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沒有開口,只是下意識地伸手摸向了自己腰上的卡組。決鬥怪獸的虛擬投影,雖然還沒見到實際的效果,但只是聽到這個名詞,他就感覺自己的牌癮要發作了。

「有點意思,我記得那是海馬集團的技術吧?」隼人倒是知道這項技術的存在,因而沒有太過驚訝。不過,萬丈目正司的人組裝出來的決鬥台的樣式他看着有些熟悉,「看這決鬥台的樣式,你們萬丈目財團還跟國際幻像社有聯繫嗎?該不會決鬥王國上的那些決鬥台就是你們萬丈目財團組裝的吧?」

「你這傢伙,沒想到消息還挺靈通的。」萬丈目正司冷著張臉,對於隼人的話他並沒有太過驚訝。在上層社會裏隼人說的這些情報也不是什麼大秘密,知道的人不少,多半是他那個在帕拉蒂斯公司上班的母親告訴他的吧。

「行了,早點開始決鬥吧,早點把你的事情解決掉,我還沒吃午飯呢。」隼人取出了自己的卡組,率先走向了決鬥台。

「沒有逃跑而是靠近嗎?哼,既然你急着被我羞辱,那我就成全你吧。」

兩人站上了決鬥台,將各自的卡組洗切後放在了枱面上,決鬥台啟動,場地亮起了微弱的藍色光芒。而在隼人和正司各自決鬥台的側面,生命值顯示區齊齊亮起了「2000」的字樣。

「決鬥!」

「決鬥!」

【隼人:2000LP,手卡5】

【正司:2000LP,手卡5】 第196章撤了

「馬上就有好戲看了。」

「什麼好戲?」

「別告訴我你不懂,剛才工作人員的話你沒聽到嗎?裝什麼裝啊?」

「至於嘛,人家又沒有惹到你,有什麼好幸災樂禍的。」

「怎麼?看人家漂亮,心疼了?人家美女稀罕你的心疼嗎?」

「你沒看到人家旁邊的護花使者有多帥嗎?」

「我心疼什麼,我只是覺得你沒有必要這樣針對人家,長得好看也不是人家的錯。」

「怎麼著,就看了一眼,你的心就飛了?那你約我出來玩什麼?」

……

因為工作人員回到控制室還是需要走一段距離的。

這個時間空檔里,有一個車廂里的一男一女突然吵了起來。

看兩人的關係像是情侶關係,不過感情應該也不是太好吧。

爭吵的原因就是車廂里的女人想看何琪瑤出醜,男的言語之間有些維護何琪瑤的意思。

就這樣,因為一個兩人都不認識的人,戰爭爆發了。

看到大家都盯著自己看,女的有點拉不下面子了。

自己心裡希望看到美女出醜是一回事。

現在直接被說出來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女子覺得自己在其他人眼中看到了嘲笑的意味。

