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口傳來胡岩的聲音:「那倆外國人都他媽不行了,你還說丁醫生不行,外國人是你爹啊?」

「崇洋媚外的東西!」

欒宇連忙接上:「丁醫生醫術高超,能做手術,你他媽不用,一定要把患者禍害死,是不是?」

「你們倆閉嘴,別跟着攪和!」

湯岐推開眾人,擠了進來,指著弗里斯和諾恩問道:「你們倆狗東西是不是不行?」

弗里斯和諾恩被氣得不行,諾恩認識他們,弗里斯還不認識,也不知道是哪來的一伙人,一時間也真不敢說行,確實不行啊!

「他們行個屁,剛才還說呢,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希望!」

胡岩又上來了:「這倆狗東西,就是想把人推到手術室,糊弄一下,弄死完事兒。」

「連百分之二十的希望都沒有,這還是仗着膽子說的!」

欒宇就好像怕話落地一樣,連忙接上:「把患者弄死,那他媽還用你們,給我穿上白大褂,進去糊弄一下,出來說不行了,實在是不行了,我們已經儘力了,這樣我也行!」

此時裏面都是醫護人員,外面也圍了一大群人,一聽倆人這麼說,頓時鬨笑起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超時空機甲風暴的閱讀地址:https:///148152/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超時空機甲風暴最新章節、超時空機甲風暴光之幻象、超時空機甲風暴全文閱讀、超時空機甲風暴txt下載、超時空機甲風暴免費閱讀、超時空機甲風暴光之幻象

光之幻象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聖光幻境、超時空機甲風暴、

。 封彥菲拍一個勁兒的拍著胸口,咳嗽的不行,差點覺得自己都快要背過氣去了。

程苒將杯子放回桌子上,眼神里的冷芒越發懾人。

「我沒瘋,倒是三小姐你,目無尊卑,好歹,我也是你大哥明媒正娶回來的老婆,你竟然這樣對我沒禮貌,不管我是不是從鄉下來,或者配不配的上這一千萬的手鐲,都輪不到你來說道,要是覺得我配不上你大哥,大可以去老爺子面前說道說道。」

就只怕,她現在就算是想走,老爺子也不會放人,封墨燁的腿能不能治好全在自己,他們會眼睜睜錯過這樣一個好時機嗎?

封彥菲啞然失色,到底是她低看了這臭丫頭,她是吃准了自己不敢去找爺爺鬧,更不敢去找大哥,大哥現在連這一千萬的手鐲都願意送給她,自己貿然上去,指不定是誰吃虧。

可這口氣,她咽不下去!

不能告狀,難道連嘴上功夫自己都比不過嗎?

封彥菲高傲的仰起臉:「你是不是真覺得自己不得了,嫁到我們封家就可以耀武揚威,敢這麼對我說話,名義上你的確是我哥的妻子,但我們封家沒有一個人承認你的身份,別把自己看的太高,小心登高跌重。」

程苒沒吭聲,只是手又緩緩朝桌子上伸去,落在了牛奶杯上,她剛端起來,封彥菲就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緊張的看著她。

「你又要做什麼!」

結果程苒只是湊到自己唇邊,目光平淡的掃了她一眼。

「我不吃早餐嗎?」

封彥菲這才意識到是自己太緊張了,她以為這個程苒還要再給她灌進去。

關鍵是這臭丫頭的勁兒還挺大,自己掙脫不開。

她又尷尬的坐了回去。

程苒看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倒是覺得有些好笑,喝完牛奶,她對封彥菲輕飄飄的說了句。

「我嫁給你哥是不爭的事實,也不是憑你一己之力就能改變,要說動口,你不是我對手,要是動手,你就更是手下敗將,還不如消停消停。」

說完,她拎著包往外面走,還跟封彥菲揮揮手,算是再見。

封彥菲看著程苒趾高氣揚走出去,氣的吹鬍子瞪眼,腮幫子鼓鼓的,一拍桌子,太囂張了!

