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說那些溫暖的語言,是人們口裡綻放出來的最美麗的花朵。

也是世人華貴的外衣,美好聲譽的之中最為精緻的羽毛。

字字句句都可以直通彼此的心靈。 這突如其來的意外,只能看見鮮血不斷的順著左左的手臂一直往下流淌。

一滴又一滴,實在是讓人忍不住,有些害怕。

那個劫匪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這居然真的把人家給划傷了!

興許是第一次,還有幾分惶恐,連忙跟著吞了吞口水,”這個包我不要了,你們也別怪我,是他自己要衝上來送死的!」

說著,又快步的跑開了這案發現場。

現場遺留的兩個人,一個手臂上劃了一道長長的口子,一個又緊張不已。

李茉莉扶住左左的身子,又關切的詢問道:「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我現在就帶你去醫院吧?」

聽聞此言,左左卻沒來由的輕笑一聲,又跟著搖手白頭,”沒事,這就多大點傷啊,小時候我貪玩,弄的傷可比這個要大的多了,不照樣挺過去了嗎?」

主要還是怕他老爹知道,到時候又免不了一陣的責罵,這可是左左最害怕見到的事情。

然而李茉莉可不是這麼好敷衍的,眼看著這如同刀口一樣長的,刀上哪裡能夠這麼輕率地解決的?

「不行,這一次你是因為我而受傷,我怎麼說也要負責到底,我帶你去醫院吧!」

說著也不管左同不同意,直接拉著他,又跟著打了個車,就朝著醫院那邊過去。

等到一會兒工夫之後,左左包紮完畢,簡單的清理了一下傷口,倒也覺得沒什麼大礙。

而此刻,喬語二人雖然得知左左受傷的消息略帶焦急,不過這可是給他培養感情的好機會。

如今右右的事情已經有了結論,還有一個兒子,總不能作為家裡唯一的單身狗吧?

「你說說這李茉莉,我越看越歡喜,為人正直而且鼓勵精怪,和佐倒是頗為合適。」

喬語一隻手挽著男人的胳膊,說得那叫一個眉開眼笑,簡直就是把人家認定成了自己未來的兒媳婦。

梁景銳聽到她這麼一番說辭,卻沒來由的淺笑了一聲,跟著又配合的點了點頭,”對對,找一個像你一樣的兒媳婦,你這心裡可真是高興壞了!」

兩個人在互相調侃著,卻突然聽到門外傳來了一陣動靜。

喬語倒是積極,忙不停的就沖了上去,可是一開門,卻發現只有包著紗布的左左,不免有幾分失望,”李茉莉去哪裡了?他沒有跟著你一起回來嗎?」

……

左左有那麼一瞬間聽到這一番話,真的懷疑對方是不是自己的親媽,

不先關心他的情況如何,反倒是去關心人家一個陌生人,儘管她有恩也不至於如此吧?

隨即,這才又跟著擺了擺手,多了幾分無趣,”人家當然是看到我沒事,所以就自己先離開了,總不能一直跟我耗著吧,人家又不是什麼閑散之人,有正兒八經的工作的。」

當時在醫院裡,兩個人本來聊的還算開心,只是因為工作的原因,所以李茉莉才提前離開。

不過二人本就是萍水相逢,也沒有必要去多加交涉。

喬語卻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這才將注意力放到了左左的手上,”你這手沒事吧?」

「媽,你這關心來得是不是有些太敷衍了?”左左有那麼一種想要撒謊,說自己這條胳膊怕是廢了,以後都不能動彈的衝動。

也讓自家老媽對自己多關心一點,感情這對一個外人,都要比對他親兒子要好幾分。

休息了一天之後,等到第二天,左左還是一如既往的去公司上班。

可就在這個時候,剛路過走廊的一個空曠之處,卻聽到了一陣不尋常的聲音。

「經理,您這是幹什麼呀?我馬上就要上班了!」

這個聲音頗為熟悉,但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卻無形中夾雜著幾分恐懼。

佐佐本來不打算多管閑事,剛想要一走了之,卻沒有想到那經理突然口出狂言,”上什麼班呀?只要有我在,你還需要上班嗎?」

……

這不就是赤裸裸的耍流氓啊,敢情這經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左左糾結了片刻之後,還是沒有忍住自己那顆多管閑事的心,興許是打娘胎里就遺傳下來的,這才跟著走到了走到那裡。

