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古聖者的靈魂,遠古皇者的肉身,雖然經過歲月流逝,早已經不似當年,可組合在一起,同樣能在王者之間的戰鬥中恣意縱橫。

“古老的氣息!”血刃王眯着眼睛,目光在黃泉劍聖身上掃過,“這就是你們的倚仗?不過是殘破的身體和虛弱的靈魂,若是你們都恢復了當年的戰力,我或許不是任何一個的對手,但現在,就算你們勉強拼在了一起,也未必能奈何我!”

“那就試試看!”

黃泉劍聖冷喝一聲,也不跟他廢話,手掌一震,一把聖劍出現在手中。

血色的聖劍,鮮血點點滴落,像是剛剛經歷過一場屠殺,一出現,頓時血氣沖天,殺意逼人。

這是夜寒給他的滴血聖劍,黃泉劍聖原本就是血魔道的高手,使用重劍正好得心應手。


“聖劍?”血刃王一愣,隨後血色的眼眸眯了起來,“我剛剛破封而出,這把聖劍,就當做你送我的大禮!”

說完,他雙腳在虛空輕點,身形閃電般向黃泉劍聖衝去。

修爲達到劍王境五階之後,御空而行就已經不再需要凝聚光翼,速度也是提高了不止一籌,眨眼間便接近了黃泉劍聖。

在他靠近的同時,周圍空間迅速波動,一個充滿了嗜血和殺戮氣息的空間領域便演化出來。

“黃泉領域!”黃泉劍聖也不甘示弱,滴血劍一揮,無數血滴噴射而出,在虛空中凝聚成一條黃泉血河,最後空間扭曲,巨大的領域顯現出來,和血刃王的領域對撞在一起。

兩方領域碰撞,空間寸寸崩滅,一副毀天滅地的景象,戰鬥餘波傳遞下來,讓這些內門弟子感到陣陣心悸,甚至有些劍魂境一二階的弟子承受不住,真氣都開始散亂起來。

“果然擋住了血刃王!”

慕雲煙欣喜地看了夜寒一眼,眼珠轉了轉,抖手甩出一道令牌。

“這是嵐煙峯主令,所有內門弟子,全都聽從夜寒號令,上下一心,共同對敵!”

夜寒一把將令牌拿在手中,沖天空中的慕雲煙笑笑,道:“師姐放心,我必將讓這些內門弟子發揮出最強的力量來!”

“嵐煙峯主令?慕雲煙師姐居然如此信任他,將這塊令牌都給了他?”

“這塊令牌,可是代表着嵐煙峯的最高權力,持此令牌,便是等同於嵐煙峯主,令行禁止,莫敢不從!”

“這小子不過是劍魂境二階的弟子,憑着運氣得到了古皇屍骸,擋住血刃王,就想讓我們所有高手都聽從他的管理?”


夜寒拿到嵐煙峯主令,頓時有人不服氣起來。

“現在,我的命令,就是代表着慕雲煙師姐的命令,有誰不服?”夜寒冷眼掃視一圈,目光中藍紫光芒一閃而逝。

這一句話,他同時用上了藍金紫金兩大法則,影響他們的精神,同時施展統御之道,讓這些人不自覺地服從。

再加上慕雲煙本來就在內門中極有威信,現在夜寒手持令牌,就連那些大組織的首領都是不敢明目張膽地反對。

“夢溪,佈置天紋大陣,將所有人的力量聚在一起,同攻同守!我會保護你,讓你不受干擾。”

“嗯,放心吧。”林夢溪點點頭,她也知道當前形勢的緊迫,立刻抽出幻夢劍,施展出天紋絕學,無數玄奧的紋路從她的劍下流瀉出來,烙印在虛空中。

而天天也在她身邊,天人合一,親和天地靈氣,幫助林夢溪凝聚天紋。

“血刃王被纏住,我看看你們還有什麼倚仗!”天空中,慕雲煙展開劍勢,再次演化出領域來,背後光翼扇動,無盡的雲霧隨着噴涌而出,滾滾向前。

“就憑你一個人,也想擋住我們四人聯手?”其中一個六級靈獸哈哈大笑,輕蔑地看着慕雲煙,“我們將你殺死之後,就去支援血刃王,到時候,你們所有人都要死!或許,血刃王根本不用我們幫助,自己就可以將那具重組的屍骸毀滅!”

