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白同黑刀相互輝映,將殺王周身掌控空間的陰暗都給耀亮,四周浮動著的氣息凝滯,只有著三人的玄氣彼此作用。

殺王一直淡漠的面容,終於露出了真切的暴怒之色:「即便你們能夠開的我空間封鎖又如何?如此手段就想傷我,莫不是太異想天開了!」

他仰頭怒吼,在吼聲之下,他周身突然快速涌動出一團黑霧來,然後轟然爆炸。

轟!

地面顫慄,勁風炸起,李慕白和蒙無敵的攻擊沒等著打在殺王的身上,便是瞬間被他震飛而出,兩人齊齊悶.哼,跌飛而出,身在半空也是借力玄氣,退出百步距離。

至於兩人的玄氣,卻根本連半點作用都沒發揮出來。


兩人抬頭看去,待得看到殺王的身上時,面上都是隱晦的露出了一抹驚懼。

平原之間,寒風乍起。

殺王站在原地,披頭散髮,黑衫無風自舞,他的面具已經自動脫落而下,低垂著頭顱,難以看清楚他此時的面貌。

但他身上泄露而出的驚人之意卻是實實在在的。

殺意……

一股濃厚到形成實質的殺意在流轉著,殺意包裹著殺王,囊括在他周身三十步的範圍,範圍之間,看著陰冷之意不斷鑽入地面之中,將本來滿布草地的地面都已經染上了一片暗沉色,青草剿碎,連稍大點的石塊都是化為齏粉。

尚且沒有被籠罩在殺意的範圍之中,幾人依舊能夠清楚的感受到其中的恐怖。

「這才是殺王真正的實力嗎……」在千酒杯包裹中的方陽,快速地恢復著自己的創傷,可一時半會也是難以恢復全部的戰力,只能焦急地看著。

現在感受到殺王身上散發而出的殺意,方陽只覺得全身都是一陣冷寒。

影影綽綽中, 退伍兵的司機生涯 ,虛影直立在天地之間,入的蒼穹上,殺意的源頭就是此物。

法相!

是殺王的殺戮法相!

方陽大驚,神魂掃視在上,才能知曉這法相的恐怖。

其中帶有著的是最為原始的衝動虐殺之意,單單是被這法相看上一般,便覺得周身血氣浮動,似是將身軀都要炸碎。

龍榜前五的法相!

「喝!」

遠處,李慕白和蒙無敵見得殺王的法相浮現而出,也是不敢怠慢,齊齊怒喝一聲,周身玄氣流轉,蜂擁而出,在他們兩人的身上也是催動出了自己的法相。

方陽也是第一次看到兩人的法相。

李慕白嗜酒如命,自身法相自然同酒有關,只見的他周身懸浮而出的法相,乃是一個巨大酒葫蘆,法相浮現酒香四溢,在這法相的加持之下,李慕白的面色也是愈發困頓,似是酒醉之人,隨時都有可能倒地而睡,可若仔細感受而去的話,卻能感受到李慕白從身體之中涌動而出的狂猛玄氣,如同江河流轉,加持自身。

一旁的蒙無敵的法相乃是站在戰車上面的披甲男子,看不清面相,但周身金甲披掛,氣勢一往無前。

兩人法相一出,包裹身軀,也是稍稍阻遏了一番殺意向著兩人身上的侵襲。

殺王站在兩人的法相之中,即便是在兩股法相之力的包裹下,他的殺意虛影依舊是昂然直立,比的李慕白兩人的法相都要高大許多,也厚實許多,實力之間的差距還是頗為明顯。

「呼……嗤……呼……嗤……」

平寂的荒原上,傳出怪異的呼吸聲。

殺王的胸腔起伏,一呼一吸之間都是帶動著天地間的玄氣向著他的口鼻中而去,在如此靜寂之下,似是蘊藏著什麼莫大的風暴一般,一經爆發,必然會將此地完全剿滅!

