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簡直是對身為妖怪的她們莫大的諷刺啊!

「幹得不錯,比我估計的要長了十分鐘呢!」

我將釋放【幻靈地獄】的寶具收起來,移步走到了神玉的身邊。

面對專門針對心靈實施攻擊的法寶,她們二人竟然堅持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這個成績已經算得上是相當了不起了。因為那可不同於物理攻擊,絕大多數防禦是基本起不了多大用處的,只能依靠意志力來抗衡。

不過這也證明了,她們的內心確實非常強大。

「呵呵呵,那可真的需要好好慶祝一番才行。」

神玉嘴角抽動了一下,露出了一個頗為勉強的笑容來。

從頭到尾,對方都只是在玩弄她們,根本就沒有動過真格,這如何能讓她高興得起來呢!

全身上下,包括大腦都軟綿綿的,好像這已經不是她的身體了。神玉試了好幾次,也沒能夠爬得起身。

即便只是動彈幾下手指,都變得十分困難。

剛才的一輪激戰,儘管並沒有讓她和今泉影狼受到什麼太大的傷害,不過卻幾乎把體力全部抽幹了。

這恐怕正是男人的目的吧! 不負時光不負你

實在是太狡猾了。

自己並不是敗在了對方的手中,而是他製造出來的幻象,這樣的結果神玉無論如何也沒辦法接受得了。

「好像還不怎麼服氣呢!」

神玉雙瞳中的光芒比之前黯淡了許多,但是依然隱約可以見到有一道火焰在燃燒著。

果然要她屈服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啊!

「你太卑鄙了。」


為什麼不選擇堂堂正正地跟自己打上一架的?那樣子神玉可能還可以接受失敗的現實。

「嘛,隨便你怎麼說,反正是我贏了。」

能夠有很簡單就解決掉問題的方案,我何必要挑選更複雜的那一種呢!

「哼!」

神玉自然是明白這一點,所以才會感到無比鬱悶。

「師父大人。」

發現一切都搞定了,米斯蒂婭終於忍不住,快步跑了過來。

「讓你久等了。」

我對小姑娘笑了下,讓她一個人在外面等了那麼長的時間,還真是有點不好意思呢!可是沒辦法,畢竟也不能把她捲入這場無謂的戰鬥當中。

「沒什麼。」

小夜雀搖了搖頭,只要是對方的吩咐,不管再久她都會等下去的。

哪怕是一輩子。

「咳咳咳咳。」

從頭到尾都沒有說過話的今泉影狼,忽然發出了一連串的咳嗽聲來。她的面色有點蒼白,一開始就受了不輕的內傷,之後又進行了那麼長時間的高強度戰鬥,身體已經有些超負荷了。

「呵呵,真是難看呀!」

神玉忍不住笑出聲來,說的不僅是今泉影狼,還包括她本人。

敵人一招未發就將自己二人打得如此凄慘,所謂的要教訓他一頓的話,最後完全變成一個笑話了啊!

唉,實在看不下去了。

一個氣息奄奄,彷彿隨時都會掛掉。另外一個情況好些,可也是雙目無神,已經徹底喪失鬥志了。

只不過是輸給了我,有必要沮喪成這種樣子嗎?

