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不歡看到顧沉離去,對著師弟們擺擺手,示意大家趕緊跟上。

申一虛則走在最後,出門時他深深看一眼電視機和影碟機,目光中閃爍幾下光芒,最後也慢慢跟著離去。

等到眾人走到櫃檯外,顧沉把櫃檯旁邊小門落上鎖,這才高高坐在櫃檯前認真道:「好了,鄙人顧沉,這家錄像廳老闆。你們可以稱呼我顧老闆,有什麼問題,現在大家可以盡情問?」

眾人猛然看到顧沉變得嚴肅,一改剛才隨意模樣,介於大家都不清顧沉底細,為了避免說錯話,一時眾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沉默起。

良久,還是申一虛先站出來,他看紅塔山弟子不說話,上前搖搖扇子笑著道:「顧老闆可不仗義啊,這裡面可不並是你說的那啥?」

「我說的啥?」顧沉面色無辜,同時又認真道:「我記得我說紅塔山弟子也喜歡看,不是嗎?」說完,目光看向紅塔山等人,目光更是在金不上身上多停留兩秒。

紅塔山幾人先是一愣,隨後連忙如小雞啄米快速點頭,「是的,我們都很喜歡。」說完,還一臉鄙視的看向申一虛。

申一虛:「……」 「你…」

申一虛能確定這老闆肯定明白自己意思,只是這會在裝糊塗,明擺著一副奸商樣,不過一想到,這影像法寶電視機看著確實不賴,索性也不在計較,只是道:「好,我不計較,說個價吧?你那影像法寶多少錢,我買了。」

「不好意思,暫時不賣」顧沉這次帶著歉意笑笑,「暫時只有一個,若想要買得等到以後再說,那時還望捧場。」

「真的?」

申一虛也只是隨口一問,能買則買,不能賣也不強求,沒想到得到這個答案,確實讓人驚喜。

「真的」

顧沉鄭重點點頭,同時也看向同是滿眼渴望的紅塔山等人「放心,只要以後有貨,你們也人人有份,而且價格你們絕對付的起。」

「真的?」金不歡等人也是滿臉驚喜,他們不敢想象有一天自己也能買上影像法寶。

「好了,還有什麼問題?」顧沉看到預計的結果已經出現,很是滿意。

「老闆,老闆,我有問題?」老二金不樂面色有點靦腆,舉舉手道:「請問第二集什麼時候播放?」

顧沉笑笑,轉身指指身後小黑板:「第二集要等晚上才會播,要買票的話可以提前買,我可以先給你預留位置。」

眾人順著顧沉手指方向去看,果真寫的清清楚楚,申時重複播放第一集,戌時播放第二集。

「小妹先讓讓」金不歡再次跳出來,推開金不樂,哈哈一笑,大聲道:「顧老闆,我們幾個想好好研究研究這西遊記,戌時那場,我們願意包場?」

顧沉正想答應,這時申一虛卻突然站出來:「等等,憑什麼你說包場就包場,申時和戌時這兩場我都包了。」

金不樂聽了這話,頓時望向申一虛:「申公子,做人總要講究先來後到吧!包場是我先提出來的!」

「那又怎麼?」申一虛不屑笑笑,「別人怕你們紅塔山,我申一虛可不怕。你想要包場也可以,只要比我的價格出的高。



說著,申一虛摸摸手上儲物戒指,掏出一大袋靈石:「顧老闆,這是1000靈石,不夠這裡還有1000,再不夠還有。」

說完,哼哼一笑,看向金不歡,一副有種你也來報價的樣子。

金不歡臉色變的很難看,要不是顧忌對方是城主兒子,早就一拳頭打過去了,不過真比錢,自己幾個肯定比不過這官二代。

「大師兄,要不算了吧!」、

金不樂看見申一虛咄咄逼人,出的價格他們肯本出不起,連忙拉起金不歡,生怕他真的一衝動把申一虛打了,那樣回去師傅肯定會責罰。

倒是顧沉,他看見金不歡似乎有點慫,不敢叫價,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沒看到這申一虛明顯是大款,你虛報幾次價把價格抬高能死啊?