慕雲煙也不再說話,在雲霧中不斷穿行,身姿輕盈曼妙,長劍靈動飄逸,每一劍都帶動着天地之力,看似柔弱,實則卻是絕殺!

此時,夜寒也施展出黑暗領域,與自己的世界結合在一起,將林夢溪,天天全都籠罩進來,不讓戰鬥餘波干擾到她們佈置天紋大陣。而他自己則是時刻關注着兩處戰圈。

在浩瀚的戰鬥波動下,天空就像一塊破布般被撕扯開,到處都是空間裂痕,劍氣不斷爆發,透出陣陣毀滅的氣息。

黃泉劍聖和血刃王全都是遠古的強者,各種手段層出不窮,黃泉劍聖擁有了身軀,又持有聖劍,此時更是如魚得水,竟然和血刃王不相上下。

本來,血刃王是上古異族,同階無敵,以他現在劍王境的巔峯境界,甚至可以和劍皇境的人族劍士抗衡,只可惜遇到了黃泉劍聖。

現在的黃泉劍聖,堪稱一名無敵王者,除了精神境界還停留在劍王境以外,其他的一切都遠遠超過劍王境的水平,更何況擁有藍金法則,連最後的一絲缺憾都被彌補,戰力直追劍皇高手。

“我堂堂異族王者,十萬年後歸來,怎能落敗?”被黃泉劍聖牽制住,血刃王徹底怒了,仰天長嘯,音波擴散出去,以他爲中心,一直蔓延出數百里,直接進入了莽荒森林的深處。

“遠古異族,統馭靈獸,血魂獻祭!”

聲波傳出,似是帶有特殊的魔力,數百里之內,無數靈獸同時發出慘烈的嘶吼聲,隨後全都自爆開來,浩瀚的血氣在空中凝聚成巨大的血雲,向血刃王身邊匯聚過來。

“這是什麼詭異的祕法,以周邊靈獸獻祭,獲取力量!”夜寒在下面看得陣陣心驚,他甚至發現,音波擴散出去之後,就連那些與慕雲煙戰鬥的六級靈獸高手都受到了一些影響,全身血氣沸騰,彷彿隨時都要破體而出。

天空之中,到處都是血光,太陽被徹底遮擋住,天地間成了一片鮮血組成的世界。 天地飄血,濃郁的血腥氣息充斥着每一寸空間,而血刃王的氣息卻在節節攀升。

“敢違逆我,你們都逃不過被我殺死的命運!”血刃王憤怒地嘶吼着,氣勢提升到頂點,開始對黃泉劍聖爆發出可怕的攻擊!

“轟轟轟!”

連續三拳,打得天地都在搖顫,空間在他拳下像是瓷器一樣崩裂,化爲碎片,黑洞洞的空間裂痕中吸力狂涌,但卻無法奈何他分毫。

這是異族的天賦傳承,蘊含着天道的精妙,三拳打出,血刃王就像是天下至尊,站在血河的盡頭,藐視衆生。

就連黃泉劍聖,面對這樣的攻擊都是隻能暫避鋒芒,滴血劍舞出一道血幕,將血刃王的種種攻擊擋在外面。

“憑這也能擋住我?”血刃王發出獰笑,身形再動,開始對黃泉劍聖瘋狂地攻擊。

兩個領域中的靈氣徹底混亂了,變成了混沌世界,一切有形之物都被他們的力量碾碎,若非是在領域中展開戰鬥,餘波擴散出去,下面就是那些劍魂境九階的高手都防不住。

此時,黃泉劍聖已經落在了下風,血刃王以靈獸的鮮血獻祭,力量彷彿無窮無盡,狂暴的攻擊之下,將黃泉劍聖徹底壓制了下來。

不過黃泉劍聖憑着他曾經身爲劍聖的劍道感悟,還可以與血刃王周旋、

夜寒的目光轉向了慕雲煙,神色卻是一變,他發現,慕雲煙的戰鬥遠比黃泉劍聖那裏慘烈得多,她的白衣已經被鮮血染紅,嘴角處溢出的血跡觸目驚心,衣衫被撕裂,露出雪白的肌膚,此時卻也是傷痕累累。

