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理所當然的說道。

那人看到書靈這模樣,心中升起一種奇怪的感覺,不過當他看見書靈正看著他,等他的答案時,他什麼都來不及多想,直接肯定的說道。

「那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到時候後悔了可別怪我!」

書靈這時也不再猶豫了,手中早就準備好了的秘法施展開來,瞬間就看到段看不見的靈力絲線將書靈與那人連接到了一起。

與此同時,書靈也放開對自己修為的壓制,強大的力量瞬間就衝破了這片空間對天道的隔絕,讓天道察覺到了書靈的真實修為。

接引之光很快降下,將書靈包圍了起來,而那個人因為書靈的秘法的原因,也在這接引之光的籠罩範圍之內。

只不過由於他不是本來就要飛升的人,而是只是一個偷渡者,所以這接引之光對他有著不小的排斥,讓他在抵抗秘法反噬的同時還要抵禦這接引之光的壓力,一時之間弄得他狼狽無比。

「原來靈兒是要帶我去仙界啊!看來你還是不放心我啊!」

被接引之光籠罩著,那人也明白了書靈的打算,書靈也緊張的看著他,生怕他做出什麼事情來,!這個時候的她可是沒有辦法再阻止他的。

可是出乎書靈意料的是,那人見到這種情況,並沒有一絲想要掙扎的意思,反而是順勢當初自己的氣勢。

當天道感應到這股力量的存在時,接引之光又擴大了不少,對於那個人的排斥也消失不見。

「你,你怎麼…」

書靈看著那人的動作,不可置信的盯著他說不出話來。

其實這也不能怪書靈驚訝,實在是那人的行為太讓她想不到了,就這人現在爆發出來的氣勢明顯是在書靈之上的。

按理來說他是可以很輕易的掙脫書靈的限制的,可是他卻沒有這樣做,反而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傷到了書靈他這樣的行為越發的讓書靈不明白了。

而在書靈還在楞神的時候,兩人就已經被接引之光帶著,緩緩的朝著天空飛去,很快就消失在遺迹中。

「哎!看來我也該加快速度了,不能讓靈兒等我等久了。」

看著書靈消失的背影,書萱在原地站了許久,最終才頹敗的說道。

今天發生的事情更加讓書萱認識到了自己實力的不足,所以此刻的她並不想再在這裡浪費時間,她無比迫切的想要離開這裡,想要提升實力。

在心底和小白聯繫了一下,確定了兩人之間的距離並不遠,書萱便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原地,只有這滿地的屍體,還能證明這裡曾經發生過一場戰鬥。 「主人,你這是在做什麼?我們是要在這裡打劫從裡面出來的人嗎?」

