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她就成全他想娶妻的這份心思,比起被清雲公主殺死,可能娶了清雲公主為妻,對他來說,才是更大的折磨吧!

「王爺……」想到這,沐添香喊了霍陵川一聲。

「恩?」霍陵川回頭去看他。

「這附近可有什麼寺廟?」

「有,上次昌平王妃去的寺廟就在這附近,怎麼了?」霍陵川有些奇怪。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沐添香勾起了嘴角,「告訴昌平王妃,讓她派人救楊安,可一定要保證楊安完好無缺的回到京城。」

只消她一說,霍陵川便懂了她的意思,她是怕清雲公主會怒極殺了楊安滅口,到時候死無對證,他們所做的一切也就通通沒了效果。

他點點頭,立刻吩咐身邊人去做了。

月色朦朧,春天的晚上還是有些冷的,有涼風習習,他們一行人走在下山的路上,霍陵川將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順手披在了沐添香身上。

沐添香正在發獃,頓時感覺身上暖和了許多,當即便抬頭沖著男人眨眼睛。

霍陵川無奈的失笑二人眼中有著不一般的默契。

隨後,他們已經回了王府,因著是晚上了,沐爾雅便在王府里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沐添香就到了她那裡。

她此時剛剛起床,還未梳洗,頭髮也亂糟糟是披在腦後,睡眼惺忪的打開門。

「姐姐。」

隨後,沐爾雅又意識到自己頭未梳,臉也未洗,甚至連衣服都不太整齊時,她突然清醒了過來,一把關上門,自己跑了進去。

沐添香一瞧她這副樣子,便覺得無奈又好笑,這丫頭還在她面前在乎這些,想當初,他們在鄉下的時候,那不就是頭不梳臉不洗,穿的也是破破爛爛的,照樣不是好端端的過來了,怎麼到了現在她反而害羞了。

片刻后,門才被重新打開,沐爾雅紅著臉,不好意思的說,「姐姐,我……」

「還不讓你姐姐我進去?」沐添香沒好氣的問道。

「哦哦,快請快請。」沐爾雅這才後知後覺的讓沐添香進去。

「他們有沒有對你怎麼樣?」這是沐添香最關心的話題,昨天晚上已經很晚了,她也沒有去細問。

「啊?沒有的,我被他們抓住后就一直待在柴房裡,他們還沒來得及對我下手,姐姐你們就來了。」沐爾雅搖搖頭,她也只是隱隱約約的聽說了楊安對她的念頭,實在是噁心!

聞言,沐添香鬆了一口氣,心裡的大石頭終於放下了。

如她所料想的一樣,清雲公主一大早醒來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很是不對勁,她還未經人事,自然不懂那酸痛是什麼。

只當是睡覺環境太差,床板太硬的緣故。

可是當她睜開眼,一張放大了的臉在她眼前,清雲公主有些懵,再往下看了時,他們二人都是赤身裸體且不說,楊安的手還放在她腰處,灼熱的溫度從皮膚直接傳來,清雲公主頓時就感覺到不太好。

「楊安!」

她大叫一聲,聲音還有著顫抖,楊安也被這一聲大喊給吵醒了,睜開眼一看,他的懵逼程度完全不亞於清雲公主。

「公……公主……」

楊安快速的跳起來,他昨夜倒是依稀感覺到自己和一個女人……他也只當是春夢,可是第二天……睡在他身旁的女人不僅是真的,還是清雲公主時,對於楊安來說,這可就是噩夢了!

已經現在這樣了,他們還有什麼不懂的,清雲公主眯著眼,心中的怒氣怎麼也壓制不住,怒火中燒的清雲公主也不顧自己還是光著的,當即就想要拿自己的鞭子抽死這個賤人!

