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張一凡,人家也是今年《華國好聲音》的冠軍。

其他人也不差。

背後的公司更是實力雄厚,不是現在的華風傳媒能比的。

所以,想要從這些人手裏搶走前三,不是難,是很難。

比起林宇的激動流淚,秦詩玥要冷靜不少。

她壓力沒那麼大。

高興肯定是非常高興的,她老早就給幾個好朋友發了微信。

晚上跟秦父在房間里說話,秦母說出了心中所想:「老公,你說女兒這是不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典範?」

秦父聽了,笑道:「現在不着急了?你當初還想幫她借錢去跟華風解約。」

秦母不樂意了,解釋道:「那會華風破產風波鬧得沸沸揚揚,藝人解約跳槽了七七八八,女兒剛剛簽約,而且是五年的長約,又正處在青春年華大好時期,我不也是擔心女兒的星途被耽擱了嗎。」

秦父正色道:「既然她不願意去學校教書,選擇進入娛樂圈,不論結果如何,都要自己承受。」

秦母輕哼一聲道:「你呀,就是嘴硬,還有,對女兒從小到大都太嚴苛了。」

秦父振振有詞道:「我不嚴一點,像你一樣只會溺愛,她會有現在的成就?」

秦母附和道:「是是是,都是因為有你,不過話說回來,我在網上搜了下,女兒現在的老闆,人品不是很好。」

秦父不以為意道:「你信網上說的那些?之前還說她唱歌單調只會賣萌呢,她今年二十二歲了,有判斷好壞的能力,你要做的就是多提醒她,想在這個無人能獨善其身的娛樂圈裏,能夠出淤泥而不染,一定得學會拒絕誘惑,堅守本心,廉潔自律。」

……

兩夫妻在為女兒高興的同時,不忘為女兒在娛樂圈的生活出謀劃策。

——————

杭城山水別墅區,一棟別墅里。

「第一、第二!」看到這個排名,莫嵐忍不住驚呼出聲。

「意料之中,情理之中。」姜戈卻是很淡定,一副瞭然於胸的樣子。

「如果這次能拿到五大音樂平台的推廣資源,我有信心為他們兩個爭取更多代言和活動,甚至是今年的《蒙面歌王》、《跑男》、《極挑》等一線綜藝節目。」莫嵐看到了無限的希望。

從零開始非常的難,況且姜戈又不喜炒作CP、營銷人設等等手段。

在藝人這條道路上,實力一定是最重要的,但它不見得是速度,有實力的人不一定一開始就會被別人發現,這裏就需要經紀人發揮作用了,幫藝人做出選擇,因為同樣能力的人,可能在這個節目默默無聞,但在另一個節目就一炮而紅。

姜戈聞言,無情的潑上一盆冷水:「這是他們兩個第一天的排名,不代表最終排名,後面還有整整兩個半月的競爭呢。」

莫嵐的冷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道:「這可不像是你會說的話。」

姜戈嘴角一勾,笑道:「我只是在陳述事實。」

莫嵐:「……」

沒毛病。

競技比賽最大的魅力就是不確定性,不到最後一刻沒有誰能確定奪冠。

何況,哪裏有絕對的公平。

姜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來,與莫嵐商量道:「莫嵐姐,明天老頭子出院回家,公司的事情暫時不要跟他說。」

