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運突然打通了什麼奇怪的開關,辦公室里,他居然比陳煒還要積極用功。

陳煒的認真工作是裝出來的,郝運的認真,那是真的真!

學知識,查資料,郝運埋頭苦幹,把吳愛愛都驚到了!

「喂,你沒事吧?是不是生病了?」

看著對面已經連啃資料兩個小時的郝運,吳愛愛語氣都不自覺帶了一絲擔憂。

「我沒事!」郝運抬頭,眼神迷離道:「我在學習咱們動管局的資料,只有了解了咱們動管局,我才能更好的和領導您並肩作戰!」

「有那麼美的領導願意帶我,我怕我拖領導後退,被踢出隊伍,所以我要刻苦努力!」

吳愛愛臉頰瞬間閃過一絲緋紅,被誇的有些不好意思。

郝運此時已經看書看昏了腦袋,神情恍惚,突然他感覺眼前世界一變,只剩下吳愛愛羞澀的面容!

好美……

……

啪!

郝運打自己一巴掌,把自己強制喚醒,低頭繼續看資料。

心中卻是不由得罵自己,

神經病啊,那一瞬間,我居然會覺得這個母老虎漂亮?

一定是看書看久了,產生了幻覺!

內心想著,卻是忍不住抬頭要再瞅一眼吳愛愛。

只是一抬頭,辦公室里瞬間傳出急促的警報聲,高空懸置的喇叭里傳出段老師的聲音:

「明德大街28號發生爆炸,現場混亂,疑似是轉化者恐怖襲擊,請治安組立刻馬上前往調查!」

吳愛愛瞬間站起身,面色肅穆:「來大案了!」

動管局刑事組的kevin和卞梁最近好像在忙一個別的案子,所以沒有在局裡,段未然便將案子交給了吳愛愛領導的治安小組。

……

來到櫃門前,吳愛愛輸入密碼,打開柜子,只見裡面一排排武器傘排列整齊,其中還有快遞手銬、鑒形手電筒、防毒口罩,以及一些其他生活化武器。

取出兩把傘槍,吳愛愛拋給陳煒郝運二人,自己則是又取出一把傘槍別在身後。

其他各式各樣的武器,吳愛愛一式三份,也都取了出來。

郝運玩弄著黑傘,好奇道:「領導,這個怎麼用啊?」

吳愛愛取出身後別著的黑傘,英姿颯爽演示了一遍,乾淨利落道:「傘柄有扳機,傘頭可以發射麻醉彈,傘面可以當做捕獸網射出,傘骨可以做伸縮棍!」

「實習手冊第五章,武器專講第十七條就是。績效再扣一分!」

郝運忙道:「別別別!」

大姐,我才第一天上班啊,哪能這麼快就把實習手冊全部看完!

郝運心裡叫苦。

早知道就先看實習手冊了,一下午都在書里走馬觀花的尋找動管局的監控手段,結果到現在什麼都記了個大概,又什麼都沒有記住!

……

「走!」

開門,點火,掛檔!

吳愛愛乾脆利落的開動快遞廂車,一個漂移掉頭,猛地加速朝著案發現場趕去!

一路狂飆,沒幾分鐘,二人就趕到了明德大街。

吱!

剎車,吳愛愛取出三個口罩,扔給副駕駛郝運一隻,又通過後座窗戶遞給陳煒一隻。

看著車窗外包裹商場的詭異大霧,郝運戴上口罩,探頭仔細看去,卻發現眼前白茫茫一片,除了商場大門,遠處什麼都看不清!

「這麼大的霧?領導,這裡面不會有什麼怪獸吧!」

明德市哪來的霧,周圍都沒有,就這裡有,肯定是妖怪作祟!

會不會很危險?

郝運心臟一緊,沒忍住,說出的話語都帶了幾分退縮之意,

「領導,要不我在這裡看著車,畢竟咱們的車也很值錢的。」

吳愛愛冷喝道:「下車!」

……

得,認命吧!

郝運無奈下車,和陳煒對視一眼,走在吳愛愛的身後,一人觀察左方,一人觀察右方,警惕的進入了商場。

入眼之處,濃霧愈發濃厚,伸手難辨五指。

陳偉神色一動,一股透明的法力包裹自身,面色有些怪異,

這濃霧……

心裡猜測著濃霧的來源,陳煒只聽得吳愛愛加速往前跑了幾步!

地上有人!

陳煒看去,只見地上躺著一個人。

「沒死。」吳愛愛鬆了一口氣,緩緩道。

還有氣息,只是昏迷過去了。

陳煒眼眸法力涌動,只見眼前迷霧消散,商場一切融入眼帘。

好多人!不止一個,而是幾十個人都昏迷倒在地上!

咦,那不是kevin周,周探長嗎?

陳煒看到一個身穿探員制服的人,正在低頭蹲在案發現場,探查昏迷者的氣息。

正想打招呼,陳煒只聽得耳邊傳來一道風聲。

嗖!

傘面脫離傘骨,從陳煒耳邊擦過,越來越大,直接將遠處的kevin周籠罩進去。

郝運聲音傳來,又驚又喜道:「領導!我把怪獸抓住了!」

太高興了,還以為有什麼危險呢,沒想到自己剛剛手一抖,本能的按下捕獸鍵,居然正好把遠處模糊晃動的影子籠罩住了!

我真是個天才!

郝運昂首挺胸,這一刻他突然覺得,自己真是個做探員的料!

……

「哦,shit!」

捕獸網中突然傳出一道熟悉的聲音。

緊接著,動管局探員卞梁的聲音響起,慌張道:「老大,你沒事吧?」

卞梁一邊解開傘面,一邊張望道:「人呢?這誰幹的!」

郝運:「……」

指了指對面,又指了指自己手中的傘骨,郝運一臉無辜。

不是吧,我射錯人了?

吳愛愛沒忍住,噗嗤笑了一下,又撇了撇嘴道:

「活該!」

這一刻,她突然覺得郝運很是順眼!

……

上前會面,

「對不起啊,我第一次出現場,有……有點緊張!」郝運尷尬的道歉。

kevin費力的鑽出傘面化作的蜘蛛網,憤怒道:「我說吳探長,你這實習生怎麼帶的?以後跟你們合作,是不是還要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啊?」

吳愛愛翻了個白眼,回懟道:「少跟我陰陽怪氣的,你少了一根毛嗎?」

聞言,郝運心中涌過一絲暖流,忽然覺得吳愛愛此時冷臉的樣子不再可惡,而是多了一絲可愛。

……

一說到毛,kevin周臉色一變,連忙從懷中取出一把小梳子,又從上衣口袋取出一面精緻的小鏡子,整理自己的發精緻型。

吳愛愛圍繞現場,觀察著爆炸痕迹。

變色龍妖卞梁來到二人面前,自我介紹道:

「你們好,我叫卞梁,是咱們動管局刑事組周探長的下屬。」

他看向陳煒,佩服道:

「你就是昨晚破了負鼠夫婦案件的陳煒吧?久仰大名!你的辦公桌好像就在我旁邊,大家以後就是自己人了!」

一一握手,卞梁微笑著,謙遜道:

「你們以後叫我小梁就可以了!」

……

7017k 剛離開副本的林洛並不知道遙遠的某個直播間因為他整了一出絕世好活,也不知道某個主播因此直播間熱度暴漲了幾十萬。

「唉,真是世態炎涼,人間真實啊。」

回到主城的第一時間,貓頭忽然感慨了起來。

眾人瞥了他一眼:

「何出此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