想了下,我將手伸進長袖裡面,摸索了一陣子,取出了兩顆黑色的丹丸來。

「吃下去。」

「啊,什麼?」


神玉才剛張口發問,就見到男人屈指一彈,一道黑光就飛進了自己的嘴巴裡面。

「嗚……」

尚未來得及將其吐出,就感覺有什麼球形的小型物體順著喉嚨落進肚子裡面去了。

「咳咳咳,可惡,你剛才給我吃的是什麼東西?」

神玉捏著脖子,痛苦地問道。


難道是毒藥嗎?一定是的, 我的老婆是鬼王

「靈藥,吃下去可以讓你的身體恢復得更快一些。」

我回答道,然後走到今泉影狼身邊蹲下來。

就算我靠得這麼近了,少女依然是沒有什麼反應,瞳孔也找不到焦點,就好像丟掉了靈魂一樣。

「那些只是幻覺,別陷得太深了,否則你會永遠也見不到她了的。」

今泉影狼渾身一震,總算對我的話產生反應了。她的眼珠子微微轉動,望向了我。

「吃下去。」

我也看著她,語氣中帶上了一些不容置疑的意味。

總覺得有點憂傷,假如是以前的話,她的臉上是絕對不會露出像如今這種既顯得茫然,又帶著幾分悲傷的表情的。

恢復了往日的記憶,卻並沒有能讓她變得幸福起來。

那對於她來說,到底是一件好事,還是一件壞事呢?

我也講不明白,然而,可以對這種事情作出決定的人,只有她自己一個。

作為連她的朋友都算不上的我,是沒有任何發言權的。


「……」

為什麼,要用那種充滿憐憫的眼神看自己呢?

今泉影狼的目光不由得退縮了,為何對於身為「敵人」的自己,他的態度還是那麼一成不變的?無論自己對他做過多麼過分的事情,這個人總是微笑著,卻從來不會對自己發脾氣。

曾幾何時,好像也有某個人用同樣的眼神凝視著自己,並且無比輕柔地撫摸著她的頭。

然而,這個人卻絕對不是初代。

感覺,有一些東西她回想不起來了,或者說,是她不願意回想起來。

似乎一旦回想起來,內心的某個地方,就會發生無法控制的變化。

這使得今泉影狼感到十分的惶恐。

心中轉著那麼多的念頭,狼人少女卻沒有發現,自己在聽到男人的話之後,真的立刻把嘴巴張開了。直到那顆丹藥進入了口中,她方才察覺到了異常。

一股宛如蜂蜜般的甜膩在嘴裡擴散開去,連鼻腔內彷彿都被灌滿了。

「這是……什麼?」

今泉影狼其實並不怎麼願意跟男人講話的,說得越多,她就越難以保持住自我。

可是,假如什麼也不問的話,又表現得太過順從了。

然而有一點少女並沒有注意到,由始至終,她都沒有懷疑過對方會不會想要害她。

「是葯哦!」

我重複了一遍對神玉說過的話。

「吃下去很快就會好了。」

今泉影狼默默地低下了頭去,她不敢再看對方的臉了,那總會讓她想起一些她不願意想起的東西。

「好了。」

我雙手合起來,拍了一下。

既然她們都吃過我特製的丹藥,那就不會再有什麼問題了的。

「接下來,大家來談一下,你們應該為挑戰我這件事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吧!」(我的小說《東方之幻想鄉》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東方之幻想鄉》更多支持!

「來了。」

神玉面色一變,她就知道事情不可能那麼簡單就了結的。

不過,既然落在了男人的手中,對方想要做什麼都無能為力,誰叫她們輸得那麼慘呢!

「你想幹什麼?」

神玉色厲內荏的喊道。但願不是什麼太過分的要求,否則她是寧死也不會答應的。

「放心,不會讓你們太難做的啦!」

見她臉上滿是警之色惕,男人笑著擺了擺手。

「呼……」

神玉內心暗自鬆了口氣,說的也是,不管怎麼說,對方也不可能太過肆意妄為的吧?

剛想到這裡,男人接下來的一句話,就讓她整張臉的血色瞬間褪去了。

「我只是想要你們的身體而已。」

不單是神玉面色劇變,就連今泉影狼也立刻昂起頭來,用難以置信的表情獃獃地瞪住了東方遙。

「等等,你剛才說了什麼嗎?」

神玉以為自己聽錯了,用力地甩了甩頭問道。


婚久情已深 我想要你們的身體。」

「……」

輕描淡寫的回答,讓她知道了,自己的耳朵並沒有出問題。

而且對方好像也並不是在開玩笑。

「無恥之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