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點張明和無塵都比較贊同,雖然張明很著急,但是適當的放鬆也是很有必要的,這种放松有利於精神力的恢復,這一段時間他們每一個人的精神力消耗的都非常嚴重,張明和無塵都推演不到結果,只能用這個笨辦法了……

「張明,我忽然有個想法。」無塵坐到了張明的身邊,最近幾天他們都混得比較熟悉了,互相的稱呼也相對隨便了許多。

「什麼想法?」張明輕輕的勾動手中的魚竿,不過顯然心思已經不在魚竿上面了。

「你說有沒有可能是地震……」無塵輕聲說道。

張明握著魚竿的手猛地抖了一下,一個剛剛要上鉤的大魚被震動的魚鉤嚇得一下子游得的老遠……不過張明根本沒有在意,張明腦海里一直回蕩這無塵說的話……

「地震……地震……地震……」張明皺著眉嘴裡反覆念叨著:「該死,我早該想到的,這裡是蜀中,這裡是華夏南北地震帶經過這裡,要是想引起災難的話,地震是最好的選擇。」

這時一身白裙的楊晨從山林中走了出來,肩上卧著一直白色的小老虎,看起來蠢萌蠢萌的,身邊跟著一批白色的小馬,看起來純潔無暇……

不過著潔白無暇的組合卻讓楊晨手中拎著的幾隻野雞和野兔,小白身後背著的兩頭野豬給破壞殆盡了……小道士青雲一臉無奈的拎著一大推山珍,這些食物中含有的源氣很少,小道士青雲並不太喜歡吃……

「怎麼啦,魚掉的怎麼樣啦」楊晨蹦蹦跳跳的跑過來把野雞和野兔扔到地上,看著張明說道。

「有新的線索了,雖然不敢肯定,不過相去不遠了。」張明嘿嘿笑著說道。

「哪裡?」楊晨在地面堆起了四個石灶台,然後手一翻四個灶台中燃起了熊熊火焰,緊接著楊晨拎出了兩個鍋子,兩個架子,準備一半煲湯,一半燒烤……

「龍門山。」張明沉聲說道。

「嗯?我們之前不是路過那裡了嘛,除了一片大山,幾個小山村沒有什麼特點……」楊晨利索將那些野雞野兔拔毛開膛,然後將兩隻野豬拎了下來,準備開始處理野豬,然後一邊指示的小道士青雲開始處理那些找回來的木耳、香菇、人蔘、靈芝等山珍。

「龍門山地震帶,那裡是最容易發生地震的地方,而地震也是最容易引起災難的方式。」

「所以你覺得那些陣旗應該就在龍門山?」

「有八成可能。」

「好的,那我們就去龍門山。」楊晨笑嘻嘻的說道:「不過在去之前,先把這些東西消滅了吧,可不能浪費東西哦……」

「……」 儘管張明和無塵都很著急想要去找到陣旗,不過之前他們確實很疲憊了,磨刀不誤砍柴工,再加上楊晨的堅持,他們在這個小溪邊開始露營燒烤,雖然這些食材相對於無塵精心培養的那些沒辦法比,但是在普通人世界裡面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好東西。

這些東西營養豐富,源氣含量也有一些,而且風味十足,再加上楊晨的手藝很好,所以一開始還有點嫌棄的小道士青雲,後來也吃得滿嘴流油,老道士無塵倒是沒有一點嫌棄,一開始就吃的津津有味。

楊晨有些奇怪的望了望無塵和青雲問道:「無塵爺爺,你們吃肉沒關係么?我看很多廟裡的和尚道士什麼的都吃素的來著。」

「呵……」老道士拎著手中的筷子說道:「排除那些真的誠心的人,其他的很多都是一些欺世盜名之輩,人前吃素,人後開葷,都是為了利益啊……再說其實本來佛家的道義裡面就沒有不讓吃肉,佛家還未興起時,那些行腳僧化緣化到什麼便吃什麼,只是後來那個崇佛的梁武帝下令讓僧人們吃素……這樣的傳統也就慢慢流傳下來了。」

「至於道家也有些忌諱,不過貧道的道門和其他的道門不太一樣。」無塵笑了笑然後繼續吃起來。

聽著無塵又把貧道這個稱呼給拎了出來,張明便知道現在是打聽不到無塵的道門到底是什麼了,其實從一開始張明就對無塵的道門十分好奇,畢竟無塵的實力強大,在別的道門已經可是成為一教掌門了,但是自己卻從來沒聽過有無塵這麼一號人物……