可是當她伸手摸過去的時候,卻發現這個屋子並不是她的房間,她的玄鐵鞭自然也不在身邊。

楊安見狀不對,立刻穿好衣服往外跑,清雲公主便是再惱怒也沒有辦法,只得咬牙快速穿好了衣服,沖了出去。

「影一,給我殺了那個賤人!」

「是,公主!」

影一是清雲公主身邊最得意的暗衛,他也是剛剛才蘇醒過來,大概是因著他的身體素質比其他人更好一些吧。

因著沐添香的話,昌平王妃帶人早早就守了那裡,她還裝出一副自己只是路過的樣子。

如她所願,偽裝的昌平王妃一眼就被楊安看見了,他彷彿看見了救命恩人一般,衝過去立馬就跪在了地上。

哭的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好不可憐,「王妃,您在這兒實在是太好了。清雲公主……清雲公主她要殺了我。」

楊安自顧自的說個沒完,絲毫沒有注意到昌平王妃眼中閃過的厭惡,彷彿看見了什麼髒東西一般。

「這不是楊家的公子嗎?這清雲公主為何要對你痛下殺手啊?」

楊安一愣,倒是說不出話來,這他該怎麼解釋,難道說他莫名其妙把清雲公主給睡了,現在人家姑娘要殺他滅口?

「這……怕是因愛生恨,王妃不知,我與清雲公主早就有私情,我們一同來此玩耍,可她卻不知為何,非要殺我。我想……怕是因為我對沐小姐的欣賞,惹了清雲公主不快,這才讓她……」

楊安咬牙一口氣編完了瞎話,昌平王妃聽完,簡直啼笑皆非,細細想來,這和沐添香給他們安排的劇情還真是服服帖帖的,沒有半點偏頗。

「那你們……是發生了……」昌平王妃沒有繼續說下去。她擺明了想逼著楊安承認。

聞言,楊安咬了咬牙,沒有任何辦法,他只好點了點頭,現在昌平王妃擺明了,只要他不承認和清雲公主已經發生了的話,她就不會管他的死活。

「自然。」

「好,你們都聽見了吧。本王妃一定回京求皇上給你個公道。」昌平王妃拍拍手。

說到此,楊安便是不想承認也不行了,而且剛好清雲公主的人也追了過來。

昌平王妃手一揮,兩方的人很快就撕打在一起。

昌平王妃所帶這人果然不簡單,況他們人多勢眾,影一很快就不敵了。

楊安還是被安安全全的帶回了京城,正當他高興自己終於得救了時,昌平王妃便直接將他帶進了皇宮。

沐添香聽說時,正在和沐爾雅一同準備她的殿試,聽聞此事後,兩人更是笑的止不住。

「姐姐,他最後會怎麼樣啊?」沐爾雅邊捂著嘴邊笑道。

「自然是娶一個公主老婆,然後走上人生巔峰咯。」沐添香調笑道,也不管沐爾雅是否聽的懂老婆是什麼意思。

明日便是沐爾雅的殿試了,在這個時代,才子們的殿試都是由皇帝來定日子的,皇帝樂意幾時便是幾時,絲毫沒有然後問題。

恰好,今天一大早,宮裡才傳來消息,說殿試定在了明天,讓沐探花好生準備一番。

沐添香此時才覺得后怕,若是他們昨日夜裡沒有救出沐爾雅,那不是就耽誤了她的殿試,耽誤了她做官不說,最重要的是……殿試都敢不去,豈不是欺君之罪。

一說起這事,沐添香就恨不得現在在沖回去,將楊安打的連他姨娘都不認識。

第二天一早,沐爾雅就準備進宮了。

霍陵川早上上朝的時候連同沐爾雅一併拉了去。

朝堂之上,項進,沐爾雅,楊安三人依次站在朝臣中間,因著他們還未被封賞,所以也是穿著常服,站在穿著朝服的群臣中倒顯的極其突兀。

而沐添香則是在王府里等待著好消息。

她昨天夜裡,在淘寶上買了幾本歷年曆代古代的史書特意給沐爾雅看了看。

這種情況之下,沐爾雅應當是十分有把握才對。

果然,她沒有讓沐添香失望,很快就傳來了消息。

沐爾雅回答出色,現在已經進了翰林院,成為了正七品的編修。

雖然官職不大,但好歹也已經做了官,也不枉費她送她進學院的一片辛苦。

與此同時,沐爾雅也成了大虞歷史上的第一個女官,可謂是開啟了大虞朝女人做官的先例。

雖然大虞從未規定過女子不能為官,可是還是從未有人成為這第一人。 沐家兩姐妹在京城的風頭一時間達到了頂峰,上至達官貴族,下至平頭百姓,無一不在討論著這姐妹二人的光榮事迹。

他們可以說寒門人士的典範,給了不少寒門子弟希望,讓他們重新有了奮鬥的信心。

兩個弱女子尚且如此,他們一群大男人又有什麼做不到的,一時間,倒是又湧現了不少寒門的才子拔得頭籌,不過這也是后話了。

他們三人通通進了翰林院,職位也大致相同,唯一有意思的是。

那日,皇帝居然親口發問了楊安是否同清雲公主有私情,他們真的早已珠胎暗結了嗎?

