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TM不會真的要將自己洗澡畫下來。

這女帝未免太變態了?

「咳咳…那個你們全部都出去,本公子需要一個人沐浴。」

他假意輕咳了一聲,沉聲道。

「這…蘇公子,奴婢奉旨前來,若就這樣離開…」

那畫師聞言后頓時跪下,語氣顫抖的回答著。

包括林月月幾人也急忙勸阻蘇凜。

「那我洗澡前畫可以了吧?!」

蘇凜脾氣上來,這非得自己赤身裸體的才能畫不成。

讓這麼多人看他洗澡,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這…」

畫畫的宮女有些愕然,將目光看向了掌事宮女林月月,見她點頭

這才開始執筆畫起來。

不得不說這宮女的手藝倒也不錯,僅僅半小時就將蘇凜那偉岸的身姿給畫了出來。

只是他依舊不喜歡讓別人服侍洗澡,便將這些人都敢趕了出去。

回到采月宮后,蘇凜直接回卧榻上坐了下來。

到了晚膳時間,依舊端過來一大堆的美食佳肴,蘇凜的胃口不大,只能選了幾樣自己喜歡吃的。

剩下的還是全部打賞給了她們,不過這次卻沒有再獲得好感度的加成。

晚膳後行宮內只剩下蘇凜一個人時,在有些昏暗的燭火下,他再次把目光看向系統面板。

並且點開了【星卡製作】頁面。

很快一系列新的數據便呈現了出來:

【目前可製作星卡】

【一階銅卡:千鳥】【一階銅卡:疾風魔狼】

【一階銀卡:潛行】【一階銀卡:劍雨】

【一階金卡:利刃】【一階金卡:窺視】

【注意事項:製作銅卡與銀卡只需消耗少量星力值,製作金卡以上需要特定材料。】

【宿主影響力越高時,可製作的卡牌種類與品階也將提高。】

蘇凜仔細的查看著這些卡牌,發現都是目前所知大陸上沒有的。

「這些卡牌似乎有些不同?」他困惑的向系統提出疑問。

【系統的卡牌與大陸完全不同,都屬於獨一無二。】

「原來是這樣…」

蘇凜喃喃了一句,也就是說他製作出來的卡牌是在這個世界沒有的。

他把目光注視到了最低的倆張銅卡上面,很快就顯示出來詳細信息:

【一階銅卡千鳥:發動后可召喚一隻千足鳥替主人給他人傳遞信息,製作花費:5點星力值。】

【一階銅卡疾風魔狼:發動后可召喚一隻強悍的魔狼進行戰鬥,製作花費:5點星力值。】

「這也沒啥特點啊?」

蘇凜看著說明,有些無語,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夜幕緩緩降臨,各宮各殿都燃起了敞亮的燭火。

他還沉寂在系統界面中時,一抹倩影已經走著小碎步緩緩進了采月宮。

來人正是林月月,見她的裝容似乎白天還要精緻了些許,換上了一身紅色衣裳,鬢角一根海棠發簪顯得格外漂亮。

……… 又是熟悉的冒險者工會的大廳,眾人再次集結於此,共商有關小隊未來的各種大事件!

「咕嘟咕嘟~都是你們這些八嘎隊員!」陳洛洛蒙的灌了一大口氣泡酒,而後臉色紅暈的指著眾人大聲說到。

此刻陳洛洛就像是一個喝醉了酒還家暴的丈夫一般,指著眾人破口大罵,好像下一刻就會動手教訓眾人一樣。

「切~明明都是為了你才做的,居然說這種話。」阿庫婭十分不爽,但也不敢大聲說出來,只能在一旁低着頭小聲碎碎念。

而其餘眾人也都低着頭,不好意思說話。

其實阿庫婭說的也沒問題,之前小隊眾人還幫着陳洛洛收購各種武器,現在居然擺出這種姿態來~簡直就是人渣中的人渣啊!

呸!這鍋陳洛洛可會不背!如果去看一看他們買的都是什麼應該就能理解陳洛洛此刻的心情了~

達克尼斯還好,起碼買了一些重甲和騎士劍。而其他人……

思想竟然異常的同步!為了追求殺傷力而全部買了魔法道具?陳洛洛實在是搞不懂到底是因為什麼。

要知道,終末的女武神世界之中可沒有魔力一說,難道他們都想不到嗎?然後陳洛洛就讓他們去退貨,誰曾想那些老闆居然說出了【商品出門,概不退換】的口號!

