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怪陳明一直監視着他。

搞得他現在這麼難堪。

陳明沒有說話。

此時的他無比憔悴。

就這麼放任周魚帶着幾十萬資金跑路。

他現在已經沒空在糾結煤油燈了。

因為。

他動用全力的圍剿戰。

徹徹底底的失敗了。

甚至敗的一塌糊塗!

陳明身前有兩張紙。

一張是上個月蘇省的營收報告——18億。

一張是這個月蘇省的營收報告——30萬。

就是這麼的慘不忍睹!

他已經絕望了!

蘇省。

是煤油巨頭幾百年來。

第一個被「攻陷」的地區。

陳明甚至都害怕將這份營收傳回總公司。

難過的坐了一晚上。

陳明還是灰溜溜的帶人逃離了蘇省。

至此。

通天電氣第一階段的大征伐計劃完美完成。 「慕容,你真的想好了要留在這裏?你難道就不好奇你的慕容身份,不想回去?」吳達看着慕容的樣子,不像是開玩笑,不由的再次問道。

「請叫我大憨,」

噗嗤~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慕容一本正經的對着吳達說,請叫我大憨,蘇葉莫名的就被戳到了笑點了。「還有既然你都說了我身為慕容的時候沒有妻子兒女,在這裏有我的妻子和女兒,我幹嘛要離開。」慕容對着吳達很是認真的說道。

只是那眼中看他時的陌生,還是讓吳達心中不由的一揪。

昔日的朋友竟然一副看陌生人的眼神看着他,而且竟然連自己的名字都不要了,還讓他叫他大憨,好難受啊有木有。

「可是那裏還有你的家人,還有你需要肩負着的責任和你需要完成的使命啊。」吳達還是不死心的說道。

蘇葉聽到不由的眼神一亮,對啊,她怎麼忘了以慕容的身份為理由啊,按照吳達這麼說,看來這慕容身上還有責任在的,這樣為了身上的責任,那慕容還是得回去的。

「我覺得吳達說的不錯,要不你再考慮考慮?就算你失憶了,可是吳達可以告訴你一切的。」蘇葉說道。

「小葉子說的沒錯,我可以告訴你一切的,到時候你在做決定好不好。」吳達點了點頭說道。

「就算你告訴了我的一切,我還是同一句話,蘇葉和妞妞就是我的責任,照顧好他們就是我的使命。既然老天讓我忘記了身為慕容的記憶,那就說明老天在安排我完成對他們母女的責任和使命。」

慕容,哦不,大憨說完一臉認真真摯的看着蘇葉的眼睛,那樣子看得蘇葉瞬間都快被撩進去了。

艾瑪,大憨這貨是自帶撩妹功能的嘛,怎麼一個眼神,一句話都能夠讓她無形中的被撩到啊,簡直太要命了好不好。

吳達聽了慕容的話之後,簡直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對於他來說,這樣的慕容簡直就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驚奇得不行。

「可是你要怎麼和你母親交代,我可是聽到有消息傳來,你母親在找你回家,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找到這裏來了。」也好在當初慕容只帶了幾個侍衛跟隨,加上突然被暗伏,那幾個侍衛也全都交代了。

不然恐怕是家中的人早就找到他了。

「你不是我的朋友么,既然是我的朋友,我想對於這種事你應該知道怎麼處理的吧。還有,在我記憶沒恢復之前,我不想被他們所打擾。」大憨笑盈盈的對着吳達說道,眼中滿是你自己看着的神色。

