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飛揚眼珠子咕嚕嚕直轉,帶著假惺惺的笑意說道:「你莫非是中了奸人算計,要來刺殺於我?」

趙子琦搖了搖頭:「事到如今你還想推辭,莫非真把別人當作三歲小孩,以為天下間就你一個聰明人?」

他緩緩從儲物戒指中掏出通訊器,正是之前傀儡師和錢飛揚聯繫用的設備,後者在看到此物時倏然變色。

趙子琦面帶漫不經心的笑容,問道:「這玩意你還認得吧?裡面可是記載了你諸多詭計的鐵證。」

「你!」錢飛揚雙眼冒火,似乎十分憤怒,但面色陰沉,又彷彿在暗暗盤算著什麼。

趙子琦繼續道:「原本我打算把證據交給官方或者姬氏財團,讓他們出手,而自己置身事外、靜觀事態發展。

但後來仔細想了想,你們這些財團以利益為唯一出發點,沒有什麼仇恨是通過利益交涉消除不了的。

這樣想來,最穩妥的方式,還是由我親自殺你,永絕後患。」

說話間,趙子琦迅疾如閃電躥出,手中短劍劃出一道絕妙的軌跡,如同一道縱橫蒼穹的長虹。

「去!」

這一劍的技法,簡直純熟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綿綿密密,密不透風,直接把錢飛揚所有的退路盡皆鎖死,無處閃避。

他註定要承受這一劍!

「區區見習階三段,竟然如此狂妄!你真當我怕了你么!」眼見無法躲閃,錢飛揚也是狠咬牙根,揮舞大劍,迎面而上。

他渾身靈力爆發而出,如同驟然噴涌的泉水。

見習階五段,巔峰!

兩人劍光相接,錢飛揚佔據了兵器上的便宜,明顯壓過一頭。他見機心喜,膽子愈發大了起來,催吐靈力,想要藉此機會將趙子琦反殺在此,奪取證據將之消除。

「砰」的一聲,劍光一震,兩人皆是退開,趙子琦倒飛而出,錢飛揚卻只是身形晃了晃。

錢飛揚佔據優勢,面泛得意之色,大笑數聲:「呵,趙子琦,縱然你技巧高超,也無法彌補我們兩人之間修為上的差距!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花招都是紙老虎!」

趙子琦雖然被這一擊擊退,但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只是暗暗思忖,這錢飛揚雖然是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公子哥,但修為之事卻一直沒落下,倒也不能小瞧他。

當下從衣服中取出貼肉的鐵塊,扔在地上,發出沉悶的聲響。活動了一下手腕和軀幹,感覺自己身體變得愈加靈活起來。

錢飛揚見他此番作為,心中不屑:「幼稚!以為丟幾塊鐵片,修為就能大為增加了不成?!」

前方的趙子琦卻是淡淡一笑:

「的確如你所說,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再高超的技巧也不過是花拳繡腿。

所以恭喜你,擊敗了只有見習階三段的我。」

錢飛揚聽到趙子琦親口承認,冷笑數聲,之前他與傀儡師聯絡時,明明聽到對方親口說成功取得性命,但現在趙子琦再度現身,也不知道到底哪裡出了差錯。

莫非是傀儡師殺錯人了不成?

但傀儡師的通訊器又為什麼會落在趙子琦手裡?

錢飛揚心中疑惑,總覺得難以想通。

由於他對趙子琦早有了先入為主的成見,所以根本沒有考慮某種明顯的可能。

「算了,日後好好盤問老傀儡師便是!眼下最要緊的,還是將對方擊殺在此!」

錢飛揚收斂了心思,心想若是由自己親手將趙子琦擊殺,了卻心中一段抑鬱之情,倒也不錯!

他正要揮舞大劍,展開反擊,卻聽到眼前的趙子琦淡然一笑,口中言語還在繼續:

「……恭喜你,擊敗了只有見習階三段的我。

下面,咱們直接開始第二階段!」

話音剛落,趙子琦身上的氣息開始了飛漲。

見習階三段、四段、五段……一直到了見習階七段,速度才緩緩降低下來!

這一刻,他不再掩飾自己的真實實力,見習階七段巔峰!

完全暴露出自己的真正實力,這也意味著,錢飛揚在他眼中,已經是個死人。

親眼目睹著趙子琦身上的氣息變化,錢飛揚的臉色一陣錯愕。

「怎麼可能……」他難以隱藏心頭的震撼,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似乎有些難以置信。

就在這時,趙子琦揮舞著手中短劍,如同離弦之箭爆射而來!

