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隻身形龐大的黑蛟,周身布滿了黑鱗,頭上長著一根漆黑的觸角,半截身子掩蓋在深淵底部,但論身軀比起玄蛇明顯要大上不少。

「黑蛟長角,這是要化龍的節奏。」葉飛雙目閃動,心中忍不住一驚。

這等異獸,世間少有,大多都是消失在了歲月的長河之中,而眼前這頭不知道活了多少年,戰力極為恐怖,絕不是金丹大道的強者能夠與之一戰的。

沒有過多的思索,葉飛連忙閃動身形,向著上方騰空而去。

唯有衝出深淵,他的靈力恢復,才可能與此獸一戰,這黑蛟全身是寶,比起千年藥材要珍貴的多,若是將其斬殺……

想到此處,葉飛不禁苦笑搖了搖頭,此事只能先拋在腦後。

若是他的實力,踏入了元嬰之列,或許真有機會斬殺黑蛟,但如今金丹大道的實力,能夠勉強在此獸手下保命就已經算是幸運了。

「吼!」下方的黑蛟,再次發出一聲嘶吼。

四周的暗島之力一凝,葉飛此時上升了速度,明顯減慢了許多,那股壓迫之力著實有些恐怖。

「玄蛇當不了多久,嗯,這是。」葉飛一臉的凝重之色,此時身形被迫頓在半空之中。

他抬頭望去,只見頭頂上方,忽然出現了一片青墨綠色的霧氣,幾乎將整個深淵出口封鎖,宛如一層霧氣屏障一般。

此時葉飛手中的定風珠,也開始變得閃動不定,玄蛇畢竟只是靈體,完全不是那隻黑蛟的對手。

只是片刻的思索,葉飛目光一凝,一道粗壯的雷弧,瞬間擊中了上方的墨綠霧氣。

「毒霧,這是黑蛟的本命毒氣。」葉飛低喃一聲,隨即轉頭望向下方。

隨著的目光望去,只見那巨大的黑蛟,一個扭動之下,直接咬住了玄蛇的七寸,那張血盆大口中,同時噴出毒霧,欲要將其吞噬一般。

半空之中,玄蛇發出痛苦的低頻,不斷地扭曲身軀,卻是始終無法掙脫開來。

「咔,咔擦。」一聲脆響,從葉飛的掌中傳出。

他手中的定風珠上,竟是出現了一道裂痕,下方的玄蛇之靈,更是在同一時刻,被那頭恐怖的黑蛟吞入了腹中。

「葉某的靈器,該死的畜生!」葉飛一陣心痛不已,眼中逐漸泛起了殺意。

上方被毒霧籠罩,想要衝出去顯然有些困難,一旦深陷毒霧,若是那黑蛟趁機襲來,在想要反抗怕是會有些來不及。

葉飛一番思索,眼中頓時露出果斷之色,掌中殘劍爆出雷弧,雷念之力包裹全身。

深淵底部,那隻黑蛟一見殘劍,頓時雙瞳中爆出幽光,顯然是認出了此劍

「吼吼!」黑蛟發出低沉的怒吼,那碩大的身形快如閃電,向著上方猛然衝來。

半空之中,葉飛周身泛起遇到血霧,燃血之術已然施展,他身上的氣勢凝聚,手持殘劍向著那頭黑蛟迎面而上。

黑崖深淵之中,這一人一蛟,幾乎是瞬間就碰撞在了一起。

許是對於斬痕劍有些許畏懼,黑蛟並不敢正面迎向劍刃,而是不斷扭轉著身形,想要直接將持劍的葉飛一口咬住。

「斬!斬!斬!」葉飛雙目中血芒暴漲,一道道劍芒不斷斬出。

沒有過多花哨的招式,此刻的葉飛僅憑藉自己的力量,以及斬痕劍內自帶的排斥之力,與那頭黑蛟戰在了一起。

如此同時,深淵的上方,拿出黑色的懸崖旁,林帝已然察覺到了底部的動靜。

「墨綠色的毒霧,那頭畜生居然還活著!」深淵懸崖旁,林帝低頭望向下方,此刻臉上的表情變得極為嚴肅。

距離上一次,傅蒼天與那黑蛟一戰,已經過去近百年,林帝原本以為,那頭黑蛟早已經重傷身亡,而此刻可見此獸顯然並沒有死去。

此時的林帝深知,葉飛怕是遠不是那頭黑蛟的對手,縱然是他在下方深淵內,也不敢與那黑蛟一戰。

「先破開毒霧,那黑蛟不會輕易離開深淵,無需與之正面一戰。」林帝的反應極快,體內的力量隨即轟然爆發。

他的掌中幽光閃動,抬手向著前方一爪之下,一隻巨大的無形手掌,此刻赫然而現。

無形大手觸碰到毒霧,發出陣陣刺耳的滋滋聲,卻是並沒有一舉將其擊破,墨綠色的毒霧,彷彿帶著侵蝕之力,在不斷地吞噬著林帝體內的力量。

「但願那小子能夠撐住。」林帝此時不免暗嘆一聲,想要破開黑蛟毒霧,就算是他也需要花上一點時間。

深淵內部,那片墨綠色的毒霧下方,此刻葉飛與黑蛟的戰鬥,已然到了白熱化階段。

葉飛的臉色,變得越發的慘白,而那隻黑蛟卻是越戰越猛,在這深淵之內,此獸的力量彷彿無窮無盡一般。

「轟隆!」又是一聲悶響,葉飛再度被拍進了石壁之中。

他此刻嘴角不斷溢出鮮血,體內的情況極為糟糕。

他持劍的右手不覺地有些微顫,沒有了靈力支撐,此刻葉飛的靈識,怕是用不了多久也會耗盡。

「吼!」黑蛟仰天長嘯,身軀一個翻轉之下,張開大嘴就是向著葉飛陡然咬去。

石壁裂縫內,葉飛臉上露出了慘笑,他想要移動身形,但此刻已然有些來不及了,那黑蛟的速度在這深淵之內,要超過他許多。 深淵的半空之中,上方的林帝還在努力地破開毒霧,而此時的葉飛已然是命懸一線。