吳達一聽,心中簡直有萬匹***狂奔而過。他這算不算是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

雖然慕容失憶了,可是剛才那氣勢,卻是和他是慕容的時候一樣一樣的,都那麼的傲嬌腹黑。

吳達本想拒絕的,可是想到了慕容現在處於失憶狀態,要是真的被他家中的那位找到了知道這事,指不定的會鬧出什麼么蛾子呢。

想到慕容的那母親也是一個能折騰事的,能對付的也就只有慕容了,但前提是慕容沒有失憶的情況下,看來慕容雖然失憶了,可還是很有先見之明的。

既然如此那他就勉為其難的暫時為他抵擋一下吧。。 於白嘴角微勾:「占骨師,這就不是你考慮的問題了。死不死的,這都是我的權利,不是嗎?」

占骨師終於臉色不好看起來,但也沒說什麼,只是搖搖頭,走了。

宮殿內再次恢復了平靜,於白看著空蕩蕩的宮殿,忽然又想起當時爹爹還在的時候,自己生病,是夢晨在身邊照顧自己的……

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他搖搖頭,擺脫掉煩人的雜念,繼續想藍曦若的解決方案。自己是肯定要救她的,管他什麼徇私枉法呢,如果一個守衛者連自己在乎的人都保護不了,還叫什麼守衛者?

護的了天下,卻護不住心愛的人嗎?他才不會這麼偉大。

……

這些日子,頂層大陸難得的平靜了幾日。沒有人要去討伐藍曦若,也沒有人要預謀殺人之類的,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最開始的狀態。

然而……

當方田錯領著一個女子滿大街逛的時候,人們再次炸開了鍋。

那……那那那個女子……

是……

藍曦若?!

是藍曦若吧?

肯定不可能看錯,這麼多雙眼睛呢!

但是……他們是怎麼……在一起的?一個妖女一個隱世高手中的智者,這怎麼想怎麼不合適啊?

於是,這個消息在一個時辰之內傳的滿世界皆知。

藍曦若正在休息呢,沉月就氣喘吁吁的闖進來:「曦若,曦若,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藍曦若眨眼:「怎麼了?我又沒出去,怎麼會出事?」她翻了個身,面對沉月。

沉月連忙擺手:「我跟你說啊,就在剛剛,大街小巷都在傳聞你和方田錯一起逛街,還手牽手呢!」

「胡說八道!」藍曦若完全不放在心上,翻翻白眼,又翻了個身,背對沉月。

沉月都要急死了,她跺跺腳:「哎呀,是真的,我也看到了!那女子和你長得一模一樣,連氣息都一樣!」

藍曦若一骨碌爬起來:「一模一樣?你確定不是貼了人皮面具了?」

沉月自己也是很著急啊:「絕對沒有,我很認真的觀察過了,所以我才懷疑那根本就是你,但是……我回來之後你這不是躺著呢嗎,我都開始懷疑你是不是和方田錯逛完之後又回來了。」

一聽到沉月這麼說,藍曦若的心就咯噔一下:就是說……真的出大事了?

「曦若曦若啊!」蘇羽澤也著急的跑過來,「哎,你在家裡?那外面那個……」

藍曦若又是臉色一變。

「啊哈哈,藍曦若,你不會真的背叛邪王了吧?我跟你說啊,方田錯那個人不好,你別上當受騙了。」混沌大帝也跑來了。

隨著陸陸續續有人跑進來,藍曦若才終於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就連她親近的朋友都認錯了,更別說是其他人了。

那……

方田錯領著的人到底是誰!

藍曦若有些上火了,直接掀被子出去,就一頭撞進了正風風火火趕過來的夜華傲身上。

「果然你在家裡,幸好沒動手……」夜華傲深吸一口氣。

藍曦若的心沉到了海底。

連夜華傲都能認錯,這次看來真的出大事了。

「我去看看!」藍曦若一甩手,直接扭頭就往大門口的方向走。

夜華傲跟上來,其他人就自覺的退了回去,沒有跟過來。

兩個人迅速的到了街上,就看到了街上的人看著兩人指指點點的,大抵是說他水性楊花之類的。

兩人已經無暇顧及這些了,迅速尋找方田錯的身影。

找了大概有半個時辰,就在一個巷子里找到了。

此時的方田錯正擁著女子,深情而溫柔的吻著。藍曦若看不清她的臉,但是那周身的氣場……怎麼那麼熟悉?