「嗡!」

劍音長鳴,劃破長空,猶如鳳翔九天。

「你聽,我的劍已饑渴,它渴望飲血!」

趙子琦無法捉摸的聲音在錢飛揚耳邊響起。

此時趙子琦的身法極快,根本無法捕捉,錢飛揚只覺眼前處處是幻影,對方的聲音彷彿是從身周四面傳來。

錢飛揚的頭上冒出豆大的汗珠,他的眼神難掩莫名的驚恐。

倏然之間,寒芒一閃,薔薇短劍的劍刃精準無比地刺入了錢飛揚的喉頭。

一團鮮血濺出,而劍聲不止,似乎為飽飲仇人之血而感到滿足。

錢飛揚意識恍惚,感覺渾身失去了力量,膝蓋跪倒在地,所有的生機都在離他遠去……「這?!」

「這是什麼劍意?」

這一刻,無數觀戰的大人物,都是紛紛忍不住起身,死死盯着那比斗場上的一幕。

林寒此刻釋放劍意的威能,雖然在他們這些靈輪境、甚至是神魄境的強者眼中,不算什麼。

但,那種劍意中蘊藏的鋒芒,卻是讓所有大人物動容。

若是林寒和他

《龍血神帝尊》第二百九十二章三千弟子,不戰自退(九更,求訂閱) 他利用神經探針的轉碼功能,將自己的所有信息一個字一個字地敲進了數字窗口裡。

姓名:柳乘風。

生辰八字:199X0728。

非常簡短的兩個必填項目,柳乘風如實填寫之後,接下來就是選擇題。

他可是學霸級人物,做選擇題壓根就沒錯過,就連蒙,幸運女神也照樣站在他這邊。

第一題,你信天道嗎?

不管這天道是不是正經的天道,他都必須信。

第二題,你信自己嗎?

這絕對是送分題,他的碳基大腦充滿正能量,可不會陷入自我否定中。

第三題,你願意逆天道嗎?

玻璃缸面倒映著這行鮮紅的字,他猶豫了。

因為這問題太突兀了,會不會有坑?

他認真了,他開始審題。

審了半天,他發現這題看起來非常高大上,可用粗話來解釋,就是你願意玩命嗎?

玩命?

老子身體健全的時候,哪一天不是在玩命,玩命活著,玩命掙錢,玩命享受。

如果既定的最終命運是難免一死,那人生就是在玩命。

想罷,他義無反顧地勾選了願意。

選擇題做完,全息屏幕上映著的註冊用戶信息表也到了最後一題,這竟然是個問答題。

並且這一題還是個驗證題。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而遁去一,一是什麼?

等等,這題他見過,說的是天衍的四十九道都是完整的,但卻都有著局限,若要參悟四十九道,終其一生也無法達到真正的大道,唯有這遁去的一,才是真正生機。

所以這一應該是一線生機。

答案是知道了,但他卻納悶了。

這句話明明是截教的教義,設計截仙的人是在致敬截教?

算了,不想了。

他將「一線生機」填了進去。

全息屏幕上立刻刷了個屏:「註冊中,請耐心等待。」

而就在他好奇自己會獲得什麼樣的用戶體驗時,截仙一直緊閉的雙眼突然睜開,並且看向了他。

「你要做什麼?」缸面上浮現一個巨大的問號。

截仙卻突然彎曲身體蹲了下來,向他伸出了雙手。

你不要過來啊。

似曾相識的名場面再次出現。

截仙鳥都不鳥玻璃缸面閃爍的拒絕之語,徑直捧起玻璃缸,舉到面前,雙眼平視裡面晃蕩的腦花。

「你該不是想幹了我吧。」缸面上浮現一個表情恐怖的卡通頭像。

他當即操控大聖杵懸在截仙的頭頂上,只要他敢露出一點食慾,自己就立刻拆了他。

就算拆不爛,也要封住他的嘴。

截仙張開了嘴巴,纖薄如晶的嘴唇勾起一道弧線,他竟然在笑,並且口吐人聲,呢喃起來:「泥丸。」

因為湊的近,柳乘風的假眼甚至能看清他臉上的絨毛。

而絨毛的壁管上點綴著鹽晶狀的物質,在霓虹光芒的照耀下,散射出鑽石般璀璨的光彩。

絨毛微微拂動,自帶一層光暈,真是美到了極致。

柳乘風竟一時看失了神。

失神的剎那,絨毛壁管上的鹽晶物質突然變暗了,就算霓虹光照在上面,也不再散射任何光芒。

與此同時,他的意識也變得遲鈍起來,彷彿有人將他的意識拉長,開始卡點播放,一幀一幀的卡點播放。

「發…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