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巨大的屍骸降臨下來的最初,並沒有改變這個監獄的現狀。

不過幾個輪迴之後,就有生靈發現了這具混沌古神屍身的用處。

那些流放者們原本就極為聰明,他們躲藏在屍身中,規避了一輪又一輪裁決之光的凈化,然後漸漸地發展壯大。

這個監獄中積累的流放者越來越多,漸漸地就變得繁盛起來……

一開始監獄中的流放者們彼此為一團,並沒有什麼矛盾,畢竟在這個監獄里活下去大於一切。

可是混沌古神的屍骸,在無數年中開始腐化,潰爛,遺留在屍骸中的生命之力也溢流而去,只留下那一根根衝天而起的「獸骨」也就是骨塔。

在這個過程中,流放者們也不斷地遷徙,最終也只能躲藏在骨塔之中。

而隨著這個世界的生靈越來越多,強者們利用荒骨亦變得無比強大后,就開始爭奪那些骨塔了,因為只有骨塔才能夠庇護他們的性命。

於是爭端隨之而來,各大家族之間也為此展開了戰爭,從爭奪骨塔開始,再到爭奪荒骨……

這樣的爭奪一路延續到今天。 這些事對於骨塔中的大勢力,大家族而言,並不算是秘密。

但萬古荒原上無數的賤民,包括那些城池中的荒神們來說,他們並不知情。

聽到這裡,羅徵才意識到一個重要的問題,「你說裁決之光每隔千年凈化一次這個世界,那距離下一次裁決之光凈化,還有多少年?」

小芸眨巴了一下眼睛,淡淡的說道:「還有三年。」

「也就是說,三年之內,如果不進入骨塔,在骨塔外的所有人都會死?」羅征問。

「對,」小芸低頭說道。

「這就有點麻煩了……」羅征臉上流露出苦笑。

他現在也置身在這個世界中,還被詛咒之鏈所束縛,無法離開這個世界,更加無法逃回神域。

如果想要活命,他務必要進入骨塔。

連那些強大的荒神都無法對抗裁決之光,羅征恐怕也無法避免被凈化。

「可是你們作為典獄長一族,為什麼會流落在這裡?」羅征又皺眉問道。

典獄長一族,顧名思義,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了管理這座巨大的監獄。

可無論是小芸和浮初的實力都低的可怕,未免有些說不通。

「因為我們選擇了背叛,」小芸回答道。

典獄長一族也是極為古老的種族。

他們由混沌古神創造,繼承了混沌古神的意志,用來管理這座巨大的監獄,保證詛咒之鏈和裁決之光的順利運轉。

無論是什麼種族,在無限長的歲月中終究會對自己的行為產生置疑。

畢竟典獄長一族雖然是管理這座巨大的監獄,可他們實際上也深陷在囚籠之中,與那些流放者的待遇一樣……

混沌古神也考慮到了這個問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降下他強大的意志,勒令典獄長一族恪盡職守。

在混沌古神的意志之下,典獄長一族只能一代一代的安分下去,鎮守這座監獄。

可是在八百億年前,那具混沌古神的屍骸墜下來后,混沌古神的意志消失了!