去看那個經理真的是不要臉,伸出一隻手,居然已經抓到了女人的肩膀,而且還對對方愈加猥瑣至極。

左左忍不住皺起了眉頭,突然呵斥一聲,”經理呀,有人找您!」

這一陣高昂的聲音還夾雜著幾分憤怒,聽的經理卻是一陣蒙圈。 但是他就沒有見過,或者和她有過那種語言上的華麗的交流。

而且人們都說,幸福是會讓人樂此不疲的,或者是任何感興趣的事情和物品。

那簡直就會是和吸食毒品上了癮一樣的狀況。

也像是溺水的人抓住那根救命的稻草時候的急切和用力。

對他來說,又並不是因為快樂或者感到幸福才會這樣。

他一向都沒有那方面的預感。

生活中也從來都等不來那樣的預報。

而是一個很簡單的原因。

就是由於心裏面的不甘心和不情願而已。

可能在別人的眼裡,那樣的心意就只是像一隻怪獸。雖然爬行的很快,但是人們還都不知道他的準確意圖。

那樣就會非常危險。

所以對他就只會有冷淡和疏遠。

眼下這樣的成功來得如此的不真實。

他突然就感覺自己是回到了過去。

因為,那些相對應的念頭都是在過去產生的。只是一直在心裏面壓抑了很久很久。

現在突然回憶起來就會達到這樣穿越回去的效果。

而且很重要的是一個很重要的事實就是,那根本還不用自己走神太久,也還不用冷靜地思想和考慮什麼。

它就那樣順理成章地出現了,發生了。

像是濃縮在生物鐘裡面,有著固定節律的和自己血脈相連的存在。

還是每天都好像是報到一樣的喚醒自己。

那樣在每天的日子裡,自己好像都是在不停的念頭當中切換過來切換過去。

生活對於他來說,就是由這樣不停起伏的念頭連續形成的。而不是正常意義上的行動和享受的間隙裡面,一張一弛那樣而造就的。

而且非要是等到自己筋疲力盡接近于思想潰散的時候,那些念頭才會暫時消停一會兒。

也還算是給了他一些喘息的機會。

他才可以抓住那樣的時刻,儘快地一下子就可以恢復過來那種。

那樣也是一個狂暴的瞬間。充斥其間的就是完全的迷離。

以至於他說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生活在過去,還是生活在現在。甚至有可能也還會是存在於未來。

因為,那往往都可以追溯到從過去衍生出來的某一個或者幾個念頭。

更加說不清楚的是,是要在一個特定的別人面前才能把握得住它,還是依舊只能蜷縮於自己的幻想當中默默地數數。

只有憑藉著那樣的念頭,像是一隻只神秘的飛行器。

他才會覺得自己是隨時都可以跨越過去,現在和未來。

那樣的一種神奇的存在。

但在另外一方面,他卻是如此的擔憂。

害怕自己會對某樣事物或者某個人產生依賴。

不管要怎麼樣區分和訴說,依賴總會是過度的。

因為,他的成長過程已經證明了,那種種的依賴,到了最後都會成為自己完全不能夠依靠得到的泡影。

或者即使依靠到了,也會是無法靠得住更加脆弱的存在。

所以他寧願不要依賴。

乾脆就認為那樣的依賴,對自己就是意味著一種迷夢而已。

那種徹底的失去自我,或者叫做自我的徹底迷失。

他所依賴和迷戀不已的事物,最終會讓他忘記了真正的自己。

他怕那樣就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不過再怎麼反覆的質疑自己,眼下這一幕,卻真還是實實在在的呢。

自己那麼簡單的計謀,怎麼一下子就能夠得逞了呢?

儘管還有些心存疑竇,但他也沒有再多想下去。

事實上是,也沒有能夠享受到成功的快感更多一會兒。

那順利的進程就很快給打住了。

因為他在短暫的興奮之下,說出來的話就是有些得意忘形的味道,從而再次討人厭煩了。

「哦,原來你真的是愛我的。謝天謝地,那我現在總算是知道了。」

「而且也還要好好謝謝你哦。其實我也是很愛你的。」

他儘管態度還是誠懇,嘴裡卻沒有很美麗的語句釋放出來。

說出口的就是那樣一些不知所謂的停留在表面上的糾纏。 隨即,只看著經理雙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這才有鄙夷的看了對方一眼。

多幾分小小的疑惑,”你剛才說什麼人找我?」

現在都還沒有到上班的時間,怎麼可能會有人去找他?

