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到省城內,葉宇就把車子讓給了蘇政說。

蘇政一愣,納悶的問:「讓我開?你呢?」

剛剛他可是見識過葉宇的車技,神乎其神不說,而且還能夠把速度飆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而他的車技一般,根本不可能在十分鐘內把車子開到分部啊。

「我步行。」

葉宇說:「現在是下班高峰,容易堵車,我怕耽誤時間。」

「什麼?你步行?」

蘇政更迦納悶了,步行能夠有車快嗎?這不是胡鬧嗎?

雖然修鍊者能夠比普通人跑的快,可也快不過車子啊。

「對,步行。」

葉宇堅定的說:「我有一種特殊的功法,能夠加快我的速度,在這種路上行走,比車都快。」

「葉隊長,你就這麼放心讓我一個人開車?你就不怕我逃走嗎?」蘇政又問道。

「隨便,我已經無暇顧及你了。」

葉宇擺擺手說,跟著就把車子停下來,連車門都沒有打開,他直接從窗戶上跳了出去,邁動腳步,飛速而去。

「卧槽,這速度,怎麼可以這麼快?」

只是轉瞬間,蘇政就看不到葉宇的身影了,這不由得讓他震驚起來。

「怪不得要步行了,竟然跑的真的比車還快。」

「我要怎麼辦?開溜嗎?」

蘇政內心猶豫起來。

……

砰砰砰。

隨著接連不斷的擊打聲,劉鵬雲的身子越飛越遠,血傾灑的也越來越多,整個人越來越萎靡,已經完全變成一個血人。

身上的骨頭也寸寸斷裂,倒在地上,幾近癱軟,連站起的能力都沒有。

「投不投降?」

公孫盛暴怒道。

之所以沒有要劉鵬雲的命,就是對他的投降還抱有一絲的希望。

劉鵬雲沒有說話,只是微微抬起頭,裂開嘴角,露出一個慘烈的微笑。

「嗎的,還不投降,老子弄死你。」

公孫盛直接暴走,抬腳就要再次踢向劉鵬雲。

不過卻被公孫萬里給攔了下來,急切的說道:「爸,不能再耽擱下去了,趕快走吧,真等葉宇回來之後,再走就來不及了。」

「走也要先把他弄死。」

公孫盛不予理會,「這可是冰體體質者,現在咱們把他打成這樣,就等於結仇了,一旦他爆發出全部的力量,以後就是我們公孫世家的災難,他必須死。」

逢君江南之背靠美男搖錢 說完之後,公孫盛就擺脫公孫萬里,再次抬腳。

公孫萬里不再阻攔,而是回頭看向門口,心理祈禱葉宇能夠晚一點來。

砰的一聲悶響,如同大家所想的那般,劉鵬雲被踢飛的場景並沒有出現。

反而是公孫盛,他連番後退幾步,抱著自己的腿,臉色因為疼痛而變得扭曲起來。

「誰?」

公孫盛站穩身子,環視一眼四周,憤怒的咆哮道:「藏頭露尾,算生命英雄好漢?有本事出來堂堂正正的打一場?」

「縮頭烏龜,你還能夠說出這麼男人的話,不簡單啊。」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響起了一聲嘲諷的聲音,跟著葉宇就不疾不徐的走了進來。

只是眾人都能夠看到,在他的額頭上,已經流出了豆大的汗珠,明顯是一路狂奔,累的不輕。

「葉隊長來的,咱們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魯有刃等人看到葉宇,一個個直接癱軟在地上,完全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

「幸苦大家了,你們都先好好休息一下,接下來就交給我吧。」葉宇欣慰的說道。

「你就是葉宇?」

公孫盛皺起眉頭問道。

他們公孫世家也有天目組織的成員,自然認識葉宇。

只是他還真的沒有想到葉宇竟然會如此年輕,才剛剛二十齣頭的樣子,怎麼看怎麼都像是一個在校的大學生,誰又能夠把他跟高高在上的天目組織隊長聯繫在一起呢?

