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遠比她要求你為她做什麼,來得欣喜萬分。

因為要來的,永遠不如你主動給她的。陸盡歡覺得盤著的腿都麻了,就直接一躍而下跟邵默一樣在大樹根部靠坐着。

「要說《最富有的宗門排行榜》,前三甲必然是玄心谷、五靈派、昇陽派,排在首位的是玄心谷,之前我們在秘境中趴牆角聽到的那個打劫小平頭叨叨昇陽派最有錢,他說的其實不對。」「咦,那個趴在那裏的是弼星劍尊的徒弟嗎?她是在練什麼新的蛤蟆劍訣嗎?」

「什麼?陸師妹從秘境中回來了嗎?」

「哇!陸師妹你死的好慘哇!!看看這血流的。」等等,原著是男主拜了掌教為師嗎?她發現她現在對原著的的記憶越來越模糊了。

咋的?難道天道怕她說出「既這天不順我,我便逆了這天」的中二沸騰的台詞嗎? 李然才在心裡下定決心要整死計信岩,這邊就接到了計信岩的電話。

他總是在這個時候給李然打電話,跟進李然的任務速度,知道李然到現在還沒有開始安排資金的事情,計信岩很生氣。

「你不覺得你的進度已經是太慢了嗎?這都過去快一個月的時間了,你還是一點進展都沒有!」計信岩的聲音聽起來很憤怒。

但是李然不為所動,「你既然把這件事情交給了我,進度這些我自己心裡都有數,你要是覺得不信任我,不和我合作了也可以。」

電話那頭陷入了沉默,李然勾起了嘴角。

「你自己心裡也清楚這不是什麼簡簡單單就能坐到的事情,我得慢慢來,太急了一下就會讓莫丞州懷疑。」

李然不緊不慢地說出自己的想法,總而言之就是這件事情沒那麼快。

計信岩是拿他沒辦法的,他自己也清楚李然的做事原則。

「你自己掌握好,但是最好是加快進度,我沒有那麼多耐心等下去了。」計信岩冷哼一聲,掛斷電話。

李然臉上的神色更凝重了,他是會幫計信岩完成這件事,但是完成之後的那些,就不是計信岩現在應該知道的了。

這邊掛斷了李然的電話,計信岩左思右想都覺得不對勁。

「李然能夠背叛他原先的恩人,也就能夠反過來背叛我這個和他只有利益相關的,所以我還是要防著李然。」計信岩沉住氣,開始思考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說實在話,李然這樣慢吞吞地進行資金的轉移,計信岩不是很相信李然是真心想幫自己。

說不定只是在拖延時間。

有什麼辦法能夠讓莫丞州的注意力不在公司上呢?

計信岩想到了江枝這個女人,江枝這個女人單反做點什麼事情,就能讓莫丞州魂牽夢繞,移不開眼睛。

「如果江枝除了什麼事情,莫丞州大概率會把自己的心思放在江枝身上。」計信岩勾起了嘴角。

讓一個人出點小問題,這不就是他最擅長的嗎?