不過想歸想,他還是懂的有的錢可以掙,有的錢不能掙,出門做生意,還是在仙界,太貪絕對會沒有好下場。

顧沉沉思一會,擺擺手,示意兩波人不要再掙:「對不起,本店暫時不接受包場。」

「莫非是嫌價錢低?」申一虛再次倒出一堆靈石。

「自然不是」顧沉笑笑,盡量控制自己不去看那閃晶晶的靈石,「我知道諸位兄弟朋友都很多,可本店座位確實有限,今日若滿足了你們,明日難免不得不滿足其他人,否則我這生意沒法做了。」

「試想,申公子今日你出高價包場,那明日別人出更高價,那我該如何對你?」

「所以,還望諸位理解?」

金不歡等人聽到顧沉坦誠說出這些話,不覺點點頭表示理解,還露出確實應該如此的表情。

而被提名的申一虛聽完倒是先皺皺眉,先是沉思一會後,隨後倒是拱拱手道:「顧老闆說的是,這仙界確實卧虎藏龍,今日我以價壓人,說不定明日就有人以價壓我。而我觀錄像廳里位置位置有限,等一時日這裡流傳開來,想必絕對場場爆滿,真若能包場,想必以後我等肯定也會沒有位置觀看。」

「申公子理解就好」

顧沉笑笑,同時心裡暗道:看來這申一虛並不全是花花公子,還是有點貨色。

申一虛點點頭,突然又道:「顧老闆,我這裡倒是有一計,既能滿足特殊我們這些有身份之人需求,又能讓你掙到錢,不知你想不想聽?」

「哦?」顧沉倒是來了興趣,「申公子不妨說說。」

申一虛搖搖扇子,含笑先是問道:「顧老闆這裡應該是第一天開業吧!」

「正是」顧沉不置可否

「那麼顧老闆應該是外地人吧!」申一虛繼續問。

「是的」顧沉點點頭,沒有隱瞞。

「那麼我就要好好給你介紹介紹一下這陳塘關了」申一虛笑著道。

顧沉沒有說法,靜靜等著申一虛繼續說。

申一虛收起扇子,回頭指向金不歡等人:「這陳塘關有兩家修仙學院,其一是紅塔山,其二是白塔山,兩院同出一脈。不過現在是分開了,至於各院側重的教學是什麼以後再說。」

「除了兩山,還有三大家族,以及若干有頭有臉的修仙者。」

「我說這些事什麼意思呢?不是想讓顧老闆去拜拜山門,而是想說,你這家小了,一旦傳開,僅僅是以上說的這些勢力,你們都招待不完,更別說是招待整個陳塘關普通仙民。」

「那我應該如何做?」顧沉聽完介紹,感覺對方說的格外有道理,暗道自己以前可能想簡單了。

「很簡單」申一虛再次打開摺扇,「只需提高門檻,把那些普通仙民排除在外,相應的觀看價格你也可以提高五倍或十倍,這個價格我等絕對可以接受。」

「額」

顧沉聽完頓時在心裡否定這個想法,開什麼玩笑,老子以後又不是指這一家店生存,老子的影吧,網吧,電影院甚至開公司都想實現呢?

再說,仙界這麼大,還是普通仙民最多,你讓我走高端路線,無疑是丟了西瓜撿芝麻。

「不行,不行」顧沉果斷搖頭拒絕,一臉正氣道:「師尊研發出了電視機肯定不是想掙錢,若想掙錢早就拿出來賣。我下山開店前,師尊再三交待一定要福及百姓,我是不可能違背師尊老人家的偉大志向。」

「……」申一虛

金不歡聽到這話倒是眼前一亮,暗道:果然如此,這老闆背後果然有個厲害的人,還好我沒有再衝動。

顧沉看看申一虛,發現他沒話說了,嘿嘿一笑:「申公子,你剛才的話確實提醒了我,我現在也想到一個方法,既能福及百姓,也能照顧你們這些有權有勢之人,關鍵還能讓你有錢賺,不知道你想不想不聽。」

「哦」申一虛聽到還能讓自己賺錢,不覺來了興趣,「顧老闆請說。」

「方法很簡單,以後本店白天只接受有身份的人,晚上門口公共去放。」

「顧老闆,公共去放什麼意思?」金不歡聽懂了前半句,後半句沒聽懂。

「哈哈」

顧沉笑笑,轉身把小黑板取下來,刷刷擦掉最後兩行,把申時和戌時那兩場去掉。

「公共去放的意思就是,以後最後兩場擺在店外播放,誰都可以來看,就像街頭賣藝一般,每人只收一靈石,不給錢也沒有關係。」

「所以你們可以走了,晚上廣場見」

「……」眾人一陣發矇!

這是什麼想法?怎麼能如此隨意呢?

申一虛回過神后,連忙道:「顧老闆,你說我也可以掙錢?怎麼掙錢啊?」

顧沉像看白痴一樣看向他:「你不是城主的兒子嗎?以後我這店門口肯定門庭若市,有人流量就有錢賺,至於怎麼開發,你自己想吧!」

「這是?」申一虛沉思一會,猛然醒悟,「對對對,我要利用我的特權把這周圍開發起來。」

金不歡等人此時也明白了過來,等到這附近人流量變大以後,附近的房租地租肯定漲,而且還可以開發出很多其他項目。

想著,金不歡連忙上前,厚著臉皮道:「見者有份,我呢我呢?」

申一虛轉身看看金不歡,皺皺眉,本想拒絕,不過一想到這事自己一個人確實忙活不過來,有個人幫忙也不錯,於是勉強道:「帶你可以,不過你得把事給我做好,收起你那紅塔山弟子的優越感。」

