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達,這是自行車?”

“那還能是別的,咋樣,這以後上學爸爸騎自行車送你去省的來回磨腳皮了,高興不?”

“真是達達你買的?”

“可不是買的嘛,好看吧!”

李棟說着得意,小娟嘴巴張着老大真是達達買的。

李棟心說這會丫頭肯定高興傻了,沒想到小娟小嘴一撅。“自行車好貴的,這麼多錢攢起來蓋新房多好了,達達又亂花錢。”

噗嗤,小娟其實並不知道自行車多少錢,可明白不便宜,這要是達達不亂花,攢起來,這都夠娶媳婦了,娶個漂亮的村子裏姑娘,不是逃荒的便宜姑娘。

“真是不讓人省心的達達!”

李棟可不知道小娟小心思要給自己娶個漂亮村姑的想法,只是苦笑自己兩閨女咋的都和一般孩子不一樣啊。

“車子都買了,也退不掉了,放心,下次達達再掙錢一定不亂花。”

“好了,別噘嘴了,看,達達給你帶啥了。”

說着拉了拉牽着小豬仔繩子,小豬仔哼哼幾聲,小娟立馬被吸引了,歡呼一聲,小豬仔,高興壞了,揮舞手裏菜刀,李棟這下不是哭笑不得是給嚇到了。

“小娟,菜刀先放下。”

“啊。”

小娟小臉一紅蹬蹬跑進屋裏放下菜刀,又蹬蹬跑出來蹲下了一把抱住小豬仔。“達達,等會俺幫你打土坯,俺們給小豬仔搭個豬棚子。”

“行,等爸回來就幫你搭豬棚子。”

“達達又出去?”

“你忘了,高叔叔來請達達參加他婚禮啊。”

李棟笑着捏捏小丫頭鼻子,小丫頭哦了一身逗弄豬仔,想起家裏沒有豬草,這就要出去打豬草。

李棟本來打算打小娟一起去高爲民家今週末小娟不上課,小丫頭不願意要留下來看着小豬仔,現在沒豬圈小豬仔跑了咋辦。

“好好聽你的,這樣先吃飯,一會再去打豬草。”

“嗯。”

李棟大包裹解下來,裏邊帶着東西掏出來,一袋麪粉,一瓶油,還有牛羊肉,小娟見着眼珠瞪着老大,小嘴越撅越高一會都能夠着掛香油的了。

不光光這些還有新衣服,新鞋子。

這得花多少錢啊,小娟越想越心痛,不行,下次俺要和達達一起去,坐達達騎着的自行車,一定要看着達達,不能這麼亂花錢了。“早上想吃點啥,要不達達給你做肉夾饃?”

小娟立即搖頭,不要,這肉要留着建房子請人用,可不能亂吃了。 冒牌高人 “紅薯粥,俺喜歡吃。”

“光吃粗糧可不成。”

索性打了幾個餅子,切點熟牛肉,打開辣椒油抹點,煮個紅薯粥,別說味道還挺美滋滋的。“成了,小娟你在家裏,爸去高叔叔家去幫忙,中午你自己做點吃的,肉都有,別省着。”

說話李棟出了門,推着自行車出了院子,天才剛剛矇矇亮。“小娟達?”

“嬸子?”

莊子口碰到撿糞的韓國棟媳婦,韓國棟媳婦眼珠蹬着老大,自行車,小娟達達啥時候弄的自行車啊。

“嬸子你忙。”

打了招呼,李棟沒耽誤,打開自行車燈,跨上車,一溜煙的,還別說,騎着自行車走這條土路還行啊。

“這娃哪來的自行車啊。”

王春蘭嘀咕一聲,回頭回去的時候去小娟問問小娟。

李棟騎着自行車來到高家寨路口,要說高爲民家可算是莊子裏走出頭面人物,高爲民爸現在更是公社副書記,還兼着韓莊,高莊,畢家生產隊大隊長。

這不一打聽,村西頭大院子就是,李棟騎自行車,穿的一身呢子衣服,一看就是幹部啊。

“爲民爸真能耐啊。”

“可不咋的,瞅瞅,這幹部都上趕着過來。”

“咱們也去瞅瞅,混根菸瞅瞅,俺聽說都是帶嘴煙。”

來着高爲民家,院子不小,三間磚瓦房,這年代磚瓦房家庭可不一般,太容易找了。

叮鈴鈴

高爲民正在院子裏招呼過來幫忙的幾個朋友,大家一會一起騎車去接親。

“爲民,行啊,上海牌。”

“還行,來來來抽菸。”

高爲民露出的上海牌手錶,吸引幾個小夥伴的視線。

“這啥?”

