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鼎之上光芒忽然綻放,金光灑在牆壁之上,席捲之下剎那把牆壁剝開,其中有一頁圖紙飄出,上面寫著一個坤字。

「嗖!」

金鼎乾脆利落的把圖紙收起,同時封閉了自身一切氣息道:「的確是乾坤圖的碎片,你已經湊齊兩塊了,再找來三塊就能聚齊完整的鴻蒙乾坤圖。」

許辰大失所望:「原來這就是鴻蒙靈寶的氣息,只是一個殘片叫人空歡喜一場啊。」

麒麟嗤鼻道:「你已經湊齊兩塊鴻蒙乾坤圖了,還空歡喜什麼,這樣下去說不定你還真能湊齊完整的乾坤圖,畢竟現在看起來你和它很有緣啊,這樣都能找到兩張圖紙。」

許辰沉默一會,笑道:「的確,不能叫空歡喜,應該叫意外之喜。」

麒麟和金鼎都不理他。

許辰笑道:「現在一切妥當,大豐收,回去了。」

「等等,給我點先天星辰水,把寶物煉化了再走,你拿劈地珠趕路,豈不是也快一點。」麒麟說道。

許辰搖了搖頭,給他分了一些星辰水后,自己也凝聚鮮血和星辰水,滴在了闢地珠上面。

很快闢地珠光華閃爍,越來越大,最後包裹住了許辰,整體綻放出青色和黃色的光芒,看起來極為耀目。

這已是完成了煉化。

「這東西感覺不錯,真的可以一瞬之間到達八萬一千裡外?」

許辰頓了頓,念頭一閃,瞬間劈地珠閃爍,鑽進地底,剎那消失。

再出現許辰已經到了八萬一千里之外,抬頭看去,之前所在的山谷已是完全看不到蹤跡,而他所在的位置到了一處陌生的山脈中。

「再來。」

許辰再次幾個閃爍,已經不知道去了哪裡。

僅僅是半天時間后,許辰看到了女媧城。

「半個多月的路程只用半天就趕到了。」許辰心中驚喜,如此速度,他要從女媧城返回人族,那兩百多年的路程,他只需要六七年就能趕回去。

麒麟嘿嘿笑道:「厲害吧,但這不算什麼,古洪荒之時孫大聖腳下有一先天靈寶名叫筋斗雲,一個跟頭十萬八千里,比你這劈地珠還要快。」

許辰點頭,然後滿足一笑:「一瞬間八萬一千里的路程也可以了,就是用多了有點消耗大,頭暈。」

「你這半天時間橫穿了最少八千萬里的距離,消耗肯定大了。」

許辰心情愉悅,不理會他,獨自回到了近聖總院。

……

在半路一處山路中,貓族主宰和貓女等一群人守在一片山頭上,冷冷盯著遠處。

一個多月時間過去了,始終等不到人影,貓女不由皺眉道:「爹,那刀十七是不是哄騙我們,等了這麼久了怎麼還不見許辰經過?」

「應該不會,刀十七說他們五個紫衣弟子外出執行任務,等回來的時候這是必經之路,我親眼看著他們離去,走的方向的確是這裡,再等等吧。」貓族主宰沉吟。

貓女想了想也安靜下來,靜靜等待。

想要除掉大敵,總是要付出一些代價的。

這一等,將近一年時間過去了。

「主宰!」

半路山頭,有人從遠處跑來,給貓族主宰傳出消息道:「別等了,許辰已經回到今生總院了,已經回去一年了,而且有消息傳出,刀十七等四個紫衣弟子全死了!」

「什麼?!」貓族主宰震怒:「消息屬實?怎麼現在才傳來消息!」

「是屬實,之前所有人都不知道,直到這次近聖院十二年一次的晉陞試煉已經準備開啟,諸多紫衣弟子一起出現后,人們這才發現,人少了四個,許辰也已經回去了。」

「該死!」

貓族主宰大怒。

「爹,現在我們怎麼辦?」貓女遲疑道。

貓族主宰怒喝一聲:「能怎麼辦,回去。」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離開山頭,返回了貓族。

……

近聖總院內。

一共十四個紫衣弟子聚集在一起,身前是三大內院執事,分別來自三大先天聖族的主宰,其中有洛長明。

「許辰,那四人是如何死掉的?」

三大執事看向許辰詢問,之前他們也不知道紫衣弟子死掉的消息,直到剛才眾人碰頭,許辰說出消息后他們才恍然。

「在一處秘境之中有強大的禁制和毒氣,觸之必死,他們四人全部葬身在了毒氣之中,我有一件劈地珠才成功逃脫。」

許辰半真半假的說著,之前他和刀十七四人一起離去的一幕很多人都看到,這是抵賴不了的,想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還不如大大方方的說出來。

