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頭子看到於樑的那一刻,有些不解的盯着他。

“孩子!你別敲門了,那家沒人,已經搬出去好幾年了,你是他們家親戚嗎?”

於樑連忙搖頭,轉過頭對着老爺爺尷尬的笑了笑。

“真是不好意思啊,打擾到您了,我只不過是路過這裏而已,想要問問路。”

對面的老大爺呵呵一笑,這笑容看起來還是挺和藹的。

“你是來問路的?那你不妨說說看,你準備去哪裏呀?我好歹也在這裏住了幾十年,應該是可以幫到你的。”

於樑聽到老頭子這句話之後,立馬就變得開心了不少。

“老爺爺,那還真是麻煩你了,我想去一趟鬼城,不知道應該從哪條路走啊?而且我也不知道是哪個方向,導航到這裏之後就斷了。”

於樑並沒有絲毫隱瞞,與其歪歪扭扭的旁敲側擊,倒不如開門見山。

可是當於樑說出鬼城那兩個字的時候,對面的老爺爺卻突然之間愣在了原地。

整個人瞪着大眼睛,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

足足沉默了許久之後,對面的老爺爺似乎這才反應過來,看着於樑就好像看着個十足的神經病一樣。

而且不管是表情和語氣,跟剛剛明顯就是兩個人啊!

“你要去鬼城幹什麼?我看你是嫌自己命太大了是吧?真是膽大病犯了,孩子別說我嚇唬你,有些事情你不信不行!尤其是在我們這個地方,趕緊離開這裏,還真是膽大病犯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老頭子沒有絲毫猶豫,轉頭就離開了原地。

於樑纔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老頭子,好不容易纔逮着這麼一個,這要是給放走了,那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最起碼自己一時之間還真就找不到能問路的人了。

而且於樑能夠感覺得到,這老爺爺雖然說有意在隱瞞自己,但不得不講……人家恐怕真的知道這件事情是什麼情況。

“老爺爺……到底怎麼回事啊?我只是簡單的問個路而已,你不要這麼大火氣行不行?我真是在單純的問路!” 於樑也有些着急了,畢竟他到現在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可對面的老頭子根本就不聽他解釋,連忙對着於樑搖頭。

“我不管你到底是誰,但是我請你立馬離開這裏!孩子,我不介意你有一些想法,而且之前來到這裏的人也挺多的,可是你問問誰到最後是正常的走的?”

對面的老頭子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整個人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別提多麼嚴肅了。

當老頭子講完這句話之後,於樑微微皺了皺眉頭,此時此刻竟然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

因爲他確實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

“老爺爺,是不是這裏之前發生過什麼事情,你能不能跟我說一聲?”

當於樑講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老頭子連忙搖頭。

很明顯,人家已經完全失去了跟自己繼續交談下去的興趣。

“我告訴你從哪裏來的,現在立馬給我回哪裏去原路返回,不要在這裏過夜,要不然誰都保不了你!”

喊完了這句話之後,對面的老頭子直接怒氣衝衝的離開了原地!

砰的一聲關掉大門!

此時只剩下於樑一個人站在這裏,頓時就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了。

於樑轉過頭看着直播間。

“我去,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看來這裏的村民很排斥鬼城,這樣一來的話,憑藉樑爺一個人肯定是找不到的!”

“兄弟們要不然聽我一句勸吧,我覺得有些地方的風俗,咱們還是要尊重一下的,人家既然不讓樑爺去,可能就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要不然就重新換個地方吧。”

“那怎麼行啊?好不容易纔來了鬼城!現在就讓樑爺離開,我們連鬼城長什麼樣子都沒有見過呢。”

“好意思扯這些嗎?如果僅僅只是爲了你們的慾望,到時候樑爺萬一發生什麼不測,誰能負擔得起這個責任?”

……

直播間的衆人立馬就爭吵了起來。

此時此刻於樑輕輕搖頭,能夠看得出來,於樑臉上的表情還是挺無奈的。

“兄弟們,你們不要再繼續吵下去了,現在就不談走還是不走的問題,畢竟我已經到這兒了,所以一定會走下去的,就算到時候真的不行,我也沒了什麼遺憾,現在剛來就準備走……”

於樑剛剛說完這句話,便看到大門又再次打開了。

依舊是剛剛那個老頭子。

此時老頭子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於樑,肯定是想說些什麼來着,但此時卻一句話都講不出口。

於樑對着老頭子尷尬的笑了笑。

“老爺爺,真的很不好意思,我知道這件事情可能是我問的有些突兀了,但我依舊希望您能夠給我指一條明路,鬼城到底怎麼走?”