另外無塵手中的寶物不少,比如之前那個記錄著先秦事件的八卦圖,這肯定不是無塵記錄的,一定是他傳承的……能夠有如此傳承的道門一定不是等閑之輩,而且之前還說和林軒的師承有些關係……林軒那小子有什麼師承,這點自己倒是從來沒有推演過,不過既然林軒沒說,那麼一定是有什麼忌諱,現在也不用著急問他,反正早晚會知道的。

清風樹林小溪流……雖然已經臨近冬季,不過蜀中的溫度還可以,再加上幾人早就是寒暑不侵了,躺在溪邊,感受著微風倒是別有一番情趣。張明在他們宿營的周圍扔下幾塊陣石,製作了一個簡易的隱匿陣法和警示陣法。

一夜無話,天剛蒙蒙亮,四道身影便衝出樹林,向著龍門山的方向飛去,龍門山位於川蜀西北邊緣,東北-西南走向,包括龍門、茶坪、九頂等山,是著名的自然風景區,但是也是川蜀強烈的地震帶之一,自公元1169年以來,共發生破壞性地震26次,其中里氏6級以上地震20次。

張明想到地震在蜀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龍門山,那裡東北接摩天嶺,西南止岷江邊,綿延200多千米,海拔1000~1500米,最高峰海拔4989米,海拔由盆地邊緣2000米向西逐漸升高到3000米以上,主峰九頂山海拔高達4989米……

這裡聚居的普通人相對較少,想要在這裡搞點什麼事情對於修鍊者來說太容易了,如果再利用什麼東西直接激起這裡地震帶的強烈反應,恐怕到時候受道災害的就不僅僅是蜀中一地了……這樣想著張明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推斷,結合之前自己的推演……

「林軒,我有一個推測……」張明拿出了通訊器,聯通了林軒的通訊器:「我們會先一步去探查,一天之內我會再給你發消息,如果我發出警示或者沒有發回消息……」

「我明白了。」通訊器另一邊林軒沉聲說道:「注意安全,如果不可力敵就回來,還有我們呢,我會通知老媽他們去助你一臂之力。」

「我知道了,之前一直沒聯繫上你,楊晨已經得到白虎傳承了,同行的還有一位隱士高人,我們的戰鬥力不弱,所以不用擔心,實在不行我會求救的。」張明說道。

「嗯,保持聯繫。」

「好的,保持聯繫。」張明點了點頭,忽然張明小聲說道:「對了,你知不知道有個叫做無塵的道士……」

「道士?」林軒頓了一下:「那個和你們同行的隱士高人么,我並不認識。」

「好的,我知道了。」張明說道:「那下次再聯繫。」

「拜拜……」

張明掛掉了電話,略微思考了一下,便繼續快速的飛行,身下的景色快速的向後掠去,他們距離龍門山不近,但是全速飛行之下,也是很快就會到達了,畢竟整個川蜀的面積也並沒有太大。

當張明四人到達龍門山上空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張明四人並沒有火力全開,畢竟接下來還不知道將會面對什麼,所以大家都是留有餘力的。

「算算時間,古籍鑒賞大會恐怕要開始了吧。」楊晨掏出手機看了看,最近的新聞可都是被古籍鑒賞大會個佔滿了。

「是快開始了,我們是沒機會參加了,先把這個地方搞定吧……」張明深吸了一口氣,到了這裡之後張明就確定了,那些陣旗是飛到這裡了,而且他所感覺到的不對勁也是在這裡。

「這裡的空氣中確實還殘留煞氣……」無塵拿出了八卦盤深吸一口氣說道:「不過恐怕還有個更可怕的消息要告訴你。」

「什麼消息?」楊晨和張明都看向了無塵。

「去!」無塵將八卦盤輕輕的送入了空中,緊接著一副巨大的畫卷在空中緩緩展開:「你們看。」

「這裡不就是龍門山的地形么?」楊晨仔細看了看,然後望著腳下的山川河流,幾乎是一模一樣的。

「確實是龍門山的地形,不過周邊有一些變化,在這幾座山川之外的地形地勢卻變了不少,這裡的河流斷絕了,這裡的山更高了,這裡多了一條新的河流……」張明開始指著地圖上說道:「不過這中間的幾座山川河流卻沒有絲毫的變化。」