「今天怕是要交代在此地了。」

「不行,我絕不能死在這裡。」葉飛眼中閃過一絲疲憊之色,但瞬間又變得堅韌無比,他努力地握緊斬痕劍,體內最後一點雷念之力洶湧而出。

他若是真的身亡,葉家怕是會瞬間倒塌,無論是華夏隱門,還是西方武道界,絕不會輕易放過葉家。

「呼吼!」就在這時,葉飛的耳邊傳來一聲熟悉的低吼。

只見他周身雷霆之力暴漲,一道耀眼的電光閃過,下一瞬銀角雷獸那巨大的身軀,便是出現在了深淵的半空之中。

這一刻的銀角雷獸,雙瞳已然全部睜開,周身的雷弧不斷翻滾,死死地盯著前方的黑蛟。

似乎在它的眼中,眼前這頭黑蛟,有資格成為它的對手。

「雷獸,自己跑出來了。」葉飛不禁微微一愣,臉上不免露出古怪之色。

他如今體內靈力被壓制,就連那一絲不滅真元,也近乎消散,根本無法將其凝聚,完全沒有力量召喚出銀角雷獸。

「轟,轟隆!」驚天的爆響聲,在深淵半空之中炸響。

原本向著葉飛猛衝而來的黑蛟,穩穩地撞到了銀角雷獸的懷中,兩隻恐怖巨獸,此刻撞出的反震之力,讓四周的石壁隨之顫抖起來。

葉飛目光一閃,沒有任何的猶豫,身形隨即帶出一道長虹。

衝出了石壁之後,他不在理會黑蛟,而是身形一轉,向著上方的毒霧曾衝去,趁著銀角雷獸拖出黑蛟,他必須儘快離開此地。

「吼吼!」下方的黑蛟,顯然是發現了葉飛的意圖,一陣低吼之下,就是要轉身直接追去。

只是不等這黑蛟移動身軀,一隻帶著雷光的巨大前爪,帶起一陣雷霆風暴,猛然向著黑蛟拍了過來。

恐怖的悶響聲,在葉飛的身後傳來,黑蛟發出一聲嘶吼,竟是如同方才的葉飛一般,被銀角雷獸一爪拍進了石壁之中。

「拍的好!」

「等葉某踏入元嬰,定要親手將那黑蛟活剝了。」葉飛感應到下方的情況,心中只感到一陣暢快。

此時他的身影,已然出現在了墨綠毒霧層的邊緣,周身雷光閃動之下,沒有任何的猶豫,葉飛的身形被雷念之力包裹,整個人融入了毒層之中。

進入毒層后,葉飛頓時注意到了上方,出現一片毒霧薄弱之處。

「給葉某開。」葉飛眼中雷威一閃,不滅雷霆隨即洶湧而出。

黑色懸崖邊緣,一直出手溶解毒霧的林帝,此刻眼中閃過一道異光,隨即緩緩收回了手掌。

而就在此刻,毒霧層內傳來一陣爆響,隨之一道人影衝出,陣陣的雷霆之力在其周身閃動,顯然正是葉飛無疑。

「出來了。」葉飛嘴角露出淡笑,體內的靈力同時在急速恢復著。

他原本蒼白的臉色,很快好轉過來,體內的傷勢被暫時壓下,有了靈力的支撐,就算那黑蛟從深淵內衝出,葉飛也有與之一戰之力。

半空之中,葉飛周身靈力涌動,同時緩緩抬起手掌,一縷不滅真元在他的指尖凝聚。