不過是四個死人而已,並且那四人都是沒有什麼背景的人,他不信近聖院會大動干戈。

果然三大執事對視一眼,之後洛長明點頭:「洪荒兇險,每年意外死去的人不少,既然他們已經隕落在意外之中那就算了,現在考核要緊,你們準備考核吧。」

其他兩大執事頓了頓,沉默沒有在追究。

四個紫衣弟子死亡事情不小,但已經死了,再費力追查有什麼用,死掉的天才永遠是最不值錢的。

「那你們就準備考核吧,由於這次少了四個人你們很幸運,今年沒有淘汰名額,只有晉陞名額,所以放開手腳去做吧。」 三大內院主宰說著,身形移動,讓出了背後擋住的一扇門。

「這是通往試煉之地的傳送陣法,你們進去之後要待滿三個月,裡面危機,更有十八顆女媧娘娘煉製的先天通玄丹,你們的試煉就是活下來,並且或許先天通玄丹,誰最後得到的丹藥最多,誰就能晉陞為親傳弟子,升入女媧宮。」

三大執事說完,其他弟子都是早已熟知的點頭,準備進入傳送陣法。

許辰在旁邊打量著前面十三個紫衣弟子,其中有幾個人的氣息深不可測,讓他無法看出深淺,從所站的位置來看,應該是排名前三的弟子。

「唰!」

在他前面的紫衣弟子已是踏入傳送陣,有的神色傲然,一眼都未曾看過許辰,有的神色陰晦,低著頭上前,一個接著一個的離去。

輪到許辰的時候,洛長明忽然給他傳音。

「許辰,你初入試煉不要勉強,小心裏面的危機,更要小心其他弟子,裡面有一處廟堂是庇護之所,因為這次沒有淘汰名額,所以你進去后直接去廟堂然後一步也不要外出,如此到最後你就能安全的活著回來。」

許辰聞言點了點頭,然後回應道:「我如果要找丹藥該去哪裡找?」

「你是新弟子找丹藥做什麼,別想著一步登天要多考慮安全,排名前三的人都是停留了最少七八個輪迴的老牌弟子,不管是實力還是底牌都遠超普通至尊,你遇到他們后一定要遠離,更不可和他們爭奪丹藥。」

洛長明說著,似乎不放心又道:「排名前三的人都是其他兩個聖族的族人,與我們洛族有舊怨,而你和我洛族有交情的事現在都傳開了,他們如果見到你絕不會姑息。」

許辰腳步頓了頓,點頭走進了傳送陣。

一陣空間穿梭過後,許辰出現在一處山頭上,四周林木茂盛,沒有人影。

許辰打量了一眼周圍后,身形一動離開原地,同時思忖,排名前三的人和洛族有恩怨,這卻是一個警示,不過洛長明說自己不要想著一步登天這就不能認同了。

誰說新人就不能一步登天的?這次試煉的第一名就算不能也得讓它能,十二年一輪迴,一旦錯過這一次,下次再去女媧宮恐怕又會和素嫣錯過了。

「麒麟你對這試煉了解不,那些丹藥藏在什麼地方?」許辰問道。

麒麟搖頭:「我又沒來過,不過我了解先天通玄丹,那可是好東西啊。」

「多好?」

「一顆丹相當於修鍊萬年的功效,我說的是正常情況下的修鍊時間,不是你進入悟道狀態的修鍊時間。」

麒麟說著,繼續道:「能吃上十顆就可以讓你的修為提升三成了,如果能有五十顆那一定能讓你修為到達突破主宰的極限。」

「效果這麼好。」許辰眼睛一亮:「那的確要多弄幾顆了。」

他之前還想過這個問題,如果沒有機緣,又進入不了悟道狀態,那隻憑自己修鍊的話起碼也要幾萬年的時間吧,還是最起碼的時間,如今有這些先天通玄丹卻是能把這些時間全部省去了。

「既然這試煉的目的是讓人尋找丹藥,那肯定藏的非常隱蔽,全靠運氣了,我和你出來找?」麒麟說道。

許辰搖頭:「不好,這麼無頭蒼蠅的找太費時間了,而且初來乍到什麼也不知道只怕更難。」

「那你準備怎麼辦?」麒麟問道。

許辰笑了笑:「洛長明說的點子其實不錯,去那處廟宇等著就好,不過不是避難而是守株待兔,等那些人找尋丹藥找的差不多了,我們出去直接找人搶奪就是了,找人準備找丹藥容易多了吧。」

麒麟一瞪眼:「你怎麼能……想到這麼取巧的辦法,太陰損了,不過我喜歡,但我還有個更好的提議,也別去那廟宇了,咱們就直接找人然後暗中跟著,關鍵時候你我出手打劫,豈不是更好。」