那四大靈獸強者,在血刃王施展血魂獻祭之後,突然間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戰力,身上有生命的火焰在燃燒,悍不畏死,一副拼命的架勢,而且,每一次攻擊,都會得到來自天空中血雲的加持,力量無比強橫,圍攻之下,即使強如慕雲煙也是節節敗退。

“高傲的女人,還以爲能打敗我們麼?”幾個靈獸發出囂張的狂笑。

慕雲煙一聲不發,身體在朦朧的雲霧中飄忽不定,不斷躲避着四大強者的攻擊,即使是面對如此猛烈的攻勢,她依舊顯得淡然平靜,唯有出劍的時候,纔會顯現出那屬於絕世王者的鋒芒。

“慕雲煙師姐,堅持住,天紋陣法很快就佈置好了。”夜寒轉頭看一眼林夢溪和天天的進度,嚮慕雲煙傳音道。

聽到夜寒的聲音,慕雲煙精神一振,眼中閃過一絲希望的光芒。

自從黃泉劍聖出現,擋住血刃王之後,慕雲煙就下意識地將夜寒當做了這場大戰的希望,甚至已經忘了,夜寒本身的修爲不過才劍魂境二階而已。

“夜寒,成了!”林夢溪如釋重負的聲音傳到夜寒耳邊。

“那好,所有人將真氣彙集到我的身上,我們衆人合力,同樣可以相當於劍王境強者!”夜寒當即命令道。

“彙集到你的身上?你才劍魂境二階修爲,這裏不少師兄都是劍魂境九階的高手,你不覺得,力量匯聚在你的身上有些浪費了嗎?”

夜寒淡淡一笑,似是早就猜到有人質疑一般,反問道:“不錯,你們的確有人是劍魂境九階修爲,不過,真要把力量匯聚在你們身上,你們這些人中,誰能承受得了?另外,你們這些人誰能御空而行,難道要在地面上將攻擊隔空打出去?”

“這……”

所有人都沒了聲息,這兩點,他們自然是做不到的,哪怕就是劍魂境九階的高手,肉身強度也根本承受不住這麼強的力量。至於御空而行?不到劍王境,誰有這個本事?

“現在不是廢話的時候,全都照我說的去做!”夜寒陡然大喝一聲, 紫色光芒頓時縈繞全身,散發出一種掌控天下的氣勢來。

被紫金法則干擾了內心,這些人立刻不再多說,各自將真氣打入面前的天紋陣中,隨着陣法的流轉,無數真氣被精煉,化作最爲精純的力量,流入夜寒的身體之中。

林夢溪佈置的,仍然是一種歸靈大陣, 春妝 ,這大陣,並不是要將所有人的力量凝聚在一點,發出至強一擊,而是要將他們的真氣全都打入夜寒的體內,塑造出一個絕世王者來!

這個世上,恐怕也只有夜寒這個怪胎能做到這一點,他的無上戰體,哪怕是慕雲煙將全部實力通入他的體內,他也能承受下來。

夜寒撐開了自己的世界,劍氣森然,錚錚鳴響,這是一片劍的國度,無數凌厲的劍意在世界中飛騰,等待着時機,一旦出手,便要將對手絞成碎片。

隨着力量的涌入,夜寒的氣息也在瘋狂地增長着。

“他真的能承受住如此浩瀚的力量?”

“他的肉身到底有多強,我們的力量凝聚起來,堪比劍王強者,難道他的肉身已經達到了可以硬撼劍王高手的地步?”

