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進被窩,吳浩炎忽的看見李東,擺着手勢,嘴裏還唸唸有詞,不知道在幹什麼。

“胖子,你在幹什麼?”吳浩炎擡頭喊道。

“沒啊!我在幫畢曉楓禱告,你看他到現在都沒來,不知道會有什麼幸福的遭遇。”

聽到這,吳浩炎才反應過來,畢曉楓還沒回來呢。看樣子自己都被這些事搞暈了。

“ 奇怪,最近那妖婆,怎麼總是針對你們呢?”李東一臉同情的望着吳浩炎。

傻笑下,吳浩炎知道,這其實都是拜兩人自己所賜啊!

躺在牀上,吳浩炎腦袋中,又開始回想着謎一般的一切。卻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夢鄉。

“鈴鈴”

早晨被鬧鈴吵醒的吳浩炎,緩緩睜開了雙眼。

“啊!”

一聲驚叫,從寢室中傳出。

“嘿嘿,起牀了。”

驚恐的看着在自己面前二釐米處,一臉微笑的畢曉楓。吳浩炎心跳直線加速。

一臉防備的爬起來,穿好衣服,吳浩炎快速的洗漱後,立馬直奔食堂。

看着端着餐盤,一臉淫笑向自己走來的畢曉楓,吳浩炎忽然感覺一陣冷風吹過,迅速的加快了吃早飯的速度。

“哎,你吃那麼快乾嘛呀?”畢曉楓一臉淫笑的看着吳浩炎。

見此,吳浩炎不由打了和寒蟬,雞皮疙瘩掉了一地。準備不吃就閃人。

“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畢曉楓恢復了正常的神態道。

“呼。”

嘆了口氣,吳浩炎好奇的問道:“哦,對了,昨天晚上,咋樣了?”

“靠,別提了,那老妖婆,還好,她沒有非禮我。”畢曉楓一臉慶幸的表情。


看着畢曉楓一臉的自戀,吳浩炎不由鬱悶了,這小子怎麼那麼會想呢,不過他的恢復速度,我也是真的服了。

吃完早飯,吳浩炎和畢曉楓走回教室。這次畢曉楓則乖乖的坐回了原位。

吳浩炎知道,其原因有二,一:昨晚在辦公室一役,數學老師引來了數位老師的援助,使得班主任開口,不得他隨意換位置。二:禮拜五晚上在去舊教學樓,也就是明天,爲了保證吳浩炎能帶自己去,畢曉楓答應吳浩炎在這期間聽吳浩炎的,所以也聽他坐回了自己位置。這也是吳浩炎知道,按照畢曉楓這瘋人的性格,絕對會和老師唱反調的,給畢曉楓下的第一道命令。

“啊!終於,到禮拜五傍晚了,哈哈,這頓飯吃掉,就可以去大展身手了。”畢曉楓笑道。

“喂,拜託,現在是在食堂,你輕點行不?形象啊!”吳浩炎滿臉的黑線。

“嘿嘿,不好意思,今天晚上大家都出去玩了,我們就不用怕被人發現了。”畢曉楓一臉的傻笑。

點了點頭,吳浩炎意味深長的道:“恩,不過,這次我們去基本上是試探,如果可以我們就直接搞定這些東西,如果不行,就要及時撤退。你可別到時出什麼亂子。”

“恩恩。”

微笑着點着頭,畢曉楓滿臉的笑意,現在對他來說,能去大顯身手是第一件大事,其它他可不管。

突地想到什麼,畢曉楓輕輕道:“對了,最近怎麼沒見到路平?好像至從上次以後,他就一直躲着我們。”

“恩。”

贊同的點了點頭,吳浩炎知道,畢曉楓說的沒錯,好像至從上次以後,路平總是故意避着兩人,也不知道爲什麼。而且對此次之行,吳浩炎總感覺有什麼要發生。如果不是畢曉楓一再堅持,或許吳浩炎還真會考慮要不要下次在去。

放下筷子,畢曉楓笑着看着吳浩炎“好了,我們去吧!”

搖了搖頭,吳浩炎道:“先在學校裏逛逛,現在這麼早,等天黒些,我們在去。”說着便往食堂外走去。

黑着臉,畢曉楓無奈的跟了上去。雖然很想快點去,不過他也知道,吳浩炎說的是對的,這麼早去,很容易被人發現,等天黑時,大部分人都出去玩了,而且又有黑夜做掩護,這樣不太容易引入注意。

慢慢在學校裏晃悠着,吳浩炎一臉的無所謂,而畢曉楓就完全不同了,不斷的看着天,彷彿這一下的時間過的比什麼還慢。

看着漸漸黒去的天空,畢曉楓原來鬱悶的臉開始露出笑意。就像天氣一樣,由陰轉晴了。

沒有理會,畢曉楓向自己望來,吳浩炎徑自向前走去。而畢曉楓則一臉的興奮,因爲這條道路,就是通向舊教學樓的。

看着逐漸在自己眼睛中放大的舊教學樓,畢曉楓心裏非常興奮。哈哈,上次害我不能運用力量,最後是逃出來的,這次我要大顯身手,賺個滿園歸,讓你們知道大爺我的厲害。

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跳進了兩人的眼簾。‘那人?不是路平嗎?’

