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菱看著馨娘欲言又止,知道她心腸軟又心細如髮肯定知道她回到逍遙谷少不了責罵,於是寬慰道:「馨娘不必擔憂我,我遲早都要回逍遙谷的,我失蹤的這段日子不知道逍遙谷會教的怎樣的天翻地覆呢,我出來就是想到處走走,沒想到哪裡也沒去成就要回去了。雖然有點不甘心但還是覺得挺值得的,我也用自己綿薄之力幫幫皇甫哥哥,這樣的話——指不定他哪天心情好了就又把我給偷出來了。」說著眨眨眼睛,一臉的臉皮。

馨娘是個七竅玲瓏心一般的人物,自然知道采菱是在求她這件事情呢。

微笑著拍了拍她的手,答應道:「你皇甫哥哥一定會答應你的。」

「真的?」采菱表情立馬變得眉飛色舞起來。

「如果他不肯,我就讓九兒帶你出來。」

「好,我們拉對鉤。」

「好。」

見馨娘如此爽快的答應,采菱才放下心中那一丁點的不甘,笑嘻嘻的伸出小拇指與馨娘約定。

……

身處在神器之中鑽心研究鬥氣跟召喚的沐九兒料到了外面一定會鬧的天翻地覆,但絕對沒料到因為他們二人的失蹤,會挑起兩股勢力的爭鬥。

相比較外面的水深火熱,千鈞一髮。

神器裡面倒是一片安詳寧靜。

沐九兒的鬥氣等級如有神助一般,一天一天的飛漲,這讓身為天才的皇甫辰絕也是壓力頗大。

「你體內的百年內力到底是誰傳授給你的?」

如果不是這百年內力,就算九兒擁有極高的天賦,也無法在短短的時間內達到宗師一階這樣的等級,這種令人望而生畏,嘆為觀止的速度實在是秒殺一眾被譽為不可多得的天才,不光是東大陸罕見,在這西大陸也估計沒能出一個人與九兒比肩。這也無疑給那些說九兒是廢材的人打了個一個重重的耳光。

真不知道當初辱罵九兒是廢材的人,再見她時會不會驚愕的連眼珠子都瞪得掉出來。

不過讓皇甫辰絕最疑惑的還是九兒體內那百年的內力。

沐九兒誠實的搖頭:「不知道。」

說起這個內力她也很納悶,雖然說這百年內力幫了她不少的忙,但畢竟不是自己的內力,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忌憚,萬一哪天授予她內力的人突然要收回她體內的內力,她到底是給還是不給呀?授予她鬥氣的人到底是誰?為什麼要給她內力?

這些問題都讓沐九兒想不明白。

皇甫辰絕知道沐九兒絕對不會騙他,於是伸手拍了拍九兒的腦袋道:「不知道也罷,既然是給了你,自然就是你的,這也是你的優勢,擁有這百年內力就能夠將鬥氣發揮到最極致,對你而言,擁有這百年的內力絕對是如虎添翼。」

「我要是跟你打,誰能贏?」

沐九兒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打倒皇甫辰絕。

聽到沐九兒的要求,皇甫辰絕揚了揚眉,平靜的看著沐九兒期待的目光,然後又平靜的問:「帶武器打還是不帶武器打?」

「帶武器打會如何?不帶武器打又會如何?」難道她帶武器打就能勝過皇甫辰絕?

「不如何,我只是想算算你會在幾招之內敗在我手裡。」

「混蛋!」

沐九兒恨得咬牙切齒,伸拳就朝皇甫辰絕那笑的有些欠扁的臉上揮去,招式迅猛,力道十足。

皇甫辰絕發現自從沐九兒如今的脾氣可謂是越來越暴躁,這樣可真不好,他可不希望自己一手調/教出來的九兒會在他們大婚之夜與他在榻上打一夜,看樣子是該好好教訓教訓她,讓她收斂性子的時候了。

偏頭避開她一拳,接著伸手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拽,以身子的重量下壓,毫無疑問就將九兒撲倒在地。


「混蛋,放開——」

「瞧,不帶兵器你連一招都過不去。」

聞言沐九兒羞得滿面通紅,這個男上女下的姿勢有點邪惡,還有皇甫辰絕這一半帶著戲謔一半調笑的話實在是讓她羞得無地自容。

一個宗師一階竟然想跟斗皇三階的人去斗,的的確確有些不自量力了。

可是她卻不樂意承認,偏過臉去,重重的哼了一聲:「我要是天天吃內丹,早就超過你了。」

說起內丹,皇甫辰絕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凌風,他自然不願意落入下風,輕嗤一聲:「內丹又如何?這種低級無謂的戮殺有什麼好?回去我喂你吃丹藥,效果強盛內丹百倍。」 對於曾經到達過渡劫期的媚心來說,一個衍月門的堂主當然算不得什麼。

但柳若瑄卻覺得,自己應該牢牢抓住這個人,才能助自己最快速度報仇,才能飛黃騰達。

柳若瑄眼圈紅了紅,對著李祖鵬盈盈跪了下去,「李公子救命之恩,奴家無以為報,願下輩子替公子做牛做馬償還萬一,還往李公子莫要嫌棄奴家薄柳之質。」

說著,她抬起頭,露出一張嬌媚的容顏,含著晶瑩的水汽,直勾勾盯著李祖鵬,眼中滿是崇拜和愛戀。

那丁香小舌,更是無意識地伸出來,舔了舔飽滿紅潤的唇。

李祖鵬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這還真是一個尤物啊!