所有人都感覺到匪夷所思,在他們的認知裏,被這樣強大的力量灌注,劍魂境強者的肉身幾乎是毫無疑問地要被撐爆,而夜寒卻是根本沒有什麼影響,反而氣勢越來越鼎盛,這一幕,甚至讓有些弟子都有些世界觀被顛覆的感覺。

證道諸天 這就是王者的感覺麼?”夜寒簡直要陶醉了,現在所有內門弟子的力量加諸一身,讓他感覺彷彿舉手投足間都可以毀天滅地。

我從墳中來 ,與夜寒四目對視,頓時驚訝地說不出話來!

“王者級的戰力?他居然能夠承受如此強大的力量?”

就連慕雲煙自己,都感覺夜寒違反了常理。

“戰鬥的時候,還有空看別處?”

就在這時,慕雲煙身邊的一個靈獸強者突然冷冷一笑,閃電般出手,雙手化成利爪,撕裂空間,降臨在慕雲煙的身前。

“當!”

慕雲煙連忙收回目光,揮劍抵擋,長劍與利爪相碰,竟然爆發出一溜火花,巨大的力道傳來,讓她嬌軀猛地沉墮下來。

本來她在慘烈的戰鬥中就已經精疲力竭,這猝不及防的一招更是看準了破綻,一擊讓他體內真氣散亂,甚至連身後的光翼都是虛幻了許多。

原本在高空中飄逸自如的身形變得搖搖欲墜起來。

“嘿嘿,去死吧!”

另外三個六級靈獸也都看準了這個好機會,紛紛出手,攻擊鋪天蓋地,成絕殺之勢將慕雲煙圍困在其中。

千鈞一髮!

慕雲煙已經落入了絕境,被四大強者包圍,如果這些攻擊全都打在她身上,就算不死也要重傷,戰鬥力盡失。

“刷!”

就在這時,其中一個六級靈獸的背後,突然出現了一道黑色的痕跡,這道痕跡非常不顯眼,夾雜着無數空間裂縫之中,根本分辨不出,然而,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進了戰圈!

無聲無息,黑色的痕跡完美隱藏在空間之中,就連那一絲殺氣,都是死死收斂,不泄露絲毫。

“刷!”

黑芒閃爍,像是死神之刃,看準一個六級靈獸切割過去!

“噗!”

剛剛還是風平浪靜,四大靈獸強者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慕雲煙身上,要將她一舉擊殺,誰也沒有想到,異變突生,一截黑色的劍鋒突然出現,攜帶着幾欲刺穿人靈魂的鋒銳氣息,直接將其中一個六級靈獸穿透!

這靈獸當初在與慕雲煙戰鬥的時候,就受了重傷,血刃王及時趕到,救了他一命,可這時,卻再次被穿透了身體!

而隨着劍鋒入體,一股森冷的氣息突然爆發出來,彷彿要將靈魂都冰凍,隨後他便發現,以那黑色短劍爲中心,他的身軀開始迅速凍結,就連真氣都被死死封鎖住,無法動用絲毫。

那靈獸的臉上露出了恐懼至極的神色,他感覺到了死亡的來臨,拼命轉過頭來,正好看見一張冷酷的臉,那一雙眼睛銳利似劍,甚至讓他不敢與之對視。

這人自然是夜寒,千鈞一髮之際,騰空上天,利用冥淵王者劍偷襲刺殺,幫慕雲煙解圍。


在他的背後,一雙天紋飛行翼在緩緩扇動,讓他可以像劍王境強者一樣御空而行。

趁着這個機會,慕雲煙也突圍出來,一雙美眸不斷打量着夜寒,彷彿要將他看個通透。

“小子,你這是找死!”另外三個六級靈獸看到夜寒竟敢衝入他們的包圍之中偷襲,頓時大怒,向他打出種種絕殺大術。

而被夜寒刺中的那靈獸也不斷掙扎,拼命運轉體內真氣,想要擺脫控制。

“被我刺殺成功,還想逃脫?”夜寒眉毛一豎,露出冷酷的笑意,體內浩瀚的真氣全都涌進冥淵劍中,催動起這把王者劍的真正力量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