果然,奸商哪個世界都有啊~

只是想不通為什麼這群傢伙會在同一家店裏買?明明是分開的啊!

當然陳洛洛也不是那種因為這點事發脾氣的人,主要是因為浪費了那麼多錢,買回來的魔法武器都足夠開一家魔具店的了~

再加上陳洛洛又喝了點氣泡酒,酒量為零的他瞬間就醉了,於是就出現了現在這種場景。

撲通!

「……」

緊接着,只聽到撲通一聲,原本喋喋不休的念叨著的陳洛洛頓時沒有了聲音。

「喝了一杯醉成這樣了啊?」阿庫婭戳了戳陳洛洛紅紅的臉頰,感受着柔軟的觸感說到。

嗯……冒險者的大杯子,一杯怎麼的也有半生,再加上陳洛洛是一口悶,醉了很正常。

但直接斷片就有點不正常了啊~

「這樣的洛洛好可愛啊~」一旁的惠惠也湊了上來,眨着眼睛看着陳洛洛的睡顏說到。

「真的誒!安靜的樣子就像一個公主我愛你哦一樣誒~」達克尼斯也湊了過來,三人將醉過去的陳洛洛圍了個水泄不通。

「……」

一旁的佐藤和也想看,畢竟陳洛洛的顏值和魅力擺在那裏的,幾乎可以說是讓佐藤和真心痒痒到極限了!

但又不好意思開口……

而三女的包圍之中,陳洛洛安靜的趴在那裏,潔白、感覺的就像一隻瓷娃娃一樣可愛~

再加上因為醉酒而酡紅的臉色和那完美無瑕的睡顏,因為擠壓而微張的紅潤小口、肉感十足的臉龐、時不時抽動着的瓊鼻,幾乎可以說是可愛的無懈可擊!

「到底只是個十六歲的孩子啊~」見到這一幕,達克尼斯不經開口說到。

「嗯~~」

就在這時,陳洛洛彷彿夢楠似的,發出一陣類似於撒嬌的呻吟聲。

砰!

「呼呼呼~……我不行了!」

這時達克尼斯一拍桌子,猛的起身長呼幾口氣后說到。

而阿庫婭和惠惠則是氣息愈發粗重的趴在一旁,一隻手緊緊的捂著心臟處的位置,彷彿害怕心臟驟停一般~

「來~」

這時陳洛洛彷彿無意的有發出了一聲夢楠。

聲音軟軟糯糯的,十分好聽!而且就彷彿是帶着某種奇異的魔力一般,讓人深深的陷入其中無法自拔。

「即便是我這個抖m……也好想捏一下啊~」這時達克尼斯突然伸出一隻手,向著陳洛洛的臉龐靠近。

「不行!小心我告訴陳洛洛前輩!」這時一直被排擠在外的佐藤和真突然大聲吼道。

他的打算是,既然你們連看都不讓我看,那我又豈會讓你們舒心?除非……嘿嘿嘿~

「……」

「……」

「……」

突然,三人猛的回頭,眼神凶利的盯着佐藤和真,就彷彿要殺人一般!

「……」

「……」

「……」

三人沒有理會佐藤和真的威脅,對視一眼后,紛紛在對方眼裏看到了相同的意思。

「不如我們去泡溫泉吧?」達克尼斯這樣說到。

「我贊成!」惠惠直接同樣。

「不泡混浴的哦~」阿庫婭卻眼神不善的看了一眼佐藤和真,那意思不言而喻。

「嗯啊!混浴!不泡……嗎?」突然達克尼斯宛如遭受了雷擊一般,嬌喘吁吁的,顯然是有些失落。

不過當她再轉頭看到沉睡的陳洛洛的時候,眼神頓時變得堅決了起來!

就這樣一行人……排除掉了佐藤和真后,一起去泡溫泉了!

佐藤和真自己泡男浴……

達克尼斯一路上背着陳洛洛來到了浴場,將其放在更衣室的木質長椅上,眼神不由自主的飄向其他兩人。

「讓我來吧!」惠惠頓時心領神會,一臉興奮的湊了上來說到。

「我和洛洛一起睡過!這事我熟!」阿庫婭則是一把推開了惠惠,自告奮勇的說到。

「還是我來吧……」達克尼斯感覺自己變了,從靈魂深處被凈化了。不再是那個抖m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