「對,這幅圖應該是這裡數千年前的樣子,以前我看過這幅圖,但是一直沒有刻意去尋找,沒想到在這裡遇見了……唉……」無塵嘆了口氣,眉頭深深的鎖在了一起,看起來一副十分擔憂的樣子。

「怎麼了?有什麼不對么?」楊晨瞪大了眼睛問道。

「非常不對……如果是地質變遷的話,怎麼會周邊改變了,這裡卻沒有改變,而且這裡處於地震帶,應該是變遷最為嚴重的地方,但是這裡卻一點都沒變……這已經不是物境可以達到的力量了,而且尋常天境也絕對達不到這種程度。」張明也皺起了眉,怪不得之前自己怎麼推演都找不到方向,原來這已經超過自己的能力承受範圍了:「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會被如此強大的天境特意固定山河。」

「因為這裡埋葬了一個人。」無塵說道。

「誰?」

「蚩尤!」 (本故事純屬虛構)

「怎麼可能!」張明驚訝的說道:「蚩尤活躍的地方是中原地區,跟這裡相差十萬八千里呢,而且之前不早就證實過,蚩尤墓是在山東么……」

無塵奇怪的瞥了一眼張明說道:「你不會真的覺得那個蚩尤墓裡面有蚩尤吧。」

「這……」張明頓時語塞,是啊,誰說那個蚩尤墓裡面就有蚩尤了……

「傳說蚩尤戰敗被殺,身體被分割成幾個部分……」

「傳說罷了,人都死了,黃帝連活的蚩尤都不怕,難道會怕一個死人……再說了,蚩尤是兵敗自殺的,蚩尤自己滅了自己的靈魂,但是蚩尤的身體誰都破不了,連軒轅劍都斬不開,黃帝為了不讓別人利用蚩尤的身體,所以才把他的屍體帶離中原,找了個山清水秀的地方給埋葬了起來,雖然兩人是對手,不過黃帝對於蚩尤還是很敬佩的。」無塵說道:「不過有個記載說黃帝在這裡設下了陣法,想要用陣法逐漸磨滅蚩尤的不滅真身,也不知道過了這五六千年了,黃帝有沒有成功。」

「記載?哪裡的記載?」張明頓時瞪大了眼睛,眼前這個道士知道的辛密太多了,很多都已經消失在歷史長河裡面的秘密他都知道,甚至有些在當時就是秘密,只有幾個人甚至是一個人知道,那幾個人離開了或者死掉了就不會再有人知道的秘密他都知道……

關於蚩尤的秘密連軒轅部落都沒有記載,軒轅部落最早的是從堯舜開始記載的,而堯舜之前的歷史便沒有了,也就是說,一切關於黃帝之類的記載全都沒有……也不知道是他們並不知道之前的歷史,還是故意就沒有寫。

所以當無塵說出了這裡是蚩尤葬地的時候他第一個反應是不信,然後緊接著是不可思議,倒是楊晨似乎很相信無塵說的話,一臉興緻勃勃的望著自己腳下的大山……

「你們說,這個蚩尤葬的地方,會不會有很多寶物啊……就算沒有寶物,有些珍貴的藥草、妖獸的屍骨也可以呀,堂堂華夏的祖先,總不會太寒酸吧……」楊晨兩眼放光的念叨著。

張明一臉無語的拍了拍楊晨的腦袋道:「喂喂,你也知道蚩尤是華夏的祖先之一,能不能有一些最基本的尊重……」

「我很尊重他呀,你看,他作為華夏的祖先肯定是希望華夏能夠越來越好對吧,不然也不會自殺斷了他手下復仇的念頭,既然這樣,有什麼好東西能夠幫助華夏增加力量的他一定不想讓他埋沒吧,我拿出來把他發揚光大才是真正的尊重人家呢……」楊晨一臉認真的說道。

「這……」張明頓時語塞細細想來,人家說的好像挺有道理的哈……

「哈哈,丫頭說的是啊,要是祖宗們把寶貝都埋在地下,那麼後人可用的東西也就越來越少了……」無塵笑呵呵的說道:「不過這蚩尤墓裡面還真是有好東西,其他的不說,其中有一個現在被稱為上古神器的東西在裡面。」

「上古神器?」楊晨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等等,等等,你讓我想想,既然黃帝是為了煉化蚩尤的不滅之體,而這裡面的神器聯想著和蚩尤有關的話,不會是傳說中的煉妖壺吧?」

