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重甲騎兵!”

“該死啊,安西哪裏來的重甲騎兵啊!!!”

“可惡,可惡,勇士們想活命就快從左側突圍!”

一衆大食兵卒被嚇得臉色慘白,發出絕望的怒聲,向着左側突圍。

因爲前有兩千大唐將士,後有重甲騎兵,右邊更有嗜血如命的白袍軍,此刻能逃的只有左側。

然而……

下一刻,讓他們絕望的是,左側好像有數千鐵騎奔馳而來,看樣子絕不是他們大食兵卒的援軍。

因爲那數千鐵騎,戰馬踏地轟鳴不已,更本沒有絲毫的減速,分明是向他們衝殺而來。

“吾鄧艾率領關寧山寨弟兄,前來拜見李易將軍,願爲將軍馬前效力,驅除韃奴,還我河山!”

而隨着這一聲暴喝響起,大食兵卒徹底絕望了,眼眸中露出呆滯的光芒,已然心如死灰。

他們本就面對李易帶來的兩騎將士心有不逮,而現在又同時現了三種兇猛鐵騎。

即便他們面對一種都不是其對手,可想而知三種,加上李易原有的兩騎將士,等待他們的只有無力,被屠滅。

“李易,你果然非凡,我不甘啊,我不甘!!!”

大食將領發出臨死前的嘶吼,被趙雲一槍洞穿了喉嚨。

在三種特殊兵種殺入,不到三十個彈指,大食兵卒便死亡殆盡。

“末將趙雲拜見大將軍!”

“末將張遼拜見大將軍!”

“末將鄧艾拜見大將軍!”

大食兵卒屠滅,趙雲三人便策馬來到了李易身邊,進行了正式的參拜,眼眸盡顯忠誠。


“三位將軍不必拘束,而今有你們到來,吾馬踏安西所有的大食畜牲,便無懼也!”

李易小手輕擡。

此刻他有了趙雲等人,他有自信,一路橫衝直撞,殺入大食國內都無不可能。

“末將誓死追隨大將軍!”

“吾等誓死追隨大將軍!”

趙雲等人與一萬五千將士,紛紛單手捶胸,用堅定的語氣,堅毅的眼眸來表達自己的信念。

“好。”

李易高興的大喝。


隨即他眼眸看向碎葉城方向,再次喝道,“全體將士聽令,隨吾報仇去!”

“諾!”

………

九原郡(豐州)。

就在李易兵進碎葉城時,在豐州任兵馬都督的郭子儀,接到了李隆基的密旨。

“大食國真是好大的膽子!”

手拿着密旨的郭子儀,眼眸迸發出冷冽的殺意。

他知道安西被大食國入侵,但具體軍情不得而知。

畢竟安西有高仙芝有意隱瞞,加上朝廷被佞臣矇蔽上聽,所以郭子儀的消息其實很閉塞。

但當李隆基給他的密旨,讓郭子儀得知了一切,差點沒有讓郭子儀當場暴走。

安西竟然被大食國入侵到了安西城收府,安西百姓被屠滅的十室九空,這樣的消息無疑讓愛國爲民的郭子儀心痛不已。

若不是李隆基密旨寫道,高仙芝被擒拿回長安,更有大食國元帥塔朗姆被生擒,此刻在長安接受大理寺的拷問。

而安西爲暫時進入了反攻狀態。

說不得,郭子儀想要單槍匹馬的殺入安西,斬殺高仙芝了。

但又驚他心中驚駭的是,這一切都是一個名叫李易的八歲孩童所解決的,讓郭子儀腦袋有點轉不過彎了。

不久的思索沉吟,郭子儀平穩了一下心態,朝門外大喝,“來人,去叫李光弼前來,本將有要是相商。”

“諾。”

