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邊,泰無極同大妖灰燼猿的戰鬥也並沒有持續多久的時間。

在兩者對轟過百招之後,泰無極也是成功佔據到了上風,一則是他所運用的玄氣手段本來就強悍,二來這頭大妖灰燼猿先前同無臉男一番大戰,自身也是損耗不小,自然不能發揮出百分百的實力來。

傲嬌老公,放肆寵 ,一陣長嘯:「給老子老老實實擋個寵物吧!」

他手中的儲物戒指中嗡的竄出一個銀色的鋼圈,鋼圈離手擴張,化為一道光暈,呼的就緊緊的錮在大妖灰燼猿的脖頸之處。

灰燼猿一聲怒吼咆哮,只見的鋼圈上銀光一閃,灰燼猿似是受到莫大的痛楚一般身軀一顫,轟然倒地。

鋼圈忽閃忽閃,每亮一下,大妖灰燼猿的身形就小上一圈,閃爍幾十下過後,先前十餘丈巨大的灰燼猿就化為了半人的模樣。

泰無極咧嘴招了招手,鋼圈拖著灰燼猿的身體就拽了過來。

「嘿,倒是能當個不錯的勞力,小畜牲,乖乖地聽老子的話,要不然弄死你知道嗎?」

他在人形灰燼猿的腦門上一砸,灰燼猿暴怒,剛要起身,只見鋼圈銀光一閃,它似是受到雷電觸及一般,慘嚎一聲,口鼻生煙,還沒站起就再次倒下。

泰無極笑的極其舒暢。

「風雷禁靈圈?泰無極,你們老祖好大的魄力,連這件寶貝都交給你了。」馬三眼看了看那鋼圈,一臉驚嘆道。

風雷禁靈圈,可是無極山宗一件有名的寶貝,採取風雷二氣淬鍊而成的玄兵,催使起來無堅不摧,回收在身也是護身強悍,更兼有禁錮靈魂的作用,威力極強。

這件風雷禁靈圈是無極山門一個太長老的寶貝,早就祭煉到假紋的層次,是數的上名次的好東西。

泰無極撇嘴:「我就不信,你們幾個手裡沒點好東西。」

馬三眼不置可否地笑笑,算是默認。

「好了,這頭猴子也收了,我們繼續趕路,殺方陽要緊!」蕭長生催促道。

於是一行人啟程穿過峽谷,進入到了骨牙山脈真正的內部。

泰無極現在可是悠哉地坐在人形灰燼猿的身上,這頭化為人形都是鶴立雞群的大妖,可是備受屈辱,屢次想要反抗,但被泰無極的風雷禁靈圈電了幾下之後,總算是老實了下來。現在,就只能安安穩穩地充當一個坐騎般的存在。

……

一處荒涼的山凹內。

方陽盤膝而坐,在他身旁懸浮著十餘柄劍刃。

遠處秦川一臉嚴肅地守護在四周,警惕地目光掃視著,防止有何人突然竄出,打擾方陽的修鍊。

脫離無臉男一行人後,方陽和秦川在山脈內行駛一段距離,隨後挑選著一處空曠之地暫且落腳。在方陽排布下密集的遮身法陣之後,他便開始潛心運轉自己的《無仙劍道》。

骨牙山脈內危險遍布,先前的幾場大戰,都是讓方陽感覺到此行的不簡單,他的實力雖然不俗,足夠秒殺一般的空冥境四五人,可架不住參加此次聚會之人都不簡單。

不要說是那不知深淺的無臉男,哪怕是孫蠻子、辛鬼花幾人,方陽以一對一還有勝算,幾人連上,他就沒有多大的自信了。

更何況,後面還跟隨著一群天策府內一等宗門的精英……

方陽毫不懷疑,一旦自己的身份暴露在天策府那群人之間的話,會招惹來多麼猛烈的轟殺。


「還是需要實力!」

存著這樣的念頭,方陽就開始習練《無仙劍道》的第四劍。

第一劍紫破,劍芒鋒銳,穿透一切。第二劍龍蛇,劍氣霸道,剛猛澎湃。第三劍劍星,借劍之力,星芒浮動,可散殺可聚集。

而《無仙劍道》的第四劍,名叫九轉!

… 九轉,名字並沒有半點霸氣可言,可在《無仙劍道》的劍招之中,九轉是類似於跳板進階的重要存在。

前三劍已經是很強了,可如果習練完成九轉的話,就能夠讓方陽的劍道達到一個新的高度!

九轉本身殺傷力平平,這一招最大的作用,就是能夠將方陽先前的劍招爆發出來的威力提升數倍!

每一轉就相當於一倍之力,九轉之下,劍招十倍增強!