柳若瑄膝行著往前幾步,胸口無意識地在李祖鵬身上蹭了蹭,聲音越發柔媚,「李公子,你可以對奴家為所欲為,從此以後,奴家就是您一個人的了。」

李祖鵬是個正常的男人,媚心又是天生媚骨,面對如此場景,他哪裡還忍得住。

一把將人抱起來,往床榻而去,「小妖精,爺一定會滿足你的!」

反正這風華流沙的藥引終究也是要化為一灘血泥的,在這之前,倒不如讓他好好享受享受。

一番翻雲覆雨后,李祖鵬只覺得神清氣爽,將柳若瑄那柔嫩的身體摟在懷中愛不釋手。

柳若瑄嚶嚶靠在他懷中,誇獎著他的勇猛,和自己的對他的愛慕。

眼中卻閃爍著幽暗的光芒。

李祖鵬這具身體可是極好的爐鼎,只可惜她現在修為不夠,還吸收不了他的精元。

呵呵,等著的,等她突破了元嬰期,自然能讓這個男人,成為自己的踏腳石。

李祖鵬突然想起了什麼,問道:「心兒,你怎麼會一個人昏倒在丹陽山脈中呢?」

這個女人是風華流沙的藥引,也是所謂的天道寵兒。

按理說,應該一帆風順,搶奪他人運氣才對,怎麼自己找到她的時候,她會如此凄慘?

柳若瑄聞言,眼中閃過一抹深切的恨意,不過很快又斂去,化為了凄然的哭泣,「奴家是被人陷害了丟入丹陽山脈滅口的。嗚嗚嗚,我明明沒有做任何錯事,可是那個人卻因為嫉妒我,對我下黑手。如果不是碰到公子,柳心已經在丹陽山脈命喪凶獸之口了。不過心兒也不怪她,如果不是她,心兒又怎麼能如此好運,遇到公子呢?」

懷中的女人哭的凄凄切切,梨花帶雨,李祖鵬雖然只把她當做一個玩物,卻也心軟了幾分。

他沉聲道:「心兒,你說出來,是誰陷害了你,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

柳若瑄立刻仰起頭,一臉激動地看著他,「公子,你說真的嗎?你真的願意為心兒報仇?」

李祖鵬正要回答,房門突然被急促敲響。

「堂主, 白月光佛系日常 ,這是全部比賽過程,請您過目。」

李祖鵬雙目一亮,連忙揮手讓弟子把照影符籙送進來。

也顧不得柳若瑄就在身邊,直接激活符籙觀看起來。 第899章【大吃一驚】逆天的廢材5

當她是豬啊!

沐九兒暗暗白了一眼皇甫辰絕,心中卻又生一計,忙問道:「丹藥是用鼎爐來練嗎?」

「自然。」

「多久才能夠練出丹藥來?」

皇甫辰絕詫異沐九兒的問題,卻知無不言,沉吟了會兒說:「每個丹藥都有不同的屬性跟功效,丹藥也分九品,高級丹藥除了耗費大量的稀有花草,還有極大的失敗率,煉製起來的話,時間極長,需要九九八十一天。若是低等的丹藥也需要七日。」

一顆丹藥需要這麼多的程序跟時間?


如果用高壓鍋跟煤氣煉丹會不會縮短時間?

沐九兒張了張嘴,還是將想說出口的話咽回肚子裡面去,這裡是異世大陸,別說高壓鍋跟煤氣極其費工夫,將這些原理跟皇甫辰絕講,有可能會是雞同鴨講,還是等出了這幻境之後在自己尋找材料試驗一下再告訴他。

有了這個奮鬥目標,沐九兒比之前更加的勤奮,勤修苦練的結果就是自身的鬥氣以難以置信的速度飆升。

接下來的日子無疑是枯燥的,打坐,練習召喚術,吐納以及提升鬥氣階級。

反倒是皇甫辰絕悠閑了下來。


除卻每日吸收靈氣,提升鬥氣的時候,大多數時間都浪費在喝酒,出去打魔獸,回來烹制食物這種瑣碎的事情上面。

時光彈指過去,轉瞬就已經過去兩個月,距離離開的時間縮短,讓沐九兒興奮的同時又有些可惜,這地方靈氣充足,是修習的好地方。

沐九兒的等級卡在宗師級別。

在東大陸,宗師級別的斗師極其難得,但他們處於異大陸自然要提高自己的鬥氣階級,這樣才可以跟凌風那個偏執又強大的對手抗衡。

如果出了這幻境,下次面對的可不單單是那些成群結隊的變異火麒麟。


也不知道外面打算守株待兔的凌風又會出什麼殺招。

日夜更替,轉眼又是幾日過去。

沐九兒為自己無法突破斗皇而苦惱,「眼看著就要步入斗皇階段,卻遇到瓶頸,卡在宗師九階可真難受!」

她嘗試了許多半天,但是無法突破斗皇,眼瞅著日子一天一天的過去,著實讓她快要嘔出一口血來。

是不是因為她的天賦跟內力,她鬥氣提升的太快,所以老天爺在關鍵時刻給她開了個玩笑?