門外郭子儀的親兵,應了一聲,便快步離開了。

而郭子儀,卻又拿起了密旨,翻看起來。

李隆基給他下了旨意,讓他儘可能的抽調九原郡的兵馬,支援安西都護府。

因爲李隆基擔憂,吐蕃與突厥又要不安寧了。

此刻的安西兵力不足,與大食對抗都很艱難,一旦吐蕃與突厥乘機出兵,就算有北庭李承忠鎮守,也恐力有不逮。 萬一從黑衣女人手中拿到了解藥,而後將這幾人給打暈了,有了解藥,樑琴的傷算是解決了,雖然內傷還沒有痊癒,但行動也不再受到限制了。

樑琴在龍戒之中拿出了一套灰白色的運動裝,而後和霍青青一起走出了山洞,看着多出來的沈落落,二人眼中都多了幾分好奇,萬一也就爲兩邊做了個介紹。

雙方打了個招呼問好,樑琴看了看萬一,感受着萬一那成熟,魅力十足的男子氣息,樑琴趕忙將眼神微微挪開,一張俏臉上浮起兩朵淡淡的紅暈,不敢正視萬一,低聲說道:“謝謝組長。”

萬一微微一笑,說道:“謝什麼,我身爲組長,照顧你們是我的職責,不用放在心在。”

樑琴靦腆的點了點頭。

霍青青那娃娃臉加上那俏皮的神色,顯得特別的可愛,她看着樑琴那表情,心頭微微一笑,心道:琴姐不會是對組長動心了吧?這下可有好看的了。

萬一當然不懂這兩個女孩的心思,只是問道:“樑琴,青青,青龍不是說有十多個成員過來嗎?怎麼只有你們兩個?”

樑琴一聽談及公事,她急忙擡起頭來,說道:“我們是有十二個組長一起過來,但進山沒多久,我們就被霧氣給分散了。”

“難道你們之間沒有聯繫嗎?”萬一不僅問道,每一個天組成員都有一個龍戒,是衛星定位的,就算這裏是深山老林,彼此間仍然可以聯繫。

樑琴無奈的道:“我們聯繫了,但這山太大,找不着他們。”

萬一又問道:“那你們兩個又是怎麼這些五毒門的人逼到山洞去的?”

在萬一看來,天組的成員絕對不差,就算是那幾個傢伙都是先天初期的武修,但憑樑琴與霍青青兩個醒魂者,就算有所不敵,也不至於被逼迫得這麼慘,而且二人還都受了傷。

樑琴一聽萬一的問話,自然的轉頭看了看身邊的霍青青,似乎在決定什麼,幾秒鐘後,霍青青一咬牙,說道:“都是我,要不是我心軟,下不了手,也不會害得琴姐受傷,都是我,都是我。”

霍青青說到後來,竟然哭了起來,語氣中滿是自責。

萬一聽得一頭霧水,這是咋了,他不僅向樑琴看去。

樑琴先是輕輕攬着,柔聲安慰道:“青青,你不要自責,你心地善良,不願意出手傷人,姐姐不會怪你的,我這不是沒事了嗎。”

“可是……”

霍青青微微擡頭,那可愛的優點嬰兒肥的臉蛋上,還掛着晶瑩的淚珠,一臉的楚楚可人,真是我見猶憐。

樑琴拍了拍霍青青的肩膀,說道:“傻妹妹,你總是這樣善良。”

而後,樑琴方纔對萬一說道:“組長,青青覺醒的是雷屬性的異能,力量十分的狂暴,她自己現在還控制不好,她心地善良,從不願意展現異能,生怕傷到人,希望你不要怪她。”

萬一微微垂眼看了看眼前這個可愛萌的霍青青,說實在的,當他第一眼看到這霍青青,就從她的眼中看到了濃濃純真,這個女孩的確是太善良了,身具雷屬性的狂暴力量,卻是是如此悲天憫人。

狂暴的力量,純真的性格,或許這也是上天的安排吧,如果不是霍青青這樣的善良,或許也不會得到上天的眷顧,賜予這樣的力量給她,或許,上天也不忍心看到這個善良的女孩被人欺負,這纔有這種恩賜。

萬一又怎麼會忍心怪她呢,當即笑道:“誰也不喜歡殺人,很多時候都是逼不得已,青青,你按自己的本心做事就行了,沒有人會怪你的。”

聽了萬一的話,霍青青擡頭看着萬一,一臉的感激,隨即輕聲說道:“謝謝組長。”

萬一點了 點頭,撇開了這個話題,問道:“你們被困在山洞,有沒有聯繫其他的隊友?”