原來,昌平王妃一早就已經進宮把楊安和清雲公主的事情說了個清楚,不過她特意隱瞞了其中霍陵川,沐爾雅,沐添香三人的影子。只說楊安與清雲公主有了私情,被她發現了,甚至還將楊安曾經扯的瞎話又添油加醋的給皇帝和太后說了一次。

皇帝向來敬重昌平王夫妻,現在自然也相信了她的說法,全當是二人真的由愛生恨。

況且,清雲公主如此一般,倒也了了他一樁心事,那就是,清雲公主來大虞是為了尋求一個如意郎君,可偏偏她又瞧上了霍陵川,霍陵川又對她沒意思,最後煩的還不是他這個皇帝。

現在她自己有了人選,倒也合適,所以當皇帝問出來時,眼眸中滿是威脅,流言已經蔓延於此,同不同意,楊安都只能說是了。

得到楊安肯定的答案后,皇帝點點頭,「那便派人去尋清雲公主去吧。順便去求了清流太子的意見,若是合適,你們便早早的將婚事定下來罷。」

這麼一句話,就決定了清雲公主和楊安的「美好未來」,楊安還只能跪著謝主隆恩。

可是,清雲公主卻沒有那麼容易妥協,當她查出來后,是沐添香救走了沐爾雅時,還順便讓她失身於楊安那種窩囊廢。

清雲公主就氣的不行,心中真悔,當初為什麼不直接殺了沐添香呢,這樣嫁給霍陵川的人就是她了,不僅如此,她也不用失了身子給一個賤男人。

當她回了京城后,聽說了沐添香特意為她準備的各種傳言后,更是氣的發狂,也不顧身邊人的勸阻,拿著自己的鞭子就去瞭望君閣。

門口的侍女看見是上次砸過場子的清雲公主后,當即便花容失色,也不多說話,直接去找了樓上的沐添香。

「王妃,清雲公主來了。」那侍女可是當初那場鬧劇的見證者,她當時也嚇的不清,現在再看見清雲公主,更是感覺到不妙。

「嗯?她來做什麼?」柳氏一驚,再往四周看看。

「玲瓏和黑影都不在,添香妹子你還是別去見她了。」柳氏有些擔心,玲瓏被她派去照顧沐爾雅了,而黑影則是因為他弟弟暗夜有事,便也離開了。

如此一來,沐添香身邊會武的人都不在了。

所以,柳氏才勸她避避風頭吧,按清雲公主那種性子,沐添香獨自下去,若是不脫一層皮,她都不好意思叫清雲公主了。

沐添香自然也是知道柳氏心中所想,當即便笑笑,她自然知道清雲公主如今怒氣正大,玲瓏和黑影也不在,她怕是討不到好果子,只不過……望君閣是她的心血,她不能眼睜睜看著清雲公主毀了她的心血,所以才決定下去一會。

「沐添香!你個賤人!」清雲公主一看見沐添香便紅了眼,見她臉上有著精緻的妝容,一舉一動皆是尊貴,再想想她現在是忠信王妃。清雲公主就恨不得上去用鞭子抽花她的臉……

「公主,何出此言?」沐添香故意裝聽不懂的樣子,文文靜靜的看見清雲公主。

這恰好觸了清雲公主的眉頭,她生平最厭惡這種裝模作樣的女人。現在的沐添香顯然就是這樣的。

「你還問我?哼,賤人,搶了我的男人,還敢加害於我。你當真是不想活了。」清雲公主拿著鞭子的手越握越緊,顯然,她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了。

