有妖聖級別的存在,恐怕還不止一尊,你真的有保命的手段?”

“嶽某雖然很想取得族長之位,但也不想讓自己的朋友冒險,哪怕完不成這件任務也無妨,我們還有勝利的希望。”

陳天笑道:“前輩請放心,我可是很惜命的,沒把握的事我絕不會幹。”

“也不知道雷戰會有什麼保命的手段?”

……

同一時間。

雷戰臉色漠然的要求去蠻荒森林,嶽鵬祖父子並沒有阻攔,而是帶着一絲討好的笑容把座標告訴了他。

嶽王霆父子把陳天當做了朋友,不願他去涉險。

而嶽鵬祖父子只是會把雷戰當成一個可以利用的盟友,內心深處還是很忌憚此人的。

當然。

以雷戰的性子,除了他自己還有背後的宗派以外,他不會把任何人當成朋友。

“前輩,你告訴我蠻荒森林的座標,事不宜遲,我先現在就出發吧。”

陳天起身,目光堅定。

……

蠻荒森林位於蠻王族東南方向,相隔有千萬裏,想要前往那裏就必須通過傳送陣圖。

“陳兄,你真打算自己去那裏,而不請貴派長老出手相助嗎?”

嶽風微微嘆息一聲。

陳天哈哈一笑:“嶽兄不必擔心,我還留着命想去你們祖地採藥呢,上次還有一株古藥忘記採摘了。”


嶽風頓時笑罵道:“小心我揮斧子砍你!”


嶽王霆不動如山的坐在一旁,微微沉吟片刻,問道:“陳小友,此次前去蠻荒森林路途遙遠,而且危險重重,你如果需要什麼,我必會盡力滿足你。”

陳天笑着搖頭:“暫時不需要任何東西了,前輩和嶽兄請放心,最遲兩個月,我必歸來!”

“好!今日不醉不歸!明日啓程!”嶽王霆大手一揮,嶽風連忙出去般酒。

一罈罈烈酒被僕人擡了進來。

三人喝得昏天暗地,不知喝光了多少好酒。

直到深夜降臨時,陳天真氣一震,驅散了滿身酒氣,笑道:“我現在就出發吧,剛纔我已經感知到雷戰離開了。”

嶽風一愣,驚疑道:“相距這麼遠也能感知到?以我父親的修爲也感知不到吧。”

陳天微笑,目光微冷:“是雷戰故意散發粗一縷氣息讓我覺察,他這是在挑釁,或者準備在蠻荒森林與我一戰。”

嶽王霆站起身來,近三丈的魁梧身軀非常高大,堅毅的面孔閃過一絲忌憚之色,沉聲道:“陳小友,雷戰很可怕,他生性殘暴涼薄,與這樣的人爲敵,陳小友務必要千萬小心啊。”

“哈哈,我與他是老相識,他把我列爲大敵,我當然也把他當成大敵,自然會全力對峙的。”

嶽王霆冷哼一聲道:“也不知道嶽鵬祖是不是被豬油矇蔽了雙眼,與這種殘暴的修士結盟,這不是引狼入室麼?”

陳天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 “陳兄,你與雷戰可以說是南域年輕一輩的翹楚吧,與你們並列的年輕高手很多麼?”

“嗯,很多。”

“南域的年輕至尊少則幾十位,多則數百位,都是萬年難遇的奇才。”

陳天的臉色難得的沉重起來,腦海中浮現出一尊尊強大的身影,有朋友,有敵人。

“媽的。”

嶽風像是吃了一隻死耗子一樣,滿臉的晦氣:“原以爲本公子也算是天縱之資了,與你們這些變態比起來,我真是沒臉面對列祖列宗啊。”

……

庭院內。

嶽王霆詳細地告訴陳天蠻荒森林的座標,同時也把蠻王族的座標告訴陳天,以便他回城方便。

爲了保險起見,嶽王霆送給了陳天好幾個傳送陣圖,避免開啓陣門後被人打擾,不至於回不來。

“陳兄,要小心啊。”嶽風揮手相送。

“等我的好消息吧。”

陳天揮手,便一腳跨入了傳送陣門,一道光芒閃過,便就此消失了。

“唉。”

看着光芒逐漸消散,嶽王霆嘆聲道:“此去蠻荒森林困難重重,陳小友估計會遭遇許多大戰。”

嶽風一驚,忙問道:“父親爲何這樣說?”

“我得到消息,蠻荒森林深處藏有重寶,據說是吞天族祖先種植的一株古藥將要成熟,南域的許多修士已經蜂擁而至,還有鬼都的高手也去了。”

重生之大虛無神 啊?”

嶽風大驚,急得直搓手:“這該如何是好,父親爲何不早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