「雷獸,回來。」不滅真元一處,葉飛隨即傳出一道靈識。

他的聲音未落,只見一道電光猛然從深淵底部鑽出,幾乎是下一瞬便是融入了葉飛的體內。

收回了銀角雷獸,葉飛低頭望向下方,那層墨綠色的毒霧,並沒有因此散去,他的臉上不免露出凝重之色,斬痕劍上爆出靈光。

「那頭畜生,不會離開深淵,你無需如此。」後方不遠處,山崖之上林帝那低沉的聲音傳來。

他一直身處第一島內,當年那黑蛟與傅蒼天一戰,此人也是身在當場,對於這黑蛟還是有著一些了解的。

前方的半空之中,葉飛聞言緩緩轉過頭來,身形閃動之下,便是落在了懸崖檯面之上。

「劍尖已經取到了,當初破除毒霧之情,葉某記下。」葉飛抬頭看了眼前之人一眼,隨即向其抬手抱拳。

若是沒有林帝出手,以他方才的狀態,想要衝出黑蛟的毒層,估計也沒有那般容易。

林帝面色如常,深深地看了葉飛一眼后沉聲道:「帶我的女兒進入華夏,幫本帝尋到當年屠島之人,當還這份人情。」

這位暗島之主,此時也沒有與葉飛客氣,直接說出了他的要求。

葉飛目光微閃,帶安娜進入華夏,並不是難事,不過想要尋到百年之前,屠殺第一島之人,估計有些不太可能。

就算找到了,此人若是還存於世間,那實力定是極為恐怖。

「你只需幫我打聽消息便可,報仇的事情,本帝會親自出手。」林帝看出了葉飛心中的顧慮,隨即再次開口說道。

只見他說完之後,緩緩抬起手臂,掌中多了一塊黑色的三角形紋咒,直接扔給了眼前之人。

葉飛目光沉靜,接過紋咒之後,靈識下意識地掃過,此石之內蘊含著陣陣的傳送之力。

「捏碎此石,本帝就會離開暗島,屠島之仇誓要雪恨。」林帝眼中幽光閃動,周身升起一股無形之勢,他確實是逃避得太久了。

「葉某儘力而為,不過時隔太久,不敢保證能夠尋到。」葉飛收起了紋咒,隨即低聲開口回應道。

前方的林帝微微點頭,二人一番交談之後,便是一同離開了此地。

如今殘劍的劍尖已經找到,葉飛還需儘快回到江東,將其斷劍重鑄才行,至於林帝的事情,只能暫時拋在腦後,百年前的事情,想要查清楚確實需要時間。

第一島廢墟大殿內,葉飛已然有了離去之意,向著林帝告辭之後,便是準備離開暗島。

安娜此時跟在葉飛身後,二人剛剛準備踏空而起,後方林帝的聲音,忽然再次傳來。

「安娜從沒有離開過暗島,今後那個名叫崔虎的娃娃,要是感欺負我女兒,你大可捏碎紋咒。」林帝聲音依舊低沉,只是臉上的神情帶著認真之色。

前方不遠處,葉飛面色一怔,反應過來之後,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可見在林帝的心中,相比起報仇而言,他唯一的女兒顯然要重要的多。