實在太囂張了,可偏偏,自己去拿她沒有絲毫的辦法。

不過,她治不了程苒,自然有人治的了。

封彥菲給二哥封長冬打了電話,一開口就委屈巴巴的哭訴起來。額

「二哥,你趕緊回來一趟吧,大哥新娶的這個女人都快要把咱們家房頂給掀了。」

封長冬此刻還遠在國外醫藥研究,他鮮少回封家,也是因為不喜歡封家的氛圍,尤其是看到封墨燁,只會勾起他那些不好的回憶。

他是聽聞爺爺給封墨燁娶了一個媳婦兒,據說是跟對方有婚約,現在算是履行承諾。

「怎麼了,彥菲,誰還敢招惹你這個小霸王。」

「就是那個臭丫頭,她打著能夠治好大哥腿的幌子一直呆在家裡,我想要趕她出去,二哥,你幫幫我。」

封長冬聽到第二句,人微微愣了愣,就連聲音都變的緊凝起來。

「她說她能治好大哥的腿?」

「對啊,大哥那天說腿已經有知覺了。」封詩茗沒想那麼多,她只是單純的想封長冬能夠回來把程苒給趕出去,這樣一來,她就能又多了一個幫手。

封長冬回過神:「好,我過兩天回來看看,你別跟人發生衝突,好歹也是你嫂子。」

「二哥……別說什麼嫂子不嫂子的,我不喜歡她。」

封彥菲立刻噘著嘴,一臉的不悅。

封長冬那邊掛斷電話,臉上的平靜徹底被粉碎,聲音都變的寒冷徹骨。

「訂後天回去的機票。」

他旁邊的助理叫阿成,他不僅僅是醫學院里的醫生,還是分公司里的副總,至於為什麼只是給他安排個副總的位置,只有封老爺自己才知道。

阿成上前詢問:「二少爺,後天醫院那邊有個手術,確定要後天回去嗎?」

封長冬一張邪魅的面龐佔滿阿成的視野,他一雙幽眸閃爍著陰森的冷芒,令人不寒而慄。

「要是再不回去,我現在好不容易得到的一切,怕是就都沒了。」

「明白。」

封墨燁那邊很快也就得到車津的消息。

「封總,二少爺後天回來,已經讓人訂了機票。」

男人坐在椅子上,一身西裝革履,再加上又是黑色,給人冷肅不好接近的距離感,可一張鬼斧神工雕刻般俊美面龐,卻又使人淪陷,他一坐在那裡,就如同王者駕臨,自帶氣場。

他唇角冷魅的勾起:「到底還是按捺不住了。」

只要他一天癱瘓,封長冬就不會著急,可是一旦得知自己即將恢復,他會開始心慌,快馬加鞭的趕回來,還真是他的好兄弟。

車津微微垂著頭:「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男人眼底閃爍著暗芒:「他不是不想讓我好起來嗎,可我就是不想遂了他的意。」

車津有些擔憂:「可這樣一來,二少爺很有可能會對付太太。」

畢竟程苒現在是關鍵人物,封總的腿能不能治好,全看她了。

男人聞言,眼神陡然一凜,周身的氣場若隱若現,就連辦公室的溫度也跟著驟然下降。

聲線透著肅殺的敵意。

「他要是敢動我老婆,他也休想獨善其身。」

車津哭笑不得,以前多冷傲的一個男人,怎麼現在突然變成了護妻狂魔,只要誰敢動封總的小嬌妻,他分分鐘能滅了對方整個天堂。

這一點,他可絲毫不懷疑。

也不知道那醜丫頭到底哪裡好,居然能獲得如此榮寵,得到封總庇護。

他突然響起早上聽傭人說的趣事,覺得還是有必要跟封總說一下。

「封總,早上我聽傭人們說,今天在餐桌上吃早餐的時候,太太跟彥菲小姐發生了矛盾,兩個人吵的有些厲害,然後太太就把水全都強行灌入了彥菲小姐的嘴裡。」

封墨燁沒吭聲,像是定住了一樣。

車津以為他肯定會生氣,畢竟彥菲小姐也是他寵大的,家裡的小霸王,無人敢招惹。

下一秒,封墨燁臉上的笑容逐漸放大,像是很欣慰一般。

「不愧是我封墨燁的老婆。」

車津:「……」 廣告拍攝當日。

燕市,距離無人谷大概千米的城鎮。

秦平面色嚴肅的坐在主座。

他樣貌和氣質都很出色,只是光看外表,很難讓人相信他今年才20歲。特別是有了雙胞胎弟弟秦安做對比,一般人根本不敢低看他的年紀。

秦安也在。

來接他的車就在酒店外,經紀人劉蓓擔心他跑了,還親自來抓人。

手機響個不停,秦安裝作沒看到,正和秦樂樂鬥嘴。

「小胖妞來做什麼?來出醜的嗎?」

秦樂樂氣鼓鼓的看著他。

要不是因為還沒解決壞蛋,她早就放小鬼恐嚇這個大廢物了。

大眼睛轉啦轉。

秦樂樂迫不及待解決這件事了,她決定今晚就下手,才不要擔心秦安會嚇破膽!

「大葛格,是你請樂樂來幫忙的,對不對?」

秦平一把將小奶娃撈過來。

小奶娃順勢爬到他身上,霸道的摟著他的胳膊,得意的看向秦安。

「你要是再罵我,我就讓大葛格罵你!」

秦安嗤笑。

「只要廢物才會找別人做……」

「秦安。」

秦平不悅的掃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