書萱找到小白后,發現她對這個遺迹也沒有什麼還想要去的地方,便決定帶著她一起離開。

只是在找到出口的時候,書萱便先在出口處布置了一個迷幻陣法,而且在出來之後,書萱又馬上開始在外面布置陣法,小白見了便有些奇怪的問道。

「小白,我馬上就要渡劫了,我擔心這裡會有人在我渡劫的時候冒出來,平白的增加我渡劫的難度,所以我乾脆放幾個陣法在這裡,這樣可以預防他們不會打擾我渡劫。」

書萱在這裡和小白解釋著,可是手上的動作卻一點兒也沒停,很快就將陣法設置完成了。

「小白,你站得離我遠一點兒,免得一會兒牽連到你了。」

布置完這一切之後,書萱又對著小白說道。

「好的!」

小白也聽話的後退了很長一段距離,這天劫可不是開玩笑的,這要是隔得近了,被天劫給鎖定了,到時候兩人都討不了好。

看到書靈退到了一個安全的距離了,書萱就將自己的修為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

這次的情況和書萱上次渡劫時的情況差不多,在書萱放開修為的一剎那,天空瞬間就布滿了雷雲。

書萱看著在空中翻騰著的紫色雷雲,看著一旁的球球淡淡的笑著問道,「球球,你準備好了嗎?」

「主人,你放心吧!不就是一點雷霆嗎?我怎麼可能會有事?!」

球球小小的身影飛在書萱的耳邊,聽到書萱的問題,拍了拍自己的小胸口,自信的說道。

「你剛才在遺迹里吸收了那些人的攻擊,現在又是這麼多的雷霆,你會不會吃的消化不良啊?」

書萱看著頭頂越來越厚的雷雲,有些擔心的問道。

「主人,你想太多了,這些能量我就算收起來也不是一定要立馬就吸收掉,這些我可以將它們儲存起來,等著以後沒事兒的時候慢慢消化。」

「那行,那你準備好吧!這雷劫看著也馬上就快要降下來了,咱們快點兒渡完劫,再去修仙界將小白的那些仇人找出來處理掉好去仙界,靈兒還等著我們呢!」

書萱看著頭頂不知道聚集了多少雷電的雷劫說道。

本來書萱對於什麼時候飛升是沒什麼想法的,可是今天書靈為了她,提前和那個居心不軌的人到了仙界,所以她想過要早點去到仙界,確認書靈的平安。

「嗯!」

球球認真的看著書萱點了點頭,與書萱有契約的他現在也能感應到書萱心裡的急迫。

就在兩人說話間,天上的劫雷已經聚集完成了,一道手指粗細的雷電試探般的朝著書萱打了下來。

有球球在,這道雷電還沒有來得及來到書萱面前就已經消失無蹤了。

天上的雷雲彷彿被球球吞噬劫雷的舉動給驚住了,整團雷雲都靜止了一下,過了好了一會兒又白繼續開始翻騰了起來。

不過,這時的雷雲就好像被激怒了一般,降下的雷電也不再像平時那樣一道一道的慢慢來了,而是鋪天蓋地的落了下來。

「我去!這麼著急的嗎?」

書萱雖然知道就憑劫雷現在的力量是傷害不了她的,可是她卻還是忍不住被嚇了一跳。

不過球球實在是太給力了,這些雷劫還在半空中就全部被他給攔住了,書萱硬是一點都沒被雷電給碰到。

書萱還沒有任何的感覺,第一波雷劫就完全結束了。

本來想在渡劫的時候,第一波結束之後是會有一段時間的空隙,讓渡劫者可以休息一下的,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書萱與球球之間的合作,讓雷劫生氣了,此時它只是稍微停頓了一瞬間,第二波雷劫便跟著落了下來。

對於這樣的場景,書萱一點兒意見也沒有,剛好她現在也比較著急離開,這雷劫想要幫她省時間的行為還正合了她的心意,要是她的這次渡劫像其他人的一樣光是累計劫雲就要好幾天,然後等雷劫降下來又得劈好幾天,那她肯定會等得很暴躁。

不過不管是上次還是這次,都是這麼一股腦兒的給她劈完了,看來這雷劫還是挺懂她的心思的嘛,知道她趕時間,一點兒都沒有浪費她的時間。

書萱就這樣無聊的想著,而天上的雷劫就這麼不停的劈著。

時間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這雷劫終於停下來了,露出了明亮的天空。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書萱總覺得這雷劫不是因為劈完了自己散去的,而是因為它的能量都被球球給吸收完了,它無奈之下才離開的。

等雷劫散去之後,天空中就出現了一道道金光,書萱被金光籠罩在其中,只覺得通體舒暢,整個人就好像被升華了一般。

「主人,我要閉關修鍊一下,接下來的日子我就不能再陪你了。」

就在這時書萱耳邊突然響起了球球疲憊的聲音。

「球球,你怎麼了?是不是剛才被雷劫給傷到了?」

書萱聽到球球的聲音轉過頭去,就看到球球那小小的身子在半空中搖搖晃晃的,連忙擔心的接住他說道,「都怪我,這本來就是我的雷劫,可是現在卻全部讓你來替我承擔,要是我多注意一點兒,也不會讓你變成這樣了。」

