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髮美女說道,旋即打開了瓶蓋。

頓時嗎,一股葯氣,靈氣,進入了金髮美女的鼻孔之中。

只是,這麼輕輕的一聞。

金髮美女,就感覺精神煥發。

「太神奇了!」

「我只是聞了一下嗎,整個人精神都好了很多!」

金髮美女不由感嘆的說道,旋即就試探性的喝了一點。

靈液進入口中,彷彿一股暖流,直接進入了胃部,然後進入了四肢百骸之中一般,整個人都顯得暖洋洋的。

「好喝!」

金髮美女眼睛放光,仰頭就把一小瓶小培元靈液,就給灌進了自己的嘴巴裡面。一股龐大的暖流,直接進入了金髮美女的肚子裡面,暖烘烘的感覺頓時傳遍全身。

「真舒服啊!」

金髮美女發出舒服的呻`吟聲!

「真是太棒了!」

「還有這個葯么,我男朋友也中毒了!」

「求你救救他!」

金髮美女連忙哀求華新。

華新本想阻止金髮美女,哪裡想到金髮美女一仰脖,就給喝了個乾乾淨淨!

金髮美女,就感覺精神煥發。

「太神奇了!」

「我只是聞了一下嗎,整個人精神都好了很多!」

金髮美女不由感嘆的說道,旋即就試探性的喝了一點。

靈液進入口中,彷彿一股暖流,直接進入了胃部,然後進入了四肢百骸之中一般,整個人都顯得暖洋洋的。

「好喝!」

金髮美女眼睛放光,仰頭就把一小瓶小培元靈液,就給灌進了自己的嘴巴裡面。一股龐大的暖流,直接進入了金髮美女的肚子裡面,暖烘烘的感覺頓時傳遍全身。

「真舒服啊!」

金髮美女發出舒服的呻`吟聲!

「真是太棒了!」

「還有這個葯么,我男朋友也中毒了!」

「求你救救他!」

金髮美女連忙哀求華新。

華新本想阻止金髮美女,哪裡想到金髮美女一仰脖,就給喝了個乾乾淨淨!

(本章完) 「好一個大洋馬!」

「這纖腰肥臀的,魔鬼一般的身材!」

「西方女人高大,在身材方面,確實比東方人更加挺高傲然!」

華新被金髮美女牽著,目光就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金髮美女的腰部和肥臀上。雖然穿著登山裝備,但也難以掩飾那魔鬼般的身材,尤其是跑動間,那蜜`桃一般的肥臀,確實充滿了強烈的視覺衝擊力和誘人的感覺。

「不錯!」

「不錯!」

而且,透過視線,還能看見金髮美女奔跑間的波濤洶湧!

「很有料啊!」

華新用欣賞的目光看著,此刻骨子裡面的邪性,並沒有被激發出來,否則……

「快啊!」

金髮美女扭頭沖著華新說道。

「好吧!」

「相逢即是緣分!」

「那就順手救上一救!」

華新淡淡的說道。

雖然並沒有表現出濟世為懷的任意仁德,卻也沒有表現的很是冷淡。

「你的朋友中毒了,不能耽擱,你跑這麼慢,你的朋友能堅持到那個時候么?還有多遠!」華新緊走兩步,就和金髮美女並肩同行了。

「我也不知道!」

「我也是跑了很遠!」

「幸好,我有經驗,沿途都留下了標記,否則這裡,我連路都找不到!」金髮美女聞言,也不由顯得焦急了起來,「你也快點,你放心,只要你救了我朋友,我們家族絕對會重金酬謝你的!」

「重金酬謝就不必了,相逢就是緣分!」

華新淡淡的說道:「我會儘力幫助你朋友的,不過,你跑這麼慢,何時才能趕過去,要不,我抱著你,快一點,你給我指點一下方向就可以了!」

「你抱著我,難道還能跑的很快?」

金髮美女狐疑的看著華新,倒不是覺得華新會趁機對自己做什麼。

「當然!」

華新篤信的說道。

「那好!」

金髮美女點頭。

「希望能夠快點,節約一點時間!」

「嗯!」

華新點頭,伸手過去,一個公主抱就把金髮美女給抱了起來。

「給我指方向!」

華新沖著金髮美女說道。

「那個方向!」

金髮美女看著自己留下的標記說道。

「好!」

華新雙腳一踏地面,整個人就如同出膛的炮彈一樣。

「啊!」

金髮美女感覺迎面的勁風割的臉頰生疼。

「好快!」

她的心中震驚,不由抬頭看向華新。

只見華新表情淡然,整個人處驚不變。

「你是超人么?」

金髮美女驚訝的說道:「太快了,我都看不見我做的標記了!你慢點啊,不然找錯了方向,我們又要浪費很多的時間!」

「不用了!」

「我已經聽見了你朋友的聲音!」

華新淡淡的說道。

「啊?」

「你說什麼?」

「我聽不見!」

金髮美女只覺得耳邊,風聲呼嘯。

華新的聲音,根本就聽的不是很清楚!

「我說,不用了,我已經聽見你朋友的聲音了!」

華新淡淡的說道,這次用上了聚音成豎的手段,金髮美女聽了個清清楚楚!

「哦哦!」

「那就好!」

金髮美女不由鬆了口氣,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嗯!」

華新淡淡的嗯了一聲。

他這樣抱著金髮美女,金髮美女的身體隨著華新的奔跑不停的撞擊著華新的小腹。尤其是公主抱抱著的金髮美女的大腿就這麼一下又一下的撞擊著,很是柔軟的感覺。

可惜!

饒是華新此刻修鍊了青木王典,心靜如水。

但,金髮美女這麼一個活色生香的美女,在自己的懷裡面。

如果就這麼靜靜的還好,但兩人身體隨著不斷的蹦跑,不可避免的有很多的接觸,尤其是……華新自然而然就有了正常的舉動。

「嗯?」

金髮美女被華新這麼抱著,奔跑著。

當她鬆了口氣的時候,心也靜了下來。

可突然,她就感覺到了什麼,自己的大腿不時的被……

她立刻就反應了過來,知道是怎麼回事。

「哇哦!」

「好堅強!」

金髮美女心裡不由嘀咕了起來。

畢竟,西方男人雖然高大,但卻比較疲R!哪裡有那麼堅強啊!

「嘖嘖!」

「比西方男人還強壯,更重要的是更加的堅強,不知道是什麼感覺啊!」金髮美女心裡不由活絡了起來。

「啊!」

金髮美女突然尖叫了一聲。

「到了!」

華新驟然把金髮美女給放了下來。

金髮美女心裡還沉侵在西方男人和眼前男人的時候,身體驟然就是被人一放,下意識的尖叫了起來,連忙保護著自己,眼神驟然看見傑克,才回過了神來,沖向傑克。

「傑克!」

「你怎麼了?」

「傑克!」

金髮美女不由蹲在傑克面前,搖晃著他的身體!

「你再這樣搖下去,加速毒素的運行,那他就死定了!」

華新撇了傑克一眼,不由說道。

「啊!」

金髮美女頓時驚叫了起來!

「那你快救救他啊!」

「你不是巫醫么,快用針扎他啊,就像剛才扎我那樣扎他啊!」

「快啊!」

金髮美女不由抓著華新焦急的說道。

「你再抓著我他就死定了!」

華新淡淡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