蒙無敵和李慕白對視一眼,不敢給殺王蓄力的時間,兩人齊齊爆喝,直接衝上。

頭頂上,酒葫蘆酒水潑灑,醇香四溢。

李慕白深吸一口,將流竄而出的酒水盡皆吸納,不過表面看似是酒水,實則是最為精純的玄氣之力,玄氣入體,李慕白的周身已經隱隱浮現出了一抹白光,他雙目似閉似睜,腳踏瑣碎步伐,看似沒有半點規律可循,但偏偏身形飄渺速度奇快,如同焚火步一般,身形一消一現,已然接近了殺王的面前。

蒙無敵怒嘯出聲,身後金甲將軍虛影右臂一揮,戰車烈馬奔騰而起,浩浩蕩蕩,他分明是一人衝殺,但氣勢有若千軍萬馬一般,一人攜帶著千萬人之力,所過之處馬踏草原,狼藉一片。

此兩人,爆發出來的實力都已然是在龍榜前二十的行列之中!


如是他們面對著的是八大邪魔中的任意一個,哪怕是實力最強的大阿修羅,單憑此時爆發出來的力量也必然有著一拼之力。

但可惜的是,他們兩人面對著的乃是殺王,龍榜第五的殺王鐵生!

在兩人玄氣撲面,氣勢衝撞而來時。

低垂著頭顱的殺王總算豁然抬頭,方陽只覺得一股黑色的波紋瞬間擴散而開。平寂的荒原上,狂風大作,呼呼的烈風捲動,風沙瀰漫。

整個天地間都是籠罩著了一層黑沙,而在如此的景色之下,三人的法相也是突的撞在了一起。

李慕白藉助酒力一拳揮出,勁氣衝撞,覆蓋殺王。蒙無敵單臂如刀,一刀斬下,身後的萬千虛影同時斬刀劈砍,盡皆渡入到蒙無敵的黑刀這種,這一招乃是千萬人的合力施展。

面對左右兩面的夾擊,殺王也是驀然出手,身軀微沉,左右拳勁也是向著兩道攻擊上抵擋而去,身後的殺意虛影同他的動作一般,只是拳勁之間,陰冷殺意瀰漫,未曾接觸,便撕裂空間。

轟隆!

平原上,炸雷響徹。

如此震蕩有若山巒崩塌,在三人的法相接觸的剎那,各自的玄氣便是以最猛烈的勢頭轟擊而去。

酒白、殺影和金甲接觸到在一起,亂戰開啟。

第一擊三方平分秋色,而緊隨其後,攻擊接連而出。李慕白身形飄忽,雙拳舞動,他的身形詭秘,但拳勁卻是實實在在的,每一拳都似帶有著轟碎山石之力,剛猛無鑄的力量下,殺意虛影都被打的一陣顫慄。而蒙無敵的手刀就是顯得直來直去的多,雖是缺少變化,但每一刀都是千萬虛影的融合,一刀斬殺,一刀斷流,一刀開天闢地!

殺王以一己之力面對兩人,絲毫不落下風。

他的反擊平平,實則舉手投足之間都是殺意擴散,殺王本身的殺意,乃是比的自身玄氣更強的存在,雖說不見任何震蕩,可在潛移默化之間,也是影響到兩人的身上。

三人交手,地面撕裂,道道的深坑浮現,天空捲動貫穿,厚重的雲層沉甸甸的似是馬上就要直壓下來。

勁氣過處,儘是巨大的深坑狼藉,此地平原塌陷無數。

在千酒杯中的方陽快速運轉自身玄氣,恢復著身上的創傷,在純陽玄氣和千酒杯的酒氣加持下,他的傷口癒合,神魂平復,戰力也是逐漸恢復。


終於,在三人交戰達到白熱化的地步時,方陽的身軀一松,嗖的直接從千酒杯中竄了出來。

痊癒了!