於樑對待老頭子的態度也挺不錯的。

就算剛剛老頭子有點罵街似的追趕他,但他心裏清楚,人家也是爲了自己好。

對面的老頭子想了想,接着長嘆一口氣,能夠看得出來,此時他臉上的表情挺無奈的。

“孩子,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你先跟着我進來吧!到時候我再跟你解釋。”

於樑也沒有拒絕。


這村子人煙稀少的厲害,自己剛剛和老頭子在門口爭執的這番話語,估計方圓好幾裏內都能聽得到了。

可是到現在卻沒有一個人出門看。

不管什麼時代,都少不了喜歡看熱鬧的人,所以於樑現在才更加不解。

於樑跟在老頭子身後,兩人進了屋子。

這才發現屋子裏到處都是一些黃符之類的東西。

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微微皺了皺眉頭。

房間裏面只有老頭子一個人,老頭子示意於樑坐下,並且給他倒了一杯熱茶。

“這次只有你一個人過來是嗎?”

老頭子就這樣冷不丁地問出了這句話。

當老頭子講完這話之後,於樑有些不解地點了點頭。

“是啊老爺爺,我確實是一個人過來的!而且這次我的目的就是去鬼城探險,這是到了這裏之後導航就用不了了,所以我纔想着問問您該怎麼走。”

對面的老頭子嘴角蠕動了一下。

“難道你就真的一點都不擔心嗎?孩子!我實話告訴你吧,在你來到這裏之前,已經不知道有過多少撥人都想進去鬼城一探究竟,可出來的卻是少之又少,甚至於之前也組織過人手繼續營救過,可每次都有好幾個瘋掉的!我沒有在跟你開玩笑。”

老頭子就這樣一臉嚴肅地說出了這句話。

當老頭子講完這話之後,於樑深吸一口氣。

他並不想考慮老頭子剛剛這句話到底是真是假,他更想知道的是那些人到底怎麼瘋掉的。

“老爺爺,有什麼話你能不能直接告訴我?那個鬼城裏面到底有什麼?”

對面的老頭子想了想。

“總之就是很恐怖的東西!以前去那裏探險的都是一個團隊,而且人家看着專業的很,這次就你一個人……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你要是敢進去絕對凶多吉少。”

說完這句話之後,老頭子立馬就有些急了,連忙站起身來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好歹我這個老傢伙也活了這麼多年!你覺得我可能會欺騙你一個小娃娃嗎?孩子……你就聽我一句勸吧!別去!”


老頭子說完這句話之後,於樑還真就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纔好了。

“這……老爺爺,你恐怕不太瞭解,我原本就是一位野外生存的主播,與其說是來到這裏冒險,倒不如說是爲了工作!而且我有自保能力的。”

老頭子連忙搖頭。

“我來到這裏只是爲了提醒你!其實你現在距離鬼城已經很近了,至於你爲什麼現在看不到,是因爲鬼城的大門還沒有被打開!”

別管這老頭子說的是真是假。

可於樑總覺得這老頭子剛剛講出來的那番話,有點神神叨叨的。



但自己當然也不敢這麼直白的說出來。

“老爺爺!您就幫我一次吧,如果我真的出了什麼事情,跟您沒什麼關係。”

老頭子長嘆一口氣。

“這些原本就是你自己想去的,跟我這把老骨頭能有什麼關係啊?可我就是想告訴你!有些事情絕不能頭腦一熱。” 對面的老爺爺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出了這句話。

整的於樑都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纔好。

“老爺爺,我當然知道你的一片好心!不過這件事情請你不要擔心好嗎?我自己心裏有數,而且我實話告訴你,我原本就是一位荒島求生的主播!這個在別人的眼裏看起來可能是興趣,但在我這裏是工作。”

對面的老頭子聽到於樑這句話之後,像看着傻逼一樣的看着他。

“我說孩子,你可別蒙我了,你說這些是啥呀?啥工作像你這麼恐怖?非得要找常人不敢去的地方?你到底是不是正常人啊?如果有病我可以幫你聯繫醫院,但是醫藥費得你自己出。”

對面的於樑立馬就感覺自己快要抓狂了。

他馬上就意識到了,這個老頭子根本就不會聊天!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對着面前的老頭子露出來了一個十分尷尬的笑臉,接着輕聲開口說道。

“我說老爺爺……至於我到底是不是神經病就不需要您來操心了,您只需要把鬼城的入口告訴我就可以!就當我謝謝您了……”

老頭子順勢指了指於樑正前方的位置。

“你從這裏直接往前走,大概走個三四里地吧,然後再往右拐……”

老頭子對着於樑最起碼說了的有五六分鐘左右。

到了最後就連於樑都記不住了,不過還好他有直播間的兄弟們,所以完全不用擔心,1000多萬人都在記着。

當老頭子徹底說完的那一刻,於樑明顯也鬆了一口氣。

“別的就不說了,老爺爺,這件事情是真的感謝你了。”

講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還雙手合十,對着面前的老爺子呵呵一笑。


“那我就先走了啊!”

對面的老大爺表情看起來似乎還挺焦急的。

“不是我說孩子呀,爺爺我都跟你講了這麼長時間了,你怎麼還是不開竅啊?我告訴你,你要是再繼續這樣的話,我可真的準備報警了,隨時把你抓起來,與其送命還不如把你先控制再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