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酒店工作人員見警察來了,馬上過來詢問的。

慕初笛趁機抽回了手,「其實……」

她想要解釋,可池南並不給她這個機會。

「小笛,你怎麼到這裡的?」

「那天,你突然出院,我還以為你想躲著我呢,現在見到你,真的很開心。」

慕初笛竟然出院,這讓池南十分的窩火。

她又一次拋棄了他。

一胎二寶:總裁爹地寵上天 又一次背叛了他。

池南的內心,已經變得扭曲。

倏然,空氣也變得寂靜下來。

一道響亮的鈴聲打破了寂靜。

慕初笛的手機響了。 那是夏冉冉的電話。

慕初笛晃了晃手機,「今天是冉冉的代言發表會,要一起過去嗎?」

慕初笛看著黑木不停沖她擠眉弄眼,想要她留下來安撫池南,她間接地拒絕了。

不過,她也不想太明顯,所以,邀請了池南一起去發布會。

只是沒想到,池南竟然會答應。

慕初笛與池南一同到達發布會的現場,兩人走在一起,在其他人看來,他們就是各自帶來的伴侶。

所以,那些早就到達的名門豪門,視線都很是怪異。

特別是那些知道慕初笛跟池南曾經的那些人,盯著他們的目光更加不純粹。

慕初笛很快就去到後台,並沒有注意到那些人怪異的目光,以及現場那些流言蜚語。

來到後台的化妝間。

推開化妝間。

一道倩麗的身影撲了過來。

「小笛,你終於來了,我都望穿秋水了。」

夏冉冉這麼一動,又被經紀人念了。

「我的小祖宗,你能不能消停一點,紀梵可是一個超品牌,等下你這輕浮不優雅的舉動被狗仔拍到怎麼辦,難道剛到手的肥肉就要吐出來嗎?明知道今天那麼多狗仔,給我長個心啊。」

夏冉冉向來隨意,經紀人也清楚她的脾性,只是今天很特殊。

紀梵跟她的合約還沒有簽訂,等下要在所有媒體面前簽下來的。

經紀人就擔心,等下夏冉冉有什麼不好的舉動讓紀梵那邊不滿意,不肯簽約怎麼辦。

雖然這個可能性不大。

慕初笛順了順夏冉冉的衣服,「對啊,你啊,別像牛皮糖一樣粘著,我這不是來了嗎?」

夏冉冉鬆開慕初笛,「哼,我這麼想你,還說我是牛皮糖,你果然不愛我了。」

慕初笛無奈地笑了笑,「愛啊。」

這個梗,她們從大學玩到現在,能換個不?

儘管這樣,慕初笛還是很縱容的。

她們之間的友情,不是一個愛字足以表達的。

「騙子,你愛的明明是霍總。」

慕初笛按了按微微發疼的太陽穴,正想開口。

夏冉冉卻笑了,「不逗你玩了,我怎麼會跟你家霍總爭寵呢,我只有一條命啊。」

爭寵會沒命的,比古代後宮還要可怕。

夏冉冉對霍驍,帶著崇高的敬意和巨大的恐懼。

「不過我說真的,剛才警察來了,跟你沒關係吧?」

夏冉冉就是聽說警察到酒店抓人,她才第一時間給慕初笛打電話的。

「無關。」

慕初笛不想讓夏冉冉擔心,更何況這小事並不算什麼,慕初笛並沒有開口。

經紀人接完個電話回來。

「好了,準備好沒有,發表會開始了。」

夏冉冉弄了弄頭髮,確定一切完美后,對著慕初笛說道,「小笛,我做到了,我們的承諾,我實現了。」

「等下等我,我們一起去慶祝。」

夏冉冉眼底的光,亮得讓人無法轉移視線。

那是一種透過自身的爭取而獲得成就的耀眼的目光。

慕初笛內心暖暖的,莫名的有點感動。

發表會上,經紀人給慕初笛安排了座位。

為了不暴露她,經紀人安排的位置在偏角。 慕初笛就像那耀眼的星河,那怕她坐在偏角,依然是全場的焦點。

不過幸好,發表會馬上開始。

記者們也都知道他們今天的目的,而且紀梵在時尚界的地位,也是不可撼動的,他們不至於拂了紀梵的臉。

所以,場面並沒有失控,一切正常。

「各位女士們先生們,感謝大家百忙之中抽時間來參加我們的發表會。」

「紀梵經營了數百年,它所代表的是尊貴,奢華,因此,我們在挑選代言人的時候,也非常嚴格,終於,讓我們找到了合適的代言人。她是史上唯一一個能夠把紀梵產品的高貴典雅展現無遺的代言人。」

「我們有幸,等了數百年,終於等到她。」

開場白是紀梵的華國代表人所說的,所以,十分的有分量。

只是沒有想到,更加有分量的話在後頭。

「這是我們紀梵的總裁,紀帆總裁說的。」

華國代表人把手裡的紙條展現給媒體看,那是紀帆的親自簽名。

「哇!」

底下一片喧嘩。

紀梵,那是國際時尚界的大佬。他們家的奢華產品數百年都在頂尖,從來沒人撼動他們的地位。

這樣的時尚界大腕,竟然那麼看重一個品牌的代言人?