樑琴說道:“聯繫過,不過也不知道他們能不能找到這裏。”

“那好吧,我們在這裏等一等。”

萬一說道,如今,這夔牛山龍脈一事已經不是祕密了,西南片區各個門派與古武家族的高手都趕來了,而且,聽剛纔那五毒門的黑衣女人所說,這事明顯背後有人推動。

不用說,背後的黑手自然也就是魔門了,而且,魔門將那些高手引到夔牛山,又編造出一個藏寶圖,很明顯就是針對天組。

魔門想借此機會打擊天組的實力,這想法自不用說,但萬一始終也想不通,魔門將那些人引來幹什麼,他們不是也要龍脈嗎?

這魔門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你也感到奇怪?”沈落落突然說着。

萬一點頭說道:“落落,你看出魔門的意圖了嗎?”

沈落落搖了搖頭,不過卻說道:“雖然我不知道魔門到底賣的是什麼藥,但我感覺魔門似乎並不是針對龍脈而來。”

“難道這夔牛山中還有什麼魔門要的?”萬一不解的說着。

“我也不清楚,不過,既然這事是因爲龍脈而起,我想,他們所要的始終會和魔門有關,如今,魔門的人遲遲不現身,應該也是等待着我們找到龍脈。”

萬一微微一笑:“我們又哪裏知道龍脈的所在。”

“龍戒既然顯示了龍脈所在是夔牛山,而且,只有組長的龍戒纔是這樣,我相信,找到龍脈的具體位置,關鍵應該還是在龍戒上。”

“龍戒?”


萬一也覺得沈落落說得有道理,既然天組最後的職責是守護華夏龍脈,這龍戒上又有龍脈所在的顯示,或許龍戒還真的會有什麼指示纔是。

萬一不僅擡起右手,仔細看了看這龍戒,沈落落三女的眼神也落在了萬一的龍戒之上,但讓幾人失望的是,龍戒上沒有任何的指示。

“這個地勢很不錯,那水潭好似泉源,瀑布如龍吸水,龍脈可能就在這裏。”就在萬一準備仔細研究下這古怪的龍戒時,有人的聲音從後方傳了過來。

四五個人走了過來,當先一人一副道人的打扮,而且手上還端着一個羅盤,一邊走,雙眼一邊四處瞅着,一副專業的樣子。

不過,那專業的樣子,是找龍脈嗎?怎麼看怎麼都像是在找墳地,看風水似的。

“我看也像,還說要什麼藏寶圖,我看我們有青松真人就行了,要什麼狗屁藏寶圖。”

“對,對,讓那些傻逼卻奪藏寶圖吧。”

……

“咦,有人。”


那幾人跟着那道人的腳步與眼神,一直關注了那瀑布與水潭,而且還得意的議論着,此刻,終於有人看見萬一幾人了。

“那是,那是五毒門的人,他們殺了五毒門的,哈哈,這裏八成就是龍脈的所在地了。”

一個尖嘴猴腮的男子看到了躺在地上,被萬一制住的幾個五毒門的傢伙,頓時興奮的大喊了起來。

幾人很快就走了上來,走在最前面的那青松道人一雙渾濁的眼先是在樑琴與霍青青身上掃過,而後直勾勾的盯在了沈落落的身上,那絲毫不掩飾的眼神,一看就知道這傢伙是個僞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