“火機,小鬼子剛發明的玩意。”

高爲民頗爲不在意說道,好傢伙小鬼子剛發明新玩意這都用上了。

“爲民,你能耐啊。”

“快借我瞅瞅。”

“好傢伙,上面還有畫啊。”

“這裏邊裝的啥?”一次性火機裏液體搖動幾下挺稀奇。

“誰知道啊,鬼子東西花樣多。”高爲民一副不在意說道。“抽菸。”

“那我可要試試。”

“這火苗子可夠大的,鬼子東西還真鬼。”

“哈哈哈,別燒了頭髮了。”

一次性打火機讓高爲民在小夥伴面前算是出了一風頭,回頭接親的時候,要多用用,震震那幾個小舅子。

“誰啊?”

正吸着煙,吹牛的幾人被清脆自行車鈴聲打斷了。“我去看看。”

“爲民。”

李棟這時候下了自行車,高爲民見着李棟微微有些意外,真借到車了,好傢伙,這車子還帶電燈啊,尤其後座皮墊子,太漂亮了,一對比自己家半舊自行車差遠了。

“新車?”

高爲民仔細一打量可不是,新車啊,漂亮啊,真是好啊。“兄弟一會借我用用?”

“行。”

李棟倒是不在意,自行車,有啥啊,李棟推着自行車進來,幾個年輕人見着一愣,這呢子衣服筆挺筆挺,還有大頭皮鞋照人影子,相對高爲民的中山裝都被壓下去了。

“爲民,這位是?”

“韓莊,李棟。”

高爲民笑着說道。“我好哥們,專門過來幫忙的,怎麼樣,這車子漂亮吧?”

“還別說,真漂亮?”

“新車?”

“昨天剛提了。”

李棟笑說道。“對了,光顧着說話了,新婚快樂,一點小禮物。”

“這是?”

“四件套。”

高爲民一打開,大紅色還帶繡花的被套,被單等露出來,正在忙活的幾個婦女全都給吸引住了。

“爲民,這個好,大紅色喜慶,快鋪鋪牀上看看。”

高爲民姐姐高爲娟擦擦手,快步走了,過來,這一看驚喜不已,好東西啊,還是一套的。

“這怎麼好意思。”

高爲民激動,興奮,高興,沒想到李棟送的禮物這麼好啊,高敏肯定喜歡,別說高敏,自己喜歡不行啊。

“跟我客氣啥啊。”

“爲民趕緊鋪上看看。”

高爲民幾個朋友都給鎮住了,這東西瞅着就不一般啊,不定池城,不肯定買不到,甚至地區都不一定有呢。,不定要去省城,幾個小夥子瞅着李棟眼神都變了,能耐啊,這好東西都能買到,更是直接送人,好傢伙,一比,自己幾人二塊錢,真不算啥了。

“可真好看,不知道啥地方能買的到啊?”一年內準備結婚的小夥伴忍不住問道。

“這是我親戚託人從上海帶過來的,本來是給家裏孩子結婚用的,不過婚期是下月我過去見着紅色挺喜慶,正好我不知道送啥禮物給爲民就給搶過來,讓他再找朋友帶件,爲民不嫌棄吧?”李棟心說,這玩意後世別太多,當然現在李棟不清楚,不過地區百貨大樓是沒賣的。

“不嫌棄,兄弟謝謝了。”高爲民真喜歡,高爲娟幫着說話。

幾個小夥伴湊着熱鬧,好傢伙簇擁來到新房裏,李楓瞅了一眼,花被單,紅紫色,只是不配套。

“快鋪上看看。”

剛幫忙婦女們也跑進來看熱鬧,高爲娟和高爲民把被單一鋪,大紅色可漂亮,被套一抖開,大紅喜字太喜慶了。

“好大喜字啊”

“這是啥?”

“枕頭套,一套的。”

李棟笑說道,這下好了,枕頭套上都帶喜字,真好看,還有花邊呢。

婦女看着都喜歡,高爲民那位年內結婚兄弟恨不得搶了跑了,這太好看了,比剛剛雜亂可強百倍了。

高爲民樂的嘴巴都合不攏,只是被套可把姐弟倆給弄迷糊了,直撓頭,咋弄啊。

“這咋弄。蓋在被子上面不成?”

“這裏有拉鍊。”

李棟走過去,找到隱形拉鍊,拉開把被子一角塞進去,抖動抖動,整個被子都紅了,這可不比套背面好看十倍百倍。

高爲民看的喜的不知道咋說了,高爲娟更是喊來爸媽來看,高爲民爸媽見着也是喜的不行啊,這一套大紅色,加上蚊帳。

這太喜慶了,外邊婦女全跑進來,新房堵的水泄不通,大家都來看稀奇啊,被套更是第一次出現裏山公社。

“大城市人就是聰明啊,被子打好一套,這都不用上針線了。”

好嘛,高爲民學會了套被套,一會功夫演示三四回了,還樂此不疲啊。 只見陳天如同飛出洞口的一隻矯健的蒼鷹似的,帶著凌厲的破空風聲「咻」一聲躍出了溫泉地下河的洞口!

