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想著,保健醫生沒吭聲,出去找人,讓人去尋最近的星級酒店。

老爺子不願意折騰人,可他卻不敢大意,一定要給老爺子定上一些營養合理的膳食才能放心。

「小沐妹妹,我想吃海鮮,這裡海鮮怎麼樣?」

納蘭淼淼在一旁興緻勃勃問道。

她這人簡直就是個自來熟,跟著顏沐一路過來,早就一口一個小沐妹妹的叫上了。

「這裡海水質量不算好,海貨一般,不過我有路子可以弄到好一點的海鮮,」

顏沐笑道,「晚上我弄一點都嘗嘗。」

空間里的東西長得快,繁殖也快,她上次撈出來一些后,很快空間里的海貨又看著充足了。

「太好了!」

納蘭淼淼歡呼一聲,「我先去洗個澡哈,晚上我要好好吃一頓!」

有薄瑞洋那樣的鐵腕嬸嬸在一旁盯著,她這兩天吃飯都吃不好,這下好了,嬸嬸去了S市,天高皇帝遠,她可以放開小肚皮吃了!

「四爺爺,您先休息一會兒?」

顏沐看著這位四爺爺試著問了一聲。

這位老人神色中已經透出了一點疲累,這一路坐船過來,又走了這麼一截,很顯然他有些支持不住了。

「我躺一會兒,老啦——不行了,」

薄老四看著窗外深秋顏色斑駁的落葉,也不由嘆息一聲,「跟年輕人生龍活虎的不能比,不服老不行啊!」

就是因為年紀的關係,他這出一趟遠門,就不願立刻回家,才想著在京都附近住上一段。

年輕時不懂得愛惜身體,積了一身的毛病,年輕力壯時不覺得,老了就開始受罪了,尤其這兩年身體垮得厲害……

京都這邊畢竟承載了兒時的記憶,只怕也是這輩子最後一次過來了,他捨不得這點眷戀,因此才決定在這裡盤桓數日再啟程回家。

「您該吃藥了,」

保健醫生看了看時間道,「吃完葯,我給您量量血壓您再休息。」

薄老四哼了一聲:「這一天天的,每天都吃好幾回葯……真成藥罐子了!」

保健醫生顯然是聽慣了他的這種抱怨,體諒地笑了笑,轉過身回他自己的房間去藥箱里拿葯。 薄老四嘆息一聲,把手裡一直轉著的保健球放在盒子里,有點疲累地在房間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四爺爺,我幫您按摩一下吧,」

顏沐笑了笑試著問了一聲。

這位老人她還是有些好感,而且一看到老人這種樣子也有點不忍心,順手的事情,能幫她也願意幫。

「那就謝謝你啦丫頭!」

薄老四認真看了一眼顏沐,很是欣慰地謝了一聲。

這孩子心眼好,也心細,比淼淼那個粗神經細心多了。

這麼想著,薄老四就斜靠在沙發上,頭也有點疼,他索性閉上了眼睛。

顏沐微微一笑,過來伸手替他先按摩了一下頭部和肩部。按摩的時候,她只輕微地灌注了一點靈氣,稍稍給他梳理了一下經絡。

其實這位四爺爺最大的問題,是氣血不足。

年輕時應該做過一次大手術,之後沒有好好調理,沒有養回來,這時候五臟六腑的生機明顯衰頹太多。

「唔,舒服!」

隨著顏沐一點點的按摩,薄老四覺得說不出的舒服,頭上有一種細細暖流輕輕流過的錯覺,感覺昏昏沉沉的大腦一下子透亮了許多。

頭疼的癥狀也好像輕了。

薄老四一邊說著舒服,一邊在心裡默默矯情了一下。

自己是不是缺一個這麼暖心的小孫女了?不然為什麼一個小丫頭隨手給自己按幾下,自己會覺得從未有過的舒服?