「公主不要誤會,本王妃對楊編修是沒有任何興趣的。本王妃與王爺琴瑟和鳴,日子過的很是不錯。還請公主不要說出這種傷害我們夫妻感情的話。」沐添香突然冷了臉,語氣也帶著幾分寒意。

叫外人看來,倒真是清雲公主不要臉,說了一些胡話,人家安寧王妃還在維護王府臉面呢。

不得不說,即便是到了現在,沐添香也沒有放棄任何給清雲公主敗壞名聲的機會。

「放肆!」可惜清雲公主滿腦子都是沐添香剛剛所說的話,她嫉妒極了,憑什麼這個女人能夠和霍陵川琴瑟和鳴,而她堂堂一個上晟公主卻只能委身於一個小小編修?

也正是如此,她沒有立刻否定自己與楊安的關係,也算是第一時間親口承認了自己和楊安有一腿。

這便是沐添香想要的,很顯然,清雲公主十分配合。

「本公主今日就殺了你。」怒火攻心的清雲公主抄起鞭子就往沐添香身上甩去。

沐添香此時才有些慌,四處尋找著躲藏的機會,可是無奈,她還是被抽了一鞭子。

她在心裡暗暗吐槽,「為了讓清雲公主如願嫁給楊安,讓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她沐添香也是犧牲大了。」

當清雲公主的第二鞭子即將來時,霍陵川就已經來了,他顯然是著急趕來的,頭髮都有些凌亂。

待霍陵川瞧見沐添香身上的傷時,便怒瞪著清雲公主,他眼神陰鷙,顯然是怒極。

清雲公主被他狠戾的眼神一嚇,竟鬆手扔掉了鞭子。

「王爺……」她喃喃自語道。

霍陵川一步一步的走向清雲公主落在地上的鞭子,抬手將他拿起,上面還隱隱約約有沐添香的血跡。

他猛然抬起頭,眼神中帶著戾氣,「誰准你傷她的?本王放在心上都怕傷著的人,也是你能傷的?」

「我……她是你心尖上的,那……那我是什麼?」清雲公主像是受了重大打擊,怔怔的問。

霍陵川挑了挑眉,就像是聽了一個笑話一樣,「我管你是什麼?」

說完,便抬起手準備給沐添香報仇,不過沐添香早就看出了他的用意。

「王爺……我好疼,我們回府吧。」說完,沐添香又做出楚楚可憐的姿態,倒讓霍陵川又心軟了幾分。

扔下鞭子,走過去將她攬在懷中,親自抱著她回了王府。

只留清雲公主一個像個失了魂的瘋子一樣,獃獃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霍陵川的出場是沐添香早就安排好的,待黑影告訴她清雲公主回了京城時,並且還聽說了那些謠言大怒時,沐添香就知道,她一定會來找她的。

王府里她不敢去

那麼能收拾她的地方也就只有望君閣了,所以近幾日,沐添香幾乎日日都在望君閣里守著她,而霍陵川也在那裡派了人,只要清雲公主一來,那人就會跑回去報告給霍陵川。

霍陵川再來一出英雄救美,只不過這次她忽略了清雲公主的耐性,剛激了兩句她就忍不住了。

同樣,沐添香喊住霍陵川也是因為……清雲公主畢竟是一國公主,霍陵川再厲害,皇帝也會為難,雖說清雲公主如今名聲掃地,不過她也不希望霍陵川惹上欺負女子的壞名聲。那可就虧了,這次他們夫妻兩沒人傷害了清雲公主,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

輿論就更會站在他們這邊了,畢竟她也受了傷,人類都是同情弱者的。

只不過……在沐添香看來,霍陵川說的幾句話可比清雲公主那一鞭子來的更狠一點,簡直殺人不見血,如此一來,沐添香看霍陵川的眼神都充滿了崇拜。

回府後,霍陵川請了太醫為她簡單的處理了一下傷口,當清雲公主的鞭子甩過來時,她躲的快,也沒傷的多重。

倒是霍陵川大驚小怪了好久,一直罵沐添香不聽話,盡讓他擔心。

他這樣,她也沒什麼辦法,畢竟是自己錯了,而且也是真的讓人擔心了,所以在面對霍陵川的不許出府,在家修養時,她也只好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