可別小看這十倍,即便不提劍星之力有多強,哪怕是紫破增強十倍的穿透性,也足以秒殺空冥境的武者。

即便像孫蠻子這種體魄強健的無極山門弟子,在方陽十倍的紫破之下,都休想能夠擋住。

正是知道了這一招九轉的厲害,方陽才是苦心開始修鍊。

他前段時間對《無仙劍道》已經苦修一番,稍稍掌握了一下九轉之力,只是還未曾能夠運用完全,不要說是劍刃九轉,哪怕是三轉都用不純熟。

方陽盤膝,不斷蘊養著體內的那道劍意。嘗試著九轉之力。

所謂九轉,正是如同浪濤拍岸一般,層層疊疊。就是要不斷運轉自己的劍招,劍意融合,強制提升威力。只是說來簡單,真正要做的時候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想要有餘力接連堆積劍招,又要將劍意融合,困難重重。

無論方陽怎麼做,都只能勉強積攢三道劍招之力。

三倍的劍招威力也是較為客觀了,但離著九轉的大成之境還是差的太遠。

靜修半響,方陽長吐一口濁氣,嘆氣道:「看來這一劍沒那麼簡單成功,還需要好好體悟練習才行啊。」

他心思一動,身旁懸浮著的十餘柄劍刃收了起來。方陽一揮手,將四周的遮身法陣也收了起來。

這時秦川也湊了過來,詢問道:「主上,你修鍊有進展了嗎?」

方陽搖了搖頭:「還早。」

「那我們接下來如何?」

「嗯……先在四周逛一逛吧,短時間內孫蠻子他們一行人也不會有什麼結果,等到他們發現什麼我們再趕過去不遲。」

秦川應聲。

兩人剛要離開此處,在這時,方陽的心頭一動,扭頭看去,只見的一旁的山腰之上,突然浮現出數十道人影來。

「不好!」方陽面色一沉,他們被包圍了!

那數十道身影快速地接近了過來,分散四周,將方陽和秦川兩人圍在其中。

「都是空冥境?」方陽掃了一圈,眉頭微皺,這群人的修為都在空冥境以上,是在混元府內很難得的實力。

而且,瞧這些人的裝束打扮,既不是無臉男一行人,也不是後面追趕上來的天策府武者,難道不是為了自己來的?

正當方陽思忖之時,人群中竄出一個人高馬大的身影:「嘿,好久都沒有看到有單獨的武者進入到骨牙山脈了。小子,你們兩個難道是跟大部隊走散了嗎?真是倒霉,遇到了我們灰雀山的人,就乖乖跟著來吧。」

「灰雀山?」方陽疑問,「是什麼地方?」

「原來是個菜鳥,連灰雀山都不知道!」大漢冷笑一聲,「給你廢話多了也沒用,帶回去。」

他對著身旁的人一下令,當即四周包圍著的武者獰笑一聲,齊齊撲上。他們這邊有著二十多個空冥境,對付一個空冥境一個凝神境不要太簡單。

「主上,應該是骨牙山脈內的勢力。」秦川說道。

方陽一臉淡漠,骨牙山脈內的勢力基本都是一些龍蛇榜上有名之人,就是不知道這個所謂的灰雀山,能夠在骨牙山脈內排上第幾。

眼見得有幾人已經衝到面前,方陽冷哼一聲,眸光間殺機一閃,劍氣暴.動!

反正這裡沒有他認識之人,方陽不用擔心會暴露自己的身份。

「劍星!」

「三轉!」

十餘柄劍刃當即浮現在方陽身側,劍星之力催動,星芒掃射,而在這其中更是將方陽還未曾純熟的三轉之力用出。

本來十餘劍星的力量當即暴增三倍,粗壯的銀白星光轟然掃蕩而出,所過之處這群空冥境武者滿面駭人,無人能擋。

「啊!」

一連串慘叫聲響起,劍星過處,鮮血一片,甚至有些武者的半個身子都被劍星之力給轟成齏粉了。

轉眼的功夫,二十多空冥境武者,在方陽三轉劍星之下,死傷大半。

領頭的大漢見到這一幕,嚇的面無人色,身形急退,驚聲怒吼道:「怎麼可能?你是什麼人!一個小小的凝神境會有這樣的戰鬥力!」

幾分鐘后,瀰漫的劍星之力逐漸退去,其中的情景顯露出來。

方陽面有虛白,同時運用劍星之力和三轉增幅,一口氣將體內的玄氣耗費了九成之多,哪怕方陽底蘊再厚,也架不住如此運用。

默默吞服了一顆五元真靈丹,方陽掃視一圈人群慘狀,便是定格在大漢身上。

「你還想殺我嗎?」

大漢目光閃爍地看著方陽,他似是下定決心,突然取出一塊玉符來直接捏碎。

通訊玉符?

方陽的眉頭一皺,秦川湊上來:「主上,小心為妙!這裡畢竟是骨牙山脈,能夠佔據一方土地,有著名號的勢力都不簡單。」

方陽點了點頭。

就在他正在想要不要離開之時,突然遠處的山峰之上一聲雀鳴尖聲回蕩。而後,便看的一連串密密麻麻的黑影向著這邊飛馳而來。

湊近了才能看到,那一個個的黑影,赫然是一隻只體形足有數丈之大的灰色燕雀!