「四爺爺,等改天我讓人給您帶點泡的藥酒過來,」

顏沐笑道,「平時再多吃一點溫補的東西,好好調理一下,您就不會頭疼了。」

「你在做什麼?」

這時薄老四的保健醫生拿著葯走進來,看到眼前一幕時不由眉頭一皺,「不懂不能隨便按的,按不好老爺子會感到酸疼。」

說這話時,這位醫生臉色很不好看。

現在的小女孩們一個個都是人精,想靠這點小殷勤來討好老爺子?

顏沐一笑收了手。

疏通一下減輕一點頭疼的癥狀就行了,這位四爺爺的身體主要是虧。要想根治他的這種頭疼,就要補養好身體。

「四爺爺,那我先出去了,您先好好休息。」顏沐說著看也不看那位保健醫生,轉身離開了房間。

她並不介意這保健醫生的話,況且這保健醫生對薄老四一路上的精心照料,她也都看在了眼裡。

不過,她當然也不會給這位醫生好臉就是了,沒道理人家說難聽話,她還笑臉相迎的。

「胡醫生,」

薄老四正舒服著,被這胡醫生打斷,頓時有點不高興,「小沐給我按摩得很舒服,比你們醫生那套還管用。」

胡醫生不好反駁,見顏沐也收了手,只好轉移話題道:「老爺子,先吃了葯吧,吃完葯我給您量量血壓?」

薄老四無奈,皺著眉吃了葯,坐在那裡讓他量血壓。

「咦?」

胡醫生看著血壓計忽而疑惑輕呼一聲。

「怎麼了?」薄老四一皺眉。

胡醫生疑惑道:「奇怪啊……等我再量一遍。」

說著,他又動作利落地重新給薄老四量了一遍血壓:「沒錯,還真是……老爺子您就該常常出來走走,您看,您血壓好久沒這麼標準過了!」 「哦?」

薄老四一聽先是一愣,繼而心裡一動。

他在家時也常常遛彎,走動也不少,沒聽說出來走就比在家裡走動效果更好的。

再說了,在船上時保健醫生也給他量過血壓,那時還是他平常那種略高的血壓。

要說唯一不同的就是,剛才那丫頭給他按摩了一會兒……主要是按摩得特別舒服!

一直到現在,他還覺得頭部肩部都是從未有過的輕鬆。

不過也許自己是想多了?

這麼想著,薄老四呵呵一笑也沒多說,擺擺手道:「出來一趟散散心確實不錯,我先休息一會兒。」

胡醫生連忙應了一聲退出了房間。

顏沐回到房間后,先沖了一個澡換了衣服,看了看自己的空間,有點疑惑地眨了眨眼睛。

是她感覺錯了嗎?

為什麼每次來到這鳥嘴灣時,她都似乎感到空間里好像有一股極為輕微的能量波動。

怎麼說呢,就像是將一塊品質上好的玉石融進空間后的那種感覺一樣,有一種空間似乎想要擴大的感受……

上一次,她還以為是因為自己往空間里收了很多海貨的原因,可是這一次,她還什麼也沒來得及做呢,這種感覺又出現了。

儘管這種感覺極為輕微,如果不是她神識特別敏感,此時心裡也平靜,沒什麼雜事煩擾,說不定都不會注意到這一點。

怎麼回事?

顏沐凝聚心神細細體會了一下,片刻之後再睜開眼睛時,眼底一絲亮芒一閃而過。

好像這一帶有空間提升所需的那種能量?

方向……顏沐再一次凝神體會了好久。

「那邊!」

顏沐猛地轉身看向一個方向。

那個方向正沖著大海。

難道是在海里?

顏沐的心砰砰跳了起來。

上一次來這裡,深夜入海時,她的心思都在尋找海貨上,整個心神都被海底的世界所吸引,所以才沒留意到這個?

那自己這次來,再去海底轉一圈?!