迅速的躲到一邊,兩人看着向四周望了望,然後像羚羊般迅速跳過鐵絲網,揹着個包的路平。

兩人不由一陣驚異。路平來幹什麼呢?

迅速的跟了上去,兩人的敏捷度絲毫不弱於路平。

進入舊教學樓中,路平的身影迅速的被兩人給捕捉到了,緩緩跟到三樓,路平突的停下了腳步。

正好奇,路平要幹什麼,下一刻,路平冷冷道:“什麼人,出來吧!”

呆了半晌,吳浩炎和畢曉楓沒想到路平的警覺性如此之高。

“怎麼,想我動手嗎?”

聽到路平的話,畢曉楓搶着跳了出去,笑道:“別,自己人啊!”

看了看首先跳出來的畢曉楓,又望了望後面走出來的吳浩炎,路平不由一陣詫異“你們?你們來做什麼?”話語中卻明顯少了那份冷傲。

熄燈情人 ,下一刻,畢曉楓又搶答道:“沒啊!我們看你進來,怕你一個人有危險,所以纔來的。”

“哦,那沒事了,回去吧!”路平看了看吳浩炎淡淡的答道。

“哈哈。你們不是來找我的嗎?怎麼?要走了?我可在等你們啊,來找我啊!”

聽到忽然從三樓多媒體教室傳來的聲音,三人不由一驚。有默契的點了點頭,下一刻,三人飛速的向多媒體教室跑去。 飛速的奔跑到多媒體教室門口,幾人的心跳陡然加速,他們剛聽的很清楚,聲音的源頭就是來自於這裏的。

緩緩推開門,幾人在路平的帶領下,進入到了多媒體教室裏面。

緩緩走到多媒體教室中間,月光從窗戶中射入,不是很亮,但也足夠將整間多媒體教室的樣子,顯現在幾人眼中。

呆呆的看着整間多媒體教室,幾人眼中充滿了詫異,這是間多媒體教室,足足有兩間教室那麼大,甚至可能超過兩間教室的面積。雖然整間教室都的東西都已經被搬空,但還是不難想象,曾經這間教室的輝煌、的氣派。

整間教室空蕩蕩的,顯得非常的恐怖,陰森。幾塊簾布在微風的吹拂下,不斷飄蕩,更增添了幾分陰森氣息。使得幾人忽然感覺心中一寒。那感覺熟悉,卻又有所不同。

“彭。”

原本開着的多媒體教室門,此時卻自己自動的關了起來。

聽到聲音,幾人習慣性的向門口望去。

下一刻,畢曉楓吼道:“我的媽呀,感情這門還是自動的啊?可怎麼我們進來時它不自動呢?”

一臉黑線的看着畢曉楓,兩人一起拋了個衛生球給他。不過,讓他這樣一弄原本被陰冷氣氛環繞的幾人,現在反倒沒有了那種感覺。

不斷的環顧四周,幾人此刻充滿了警惕。

一陣冷風吹過。突的, [快穿]論綠茶養成的可行性

鎮定的盯着突然出現的幾個人,吳浩炎其實在他們出現時,就已經感覺到了異樣。掃視了一下四周,發覺幾人分別站在六個窗邊。按照這樣的角度,如果逼近我們,那麼剛好可以形成一個包圍之勢。看樣子這批死靈,也不是很笨啊。


“喂!”

轉過頭,吳浩炎和路平,一臉疑惑的看着畢曉楓。

“你們有沒有看到,他們身上穿的好象是我們學校的校服!”

聽到,畢曉楓的話,兩人立馬轉過去看了看仍然呆立在原地的幾個死靈。下一刻,兩人一驚,是啊,這不是我們學校的校服嗎?他們怎麼會穿在身上。難道,他們是我們的學哥學姐。看着眼前的六人,同一個思想浮現在了兩人的腦子中。

奇怪,再次看了看分別站在各個窗前的六道人影。好像每個窗戶對着的都是一男一女,就像是情侶一樣。

下一刻,看着緩緩轉過身來的幾人,吳浩炎等人不由倒吸了口冷氣。只見,幾人的臉色煞白,有些臉上還有着許多坑坑窪窪,有些則有許多的疤痕,感覺令人作嘔,陰森恐怖。

看着一個個穿着校服的人影,向自己緩緩靠近,幾人不由呆了,不是不敢動手,因爲這實在是太噁心,太恐怖了。緊張的盯着靠近的人影,彷彿好像還有些許濃稠的液體從他們嘴巴中流出。滴在地板上,發出攝人心魂的聲音。直擊在幾人的心房上,震的心開始震顫。。

“喂,路平,你對付鬼不是很拿手的嗎?快把這些爛鬼解決掉啊!”畢曉楓緊張的看着逐漸迫近的幾個死靈,又不忘看看路平在幹什麼。

由於死靈的漸漸逼近,三個人背對背靠在了一起,形成了個三角形。

冷冷的沒有回答畢曉楓,路平任由這些死靈靠近,並沒有做出任何反應。

見此,畢曉楓急了“喂,路平,你怎麼還不動手啊!”一臉厭惡的看着已經快到身邊的死靈,畢曉楓一臉的慌張。

“啊!”

