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刺客此時面se已是駭然,鑽星匕緊緊刺入皮膚表層,卻再也進不去哪怕一分,好像刺入一面銅牆鐵壁般,牢不可破。一股極強的氣息瞬時間將他包裹,發自心底的恐懼直衝天靈蓋。

彷彿,他才是獵物!

「吞噬之火!」林風眼眸炯然。

心隨意動,林風幾乎在剎那間成為一個火人。本源之心的暴動,身體每一寸肌膚都是凝聚著那吞噬的火焰,可怕的氣息遍布全身,霎時將『捆龍索』吞噬……

「嗯?」林風心中微怔。

感應中,吞噬之火彷彿增強了一點點氣息。

但眼下並非深究這個的時候。

穿成反派的女兒[穿書] 『捆龍索』后。繼續吞噬『鑽星匕』,幾乎不分先後。

眨眼,便是乾乾淨淨!

「天哪!」朱破敵面se瞬變,呆在了原地。

怎麼也沒想到,天衣無縫的計策,不止未能制林風於死地,更是被他輕描淡寫的化解。

「那是什麼火焰?!」朱破敵嚇的魂飛魄散。

這一刻,他才深深明白了自己的弱小。眼前這貌不起眼的林風,絕對擁有著自己可望而不可及的實力,身體巨顫。看著林風一把抓起那個刺客,朱破敵連半秒都不敢耽擱,連是發了瘋似的逃跑。

「你是誰?」林風寒聲道。

孑然的氣息籠罩著眼前這個紫se身影,林風眼中充滿濃濃殺機。

敢冒充紫瑤來刺殺自己——

罪無可恕!

但……

那個刺客嘴角卻是滲出一抹黑水,未等林風盤問,便已是服毒自盡。

不成功,則成仁。

任何一個刺客都清楚明白,失敗的後果會是什麼。

與其受盡折磨而死,倒不如乾脆自我了斷。

「倒是神奇。」林風望著那紫se的身影。漸漸化為一個陌生臉龐,身體外閃爍著輕然光華。慢慢的改變身形。 無愛不歡:惡魔首席的復仇妻 ,而此時,目光凝望中,那身影的胸口前,一道白se光耀閃爍。

「就是這個么?」林風伸手取出。

那是一顆ru白se的圓珠,散發著jing亮的光華。

很顯然,這個刺客便是用這個『喬裝』,打扮成紫瑤的『模樣』。

「竟連氣息都能模仿。」林風長呼了口氣,剛才卻是差點沒把自己嚇個半死。

眼看著最心愛的人兒躺在血泊中。生死未卜……

那種刺心的感覺,太難受!

「烀!」火焰冉起。

林風手一揮,頓時間便將那刺客燃成灰燼,眼眸中透she著一分冰冷。

不解恨!

「還好我的身體,足足提升了兩個等階。」林風目光炯炯,望著那被刺入的傷口,此時早已癒合。便連半點疤痕都沒有,「那神獸鳳凰的寶物真是神奇,不止讓的本源之心異變,便連身體…都強化成這般程度。」

相比那把匕首。劇烈的黑se毒液殺傷力更大。


此時,仍可見自己的小腹處,不斷閃現著黑se光芒。

那劇烈的毒素瘋狂『殘害』著身體細胞,但身體復原再生的速度,卻更是恐怖。細胞的再生能力極強,肌膚的復原能力更是遠遠超出人類的程度,毒液的侵蝕速度,根本比不上身體『再生』的速度!

「嘖嘖。」林風感到滿意無比。

這種鮮明的對比,剛好讓的自己清楚知道,現在的身體有多強!

簡直變態!

心隨意動間——

「烀!」體內冉起一抹吞噬之火。

瞬間,便將那黑se毒液吞噬的乾乾淨淨。

「想不到在這個節骨眼上,還會有人在打我的主意。」林風眉頭深起,眼眸寒光粼粼。

明知道自己對天武大陸的重要xing,卻仍是進行刺殺行動。

「人渣。」林風斥罵了一聲。

只為一己私yu,寧可讓億萬人類陷入苦境!