許辰沉吟:「不著急,我覺得洛長明既然提到那個廟宇,那廟宇肯定有不少的特殊地方,說不得就會有不少人去廟宇中休息。」

麒麟點頭,眼睛忽然眨了眨道:「等等,我好像想到點什麼,試煉之地,廟宇……古洪荒有個試煉場也是這樣的,而那個試煉場中的廟宇就是最後離開試煉之地的出口傳送陣……」

許辰聞言大笑:「如此就對了,廟宇如果就是出口的話,那我們直接在出口處守著就可以萬無一失,來一個,搶一個。」

他開始在試煉之地中穿行尋找廟宇。

五天時間過去,由於他不知道廟宇在哪個方向,哪怕有闢地珠在身上也沒能到達。

不過在這路上他看到一個人影,是十三個紫衣弟子中的一個,印象中排名應該在十名之後。

許辰心思一動,在暗中跟上了這個弟子,一連走了三天時間,前面的弟子在一處古樹下停留,發現了一個瓷瓶,然後神色激動起來。

「他找到丹藥了?」許辰心頭一動,密切關注。

「吼!」

在前面的弟子飛身要把瓷瓶拿到手的時候,一聲獸吼響起,緊接著大樹崩碎,在大樹之中一頭巨大的蟒蛇鑽了出來,襲擊紫衣弟子,而那丹藥瓷瓶也掉落在遠方。

「該死!」

紫衣弟子怒罵一聲,拔劍大戰:「知道在丹藥附近會有刻意偽裝布置的危機,但怎麼也沒想到你藏在這大樹裡面!給我去死!」

劍光衝天,但斬在巨蟒身上后如同砍在鐵塊上一樣,只見火星四濺,鏗鏘聲不絕,卻不見巨蟒有半點傷勢出現。

「二級試煉獸?!」

紫衣弟子驚呼了一聲,身形極速飛退,竟是不再纏鬥,而是施展身份遊走,試圖搶走丹藥就逃跑。

但巨蟒拚命守護丹藥,不論紫衣弟子如何試圖靠近都不能得逞,甚至找到機會撲擊,血盆大口張開,整個把紫衣弟子吞進了肚子裡面。

「拔劍術!」

驀然一道劍光分裂時空出現,快到不可思議的落在了巨蟒身上。

「嗤啦!」

一劍所過,巨蟒斷成兩截,鮮血狂灑。 轟隆一聲,巨蟒兩截身體掉在地上,掙扎兩下便不再動彈。

許辰持劍從空中出現,略微奇怪的看了看地下的蟒蛇屍體,然後就看向蟒蛇的頭部。

只見一個浴血的人影從蟒蛇的血盆大口裡鑽了出來,一臉震驚的看向許辰,心情還未平復。

許辰看了他一眼,轉身朝掉落在一旁的丹藥瓷瓶走去,幾步跨出便到了瓷瓶面前,一把將其撈起。

「你……」

後面的紫衣弟子似乎驚醒出聲。

許辰回頭看向他。

紫衣弟子的聲音頓時戛然而止,然後轉口道:「你是新來的十八弟子?」

他肉疼瓷瓶被許辰得到,但更震驚與許辰的實力,剛來的新人而已,一劍秒殺了二級試煉獸,這是什麼實力?不管如何,這種實力他萬萬不敵,還是不要和對方爭這個丹藥了。

許辰一邊打開瓷瓶倒出裡面一顆滴溜溜轉動的丹藥看了一眼,一邊回頭道:「是我,你是第幾弟子。」

「我是十五弟子。」紫衣弟子回道,目光也盯著許辰手中的丹藥,一臉心疼,這本來是他先發現的。

許辰點了點頭,目光又回到了丹藥之上。

這丹藥表面遍布著星辰光影,一眼看去彷彿有一片星空在轉動,神異之中有著撲鼻的香氣,叫他忍不住想要吞下去。

「這就是先天通玄丹了吧。」許辰問道。

十五弟子點了點頭。

許辰笑著把丹藥收起道:「剛才我救你一命,這顆丹就當成是報酬我收起了。」

「好……」十五弟子哪裡敢說一個不字。

宿主 許辰滿意點頭道:「你知不知道試煉之地的廟宇在什麼方向。」

「廟宇就在試煉之地的中心。」十五弟子聞言開口,然後頓了頓道:「在我們這個方向的北側。」

「北側。」許辰點頭:「多謝了,就此別過。」

「好,就此別過。」十五弟子立刻點頭,這麼危險的人還是遠離點比較好。

兩人分開,許辰動用劈地珠,橫行半天之後走出最少八千萬里的路程,但還是沒有看到廟宇。

「沒道理,一個試煉之地而已,有這麼大嗎?」許辰皺眉。

麒麟笑道:「是你速度太快錯過了吧。」

許辰搖頭:「我一直留意外面的環境,並沒有看到過廟宇,繼續找吧。」

他以劈地珠趕路,走了不到片刻,在一處平原上看到兩個人在戰鬥。

一男一女,男的身後有一條蠍子一樣的尾巴,眼瞳和嘴唇都是深紫色的,看起來格外邪異,此刻正揮舞一根鐵棒在攻擊對手,那鐵棒看起來極為沉重,每次揮動間都有雷霆噴發,將周圍大地掃蕩成一片焦土。

而在對面的女人則是額頭中心有一點深藍鱗片,身外撐著一個彷彿氣泡的藍色防禦罩子,將男人強大的攻擊全部擋下,同時女人手持兩把利劍在攻擊,揮手間憑空掀起片片水波,震蕩力量驚人。

「好東西啊許辰,先天靈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