隨著「噗通」的一聲巨響,陳天的雙腳結結實實地踩在了溫泉地下河的河邊淺灘上,「嘩啦」、「嘩啦」、「嘩啦」地濺起了一地水花!

那些冰涼刺骨的水花潑濺在陳天的臉上,給陳天一種莫名的觸感,讓陳天「嘶」地渾身一緊,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顫,整個人莫名地清醒了很多!

趁著這個時候,陳天一雙炯炯有神的虎眼裡精芒「唰」、「唰」、「唰」地一頓爆射,在第一時間將自己眼前的那一片巨大的開闊地掃視了一邊!

只見此時此刻,出現在陳天面前的是一片蔚藍的天空,猶如藍色天鵝絨布面一般純凈美麗,蒼穹之下幾乎沒有一片多餘的旗雲,藍的簡直是令人髮指。

而遠處的皚皚雪山高、聳入天際,上邊覆蓋著厚厚的一層白雪,看上去神聖無比,就像鎮守尼泊金高原這一方土地的神明一般威風凜凜。

而陳天腳底下的是潺潺的溫泉地下河,此刻河水依舊不斷冒著蒸蒸向上的水蒸氣,「嘩啦啦」、「嘩啦啦」、「嘩啦啦」地流向遠方,緩緩地匯入到兩座雪山之間的一處峽谷之中,河水倒映著藍色的天幕和潔白的雪山,真是湖光山色,美不勝收。

太神奇,太仙氣了!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壯麗奇偉的景色,陳天是真真正正地被震撼到了,感到自己的全副身心都被眼前這一幅大好河山所吸引,冥冥之中竟有一種靈魂出竅的感覺!

但是在眼前這樣子的一片美景之中,陳天並沒有發現到自己想要尋找的那個人,這讓他好不容易才舒緩了不少的緊張心情,頓時又失落了不少。

離仙,你在哪裡?

你是不是畫中人,在畫中游?

離仙,我來了,千里迢迢地來了,就是為你……

但是即便是極力遠眺,窮極而視,陳天依舊沒能在這天、這山和這水之間找到心目中的完美佳人——離仙的身影,有的只是腳底下「嘩啦啦」、「嘩啦啦」、「嘩啦啦」的遠去水聲,和自己胸膛那一陣快過一陣的怦然心跳。

就在陳天感到十分惆悵的時候,陳天的身後忽然傳來了一陣呼嘯而來的風聲,聽起來迅猛無比,就好像有一條霸道的猛龍要從山洞裡邊飛奔出來,攪得河水不得安寧一般!

「來了!」聽到這一陣呼嘯的風聲,陳天立刻意識到了一些什麼,「嗖」地一聲就轉過了身子,對身後黑漆漆的山洞關切地望去!

這個時候,只聽到從漆黑一片的山洞之中傳來「我來啦,陳隊長!」這樣子的一句呼喊,旋即有一個迅猛的黑影從山洞裡邊飛快地竄出,氣勢很是澎湃兇猛,霸氣十足,乍一看還真的以為一條飛躍的騰龍從山洞裡邊呼嘯而出似的!

這一條騰飛的黑龍不是別人,赫然就是有著「霸道小龍王」之美譽的吳磊!

只見吳磊雙手一張,整個人借著沿溫泉地下河洞頂鐵索上飛渡的速度飛出洞口,「唰」一聲劃出了一道犀利的弧線,朝陳天狂放地飛來,那氣勢簡直要嚇死人!

而面對攜著翻天覆地之勢襲來的騰龍吳磊,陳天嘴角帶著一絲淡定自若的笑意,依然傲然地挺立在河水之中,並沒有半點慌亂和退縮的意思!

「轟!」吳磊整個人霸氣十足地降落在陳天的面前,濺起了無數銀針似的水珠,「吧嗒」、「吧嗒」、「吧嗒」地朝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但是這些如同銀針似的水珠,在來到陳天的身前,就像驟然失去動力的飛機一般,「簌」、「簌」、「簌」地悉數墮落了下來,在陳天腳下形成了一個薄薄的水幕!

原來陳天身體內霎時間激發出聖武境聖者高手的渾然氣焰,直接就化為了一面無形的霸道氣牆,讓那些放肆來襲的水珠一個個都只能在陳天的腳下俯首稱臣!

「好強的氣場啊,陳隊長的聖武境聖者高手的境界實在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看到這神奇的一幕,吳磊也是被震撼到了,馬上「霍」地一聲肅立了起來,然後用力對陳天「嘩啦」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恭恭敬敬地叫道:「陳隊長,我來啦!」

陳天滿意地點了點頭,對吳磊讚許地說道:「很好,辛苦你啦吳磊!」

「有沒有發現張小美呀,我……我有點擔心她!」吳磊左右察看了一下,關切地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