雖然宗師跟斗皇就差一個等級,但是鬥力卻差的不是一點一點啊!

皇甫辰絕看著越發急躁的沐九兒搖頭一笑,正打算激勵她,卻聽到一個蒼老的聲音乍然出現:「丫頭,路要一步一步的走,飯要一口一口的吃,有我這個傻徒弟幫你作弊,你還不知足?可知單憑以你的力量升級到鬥武已經勉強。」

「誰?」沐九兒立即警覺起來。

這裡不是環境嗎?這個突然而至的聲音又算怎麼回事兒?

「師傅?」

皇甫辰絕收斂剛剛散漫慵懶的笑容,立馬肅然起來,抬頭環顧左右,這地方茫茫的赤地跟那些怪石嶙峋的黑石頭,別說人影,鬼影都瞧不見。 在李祖鵬心中,柳若瑄遲早是要成為藥引的,如今是他的禁臠玩物,將來也與死人無異。

柳若瑄乖巧地依偎在李祖鵬懷中,看著他激活照影符籙,觀看比賽。

然而,虛空影像中,那白衣少女的身影一出現,柳若瑄就猛地坐直了身體,神情慢慢成震驚變成了咬牙切齒的怨毒。

竟然是君慕顏那賤人!

事實上,柳若瑄已經很久沒有與君慕顏打過交道了。

但一想起當初就是她害自己在搖光分院出醜,最終被丟入糞池,甚至被人毒殺,她就恨之入骨。

呵呵,君慕顏和葉良辰,還有搖光分院的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而此時,李祖鵬卻根本顧不得柳若瑄的神色變化。

他的目光一瞬不瞬盯著影像中慕顏手中的琴,眼中慢慢的都是灼熱和貪婪。

到後來,慕顏七劍合一,大敗雄霸隊,又用天魔琴奏樂讓他們陷入噩夢。


李祖鵬更是激動地身體都忍不住顫抖起來。

那把琴是神器,沒錯,一定是世間罕見的神器。

甚至……甚至還可能是天神器。

若是他能奪過來,再加上天運之子……一想到這些,李祖鵬幾乎無法控制住自己奔騰的血液。

突然,李祖鵬感覺懷中的女人劇烈顫抖起來,還帶著嗚嗚咽咽的哭聲。

李祖鵬如今還貪戀著柳若瑄的肉體,所以難得放柔了幾分聲音,「心兒,怎麼了?」

柳若瑄抖著手,指著影像中的君慕顏,哭泣道:「公子,害奴家的就是這個女人。嗚嗚嗚,公子,你可一定要為奴家做主啊!」

李祖鵬眼光閃了閃,隨後將人一把摟入懷中,「呵呵,心兒放心吧,我一定會替你報仇的。」

柳若瑄哽咽道:「這個君慕顏最是狡猾,而且背後還有如雲瀟公子那般厲害的人撐腰。公子你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洛雲瀟?」聽到這個名字,李祖鵬神色變了變。

修真大陸第一劍客,那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惹的。

柳若瑄連忙道:「雲瀟公子與那君慕顏也不過是萍水相識……想必若是知道了這女人的真面目,看清她是如何惡毒下作,定然也不會很護著她了。」

李祖鵬微微眯了眯眼。

所以,要除掉這個君慕顏,奪走她手上的琴,首先必須要讓她身敗名裂。

===

第三輪比賽結束,進入半決賽的總共有四支隊伍鳳天王者、星辰天樞、鳳天奇幻,和淘汰了雄霸隊的星辰逍遙。

至此,君慕顏、逍遙門和搖光分院聲名遠揚,在這瓊林會中可以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而玄海大師的那個實力預測榜,如今已經成了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長樂宮中喧鬧紛紛,如果說前幾日他們議論的還都是鳳天王者和星辰天樞,那如今,幾乎每個人的口中都離不開逍遙隊和君慕顏。

「我去,你們滄藍界的人都沒聽說過君慕顏的名號嗎?居然還以為她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輔助,哈哈哈,簡直笑死人了。」 「我一開始看到君慕顏這個名字的時候,還以為是同名同姓呢……沒想到真的是這尊大神?」

「啥?難道君慕顏在你們青雲界很出名嗎?」

「何止是出名,簡直是聞風喪膽好嘛!君慕顏一開始可是從最低等的閔綠界出來的,她剛出現一個月,就直接把閔綠界最大的世家寧家滿門都給屠了。這就算了,畢竟閔綠界都是弱雞嘛!可咱們青雲界的宗門選拔你知道吧?那君慕顏也參加了上一屆宗門選拔,結果……」

「結果怎麼樣?難道是在裡頭大殺四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