「難道說,那具巨大無比的屍骸,是建造這座監獄的混沌古神是同一個生靈?」羅征問道。

「並不是,我們典獄長一族的長輩們推測,這具死掉的混沌古神可能是我們主人的對頭,而我們的主人恐怕也受了很嚴重的傷,所以才無暇降下他的意志,」小芸說道。

是或者不是,都沒有太大的意義。

自從混沌古神的意志不再降臨后,典獄長一族產生了分歧,裂變成了兩個派系,一個是守舊派,一個是自由派。

守舊派依舊遵循混沌古神的意志,繼續管控這座監獄。

自由派則厭倦了這種望不到盡頭的日子,希望能夠離開。

守舊派指責自由派背叛了混沌古神,而自由派立誓尋找離開這座監獄的辦法……

這兩大派系之間暗中爭鬥了無數年,幾乎動用了一切可以動用的手段。

「結果自由派輸掉了一切?」羅征問道。

「嗯,」小芸目光落在浮初身上,露出一絲無奈的笑意,「我們是最後的自由派,三年之後,我們恐怕也不復存在了。」

典獄長一族一直居住在一個特別的地方,在那個地方可以免受裁決之光的凈化,一旦離開,裁決之光降臨他們一樣也會死。

聽完小芸這番話,羅征也是唏噓不已,沒想到這對姐妹竟然還有這番來歷。

羅征的念頭一轉之下,隨即又問道:「等等,既然你們醞釀著離開這個世界,為什麼不尋求骨塔里的那些大家族,大勢力幫助?」

自由派的目標是離開這座監獄。

骨塔中的那些大勢力,大家族中的強者們,同樣也是被流放在此地。

他們的目的是相同的。

如果自由派選擇與這些流放者們聯合,沒有理由會輸給守舊派。

「我們雖然想要離開這座監獄,可還不至於與那些流放者們同流合污,這是我們自由派的長輩們的堅持,」小芸淡淡說道。

典獄長一族就是看管這座監獄的獄卒。

那些流放者們,就是這座監獄的犯人,獄卒即使想要逃離這座監獄,也不至於和犯人合作。

羅征倒是能理解自由派的想法。

「最後我們的長輩們後悔了,但為時已晚,」小芸說到這裡,情緒有了劇烈的波動,她雙目之中流露出憤恨之色,「自由派幾乎被剿滅殆盡,而我先行逃了出來,再後來……浮初也順利逃脫。」

兩姐弟逃脫之後,就一直潛伏在鑌鐵部落中。

「你們沒打算投奔那些流放者?」羅征問。

「當然打算了,」小芸神色激動,雙目中浮現出濃郁的仇恨之色,「對我來說,是否能夠離開這個該死的地方已經不重要了!我想要復仇!」

對於小芸和浮初而言,他們的親生父母,還有各大族系的長輩都被屠殺的乾乾淨淨,這是無法化解的仇恨。

「但守舊派早就布下了天羅地網,以我們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闖過去,」浮初平靜的說道,他臉上有一股與他年齡不相稱的成熟。

浮初無法修鍊荒神,而小芸的實力低微。

儘管她一直努力修鍊,但資源太過於缺乏,又不敢進入那些大城池中,修為增加的十分緩慢……

守舊派只需要保證這對姐弟不進入骨塔。

三年之後,除了骨塔中的流放者之外,骨塔外所有的生靈都會被凈化乾淨,小芸和浮初自然也逃不掉,後患也就除盡了。

「我明白了,你希望我進入骨塔,將骨塔中的那些流放者們聯合起來?」羅征問道。

「對,」小芸點頭,「雖然我不知道你的來歷,但你身負詛咒之鏈,即使你天賦再出眾,修為再高,一樣也跳不出這個囚籠,相信你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我貌似沒得選擇?」羅征笑著反問道。

聽到這話,小芸也笑了。

他們潛伏在這裡的歲月中,一直都是戰戰兢兢,不敢引起絲毫風吹草動。

這一次兩姐弟算是豁出去了,幾乎將一切秘密都抖了出來,說與這個不知來歷的青年羅征。

一方面是他們已經沒得選擇,這是最後的機會,另外一方面羅征的表現的確取得的他們的信任。 天邊……

羅征向前急速飛遁著。

原本羅征想帶著小芸和浮初一起離開。

但被小芸拒絕了。

在沒有絕對的把握之下,他們貿然靠近那些骨塔,極有可能被「守舊派」發現。

所以此行只能羅征一人前往。

沙心城只是一座邊緣城市,其中並沒有傳送陣。

越過了沙心城后,羅征再度進入一片萬古荒原。

這片萬古荒原與羅征一開始降臨的萬古荒原一樣,其中的荒骨被採集后陷入了枯竭,是一片無人看守的萬古荒原。

「這麼多陰人?」

在空中俯視之下,羅征看到那密密麻麻的骸骨之中,成千上萬的陰人如同一匹匹野馬,在這荒原之上狂奔著。

這個世界中的人有三種來歷。

一種為典獄長一族,是被混沌古神創造出來的。

另外一種為流放者,也是這座監獄禁錮的對象……@^^$

最後一種就是骨塔之外的「賤民」,所有的賤民都是由陰人開啟靈智而來,而且賤民若是實力夠強也是有資格進入骨塔的。

「這世界所有的強者都懼怕裁決之光,只有這些沒有開啟靈智的陰人不懼怕,那這些陰人又是如何誕生的?」羅征倒是去忘記詢問陰人們的來歷了。

這片萬古荒原廣闊無邊,即使羅征一直保持著極高的速度,橫跨此地差不多也耗費了半個月時間。

半月之後,羅征終於看到了另外一座城池。

「唰啦……」!$*!