「不錯,正是煉妖壺,丫頭很聰明啊……」無塵笑呵呵的說道。

「煉妖壺,又名九黎壺,傳說乃上古異寶之一。擁有不可思議之力,據說能造就一切萬物,也有驚人之毀壞力量。內部有著奇異之空間,空間之大似能將天地收納於內。女媧創造蒼穹各生命,卻又發覺本性大多兇猛殘暴。為不破壞天地太極均勢,便鑄造一能凈化兇殘之氣的青銅壺,望藉壺之煉化,將過於殘暴之妖、獸、魔物等升華,以維大地之和諧。」張明鄭重的說道。

「呦,很熟練嘛。」楊晨笑道。

「咳咳,百度百科上面都這麼說。」小道士青雲拿著自己的手機弱弱的說道。

「……」

「不管怎麼說,這個煉妖壺我是要定了,這東西對我煉藥有很大的幫助,我正好缺一個葯鼎呢,林軒那傢伙都有軒轅劍了,我就勉強用個煉妖壺吧……」楊晨笑嘻嘻的說道。

「不對吧,如果你想要上古神器的話,應該要神農鼎吧……這是煉妖壺,也不是煉藥壺,你要這個幹什麼……」張明道。

「你知道神農鼎在哪?」楊晨歪著腦袋看著張明。

「呃,不知道……」

「那不就得了,所以我說先勉強用著湊活湊活,等找到神農鼎再換嘛,我這也是為你們好呀,我要是煉出來高級丹藥,收益的不也是你們嘛……」楊晨嘟著嘴說道。

「……」張明張了張嘴,竟然無言以對……你以為上古神器都是大白菜啊,說弄到就弄到啊……

「這煉妖壺是為了煉化蚩尤肉體而放置在這裡的,經過了這麼多年,應該已經將蚩尤肉體化作虛無了……這樣一來煉妖壺的作用也基本上沒有了,說不定你真的可以將他取出來。」無塵笑呵呵的說道。

「你看你看,人家無塵爺爺都這麼說了。」楊晨一噘嘴,笑嘻嘻的說道。

「好吧好吧……」張明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我總覺得恐怕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如果那些陣旗真的選擇在這裡,那麼恐怕就是要利用蚩尤肉體和煉妖壺了,我們真的有這麼容易拿到煉妖壺么?」

「哎呀,別那麼悲觀嘛,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現在天道可是限制在天境以下的,就算是煉妖壺也不會超過天道吧,只要是天境一下,我們有什麼好怕的。」楊晨拍了拍自己身後的長刀,張明表示很無語,這小丫頭自從得到了白虎傳承之後更加膨脹了……

不過人家說的好像也沒有什麼毛病,就算那個煉妖壺再厲害應該也不會超過天境去,只要不超過天境的話,他們應該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走吧,進去看看,在外面怎麼猜測也沒用,這裡面的東西已經超過了我們的能力,難怪我們怎麼推演都得不到結果,恐怕也只有親自下去看看才能得到結果了。」無塵說道。

「恩……說的是,可是我們應該怎麼下去?」張明瞪大了眼睛望著底下的山川,實在是沒看出什麼名堂來,以張明的能力去推算黃帝的手段還是差了些。

「其實你開動腦筋,不用去推演,而是直接破解陣法,還是可以找到進入的路徑的,你看看這個陣法有沒有什麼熟悉的地方?」無塵抬了抬手示意張明自己去破解陣法。

「恩。」張明點了點頭,閉上了眼睛用精神力開始溝通下面的陣法,在整個小隊中,對於精神力運用最強的恐怕就是張明和趙靜音了。

「這是……伏羲陣法?」

——

在張明等人努力破解蚩尤墓的時候,萬眾矚目的古籍鑒賞大會也逐漸拉開了序幕,在大會還沒有完全開始前,鳥巢的外面已經聚集了不少慕名而來的人群,幾個實力強大的直播平台也早早就拿到了直播權,開始準備大展身手了…… 鳥巢最初建設的目的就是為了承辦奧運會,如今燕京奧運會已經成為歷史,同樣的鳥巢體育場的名氣卻越來越大,如今已經成為了燕京舉辦各類的大會或者歌星舉辦演唱會的主要場館,也成為了燕京的地標性建築之一。

