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要命的啊。

趁著年輕,多救點人,多幫助一點人,談戀愛?對於醫生來說,談戀愛簡直是兩個人的折磨。

暫時性還是先不考慮這個東西。

「好好好,那就拜託藍醫生了,對了藍醫生,你和陳醫生的進修資料以及我院的規劃和學習資料,以及全部送到匯峰了,而且,我們這邊已經開始全力配合匯峰市進行造血幹細胞移植中心了。」

趙錢孫看到他,認真的說道。

藍天點了點頭。

這也是他來這裡的目的。

他都不知道,此時此刻的陳公元有多幽怨。

陳公元是萬萬沒有想到啊,他居然會造血幹細胞移植,而且還做的很完美。

早知道這樣,還去進修個屁啊,最關鍵的是研討會啊,那自己的醫生來贏自己,這特么。

找誰說理去?

每每想到這裡,他就留下了痛苦的眼淚。

離開了趙錢孫的辦公室之後,藍天也開始了準備接下來的研討會。

這一場研討會,他要做到萬無一失。

雖然不是為了匯峰出站的,但,這次的對手,主要是西方。

說他迂腐也好,固執也罷,對於外域的人,他始終提不起半點的興趣。

當年八大境地入侵的事情,他歷歷在目。

「就用這一次的研討會,徹底的讓你們看看,什麼才叫做醫術吧。」

藍天深吸了一口氣,眼神冒著寒光。

……

時間一晃而過,一周的時間當即到來。

研討會也在隆重的開啟了。

而且,這一次的研討會,包涵了七大境地。

夏,英,美,俄,日,韓,非。

七大境地,其中,西醫最發達的境地就不需要說了。

最關鍵的是,這一次的研討會,不只是七大境地之內的醫學天才的交鋒,其中還包含著全球直播。

也就是說,這已經不只是一個單純的研討會了。

此刻的藍天正和趙錢孫等人坐在了一起。

他們現在只討論一個事情。

六大境地來勢洶洶,他們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壓!

「這一次,大家怎麼看?第一場比拼的,就是造血幹細胞移植。」

趙錢孫看著眾人,眼神低沉,臉色也不好看。

其他的人,臉色也沒有好看到哪裡去。

這一次的直播研討會,先是從各大境地的各個醫院之中選拔,然後再進行對比。

「第一場的比試,我們沒有什麼問題,但是,第一場就要開始淘汰各大醫院,這就是在看我們的笑話。」

方洛敲打著桌子,緩緩的說道。

「方老師說的沒說,他們之中,肯定準備了最少懂得三個大科以上的醫生,才敢聯合提出這個要求。」

藍天緩緩說道。

不過,他的嘴角卻微微上揚。

這一次的研討會裡面,共有五科,也就是,三局兩勝。

只要掌握了三大科室的能力,那要麼是穩贏,要麼就是平局。

而唯獨能夠贏下比賽的,五個大科都必須掌握,或者最少需要四個大科。

這是一個極致的陷阱。

「大家,不用這麼低沉,你們似乎忘記了,我做個多少個科室了。」

藍天忽然一笑,開口說道。

吧嗒!

鋼筆落在了地上。

眾人齊刷刷看了過來。

「卧槽,是啊,忘記了這個了。」

方洛忽然爆出了一個粗口。

因為此時此刻,已經沒什麼能夠證明他的心情了。

雖然現在不知道具體的科室,但別忘了,藍天做過了多少個科室。

就算對於他沒做過的手術不熟悉。

也不會出現突兀。

而且,二院的代表人物就是他自己。

「哈哈哈,好好好,贏了贏了。」

之前那眼科的主治醫生大笑著說道。

「不要太激動,萬一對面也有這麼妖孽的人呢?」

趙錢孫臉上的笑容都被肉給堆滿了。

說是這麼說。

但是,有幾個人能和藍天這麼妖孽,不僅成功了,而且,還特么的每個手術都完美。

這人,簡直就是變態啊。

「既然這麼那就準備一下吧,不過,好像我們第一場對的就是匯峰一院啊,哈哈哈!」

趙錢孫忽然大笑起來。

似乎贏了陳公元院長,是他最開心的事情。

就在他高興的時候,藍天忽然補了一手刀。

「咳咳,趙院長,比試完,我是要回去的。」

嘎!

靜,所有人都懵了。

奪筍啊。

這山上的筍都被藍醫生給奪完了,小熊貓的筍你是不是搶走了呀。

一時間,方洛忍不住了,一下子大笑了起來。

趙錢孫滿臉尷尬。

這年輕人,怎麼就不知道尊老愛幼呢?

太特么打擊人了,白瞎了這麼帥了。 汽車呼嘯而來!

秦蒼穹推門下車,眸光深邃冰冷,看向了面前這座大廈!

而,此刻。

辦公室內。

boss正翻看著文件,面色平靜。

門外。

凌亂腳步聲,響起!

「嗯?」

boss不由一愣。

這,是怎麼了?

還沒等他找來秘書。

轟…!!

大門,轟然爆裂!

陳縱橫眸光冷漠,將面前大門轟的爆裂,走了進來!

整個辦公室內。

此刻,到處都是狼藉不堪!

boss戴陽,神色駭然,赫然…已經躲在了書桌底下,狼狽不堪!

「您,您這是…」

他眼看著秦蒼穹走來。

整個人,都慌了!

這,是什麼情況?

自己不是已經,將鍋給甩出去了嗎?

找不到,也不怪他啊…

「你可知,有何罪過?」

秦蒼穹眸光深邃,聲音冷漠,森然響起…!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