「到底會是誰,和我有如此深仇大恨?」林風雙目jing光凌厲,腦海中霎時浮現出一個身影,曾經的記憶浮現心頭,那猙獰的嘴臉讓的自己直到現在,仍是記憶猶新!

「是你么,赤烮?」林風神se冰冷。

「我沒找你來算賬,你反倒不甘寂寞了?」

嗤然一笑,突然間彷彿想到了什麼,林風雙目頓時睜大。

不對!

「剛才施展那『繩索』的另有其人!」林風驚道。

被自己殺死的刺客,在行動中完全集中於刺殺,又怎可能分心兩用。

必然,有同黨伺機而伏。

「很好,得來全不費功夫!」林風嘴角冷然划起。

亟火梭頓現,林風一躍而上。

(第二更~~第三更要等到早上了,兄弟們) 「嘩!」心眼彷如蛛網般散發開來。

腳踏著亟火梭,林風的雙眸宛如一把出鞘的戰刀。

寒光盡she!

細細感應著周圍每一寸波動,林風倏然間發現,身體的強化,尤其是那鳳凰所留下的光點融入后,自己對空氣的感應不止清晰許多,心眼感應同樣如是!

任何一點細微的波動,都能清楚辨別。

「沒有氣息?」林風眉頭稍擰,旋即釋然。

「也對,若是那麼容易發現,剛才我便應該感應得到。」

哪怕自己情緒再失控,但在失控前卻一直留意著周圍,未曾馬虎大意。

若是有其它氣息,必然逃不過自己的感應。

顯然是……

「擁有和『隱霧符』相類似功用的靈寶。」林風雙目泛光。

使用過『隱霧符』自己很清楚,倘若靜止不動,很難被發現;但若是移動,必定會有細微的能量波動。哪怕隱藏的再深,細心感應必定會有破綻出現,除非兩人實力差距極大。

「在那裡!」林風很快便是找到。

命魂、人魂無不是到達五階,林風感應能力之強,又豈是朱破敵所能預料?

「想逃?」

「你逃得了么?」


林風嘴角冷然一劃,身體頓時疾she而出!


「嗖!」霎時消失無影。

……

朱破敵,此時早已嚇破了膽。

拚命的逃竄。連頭也不敢回,生怕那恐怖的煞星追上來。

但,該發生的,終歸會發生。

倘若朱破敵實力再強一點,飛行寶物再好一點,或許這個時候他已經逃脫林風的心眼感應範圍。但他……僅僅只是『初星級一階」的天武者,和林風的實力差距,不是一丁半點!

「轟~~」背後傳來驚人的破空聲,朱破敵嚇的魂飛魄散。

還是,追上來了!

緊咬著牙關。事到如今,朱破敵卻也是不得不拚命。一咬牙,身體頓時『穿』上一層黑se的巨形鎧甲,右手一個長方形的盒子『唰』的開啟,只見機關啟動,凌厲的寒芒盡she。


足有八十八道!

叱!叱!!

直飛向林風,宛如八十八條毒蛇,嘶吼而來。

「有用么?」林風表情淡然。

那八十八根特製的銀針速度確實是快,但現在。自己的反應速度又豈是以前?

今非昔比!

以等階論,現在的『身體』。甚至超出五階!

「吞噬之火。」左手一劃,腳踏著亟火梭,林風速度半分不減。

身前陡然出現一道火紅se巨大光幕,吞噬的火焰眨眼間便將那八十八根銀針吞沒。

『烀!』半分不存。

而此時——

林風已是望見對方。

渾身被那漆黑se的鎧甲所包裹,防禦的嚴嚴實實,但卻看不清臉龐的樣子。

感覺無比奇特,彷彿一個幽靈穿著鎧甲似的。

「好神奇的隱息寶物,竟連自己的身體都能隱去。」林風驚嘆。

自己的『隱霧符』已經算是不錯,但相比起來卻是遜se了一籌。

林風卻是不知。『統治』了天武大陸三百年,司令的家底何其豐厚,連天寶世界都能發現,更何況一些靈寶?

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