大概是感覺到了有人,方田錯這才放開了懷裡的女子,藍曦若直接愣住——那不就是……她的臉嗎?!

這身段,這氣質,這長相,這穿著……怎麼……完全一樣?!

藍曦若這才明白為什麼所有人都認錯了,她現在都有些懷疑自己是假的了。

「喲,這是誰啊?冒牌貨?」方田錯嘴角勾勾,看著藍曦若笑的燦爛。

藍曦若氣的想要揍人,但還是忍住了。

「這到底是誰?」夜華傲冷聲道。

方田錯沉思半晌:「哎呀呀,這是誰呢?你難道不清楚?這不就是藍曦若嗎?」

藍曦若一巴掌招呼上去:「你別胡說八道。」

方田錯卻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將她一把拉過去,推到了那女子身邊:「你看啊,你們兩個一模一樣,到底誰是真的,誰是假的……誰能說清楚?」

他笑的得意。

「不如,你也跟我走吧,被兩個一模一樣的人伺候……嘖嘖嘖,也是一種享受啊……」說著,他很是陶醉般的閉上眼睛,似乎在回味什麼。

藍曦若被噁心到了,她給了方田錯一腳,這才站到了夜華傲的面前,夜華傲的臉色也是不好起來。

「現在呢,反正你已經在謠言里和我在一起了,剩下的你隨意咯。」方田錯得意洋洋,摟著複製體藍曦若就要走。

藍曦若伸手攔住他們:「你告訴我,她是怎麼弄出來的!」她指著那個和她一模一樣的女子。

方田錯笑的燦爛:「這不就是你嗎,友好一點。」說著,他就繞過了她,徑直走掉了。

回到藍家的藍曦若很是憤怒,她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各位,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龍王也已經回來了,他沉思了半晌,和赤玄對視一眼,很是默契的點點頭:「曦若,如果我和赤玄沒猜錯的話,這應該是一種已經失傳的……巫術。」

一聽到這兩個字,所有人的心裡都是一顫。

巫術……

巫術是一種禁忌的法術,據史料記載,當時的巫術橫行,造成生靈塗炭的慘重場面,若不是有守衛者的幫助,恐怕……這天下早就已經是巫師的天下了。

藍曦若深吸一口氣:「這是巫術能做到的嗎?」

赤玄點點頭:「巫術有一個很出名的術法就是如此,將人複製出一個完全一樣的來。當時是為了作戰方便才發明的。」

藍曦若微微皺眉:「有解決方案嗎?」

雖然說那個只是複製體,但是因為一模一樣的關係,藍曦若總覺得是另外一個自己。方田錯還指不定干出什麼事情來呢,一想起來就噁心的不行。

赤玄考慮了半晌,搖搖頭。

龍王也考慮了半天,忽然開口:「我也不知道可不可行,因為這巫術是以本體的靈魂為基礎創造的,只要能抽取複製體的靈魂出來,這個複製體就算是完蛋了。」

藍曦若對靈魂兩個字表示比較陌生:「方田錯抽取過我的靈魂?」

赤玄搖搖頭:「這個倒是不必,在高等巫術中,血液就可以提取出微量的靈魂。只要量足夠多,就足以支撐整個複製體的行動。」

一聽到大量的血,藍曦若的臉色就變了。

當時被於白抓回去,就是每日每日的被放血。

還有一點,她說怎麼會覺得怪怪的呢。在前不久的打鬥里,不管是羅儀還是方田錯,都只是弄傷她,卻不殺她,估計消耗時間。這是不是……在隱秘的取血?

將所有事情串聯起來,藍曦若覺得後背有些發涼,一種被算計的陰謀感湧上心頭。

「具體的,還需要具體去分析。我們沒有接觸過那個複製體,不知道靈魂有多堅固。你也不必擔心,畢竟也只是複製體。」

赤玄和龍王這樣說道。

然而……藍曦若卻覺得事情可能沒這麼簡單。

「其實,比起這個,更讓我在意的是,會巫術的人是誰。」藍曦若一開口,所有人再次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