可想而知,這個代言人有多入他們的眼,以後肯定前途無限。

記者們沒有想到竟然會有這麼大的新聞,原以為只是華國總裁出面,沒想到紀梵大老闆的書面也都出來了。

本來他們的注意力都放在慕初笛身上,現在,終於回到夏冉冉的身上了。

「夏小姐,能夠這樣被紀梵的總裁大人稱讚,你的感想是怎樣呢?」

「夏小姐,你有跟紀帆先生見過面嗎?」

「夏小姐,你覺得是什麼能讓紀帆先生對你如此大的讚美呢?」

記者們喋喋不休的問話,夏冉冉都問懵了。

她自己都不知道這是什麼狀態。

她的試鏡好像只經過華國代表人,更沒有見過紀帆。

紀帆對她的那些讚美,夏冉冉就好像突然中了六合彩那樣,這個夢美好得讓她不敢相信。

「我會努力的,堅持不懈的努力,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夏冉冉突然站了起來,她真心實意地鞠躬。

在娛樂圈裡,夏冉冉活得很真。

然而她這番真切的舉動並沒有讓華國代表人有任何的面部變化。

慕初笛在底下一直看著,她總覺得,那個華國代表人,似乎有點奇怪。

只是這種怪異的感覺,她又說不清楚。

她只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畢竟,夏冉冉現在那樣的幸福。

「快點簽合同吧,簽合同,簽合同。」

底下的記者都在催促,他們似乎也被夏冉冉話語里的奮鬥和激情所影響,莫名的對自己的工作也熱衷了起來。

真正努力的人,是能夠感染周圍的人的。

經紀人也開口道,「章先生,我們先簽合同?」

她看著現場如此的澎湃,也覺得這是最好的簽合同時機。

華國代表人輕輕地看了經紀人一眼,目光最後落在夏冉冉的身上。 這抹目光,非常的複雜。

「好,那我們現在就進入簽訂合同的流程。」

話畢,底下的記者們都站了起來,全都往夏冉冉正前方湊去,只想著等下在簽約的時候,能夠清楚地拍攝到整個過程。

畢竟這是第一次,紀梵那樣承認一個女演員的。

華國演員在國際上的地位不及其他國家,這次,算是吐氣揚眉。

所以,記者們也都沸騰了起來。

紀梵的工作人員捧著合約上來了。

他們站在一旁,並沒把合約鋪在桌面上。

此時,華國代表人又開口了,「現在,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有請我們紀梵的新代言人,夏橙星小姐。」

哐,夏冉冉手中的筆掉落在地上。

筆尖倒地,筆頭壞掉,墨水撒了出來,撒向夏冉冉潔白的裙擺上。

然而,此時無人在意這個。

底下一片寂靜,隨後,大門打開,一道倩麗高貴的身影從正門走了上來。

夏橙星,那是國際巨星,夏氏國際的千金小姐。

隨著夏橙星的入場,媒體們徹底的爆炸了。

「卧槽,我有沒有眼花,夏橙星,真的是夏橙星?」

「我有幸之年竟然能夠見到夏橙星,死而無憾啊。」

「紀梵竟然請了夏橙星,怪不得說等了百年的人,夏橙星可是整個國際娛樂史上最出彩的新人,國際傳媒曾經也說過,她是娛樂圈一直在等的人,為娛樂圈專門而生的人。」

「尊貴,優雅,奢華,夏橙星就這麼一站,就已經顯露無疑了,紀梵實在太會挑了,也太牛逼了,這面子還真大。」

面子不夠大,怎麼能夠請得了夏橙星。

那怕紀梵是娛樂圈的大腕,夏家也是國際出名的集團大家。

經紀人臉色鐵灰,「怎麼回事?」

「之前談的不是這個樣子,這不是故意找我們冉冉難堪嗎?」

就算臨時改代言人,至少也說一聲啊。

可他們改了代言人,卻不說,還故意請來那麼多媒體,故意讓她們在媒體前開口。

這擺明就是故意惡搞。

只是,為什麼?

紀梵這樣的大企業,不至於這個樣子啊。

經紀人怎麼也想不通,只是現在並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夏橙星的出現,會讓夏冉冉更加的難堪。

所有人都會那夏橙星跟夏冉冉比。

夏橙星那是什麼人,夏冉冉怎麼可能跟她有對比性。

經紀人心裡頓時沉了下來。

她想要趁媒體的注意力全在夏橙星身上,把夏冉冉帶走。

然而夏冉冉卻怎麼都不肯動。

「冉冉?」

她低頭,看著夏冉冉眼底那抹驚恐,莫名的脊背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