… 方陽戰力恢復,便是不再逗留,九宮劍浮現而出,便要加入到戰局之中。

可還沒等他有任何的作為呢,便看的遠處的荒原上,殺意虛影突然雙臂一振,殺王怒吼之聲響徹;「殺!!」

一字出,天地震蕩。


方陽只覺一股狂暴的殺意如狂風般迎面而來,險些將他給吞噬,這一吼之下,他的形神顫慄,幾乎都有著血肉剝離之感。喉嚨間更是已經瀰漫開一股血腥味。至於交戰的中央,土石紛紛炸起,如此的景象足足蔓延出是五里的範圍,五里之內,厚實的地面都是碎成一塊塊巨石,橫七豎八的矗立著,地平線下降了丈余。

李慕白和蒙無敵兩人的身形直接被震飛而出。

人在半空,頭頂上的虛影一陣顫慄,兩人也都是齊齊口吐鮮血,全身上下,血線密布。

「李叔!」

方陽面色微變,顧不得其他,連忙沖了上去。

李慕白和蒙無敵跌落在地,掙扎爬起,看他們兩人的面色便知曉著此時的狀態極差。他們的面色不光是蒼白,更是隱隱帶著一團黑霧,黑霧中又透著殷虹之光,血氣澎湃,身軀顫動。

「是殺意入體!」

方陽知曉情況的危機,沒有多言,純陽玄氣一轉,一手抓在一人的手腕上,渡入到他們的身體之內。

純陽玄氣至剛至陽,專門克制陰邪。

在純陽玄氣的映照之下,兩人的身軀同時散發這柔柔的白光,純陽玄氣順著經脈流淌在兩人的四肢百骸內,所過之處,也是將陰冷的殺意快去逼出。

一個周天後,兩人的胸腹齊齊一縮,一口噴出一股鮮血來。

噗。

幽黑色的鮮血落地,快速浸染地面,殺意入的土石之間,當即使得那塊土石分變得如沙石,強風掃過,便是化為沙粒分解開來。

方陽看的心頭一震,這殺意入體竟然有如此的危害。

「我們沒事了……」李慕白開口道,他感激地看了一眼方陽。

多虧方陽及時出手,幫助他們祛除了體內的殺意,否則殺意在身體內逗留的時間越久,越會損傷他們的血肉神魂,也變得越頑固,後面想要清除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他動真格了,殺戮真意不好對付。」蒙無敵沉聲道。

兩人再次掙扎站起,凝神看到了殺王的身上。

此時的殺王,周身殺意流轉不休,龐大的虛影矗立在天地之間,宛若降世修羅,殺意帶有極強的感染性,所過之處土地、山石、草木都是化為烏有,即便是李慕白兩人這層次的武者,都抵擋不住他殺意的侵襲,如果換做普通武者的話,恐怕被殺意如果沾染到一點,就難逃死路了。

李慕白和蒙無敵的雙目中也是透出一抹低沉。

即便是接受了刀邪的磨礪,讓他們兩人有了能夠破開殺王空間之力,並同他一戰的資本,但面對著法相全開,殺戮真意在體的殺王,依舊沒有任何辦法。

同龍榜前五的實力差距,可不是靠著短時間的磨礪,就能夠彌補過來的。

方陽扭頭看了一眼,只見的陰陽留仙殿上已經慢慢升起了黑白二色的柔光,光芒覆蓋,將整個宮殿都籠罩在了其中。

「陰陽大陣已經開啟!藉助著陰陽留仙殿內的氣息,應該能夠到擋住殺王的攻擊!我們回去!」方陽開口道。

李慕白和蒙無敵沉著點頭,也是齊齊應下。

他們兩人已經受到了重傷,自身實力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先前鼎盛的時期,都不是殺王的對手,更何況現在,在此處繼續存留,非但不會有任何的幫助,反而有性命危險。

白白送命可是沒有絲毫意義。

「我們走!」李慕白說道。

三人轉身,便是向著陰陽留仙殿內而去。

只要進的宮殿,有陰陽大陣的庇護,殺王的殺戮真意,一時半會也不會如何。

「想走?問過我了嗎!」遠處的殺王看到三人的動作,怒聲咆哮。

他聲音震蕩,化為狂暴音波,一路覆蓋而來,所過之處,地面上的土石層層炸裂,與此同時,他頭頂上的虛影雙臂一揮,兩道黑色的利芒嗡嗡斬出。

嗖!