「不錯,我就是葉宇。」

葉宇早在進來的時候就把在場的情況給看在眼中,知道大家都只是受傷,並沒有生命危險,這才算放下心來,跟公孫盛面對面的談話,「你就是公孫盛?」

「老夫公孫盛,公孫世家的家主。」

公孫盛說:「敢把我們公孫世家世俗界給滅掉,今天老夫一定不會放過你。」

「正好,我也不打算放過你。」

葉宇冷笑起來,「都欺負到我們組織分部的頭上,你真該死。」

「哈哈,鹿死誰手只有試試才知道。」

公孫盛不屑的說。

剛剛他在攻擊劉鵬雲的時候被阻攔了下來,雖然被打退了幾步,但也讓他看清楚了葉宇的實力。

在那種情況下,葉宇必然會用全力。

而他的全力才僅僅讓自己後退幾步,這就說明葉宇的實力頂多也就是練氣第三層的樣子。

要不然剛剛那一下,怕是直接要了自己的命。

正因為有了這種猜測,他才敢跟葉宇叫板,而不是立刻逃走。

「那就來吧。」

葉宇說完就攻向了公孫盛。

面對這樣一個大魔頭,葉宇一出手就是全力。

只可惜剛剛在來的路上,他為了節省時間,把自己體內的靈力運轉到了極致,以至於現在體內的靈力渙散,只有一顆凝實的氣旋存在了。

也就是說,他現在的靈力情況,也就相當於練氣第三層左右。

要是全盛的時候,剛剛那一道飛針,直接就把公孫盛的膝蓋給貫穿,廢了他一條腿了。

而不是沒有沒入到他的身體,僅僅把他逼退幾步。

當然,這只是靈力的情況,葉宇還是淬體一層呢,單單是這個體制,就能夠硬抗公孫盛的練氣第三層。

而且葉宇還有神識,他能夠清楚的查看到公孫盛的一舉一動,提前規避,然後趁機給他致命一擊。

「你沒有修為?」

在戰鬥的時候,公孫盛沒有感受到葉宇體內的靈力波動,忍不住皺起眉頭說道:「這怎麼可能?你的體內沒有靈力,怎麼可能跟我練氣第三層硬抗這麼久呢?」

「難道你沒有聽過在奇門界,還有一種特殊的修鍊方法叫作練體嗎?」

葉宇冷笑著說:「我雖然沒有修為,但這肉身的力量卻足以把你給了結了。」

「練體?你竟然能夠練體?」

聞言公孫盛一怔,不可思議的問道:「這世界上怎麼可能還存在練體功法呢?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呵呵,頭髮長見識短,竟然連這個都不清楚,還當什麼公孫世家的家主啊,趕快把你們家族給解散了,省的我再跑過去一趟,把你們都給滅掉了。」

「練體又如何,你能夠是我的對手嗎?」

公孫盛陰笑起來,進攻的速度更加迅猛起來。

他曾再古籍中看過介紹,知道練體都有一個弊端,畢竟人的身體總有脆弱的一面,不可能讓一個人全部給改變,比如眼睛,比如那種不可言喻的地方,往往都是練體的軟肋。

就像金鐘罩鐵布衫一樣,同樣有破解的點。

公孫盛就是想用這種迅猛的攻擊方法,逼迫葉宇露出破綻。

只是隨著打鬥,他越來越心驚。

因為葉宇的拳法施展的密不透風,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破綻。

或者說哪怕他明知道葉宇的眼睛是弱點,可卻攻擊不到葉宇的眼睛。

「這是絕技?」

公孫盛痴痴的問道。

他知道,在奇門界,講究的並不只是修為,還有絕技。

一個人哪怕只有練氣第一層的實力,只要他修鍊了絕技,就有可能秒殺練氣第二層的對手。

「算你還有點眼色,這個絕技叫做游龍拳。」

葉宇淡淡的說道:「如果你能夠破開這個拳法,我今天就放你離開。」

游龍拳,是上次遇到那個蒙面人,葉宇從他的身上學來的。

哪怕這句話,也是模仿那個人說的。

當時他就告訴葉宇,如果能夠破開他的游龍拳,就算他輸。

葉宇憑藉神識的強大,早有預判,才能夠輕巧的避開。

而公孫盛呢?

他不過是一個單純的修鍊者,體內空有練氣第三層的修為,卻沒有神識,想來根本無法破解這個游龍拳。 「不行,這樣打下去根本不是辦法。」

公孫盛在心中暗自嘀咕道:「他竟然還懂得絕技,這拳法我壓根就破不開。」

「而且他是練體者,力量源源不斷,再這樣持續下去的話,指定就把我體內的靈力給耗幹了,真到那個時候,我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必須得想個辦法逃走了。」

在心中思量一番,公孫盛就沖著呆立在一旁的公孫萬里咆哮道:「萬里,你還愣著幹什麼啊?趕快過來一起上,儘快了結了葉宇,咱們才能夠拿下這個分部。」

「以多欺少嗎?」

葉宇癟癟嘴說:「我天目組織最缺的就不是人,你敢讓他上,我就能夠調集天目組織的成員也加入戰鬥。」

「呵呵,唬我呢?」

公孫盛壓根不信葉宇那一套,「如果你帶的真的還有人的話,怎麼可能到現在還不讓他們出手呢?」

「我都把你們天目組織禍害成這個樣子了,你怎麼可能還對我留手呢?」

「萬里,別聽他瞎說,趕快過來。」

原本公孫萬里還在四處戒備,聽到老爸的分析,他也覺得不可能再有幫手了,否則的話,這會肯定會出面,把他們兩個給包圍住,不讓他們輕易的離開。

所以這會他也不再遲疑,調動體內的靈力就衝到了戰鬥圈內。

「來的正好,現在可以讓你見識一下我真正的實力了。」

葉宇見狀冷笑著說。

跟公孫盛打鬥了這麼長時間,他體內的靈力也慢慢的恢復了一些。

在公孫萬里過來的時候,他把靈力匯聚到游龍拳之上,直接迎向了公孫萬里的拳頭。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公孫萬里的身子應聲而飛,直接摔出去五六米遠,才狠狠的砸在了地面,再次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

「你,你的體內竟然還有靈力?」

見狀公孫盛更加震驚了,「這怎麼可能,絕對不可能,一個人怎麼可能練體還修靈力呢?這絕對不可能。」

「我們單單是修靈力,窮奇一輩子,也不過是練氣第三層的靈力,而你剛剛對萬里打出去的那一拳,怕是也到了練氣第三層了。還有你的練體,能夠跟我僵持這麼長時間,恐怕也能夠堪比練氣第三層,這不真實。」

「沒有什麼真不真實的,之前就說了,你頭髮長,見識短,我建議你回去剪個光頭,做一個徹底的縮頭烏龜。」

「萬里,你沒事吧?」

公孫盛在打鬥之餘,還衝著公孫萬里那邊擔憂的問了一句。

「我沒事。」

愛情如影隨形 公孫萬里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搖搖頭說。

那一拳雖然力量足夠大,不過葉宇還是留手了,畢竟之前要不是他心慈手軟的話,恐怕他此刻看到的就是魯有刃他們的屍體了。

所以他剛剛給公孫萬里一個機會,沒有要了他的命。

「沒事還愣著幹什麼啊?趕快過來幫忙啊。」

公孫盛氣急的說道。

不過從這一點他也可以確信,葉宇的修為並沒有達到練氣第三層,否則的話,剛剛那一拳就有可能結束萬里的性命。

「好,我這就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