好像是在嘲笑自己因為長得不如人家,嫉妒人家才會有那麼壞的想法。

也好像是在嘲笑自己被自己的男伴給出賣了。

女子就不相信其他車廂的女人就沒有和自己一樣的想法。

剛才催那工作人員的時候,女子就注意到了,其他女人明顯也是看不慣那美女才會這樣的。

只是她們沒有被自己身邊的人出賣而已。

想到這個,女子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旁邊的男人。

「喜歡你就多看一會吧,也不照照鏡子,你能和人家身旁的帥哥比嗎?」

「我倒是好奇,你這麼心疼人家,人家會感激你嗎?」

女子一邊說著,一邊恨恨地站起了身。

反正自己這邊的動靜已經吸引了全車的人注意了。

自然這裡的全車人並不包括蘇穆跟何琪瑤的。

女子剛才偷偷地瞄了一眼,發現帥哥根本就沒有朝自己這邊看一眼。

覺得自己有些跳樑小丑的樣子,女子的火氣是越來越大。

「過山車即將啟動,請各位遊客不要隨意走動,系好安全帶。」

應該是工作人員回到了控制室,看到有人站在那裡,趕緊通過廣播提醒了一下。

「快點坐下吧,馬上要開車了。」

男人看著像是老實人,沒有因為女子的咄咄逼人的態度,也沒有因為周圍異樣的眼光做出什麼過激行為。

男人拉了女子一把,示意女子坐下。

再這麼耽誤下去,這過山車就真的不用開了。

女子甩了一下男人拉著自己的手,很想直接下車。

只是在掃到一臉淡漠的何琪瑤的時候,女子又改變了主意。

憤憤地坐了下去,女子繫上了安全帶。

女子倒不是因為男人的話改變了心意。

女子的想法很簡單,自己要等著看美女出醜的樣子。

如果自己現在的下車的話,女子知道自己只能站在外圍。

這樣女子就不能第一時間看到自己預想中的美女出醜的畫面了。

女子覺得自己只有坐在這過山車上,才能及時地觀察到美女的反應。

如果到時自己還能分心拿出手機的話,女子都不會介意幫那引發了自己和男朋友戰爭的美女拍上一張珍貴的紀念照了。

畢竟何琪瑤和蘇穆是坐在最後一節車廂的,車上的其他人只要一回頭還是很容易能發現後面的情況的。

當然,這只是女子現在的想法。

過山車很快就開了起來,爬升,滑落,迴轉,速度越來越快,刺激性也是越來越強。

過山車的各個車廂里發出了一聲聲尖叫。

當然,還是除了最後那節車廂。

蘇穆雖然覺得也是有些刺激的,但還不至於到那讓自己尖叫的程度。

蘇穆覺得,一切都是可以接受的範圍。

這是物理學科上的知識,蘇穆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過山車的原理了,坐起來並不覺得有什麼可怕的。

蘇穆甚至還悠閑地看了一眼旁邊的何琪瑤。

何琪瑤畢竟是女孩子,就算膽子再大,這到底是最後一節車廂,刺激感更強。

蘇穆不知道何琪瑤能不能接受得了?

既是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

蘇穆看到了一臉平靜的何琪瑤。

看到蘇穆看向自己,何琪瑤甚至送給了蘇穆一個笑容。

蘇穆給何琪瑤豎了一個大拇指。

過山車急速地車速下,蘇穆耳邊只剩下呼呼的風聲。

蘇穆知道,這個時候就算自己再怎麼誇何琪瑤,何琪瑤本人都是聽不見的。

蘇穆索性就用手來表示了。

看到蘇穆的點贊,何琪瑤臉上的笑容更加大了。

好像這是蘇穆第一次誇自己吧?

何琪瑤覺得自己總算是在蘇穆面前展現了自己的一個優點。

如果膽子大也算是優點的話。

不過這個時候的何琪瑤已經把膽子大算作了自己的一個優點。

反正只要蘇穆覺得好的,何琪瑤覺得就都是優點。

高空圓盤轉了三次,過山車上的尖叫聲也是不絕於耳。

等到過山車終於停了下來,車廂里的人們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平復著自己的心情。

有些膽子小一些的,甚至是直接坐在位置上哭了起來。

沒有心情顧及周圍人的看法,也沒有力氣去考慮一下自己這樣會不會很難看?

會不會哭花了自己化了一早上的妝?

「還坐嗎?」

蘇穆跟何琪瑤都是一臉的平淡,好像剛才坐過山車的不是自己一樣。

「不坐了,沒什麼意思。」

何琪瑤搖搖頭,覺得過山車沒有自己想象中的刺激。

雖然自己和蘇穆還坐在了最後一節車廂,但是給何琪瑤的感覺也就是那樣。

「那走吧。」

蘇穆是因為看到何琪瑤坐那旋轉木馬就坐了三次。

以為何琪瑤做事情就喜歡那樣,才會有此一問的。

沒想到人家何大小姐一點也不稀罕這過山車。

蘇穆表示自己也覺得就那樣。

既然兩人的想法達成了一致,自然是直接撤了。

蘇穆看到這個驚險區域還是有很多其他好玩的項目的,也就沒有必要浪費時間在這裡了。

(本章完) 「到時候再說吧,現在先把川兒找到再說。」

程苒現在擔心的就是賀川的人生安全。

阿成也知道:「放心吧,苒姐,我已經讓厲盛隨時看一下川兒的行蹤,或許沒出事,只是那個地方沒什麼信號而已,畢竟在農村裡,沒有信號也是很正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