一想到這一方面,又忍不住狐疑的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左左,”你小子不會是糊弄我吧?」

聞言,左左微微聳了聳肩膀,又多了幾分小小的糾結,”哎呀,我都忘記了,這是昨天的事情了,真是不好意思啊!」

這番話顯然是把對方當猴耍,心裡那叫一個氣不打一出來。

剛才好不容易就能夠摸到對方的臉蛋了,如今錯過了這麼大好的機會,怎麼能夠開心?

「我說你這腦子,之前跟我抬杠的時候不是很精明嗎?這一次腦子糊塗了嗎?」

經理這心情不好,但人就嘛,也算得上是有幾分分量。

畢竟只是個新進的員工,他也不必再多加客氣,給點面子。

左左卻百無聊賴的聳了聳肩膀,多了幾分委屈之色,這才又跟著好奇的詢問道:「經理,是不是因為我打擾到您的好事,所以你才對我這麼生氣?」

兩個男人贊你一句,我一句經歷被懟的啞口無言,這才突然說道:「茉莉,你說我剛才對你怎麼樣?」

說著,又忍不住多看了女人兩眼,這言語之中,分明就帶著幾分小小的威脅。

李茉莉微微一愣,轉頭看去,清晰貌美的面孔,卻直接將左左驚艷了一把,”怎麼會是你呀?」

左左這是做夢都沒有想到,居然會在這種地方和她相遇,而且還是如此的情況。

這一點,顯然也是出乎李茉莉的意料之外,跟著多了幾分驚喜,”梁左,你不會也在這家公司上班吧?」

聽聞此言,左左點了點頭,”我們可真是太巧了吧,看來這就是天上註定的緣分呢!」

兩個人在互相交流之間儼然是吧,還在生氣的經歷給拋之腦後,這讓他情何以堪,不過他做夢也沒有想到,這調戲個美女。

雖然也是剛進公司不久,可是兩個人居然是熟人,這下喜歡的和不喜歡的湊到一塊兒,讓他該怎麼辦呢?

「原來你們兩個認識啊,你們是什麼關係?”經理想到剛才做作那麼激動的態度,也忍不住跟著多了幾分好奇。

聞言,左左看了一眼李茉莉,這才又跟著說道:「他是我的表妹,而且已經有了男朋友,經理你就不要再吃天鵝肉了,畢竟她男朋友可是很厲害的!」

做直言不諱,雖然可能會影響到李茉莉的清白,但是這樣也算得上是一勞永逸。

總比這個色眯眯,又脾氣不怎麼好的經理,沒事再三過來騷擾她要強!

李茉莉微微一愣,這才也跟著點了點頭:「經理,現在都已經要上班了,您剛才好像還沒打卡呢,我這反正是提前打了!」

實際上,經理打不打卡都沒關係,反正有上面的人幫忙修改。

不過這明顯是在給他一個台階下,經理狠狠的看了他們一眼,心中儘管不爽,可是也總不能留在自己這裡繼續丟臉呀!

隨即,這才握拳輕咳了一聲,跟著點了點頭,”剛才多有誤會,你們不要放在心上,我就先去打卡了,你們兩個先聊著,千萬不要耽誤了上班的時間!」

說著,這連忙跨著步子直接落荒而逃,看起來又平添了幾分滑稽,讓人忍不住多了一些厭惡。

「長得還算得上是人模人樣的,沒想到也是個人面獸心的傢伙,真是個敗類!」

左左實在是控制不住心中的那一股洪荒之力。

見過的斯文敗類太多,可是像經理這麼大膽又直接的,還真的是少之又少。

物以稀為貴,那他還真是個極品啊!

李茉莉看了一眼面前的做作,卻突然微微勾唇一笑,”呵呵,真是謝謝你了,我的表哥!」

這突如其來的調侃,倒是讓左左有些不好意思。

又連忙跟著害羞的抓了抓頭,”真是不好意思,剛才也只是情急之下,否則經理這麼較真的人,這一次沒有成功,想必還有下一次的,必須讓他死心才行。」

李茉莉微微勾唇一笑,眼眸之中皆是滿含星辰,笑的實在甜蜜和愛,讓左左一時間都看得慌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