羅征展開了一張地圖。

這張地圖是羅征在沙心城中耗費一塊荒骨換來的,製造的十分精細,詳細記錄了一些城池和骨塔的方位。

「聖骨城,」羅征的目光微微一閃,「這座城池中擁有前往赫連城的傳送陣,而赫連城則坐落在天南骨塔的那片萬古荒原的一側,是一條捷徑。」

將地圖收起來后,羅征身形一盪,直奔聖骨城而去。

和沙心城一樣,聖骨城對於外來者也頗為警惕,城門口的守衛攔住了羅征的去路。

「兩位朋友,這是羅某的一點心意,」羅征的手掌輕輕一翻,將十來塊荒骨塞了過去。

這些守衛一個月的俸祿也不過兩三塊荒骨,忽然看到這筆「巨款」如何不心動?

再看羅征的修為尋常,這樣的傢伙想必也翻不起什麼大浪,這兩名守衛大手一揮便放行了。

進入聖骨城后,羅征也沒有停留,一番打聽之後,直奔聖骨城的傳送陣而去。

此地與赫連城之間隔著億萬里之遙,傳送的費用也是不低,一百枚荒骨。

也幸好羅征留存了一些荒骨,現在用荒骨開道,省卻了不少麻煩,否則只憑藉自己的速度飛遁到目的地,不知道要幾年時間……那時候裁決之光降臨,自己恐怕都還沒進入骨塔,更別說回去接小芸和浮初。

因為傳送的距離十分遙遠,通過傳送通道都耗費了三天的時間。

三天之後……

一座繁盛的大城呈現在羅征眼前。

在羅征想來,這世界所有的城池應該都十分荒涼。

畢竟除了骨塔內的生靈之外,其他人只能活一千年,根本沒有時間將城池建設的十分廣闊。

然而赫連城和沙心城,聖骨城都不一樣。

這座城池距離那些骨塔都很近,骨塔中的生靈們避開了裁決之光后,就能再度回到赫連城,所以裁決之光不會打算這座城池的進程。

「神域……」

羅征抬頭之下,就看到巨大的神域懸挂在高空之上,如同一塊形狀獨特的星星。

那些遙遠的骨塔彷彿也近在咫尺,豎立在不遠處。

這骨塔的高度與神域的長度差不多,由下至上不知道要攀爬多少年,才能到達頂端,實在是難以描述它的龐大。

「發什麼呆?還不快離開?」有人催促道。

羅征淡淡的瞥了那人一眼,隨即快步離開。

在赫連城中轉悠了一圈,一番打聽,羅徵才知道天南骨塔的方位,竟然還有數十萬里之遙。

出了赫連城后,羅征一路向南,又飛遁了一天一夜,他便看到了一根拔地而起的旗杆,而那旗杆之下,有一座形狀獨特的建築,而在那建築的頂端屹立著一座十來丈高大的石雕。

「三頭六臂!」

羅征的目光猛然一閃。

「這是蚩尤的雕像!」

在太陽內部的那座宮殿中,羅征曾見識過這座雕像,記憶猶新,自然不會記錯。

拿到那枚「准入令」后,羅征也知道,這片萬古荒原之所以危險,是因為這是蚩尤一族與軒轅一族的戰場,這片萬古荒原中的資源固然豐富,可因為兩大族之間的爭鬥變得十分兇險。

「這應該就是蚩尤一族的據點……」

再度看到蚩尤的雕像,羅征心中倍感親切,幾乎沒有絲毫遲疑他降臨在了這座建築的門口。

不過此時大門緊閉。

而周圍則零零散散站著一些人,這些人有男有女,背靠在牆壁上,臉上流露出陰冷之色。

當他們看清楚羅征的修為後,雙目中隱隱流露出譏誚的表情。

「這些人的實力,很強……」羅征也在打量著這些人,「比此前在萬古荒原上交手的那四名荒神實力還要強大,而且身經百戰,都是殺伐果斷之輩。」

羅征在門前等了一會兒后,終於忍不住,朝著最近的一個男人開口問道:「為什麼此地的大門緊鎖?」

那男人臉上有一道細長的刀疤,眼睛很小,聽到羅征的話,嘴角微微一翹,「廢話嗎?還沒開門,自然是緊鎖了,在這裡等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