幾乎是在眨眼間,顏沐心裡已經有了決定。

「篤篤——」

這時傳來敲門聲。

顏沐立刻收回心思,定了定神,過去開了門。

「小沐妹妹,」

門外的納蘭淼淼一見顏沐,就興緻勃勃道,「咱們一起去轉轉好不好?去你贏過那些人的那個賭場看看好不好?」

她顯然也回屋洗過澡換過衣服了,長發也吹了半干,鬆鬆挽在腦後,看著整個人都利落了不少。

不過納蘭淼淼身材還是很有料,女人味十足,利落中還有著一種衝擊感很強的嫵媚感。

只不過身材的嫵媚感,跟她那種乾淨的眼神,形成了一種特殊的反差,看起來很有意思。

「賭場早就拆了,」

顏沐失笑,「這裡買下來后,那個地下的小賭場我已經讓人拆了。」

這種東西,她肯定不會留在自己要辦度假村的地方。

「啊?」

納蘭淼淼聞言有點失望,轉而眼睛又是一亮,「要不你教我一點賭術吧?」

她來就是沖著小沐的本事來的好嗎?要是學會了一星半點,會去后她也好跟自己的那些閨蜜炫一炫。

顏沐心裡一笑,自己是靠透視,她這學也學不會啊!

「賭博是惡習!」

顏沐十分嚴肅道,「我們要堅決抵制!」 納蘭淼淼平地差點摔一個跟頭,見鬼一樣看著顏沐,悲憤道:「這話你是怎麼說得出口的!」

顏沐忍笑。

還不等她開口,手機響了。

顏沐接通電話,聽著是晏楚楚到了,不由笑著拍了拍納蘭淼淼的肩膀:「我朋友過來了,我要出去看看,你跟我一起不?」

納蘭淼淼噘著嘴,對顏沐敷衍她學賭術的事情很是不滿,很想不理顏沐,可還是很沒骨氣地跟了上去。

她感覺自己也是沒救了,為什麼就覺得這個丫頭好像很有魔力似的,對她吸引力大的了不得!

「小沐!」

會館門口,晏楚楚從小皮卡上跳下來,沖著顏沐跑過來,「那些食材都給你送過來了,你說你好好的又跑這裡來幹什麼?」

說著,想起了什麼,立刻眼中一亮道,「上次你弄到的那些個好貝殼什麼的,這次你是不是還要找?這次你得帶上我!」

「什麼好貝殼?」

納蘭淼淼很有點自來熟的本事,看著晏楚楚一點也不矜持,不等顏沐介紹就跟晏楚楚搭上話了。

「你誰啊!」

晏楚楚這才留意到顏沐身邊的這個年輕女孩,登時睜大了眼睛,「小沐你太不夠意思了,竟然把我丟一邊又去交新朋友了!」

「納蘭淼淼,梟哥姑父的侄女,」

顏沐懶得多說,簡單直接給兩人介紹道,「晏楚楚,我好姐妹。」

晏楚楚聽她這麼介紹自己,頓時氣又順了,很是嘚瑟地瞅了一眼納蘭淼淼。

聽到了沒,她可是小沐的好姐妹!

小沐介紹這個納蘭淼淼的時候,可沒多親近。原來只不過是薄君梟的一個親戚而已。

「你好啊,楚楚,」

納蘭淼淼卻一點也沒在意,還很開心地沖晏楚楚晃晃手道,「很高興認識你,你叫我淼淼就好——你剛說什麼好貝殼?」

晏楚楚鬱悶,這人怎麼這麼自來熟!

「上次撿了幾個漂亮的貝殼,」

顏沐怕晏楚楚說得太誇張,先開口笑道,「其實也沒什麼,你要喜歡,也可以在海邊轉轉,說不定運氣好,也能撿到中意的貝殼。」

「那咱們就去轉轉啊!」

納蘭淼淼眼中一亮,拉著顏沐就往外走。

「等等,我跟楊叔先說完。」

顏沐先跟老楊說了這一車食材的事情,交代清楚了晚飯大致的要求,便把事情都交給了老楊。

這邊會館畢竟一直老楊在管理,老楊做事一向都很妥當,這一點顏沐十分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