「走吧,隨我去江東,崔虎那傢伙確實需要找個人好好管教一下。」葉飛輕笑這搖搖頭,周身靈力涌動在,將身旁之人包裹。

安娜在葉飛面前,一直較為安靜,此時只是輕嗯一聲,沒有再多說什麼。

暗島中心,圍繞第一島的迷霧,忽然出現了一道缺口,只見隱約一道流光衝出,下一瞬間便是隨即消失不見。

半空之中,葉飛沒有任何停頓,幾乎是展開全速,向著華夏境內踏空而去。

……

華夏,江東葉家,如往常一般平靜,眾人修鍊的熱情始終不減。

在藍菲的帶領下,原本不喜歡修鍊的葉靈,也將大部分的時間,都投入進了提升實力上面。

想必之上,葉家如今最忙的,當屬青木與崔虎二人,擁有武道天資的人,基本都是百中無一,天資卓越之人更是如鳳毛麟角,極其難以尋得。

「死道士,虎爺有些手癢了,咱們進入須彌大陣打一場怎麼樣?」葉家莊園的前院之中,崔虎此時搓了搓手掌,一臉壞笑地開口。

莊園後院的須彌大陣內,經過這段時間的挑選,葉門內已經有了數百弟子,但實力卻是不敢恭維,這些後輩的成長需要時間。

此時在崔虎的前方,青木道人不禁翻了翻白眼,同時輕輕搖了搖頭了。

「那些弟子,多半你曾經的手下,在他們面前耍威風有什麼意思。」青木一眼就看穿了崔虎的想法,連連擺手顯然是不願切磋。

崔虎一聽這話,面色不免有些尷尬,忍不住撓了撓腦袋。

就在二人交談之時,青木道人忽然眼中精光一閃,猛然抬起頭來,向著前方凝望而去。

「有人進入葉家了。」青木體內靈力運轉,臉上露出警惕之色。

崔虎聞言,眼中紅芒閃動,氣血之力隨即涌動而出,臉上的把表情也是變得認真了幾分。

自從上一次,葉飛將隱門的事情,告知給他們二人之後,崔虎與青木二人,行事也都變得謹慎許多,隨意潛入葉家之人,多半是敵人無疑。

「哼,虎爺正好有些手癢!」崔虎目光一瞪,手中的黑色巨錘陡現,身形隨即一躍而起。

此時莊園的半空之中,一股極寒之氣,凝聚成一道寒霧,猛然向著崔虎襲卷而來。

寒霧所過半空,一陣陣冰凌凝聚,可見這股力量不俗。

下方的青木道人,此刻不免眉頭緊鎖,就在他也準備出手之時,目光所致之處,已然出現了兩道人影。

「葉,葉門主。」青木微微一愣,隨即很快反應過來,身上的氣勢盡散,臉上同時露出了笑容。

半空之中,剛剛一躍而起的崔虎,在看到葉飛之後,臉上同時露出激動之色,但他的目光落到一旁的另外一人身上時,瞳孔忍不住微縮,周身的氣血之力瞬間消散無疑。 葉家莊園前院,葉飛淡笑一聲,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向著崔虎微微點頭,他便是獨自一人,閃身向著莊園後院的方向而去。

如今安雅已經到了葉家,有崔虎照顧,應該不會出什麼事。

殘劍的劍尖已經尋到,葉飛需要儘快將其融合,崔虎與安娜之間的事情,他不想過多的干涉。

「葉,葉小爺,您不能丟下我一個人,面對這隻母老虎啊。」崔虎猛地一個轉身,幾乎是下意識地開口,但卻見葉飛的身影早已消失。

此時的莊園前院,只剩下的崔虎青木,以及前方臉上逐漸露出憤怒之色的安娜女王。

一時間前院四周略顯的有些安靜,空氣中的寒意,隱約上升了幾分。

「那個……安娜,你還好吧。」崔虎面露尷尬之色,臉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同時緩緩地轉過頭來。

他的話音未落,只覺感到一陣刺骨的寒意,將其整個身形籠罩,崔虎的身子不敢輕易移動,上衣的領口處,此刻已然出現了冰凌。

「你剛才,說什麼?」安娜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然站到了崔虎的身旁。

崔虎面色頓時有些漲紅,若單論實力而言,他的戰力遠遠超過安娜,但此刻體內的氣血之力,卻是一點都不敢輕易爆發。

前院之中,一旁的青木道人,此刻不免一臉的古怪之色。

「沒,沒什麼,虎爺什麼都沒說。」

「安娜,你剛剛來到這裡,我先帶你熟悉熟悉環境,你看怎麼樣。」崔虎反應極快,連忙一臉的笑容的地開口回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