莫嵐不解道:「為什麼?」

姜戈一本正經地道:「老頭子的心臟病有隨時複發的可能,醫生說還需要好好休養半年左右,期間不要受任何的刺激,也不要過於興奮和激動。」

莫嵐點點頭,道:「行,我知道了。」

忽然。

幾聲「咕咕」聲響起。

姜戈望向了莫嵐,似乎從她身體里發出來的。

莫嵐臉色微紅,難為情的道:「好像,有點餓了。」

姜戈笑道:「莫嵐姐,不吃飽哪有力氣減肥,再說了,你這身材再減,可都要減沒了。」

莫嵐剛要說話,肚子又不爭氣的「咕咕」叫了兩聲。

姜戈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道:「我下面給你吃。」

莫嵐猶豫了一下,道:「要不,我叫外賣算了。」

姜戈揚起下巴道:「我下面技術可是超一流的,你不試試指定後悔。」

莫嵐見他如此有心,便道:「那,麻煩你了。」

說完,又叫住了轉身往廚房去了的姜戈,補了一句:「小戈,我不吃蔥花和香菜,還有蒜。」

「了解。」姜戈扭身看她,又問道:「蛋和腸呢?」

莫嵐回答道:「可以。」

姜戈抬起右手,五指伸展,道:「給我五分鐘。」

莫嵐驚訝道:「這麼快?」

姜戈拍著胸脯保證道:「快不代表不好,一定讓你忘不了。」

莫嵐吭哧了兩下,淺笑道:「那我就等著吃咯。」

廚房裏叮叮噹噹響起鍋碗瓢盆的動靜,不多時,一碗香氣撲鼻的香腸雞蛋面被姜戈從廚房端了出來。

望着溏心荷包蛋、焦黃煎香腸蓋住的麵條,莫嵐不禁咽了咽口水,光是色和香就已胃口大開。

「你不吃嗎?」她問。

姜戈在旁邊坐下,道:「我不餓。」

莫嵐一天就吃了一個蘋果,實在是餓的不行了,也不再客氣,吸溜吸溜吃起了麵條。

麵條、雞蛋、香腸下肚,一股暖暖的感覺直衝到胃,飢餓感終於消散。

滿足。

莫嵐低頭趴在餐桌前,大口朵頤,一碗雞蛋香腸面吃得比山珍海味還要香,主要是餓了,沒一會兒,大碗被掃蕩一空,連湯都喝的一滴不剩。

姜戈笑道:「我下面技術不錯吧?」

莫嵐點點頭,毫不吝嗇的誇獎道:「又香,又好吃。」

吃完,莫嵐也不好意思再讓姜戈幫忙洗碗。

從廚房裏出來,姜戈已經回房間了。

莫嵐抬頭往二樓看了一眼,不知不覺,嘴角,浮起了一個淺淺的笑容。 兩個女人倒也聰明。

眼神很快恢復正常,朝著張龍看去。

她們也看得出來蘇昊和張龍的關係,如果能跟著張龍,也相當於得到了蘇昊的保護。

「哥哥,讓我們跟著你好不好?我們不想死。」

「求求你了哥哥,只要讓我們跟著你,我們以後就是你的人,讓我們做什麼都可以。」

兩個女人一通撒嬌賣萌,把人迷得五迷三道的。

「行吧,你們跟著我。」張龍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不忍看著兩個女生流離在外。

「謝謝哥哥,哥哥太好了!」

兩個女人頓時驚喜起來,分別在張龍的臉上印下了一個唇印。

張龍有些恍惚,幸福來得太突然,讓他猶如做夢的感覺一樣。

蘇昊並未注意到後面的情況,此刻他只想儘快找到槍械彈藥,迅速的離開市區。

沒有彈藥開路,想要離開市區難度頗大,蘇昊無法想象這一路會碰到多少喪屍群。

從地下停車場上來之後,刀疤中年帶領著蘇昊他們朝著一個方向走去。

天色陰沉的厲害,烏雲密布,遮天蔽日。

蘇昊看了一眼手錶上的時間,現在只是中午十一點多。

一場大雨很快就要降臨,所以蘇昊不得不加快了時間。

「兄弟,我也是今天才從其他人那裡打劫了幾把槍炮而已,沒多少。」刀疤中年小心翼翼的說道。

今天?

難道說刀疤打劫的槍械彈藥是蕭熊軍火庫里的?

蘇昊並未多想,他不需要知曉這些槍械彈藥的來源,只要拿在手裡即可。

刀疤中年所說的地方距離老譚麵館並不遠,也是在地下密室裡面。

密室大門開啟,看著裡面的槍械,蘇昊心中一喜。

裡面的槍械不多,只有兩把。

蘇昊對槍械的了解不多,也只是之前玩遊戲的時候見過而已。

憑他的經驗,這兩把槍,一把是微型衝鋒槍,另一把不能算槍,而是火箭筒!

看到這個火箭筒的時候,蘇昊非常驚喜,沒想到刀疤中年竟然能搞到這種大殺器。

火箭筒的威力可是極其恐怖的。

眼前的火箭筒應該只是個殘次品,或者是已經被淘汰的武器。

口徑不大,約莫80毫米。

這種火箭筒的威力足以摧毀一輛輕型坦克的裝甲。

蘇昊試著把火箭筒拿起來,大概有十幾斤重,這點重量對蘇昊來說並不算什麼,很輕鬆就能將其扛在肩上。

火箭筒的炮彈有五顆。

蘇昊有些愛不釋手,有了火箭筒,他相信能更順利的對付喪屍群。

除了衝鋒槍和火箭筒之外,蘇昊還看到了幾顆手雷以及燃燒彈。

這些都是他目前最需要的東西。

衝鋒槍的彈夾有三個,每個彈夾四十發子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