這次古籍大會的外場地就在這裡,央視會對這裡的開幕式進行直播,其實本來是想把這次開幕式放在晚上的,畢竟晚上能夠更好的製造光影效果,能夠更加震撼人心。

不過後來那些出版社不太樂意,大晚上看完的看完開幕式大部分都會選擇回家,誰還過來看他們的書?要知道現在實體書本來就處於劣勢,經過晚會的演繹之後肯定會激起很多人對古籍的熱情,但是經過一晚上的冷卻,鬼知道還有多少人還保留著那份熱情。

雖然這麼說有些世俗,不過這些出版社都是靠實體書吃飯的,關乎到自己的切身利益,所以很多人都提出了自己的意見,對於普通人來說,再高的情操也得吃飽飯不是……後來舉辦方也經過多方考慮,覺得趁熱打鐵的效果應該會更好,而且大會的時間選在周末,上學的和上班的也都有時間過來看……

所以最後時間就定在了上午九點,太早了睡懶覺的還起不來,不過這次雖然定在早上,但是這次才是採用了全新的技術,在白天模擬夜晚,製造出逼真的光影效果。

上午八點,官方已經開始開放檢票入場,幾個入口同時開始,畢竟鳥巢有九萬個座位,如果不提前檢票的話恐怕也就不能按時開始了,另外這次檢票都是電腦進行,在發放的入場券中有一個條形碼,將條形碼掃描之後就可以進入,倒是有點像地鐵裡面的入場方式。

進入場地內的觀眾們根據自己的門票開始尋找自己的座位落座,一時間整個體育場人聲鼎沸,而那些在場地中擺放的書籍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還好鳥巢體育場足夠大,不然的話幾萬人一齊湧入恐怕還真會造成什麼危險。

不過現在根本不用擔心這些,龍組派出了三個軍部的小隊,每個小隊十人,共計三十人在默默地監察著整個體育場,更不用說林軒和李楠也在這裡坐鎮,外面還不知道潛伏著多少修鍊者和部隊……也多虧林軒把軒轅部落給帶了出來,不然的話華夏根本拿不出這麼多修鍊者來舉辦這麼一個大會。

不多時,整個體育場已經快要坐滿了人,大部分買了門票的人都選擇早早的跑過來等著,還有不少人等著在外面觀看大屏幕,總覺得那樣在家裡看有氛圍。

林軒一直在用精神力掃視所有到場觀看的群眾,倒是在其中發現了不少外國的修鍊者,他們一個個把自己的精神力波動隱藏的都好,林軒一時間也分辨不出來他們是善意還是惡意。其實這點對於修鍊者很簡單,只要心無雜念就可以,只要是修鍊者中的高手一般來說都可以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

但是他們身為修鍊者自然逃不過林軒的眼睛,怎麼說都是天境級別的精神力了,所以林軒把他們一個一個都做好了標記通知給所有在場的修鍊者,緊緊的盯起來,一旦有什麼異動林軒會在分秒之間滅掉他們,現在是非常時期,任何敢在古籍鑒賞大會鬧事的人都會被直接滅掉,不會有任何的留情。

「咦,他們也來了。」林軒在不斷掃視的時候忽然發現了李成和姜楠,他們都穿著一身休閑裝,旁邊還坐著幾個氣度不凡的男女青年,有意思的是這幾個青年中還有的穿著漢服,女生還有的梳著髮髻。

「刷!」林軒的身影忽然消失,下一刻便出現在了李成的身邊,正在和一位美女侃大山的李成頓時嚇了一跳,緊接著興奮的捶了一下林軒的胸口說道:「靠,你小子跑過來也不說一聲,嚇我一跳。」

「嘿,我這不是怕你在禍害人家小姑娘,趕緊上演英雄救美嘛。」林軒笑嘻嘻的拍了拍李成的肩膀,然後朝著眼前這個漢服女子微笑著點了點頭,可以看出來這個美女應該身份不一般,畢竟李成和姜楠的圈子在這裡,而且眼看這個女子的氣質非凡,家教肯定很好,而且這個年代能夠穿著漢服在外面行走的,都不是一般人,說起來也有些悲哀。