「……」金不歡

不過想想有錢賺,金不歡猶豫一番,還是點頭同意:「可以,不過你也得收起你那大少爺脾氣。」

「你…」

申一虛正想說不幹拉倒,顧沉連忙打斷他:「好了,好了,和氣生財,你們都是我來陳塘關第一批認識的朋友,只要你們配合好,以後大量賣電視機也少不了你們的份。」

「大量賣影像法寶」

顧沉畫的大餅頓時讓所有人眼睛里冒出小星星,接著只見申一虛和金不歡相互笑笑,彷彿多年好朋友一般,竟然勾肩搭背起。

「……」顧沉

「好了,都散吧,利用你們的人脈,把今晚場子撐起,爭取讓我們錄像廳一晚成名」

「到時候大家才都有錢賺,你們說是不是?」

顧沉說完,眨著眼睛看向眾人,眼睛中讓人看不出是有心計還是真的如他所講和氣生財。 金不歡和申一虛等人出了門,顧沉便關閉店門回了樓上。

剛才申一虛的話給顧沉提了個醒,僅僅是這陳塘關各方勢力都盤根錯節,那麼放眼整個仙界又該是如何?

而且從申一虛話中,顧沉也捕捉到一個細節,就是如今仙界仙人是按品級去分。

至於申一虛剛才所說三大家族各有七品仙人,這七品仙人是個什麼境界,顧沉一時想不透。

這種分級,和顧沉腦中的想象背馳而遠,在他原有想象中,應該是築基,化神,元嬰,再不濟也該是什麼地仙,天仙真仙,聖人等等。

這種按品級去分,很像地球上一些朝代官員等級。

更讓顧沉不明白的是,塔國是托塔李天王分封國,若在分封國里仙人是按品級去劃分等級,那麼在天庭呢?

莫非天庭現在也是如此。

顧沉有點摸不清這仙界規則了,更不明白各分封國和天庭是怎樣一個關係?

「看來,有機會一定要好好了解一下。不然,生意恐怕真的不好經營。」

想到這,顧沉又想到剛才給申一虛和金不歡等人畫的大餅。

一位是城主之子

一位是紅塔山弟子

牽上這兩條線,不是顧沉一時心血來潮,而是有想過。

只是沒有想到會這麼順利,第一位顧客是紅塔山弟子,第二位竟然是城主之子。

莫非這就是主角的待遇,君不見,在別的書里,像自己這種穿越之人都是主角。

可是主角又如何?

顧沉相信,如果他們知道自己底細,肯定會把自己吃的不剩骨頭。

所以實力還是很重要。

關於實力,顧沉剛來時也想過這個問題,他把實力分為三種:

一種是個人實力;

一種是背後實力;

還有一種是金錢和名望實力;

前兩種倒是很好理解,最後一種則是顧沉沒有穿越前,從網上感悟而出。

當一個人有巨大名望時,他便不在是他自己,他身上能絲連萬千之人關注,相應的社會地位會提高,甚至有國家機器保護。

君不見,前世那些互聯網大佬,以及房地產大佬,只要他們不作死,國家從某種情況下都會特殊照顧他們。

關於個人實力,顧沉是沒打算去修仙。

先不說個人資質天賦如何,要知道這裡是仙界,修仙之人多如牛毛,和本地人競爭修仙,無疑是萬人掙過獨木橋,競爭太過激烈。

況且有著大商人系統優勢不去利用,只能說是大傻逼。

而背後實力,顧沉可以說眼下只能依靠大商人系統,偶爾狐假虎威一番,最多讓有心之人去忌憚。

可若想把商業做大,到時候肯定會觸碰很多利益。

俗話說人為財死,在有利益矛盾時,肯定會有人試探或反擊。

所以沒有背後實力,培養自己的勢力也是很有必要。

人為財死,顧沉可以堅信,只要許諾一定利益,為自己賣命的不在少數。

今日申一虛和金不樂便是例子,只是許諾賣給他們電視機便能讓他們握手言和,他日賣手機,賣電腦,想必會讓更多人炙熱瘋狂。

至於走平民路線,這一點其實顧沉早就思考過。

仙界芸芸眾生,普通仙民基數最大,只要是他們出的起價格,到時候全民皆電視,全民皆手機,這才是薄利多銷。

更重要的是,電視,手機,甚至是電腦,這些都不是重要掙錢來源,它們這些東西背後的內容才是最大盈利點。

要知道大商人系統里,各種影視資源,各種手機軟體,各種電腦遊戲多不勝數。

如果真到那一天這些東西普及仙界,僅僅是這些內容就足以把自己推到神的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