這些灰色燕雀全部都是妖獸的一種,而且是妖獸中很難纏的飛行妖獸。更放方陽驚訝的是,在領頭一隻體形明顯大了很多的灰色燕雀背上,站著一個嬌小的身影。

「被人操控的妖獸?」方陽驚愕。

眾所周知,妖獸生性殘暴,最好嗜殺,尤其是見到人類之時更有充滿暴虐之心,極少有看到妖獸能夠同人類和平共處的。

現在,面前的這些灰色燕雀非但沒有敵對的樣子,反而是受到那道人影的指揮一般,快速地飛了過來。

灰色燕雀飛馳在上空之時,那道嬌小的身影一躍而起,直直地跳了下來。

砰。


人影落在地面上時一蹲,卸去反震力道,然後站在了大漢和剩下的眾人之前,還未曾看清模樣,就傳出一陣嬌哼的女聲。

「怎麼回事?為什麼用上玉符了?」

仔細瞧去,說話之人赫然是一個體態嬌小的少女,少女不過十五六歲的樣子,身上穿著一件跟灰色燕雀一樣色彩樣式的裙衫。裙衫雖說顏色樸素黯淡,款式倒是顯眼精緻,尤其是襯在少女嬌小的身軀上,更使得她看起來明媚動人。

少女活脫脫一個美人胚子,皮膚不是雪白,而是一種健康的小麥色,雙眸靈動,顧盼生采,尤其是說話時不忘抽抽鼻子,嬌憨可人。

「大小姐……這,這兩人有些古怪,劍道修為極高,一個照面,我們就損失了十幾個好手。」大漢對少女似是極其畏懼,聽到問話,連忙低頭應答,看都不敢看一眼。

「損失十幾個?」聽到這數字,少女柳眉一揚,五官精緻的臉蛋上更是浮現出一種跋扈表情,「你是豬嗎?我們灰雀山上一共才多少人!」

大漢身子明顯顫了一下,不敢辯解什麼。

「回去你就給我去伺候三個月的鳥籠。」少女狠狠說著,秀眸一轉,瞪在方陽和秦川兩人身上。

她掃視了一下,最後定格秦川:「空冥境初期?是你殺的我們灰雀山這麼多人嗎?看不出來,實力不是很強,手段倒是很厲害嘛!」

「大小姐……」大漢一愣,剛要說什麼。

少女立馬斥責:「你給我閉嘴!有你說話的份嗎,丟盡了我們灰雀山的臉!」

大漢馬上噤若寒蟬……他很想苦著臉提醒一句大小姐搞錯了啊……

少女不管不顧,冷眼看向秦川:「我倒要掂量一下,你的實力有多少!」

說話間,少女右手三指一伸,倏地揮出,只見三道鋒銳玄氣凝聚出雀羽形狀,嗖嗖竄來。秦川剛要出手,一旁方陽當先踏前一步,手中浮現出一柄玄兵劍刃,雷火之氣繚繞,一劍砍出。

鐺鐺鐺。


分明是雀羽利芒,可在同雷火劍相撞之時,迸發出一道道的火花,方陽三招雷火劍勉強才是將這三道雀羽給擋了下來。

「好厲害。」方陽眸子間浮現出一抹訝異。

這少女年紀分明不大,可修為已然有著空冥境中期的層次,而且戰鬥力極其不俗。單單說這看似隨意的雀羽利芒,如果不是方陽出手的話,秦川還真的未必能擋下來。

大小姐嗎……看樣子,在那所謂的灰雀山上很不簡單。


「咦?」 女總裁的特戰兵王 ,當即面露愕然,隨即皺眉道,「你是什麼人?這老頭子的僕人嗎?」

方陽微微一笑,搶在秦川之前開口:「正是。」

「連一個僕人都這麼強……怪不得能殺我灰雀山這麼多人。」少女喃喃,面露瞭然,她眯著好看的眼角一番細細打量下來,突然說道,「你們兩人來骨牙山脈幹什麼?如果沒地方去的話,不如加入我們灰雀山如何?」

方陽一愣:「啊?……我們剛剛可還是殺了你們灰雀山這麼多人,你就這麼轉口邀請,真的好嗎?」

少女撇嘴:「大驚小怪,骨牙山脈只認實力不認人,既然你們兩個能夠殺掉我們灰雀山十餘空冥境,那就證明你們兩人的價值更高,只要你們加入灰雀山,那先前的事情就一筆勾銷了。」

方陽啼笑皆非,倒是再一次刷新了對這骨牙山脈內勢力的認識。

真是……理智的有些可怕。

「我們加入到灰雀山有什麼好處?」方陽問道。

少女左手掐腰,右手在還未曾發育明顯的胸口拍了拍,豪氣道:「別的不說,比老娘胸部大屁股翹的姑娘好幾個,堆列成小山的金銀幾些堆,鋒利的能隨便割人頭的玄兵不少把,怎麼樣!」

方陽聽的一陣好笑,虧得這少女年紀不大又長了一張眉清目秀的俏臉,怎麼說起話來跟三四十歲的中年漢子一樣。

他忍不住調笑一聲:「我喜歡你這樣的怎麼辦?」

「就你?」少女瞥著嘴掃了一眼方陽,不屑道,「太弱小了,沒興趣。」

方陽哈哈一笑。

「喂,你們到底加不加入,如果不加入,那我們就還是敵人,打一場再說!」少女不耐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