「林軒先生您好,我叫聞人伊雪是李成和姜楠的朋友,很高興見到你。」聞人伊雪身著水藍色的漢服,伸出纖纖玉手朝林軒微笑著說道。

「你好。」林軒微笑著點了點頭,跟聞人伊雪輕輕的握了握手,一沾即離。

「喂喂,一來就摸人家小女生的手啊。」姜楠同學笑嘻嘻的跑過來一把抱住了林軒,然後拎起來林軒的右手翻來覆去的看,看了半天似乎感覺不過癮,又要把林軒的袖子擼起來看。

「行了行了,幾天不見怎麼……彎了?」林軒笑呵呵的說道。

「滾滾,嘖嘖,你這胳膊真是神奇,當初在視頻上看得是斷了呀,難道真的是拍戲?」姜楠鬆開了手,指著林軒的右臂說道。

「是斷了,不過長出來個手臂不難。」

「嘶……你這是要變成孫猴子了呀。」李成驚訝道。

「哈哈哈哈……」幾個人在一起笑了起來,另外一些孫宇陽、周曇、吳清玥、王烈幾個人也都湊了過來,對於林軒大家都是第一次見到真人,一開始有點放不開,後來混熟了一個兩個的都想上來掐林軒兩下,想看看林軒到底哪裡不正常……

「啊……啊……啊……」就在幾個人相談正歡的時候,忽然旁邊響起了一個女同志此起彼伏的尖叫聲……幾個人頓時嚇了一大跳,林軒一下子站了起來,這怎麼個情況?光天化日之下就準備強搶民女了?李成的眉頭劇烈的跳動了幾下,怎麼把這丫頭給忘了……

「哇……啊……林軒……」李夢蓮把手中的飲料往李成懷裡一扔就要撲上來……

林軒大腦在一瞬間就想明白了發生什麼情況:「啊,諸位我忽然想起來我還有點事,你們玩,大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先走了啊……」林軒快速的說完,在李夢蓮要撲上來的前兩秒鐘刷的一下從原地消失了……

「哈哈哈哈哈……」

周圍幾個人短暫的沉默了一下,緊接著爆發更加強烈的笑聲,沒想到堂堂劍仙林軒竟然被一個小丫頭給嚇跑了……

就在這時,場館中開始響起了提示的聲音,開幕式馬上就要開始了,觀眾們也都逐漸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就在這時,鳥巢的天空似乎逐漸的在變暗,不多時,整個場館彷彿進入了黑夜一般,變得黑暗了起來…… 整個場館內逐漸變得昏暗了起來,不多時便徹底黑了下來,大白天場館內卻漆黑如墨,這讓現場的觀眾們略微有些小小的騷亂,不過現在修鍊者這個名詞在華夏很熱,而這次的古籍大會也打著林軒的名義,所以一時間也沒有人敢做什麼,畢竟這周圍的人可是不少。

在這完全黑下來的幾秒鐘裡面,林軒等一票修鍊者可是緊繃著神經,任何敢在這一段時間裡面鬧事的人不論是普通人還是修鍊者都會受到雷霆打擊,不論他是誰,敢在這個時候鬧事都是擺明了要和華夏對著干,這點華夏是不能容忍的。

不過這黑暗很短暫,而在這短暫的黑暗中也沒有什麼人鬧事,頂多是有那麼幾個年輕人鬼叫了幾聲,林軒一掃而過後便沒有再理會。

忽然在鳥巢中央舞台上亮起了一個火把,緊接著無數火把呈散射狀逐漸向鳥巢四周輻散開來,不多時,現場的觀眾們便發現自己的身邊也亮起了虛擬火把,整個場館一瞬間便亮堂了起來,熊熊燃燒的火焰照亮了整個鳥巢,在舞台上,無數穿著獸皮樹葉的人們擎起了各式各樣的火把——薪火傳承!

——

就在此時,在鳥巢體育場的某個隱秘的房間里,兩位老人家凝視著場中的開幕式和觀眾們,這個房間可以說是整個鳥巢最隱蔽的房間了,就算很多參與設計和建造人員也都不知道整個房間,而能進入這個房間的就更少了……

「這樣做,真的沒有問題么?」其中偏瘦的那位老人家輕嘆了一聲說道。

「什麼問題?」另外一個老人家平靜的說道。

「真的不會有危險么?」

「危險?你說的是這些書籍么?」老人家指著場中堆積如山的古籍,這些古籍能夠擺放在這裡,不僅僅凝聚了十數萬人幾個月的心血,還有這位老人家的大力推行。

「你應該知道你在做什麼,當年那位為了這件事情,做了那麼多鬥爭……」偏瘦的老人嘆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