破空之聲極其刺耳,黑芒中蘊含.著恐怖的殺戮真意,降臨而下。

方陽三人面色大變。

「不要停下,繼續走!」李慕白怒吼,他腳步不停,身上懸浮而出的酒葫蘆再次傾斜出一股酒氣。李慕白深吸一口氣,將酒氣之後,身上白光大亮,一個扭身雙拳驀然一揮。

拳勁破空,白光璀璨,也是直迎而上。

轟!

白色拳勁同一道黑芒接觸,剎那間被撕成粉碎,李慕白的身形一顫,連忙運轉殘存的法相之力護住周身。可即便如此,黑芒波及,強勁穿胸,他身軀一頓,便是轟的被撞飛而出,無數黑芒殺意入體,他的面頰上都浮現出一抹黑色,一大口黑血又是噴了出來。

方陽大驚,雷光翼一展,直接將李慕白給抓了起來,頭也不回地飛離而出。

而另外一道黑芒也是緊隨不停,蒙無敵一咬牙,掌心一番手中取出了一柄小巧的玉刀。玉刀明翠,是個玉制的飾品,上面散發著蒙蒙的青光。

「老不死的,希望你留下的這玩意能有點作用!」他本是極其不情願動用那人留下的東西,但危機關頭也顧不得什麼了。

念叨一句后,他右手一攥,自身玄氣渡入到其中,隨即將手中的玉刀一丟。

玉刀離手,快速變大,本來先前還是手指大小的工藝品,可眨眼的功夫,也是已經化作了巨刀之形,對準著那道黑芒上面重重斬下。

刀罡浮動,黑芒接觸,兩者一觸便是瞬間爆裂。

在玄氣的波及炸裂之下,天地間霎時無光,接著便看到兩者接觸的位置,空間陡然被削去了一塊,無數氣息瞬間涌流而入,填補坑洞,產生巨大的勁風。

蒙無敵面色微呆,隨即也是冷哼一聲:「算你的東西還有點作用。」

勉強阻撓了一下殺王的兩道殺戮攻擊,三人的身形也是已經竄出一半,接近到了陰陽留仙殿的位置了。

殺王見狀,滿面暴怒。

「將我的殺戮真體逼出來,怎麼能這麼簡單的讓你們逃掉!」

他聲音滾滾化雷,隨即右腳踏前一步,在地面上重重一踩。身後虛影有樣學樣,在虛影的腳步踏在地面上時,瞬間炸起了一連串的土石,一道殺意在土石之間飛快的竄動,所過之處,地面撕裂,留下了一整條深淵裂痕。

殺意黑芒在土石之間飛竄的速度奇快,本來三人距離殺王已經有了十多里之地,可只聽得轟鳴之聲響徹,殺意黑芒已經轉瞬近身三人的身後。

躲不開!

方陽的面色一沉,將手中重創昏迷的李慕白交給蒙無敵,怒喝道:「我來擋!」

蒙無敵本要拚死,可沒想到方陽已經將李慕白強塞到他的手中,想要阻撓已經來不及了。

方陽橫身一站,九宮劍在手,面對著破地黑芒不閃不避,心思一沉,凝神手中長劍之上。

「方陽,不能擋,快躲開!」蒙無敵面色大變道。

殺王的殺戮黑芒有多強,他可是親身體會過的,先前即便擁有著法相護體的李慕白都受到了如此重的傷勢,至於方陽比的李慕白的實力還有著一些不小的差距,此時連法相都沒催動出來的他,怎麼可能擋的住這黑芒!

一旦被黑芒入體,方陽可未必能夠在殺戮真意下存活。

只是他有心想要將方陽拉回,自身實在也是受到了不輕的創傷,氣力大減,哪裡有餘力衝上。


便在此時,那黑芒已經轟隆頗地而出,漆黑的流光覆蓋眼前,瞬間將方陽給吞噬到了其中。

方陽閉著的雙目圓睜,手中的九宮劍上流光運轉,在這一刻方陽腦海之中自身所習練著的劍招走馬觀花浮現一遍,隨即斬出了兩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