同時書萱的心裡也十分的自責,若不是她剛才一直惦記著書靈的事,想著要快點兒處理完凡界的事情去仙界找她,多注意一下球球的狀態,也不會讓他這樣的難受。

「主人,我沒事,只是剛才雷劫的能量太多了,我感覺有些撐,需要好好閉關修鍊一下,否則那麼多的能量就被浪費了。」

球球躺在書萱的手心,捂著肚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真的沒事?」

書萱皺著眉頭仔細的看了看手心裡的球球,這才發現他此時除了看起來沒什麼精神,並沒有其他的不妥的地方,這才稍微放下了心。

「是的,主人。」

球球點點頭說道,「主人,我先去閉關了,等我這次出關時實力就會有很大的進步的,到時候我對主人一定會更有幫助的。」

球球說完就飛回書萱的頭頂消失不見了。

球球回去之後,書萱便不再分心,認真的吸收起這些能量來。

而等她將這力量吸收了之後,書萱就發現她體內的力量就有少部分轉換成了仙靈之力了。

雖然被轉換的能量只有不到百分之一,但是書萱明顯能感覺到這不到百分之一的力量卻比那剩下的百分之九十九要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主人,你真厲害,這麼快就渡完劫了。我聽說別人渡劫都是要準備很久,然後渡劫的時候還要隨時擔心自己會不會被劈死,哪裡有主人這麼快這麼輕鬆啊!」

當空中的金色能量完全消失后,小白跑過來興奮的圍著書萱說道。

「好了,不就是渡劫嗎?我也全是靠球球幫忙才會這麼輕鬆的。」

雖然即使沒有球球,書萱憑藉她那便宜師尊留下來的防禦陣法以及一些其他的東西,面對這個雷劫也是半點都不會受傷的,可是這畢竟也不是她自己的實力,所以也沒什麼好說的。

「可是主人還是厲害啊!有球球這麼厲害的仙器這麼死心塌地的跟著主人,要是換了別人,球球才不會願意幫著他們呢!主人能讓球球幫忙,那也是主人的本事啊!」

小白對書萱有著天然的崇拜,所以聽到書萱的話,她便不服氣的說道。

「行了,別說這個了,我們本來就是想要去修仙界解決你的事情的,現在在這裡已經耽誤了不少的時間了,我們還是快點兒出發去修仙界吧!」

書萱失笑的搖了搖頭,對於小白這種小孩子心態,她也不去反駁,只是慢慢的朝著山下走去。

「主人,你等等我呀!」

小白見書萱走了,連忙叫著追了上去。

「主人,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當書萱和書靈從山上下來的時候,看到外面發生的一切,書靈不可置信的看著書萱問道。