幾道慘叫聲傳出,只見那六個死靈腳下冒起了絲絲煙霧,痛苦的往後退去。

看着兩人驚訝的樣子,路平道:“其實我剛進來就已經在我們附件一圈灑了黑狗血。”

“黑狗血?”

看着畢曉楓又一臉疑惑的樣子,吳浩炎一臉的無奈“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這可是一般人都知道的,鬼一般都怕黑狗血。”轉過頭看向路平“只是,我沒想到,你身上會帶這種東西,而且你是什麼時候灑下去的?”

看了看吳浩炎,路平微微一笑,“剛剛他們還沒出來時,我就感覺不對,所以我故意假裝看東西,在你們邊上走了一圈,這樣就灑下去了。因爲 我們都在走,所以並沒有或許你們並沒有注意到,我灑血的聲音。”

“哎呀嗎呀,你咋不早說,害我緊張的要死。”畢曉楓一臉的興奮。

再次站起來,幾個死靈又向幾人衝來,結果當然還是一樣。幾個輪迴下來,幾個死靈身上已經變的殘破不堪。

直直的看着正在痛苦嚎叫的幾個死靈。吳浩炎突然發現,在這些死靈痛苦的表情上,好像有着另一層感情,好像他們也在抗拒着什麼。眼中有着明顯的恨意,和幾股特殊的感情糾結在一起。

看着忍着痛楚重新站起來的幾個死靈,吳浩炎開口道:“幾位學哥學姐,我知道你們都是慘死的,我想在這些人裏,肯定有你們曾經深愛的對方吧?你們也不願意自己所愛的人,被他人控制,連保護對方都做不到吧!而且我們都是你的學弟,難道你忍心,看我們也被那人控制,在多加幾條冤魂嗎?我想你們都是有着愛的,學哥學姐,讓我們一起來抵抗他吧,不要讓他在屠害我們的學友了。”

下一刻,在路平和畢曉楓驚愕的注視下,原本逼近三人的死靈,緩緩降下了腳步,雙手抓着自己不知道在做什麼,臉上的表情變的更加奇特,夾着幾分痛苦,好像在痛苦的掙扎着什麼。

幾分鐘的抵抗下,幾個死靈,還是緩緩在此移動到了,幾人附近處。而此時的黑狗血,也已經在死靈的多次攻擊下,被磨耗光了。

突地衝了過來,三個男死靈分別衝向了吳浩炎,三個女死靈則衝向了路平,只留畢曉楓一人呆立在原地,至今搞不清楚什麼情況。

看着靠近自己的死靈,吳浩炎一時下不去手,不知道該怎麼辦,竟然呆立在了原地,下一刻沒幾個男死靈靠到吳浩炎耳邊道:“學弟,謝謝你剛纔的一番話,使得我們清醒了,可能我們今天無法活下去了,不過,我希望你能代替我們保護好我們的女朋友,帶她們安全離開,我們會拼盡一切,讓你們逃離的。”

而同一方面,路平由於吳浩炎的話,也沒下得去手,也呆在了那裏,而幾個女死靈則俯身到路平身邊道:“我們也不知道爲什麼,憑女人直覺,我們就找你了,你先別說什麼,時間緊迫,我們現在會拼盡一切,保護你們和我們男友出去。希望你們能代替我們好好照顧他們。謝謝了。”

下一刻,幾個死靈全都不約而同的擋到了幾人前面,看着一起來的幾人,幾人不由苦笑了,看樣子對方都深深的愛着自己。

而吳浩炎和路平也是心中一陣觸動,那是怎樣的愛啊,連死了,都還一直爲對方着想,一直守護着對方,寧可犧牲自己也不願讓對方受傷。想到這,兩人心中開始憎恨,如此的情侶,竟然被殺,無論是誰都不可饒恕。

堅定的互相看了看,吳浩炎和路平走到了幾個死靈旁。只留下了一臉迷茫的畢曉楓。

看着從敵人變成朋友的幾個死靈,畢曉楓想了想,一咬牙也衝了上去。

“哈哈,好,不錯,不愧是鍾家後人,不愧是幾人的學弟,個個都機智過人,膽識非凡啊!”看着黑夜中,緩緩顯現出來的黑影,衆人一臉的警惕。 “他?”

看着緩緩顯現在衆人面前的男子,吳浩炎一臉的疑惑。那天,在逃跑時,瞥見那男人一眼,就是這個樣子。可是卻爲什麼,此刻在面前的男人,給自己的是不同與那男人的感覺呢。


“你怎麼知道,我是鍾家人?”路平冷冷的看着他。由於那天,路平的昏迷,畢曉楓的**,所以只有吳浩炎一人看清楚了那人的樣子。

“哈哈,我怎麼知道?”玩味的看了看路平“我見你的時候,你還是個小丫頭呢?怎麼這麼快就忘了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