「不知道,不過看這情景京城好像出事了,我得先過去看看,我可能不能先陪你去修仙界了。」

書萱看了看京城的方向,用歉意的目光看著小白說道。

興許是由於這次遺迹出世的原因,這座山上和山下竟然被分隔成了兩個世界,在山上的時候書萱一點異樣都沒有察覺,直到下山後兩人才發現了不對勁。

此時在京城的方向,天空中出現了大片大片的陰雲,而且隔著這麼遠書萱都能看到那衝天的怨氣,不用想也知道這時的京城肯定是出事了。

而現在柳書雪和她的兩個孩子都還留在京城,不回去看看書萱也不放心啊。

「主人,不就是去修仙界嗎,什麼時候去不都是一樣的,反正我也不急,咱們還是先回去看看菲菲和墨墨吧!他們那麼小,那麼可愛,要是出了什麼事,我可是會心疼的。」

小白看到這種情況比書萱還要著急,之前在皇宮的時候,書萱有時候會比較忙,小白閑著無聊的時候,就會去逗兩個小孩子玩,這麼多年下來,小白和他們的感情也是比較深厚的。

現在知道他們可能會出事,小白怎麼可能還站得住,她現在只想立馬飛回京城去,看看兩個小傢伙是否安全。

兩人見達成一致,書萱也不再猶豫,帶著小白就往京城的方向飛去。



「皇上,嬪妾求你開開恩,讓嬪妾的父母進皇宮裡來躲一下吧!」

乾清宮,這個本來是康熙辦公的地方,平日里宮妃是輕易不得入內的。

可是此時的乾清宮中卻站滿了人,除了康熙和幾個近身伺候康熙的人,還有不少的宮妃自己康熙的子女。

這些平日里都打扮得光鮮亮麗的妃子們,此時差不多都是一副不修邊幅的模樣,有些人臉上的驚恐根本掩飾不住。

而這時一個稍顯淡定的女子正跪在康熙面前對著他祈求著,女子的身旁還一起跪著兩個差不多四歲左右的小孩子。

「妍妹妹,現在情況非比尋常,怎麼能隨便什麼人都往宮裡帶呢?」

康熙坐在上方還沒有來得及說話,就聽到另外一個女子的聲音響起了。

「我現在在和皇上說話,又沒有和你說,你在那裡插什麼嘴?還是說這件事情你可以替皇上做主了。」

柳書雪因為有求於康熙,所以面對康熙將姿態放得很低,可是這並不代表誰都可以挑她的刺,所以對這個說話陰陽怪氣的女子,柳書雪也毫不猶豫的懟了回去。

「皇上,你看看妍妹妹嘛!她說的這是什麼話啊?嬪妾只不過是看著皇上為了最近發生的事情傷腦筋,所以想要替皇上勸勸她,怎麼一到了她的嘴裡就成了…」

那個女子聽到柳書雪的話也不惱,反而是轉過身對著康熙撒嬌道。

此時乾清宮中的人本就因為之前發生的事情人心惶惶的,一個個的都快被嚇得縮成一團了,現在有一個人與大家都不同,她自然是引起了康熙的注意的。

而且現在她還一副什麼都是為了康熙著想的樣子,康熙自然是對她多了幾分好感,而與她對立的柳書雪自然就被康熙看不順眼了。

「你說的有道理,現在這種情況的確不適合再讓人出入,妍貴人你就別在這裡胡鬧了。」

康熙不滿的看著柳書雪說道。

雖然早就預料到康熙會有拒絕的可能,可是當著拒絕的話真的從康熙嘴裡說出來的時候,而且他還用那種眼神看著自己的時候,柳書雪只覺得心一下子就涼了。

這就是她一直以來以為可以託付的男人,現在看來這人根本就靠不住!

雖然柳書雪心裡一直有著自己的小主意,可是因為她和康熙已經有了兩個孩子了,所以她也並沒有想算計康熙的想法,可是現在她對康熙是真的死心了。

「是嬪妾想錯了,嬪妾不應該因為自己的一己之私就來求皇上,讓皇上為難。」

想清楚的柳書雪便決定不再求康熙了,她就不信憑她自己的能力護不住她的爹娘。

「你知錯便好,朕現在需要忙的事情一大堆,沒有功夫跟你在那裡浪費時間,你自己先找個地方待著吧!」

特種兵痞在都市 康熙聽到柳書雪的話,還以為她已經將自己的話聽進去了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

說完他又埋頭去思考自己的事情了,因此也錯過了柳書雪那冒火的雙眼。 「皇上,嬪妾知道自己剛才的請求實在是太過無禮了,皇上不同意也是應該的。」

柳書雪看到康熙那態度,恨不得將他手中的奏摺直接糊他一臉,反正現在的情況已經這麼亂了,誰知道他這個皇帝還能做多久啊!

可是當她看到她身邊的兩個孩子時,又只能無奈的放棄了這個打算,畢竟她接下來要做的事是不能帶著這兩個孩子一起的,只能將這兩個孩子留在這裡,所以她現在還不能得罪康熙。

「嗯!你能想明白這是最好的,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朕不希望你們這個時候還給朕添亂!」

康熙對於柳書雪的識相,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

「皇上,嬪妾知道皇上的難處,不能將嬪妾的父母接進宮來,只是菲菲和墨墨都是皇上的孩子,嬪妾希望你以後能好好的待他們,不要讓他們受到傷害!」

康熙本來還以為柳書雪是對他服軟了,哪知道卻聽到了這些話,他眯起眼睛危險的看著柳書雪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是對朕的決定有意見嗎?」

「怎麼會呢?嬪妾怎麼可能會質疑皇上的決定呢?現在這種情況確實是不適合再將嬪妾的父母接到宮中,可是嬪妾身為子女,又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父母身在危險之中,而自己卻躲在這裡呢?所以嬪妾決定出宮去與父母共同面對著接下來的危險,只是這一去嬪妾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否回來,菲菲和墨墨又還年幼,若是失去母親,之後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的,只能請皇上平日里能多多照看他們一下!」

柳書雪說完,鄭重的給康熙磕了一個頭。

「娘,我們不要和你分開,我們陪你一起出去。」

聽到柳書雪的話,康熙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她身邊的兩個孩子倒是先鬧了起來。

「菲菲,墨墨,別鬧!外面很危險,這不是鬧著玩兒的。」

柳書雪看著兩個小孩的面容,心中升起了不舍的感覺,可是她現在卻不能用因為自己的不舍就帶著他們出去冒險,所以只能狠下心訓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