他立刻打電話給自己的熟人,開始安排這一切心動。

「說好了的,今天要陪我去拿產檢的檢查單,你不能不去!」江枝嘟起了嘴巴,就怕莫丞州又忘了這回事。

上次沒有陪著她去產檢,江枝不計較。

這次的結果出來他還不陪著,江枝就真的會發脾氣的。

她因為懷孕,最近的情緒總是不穩定,稍有什麼不順心的事情就會爆炸,莫丞州也是盡量順著她來。

「當然和你一起去啊!現在就能出發了。」莫丞州笑了笑,扶著江枝上車。

肚子還沒有那麼顯懷,但是莫丞州從現在開始就是小心翼翼,他可不希望他和江枝的第一個孩子會出什麼意外。

雖然沒有什麼危險,但是莫丞州就是覺得不安心。

「我又不是陶瓷娃娃,你沒必要這麼小心翼翼的。」江枝看到莫丞州這樣滿頭大汗,忍不住笑了,說他緊張過度。

「緊張過度也好過不上心。」莫丞州扯了扯嘴角,覺得自己沒有什麼問題,「安全帶,我們去醫院。」

江枝點點頭,扯過安全帶,系好之後莫丞州才發動汽車。

來到醫院,因為上次已經來過了,所以江枝比較熟悉路程,一下就找到上次拿產檢報告單的地方。

護士看到江枝也是比較眼熟,「今天來的這麼早啊?要是再早一點,報告單就還沒出來呢!」

她看著莫丞州的眼神有些熾熱,讓江枝有些危機感。

「這不是有人送嗎?」江枝笑笑,攬過莫丞州的手臂,宣誓自己的主權,「報告單在哪裡呢?給我吧,我看看。」

護士收起笑容,找出了江枝的產檢報告遞給她,臉色沒有剛剛那麼主動了。

不過江枝也沒有放在心上,這些人威脅不到她的。

莫丞州看著江枝的眉頭越來越深,也不禁皺起了眉頭,「怎麼了?報告不理想嗎?」

江枝點點頭,讓莫丞州也看看。

這次的報告和上次很不一樣,上次明明什麼問題都沒有,這次卻說孩子發育不良。

「可是我明明都是按著營養師給我配的食譜吃飯的啊!怎麼會這樣!我明明都沒有吃少什麼東西!」江枝有些慌張地抓住莫丞州的手臂,「寶寶有些營養不良怎麼辦啊!」

護士嗤笑了一聲離開,還說江枝沒文化。

江枝現在哪裡還顧得上其他人的反應,她一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寶寶可能不健康,這心裡就七上八下的。

「先不要慌,醫生都沒有說有什麼大問題,所以只要這段時間調整過來就沒事。」莫丞州輕輕摟住江枝,「你現在就是有些緊張過度了。」

江枝嘗試著冷靜下來,她要是情緒不好就真的會影響肚子里孩子的健康了。

回到家裡,莫丞州打電話給自己比較熟悉的醫生,讓他過來看看這份報告到底是怎麼回事,需不需要重點關注起來。

得到的結果是江枝沒有好好休息。

「好了,我清楚了,謝謝醫生。」莫丞州和醫生掛斷電話,然後回到房間把江枝抱在懷裡,「怎麼了?還是覺得很過意不去嗎?」

江枝點了點頭,眼眶也有些微微泛紅。

莫丞州嘆了口氣,「醫生說你是沒有休息好。除了這個之外他也不明白為什麼會營養不良。可能是我最近有點疏忽你的感受了,我會盡量多回家看看的,照顧你,」

「可是公司也很忙啊,我不希望看到你這樣來回兩頭奔波。」

江枝靠在莫丞州懷裡,第一次覺得自己一無是處,連自己肚子里的寶寶都不能照顧好。

莫丞州說了她一句「笨」,「我是你的老公,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我照顧你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好了,先好好休息吧。」

他又偷偷親了江枝一口,哄著她入睡。

至於為什麼這麼耐心地對待江枝,醫生也和莫丞州說了,有些孕婦在懷孕期間呀里會很大,如果不照顧好孕婦的心態,很容易就出現產後抑鬱。

莫丞州不希望看到這樣的情況。 陳萱萱由於有心事,當天晚上做飯的話還是比較潦草的。

她就簡單的做了個土豆,做了個黃瓜。還做了一道冬瓜菜。

另外,她還來了一個玉米茄子丁爆炒香腸。

由於陳萱萱的四個便宜兒子,都已經娶到了媳婦兒,所以,陳萱萱全家現在已經有了14口人。

一家14口人,一起吃4大缽子的菜,其實是不夠吃的。

陳萱萱原本還想再炒一大碗雞蛋的,可天天說自己勤儉節約,會過日子的顧裕安就一直說,夠了夠了。

這麼多的菜,已經足夠了。

陳萱萱不想招他的罵,所以就點頭答應了這事兒。

一大家子的人把晚飯糊弄完了之後,就開始各洗各的碗。

陳萱萱,早在好幾年前就已經跟他們強調了,而且立下了規矩,自己吃飯的碗自己洗。

而且,自己吃飯的碗自己保管。

時間長了之後,所有人都養成了習慣。包括嫁進門不到一年的那四個新媳婦。

把東西都洗乾淨了之後,顧言璋就又開始燒水,準備洗臉,洗頭,洗澡。

搞完這些事了之後,他就急急忙忙的把自己的媳婦兒,帶進了房間裏頭。

坐在床上的他們,就開始小聲的商談著,今天白天遇到那些事兒。

「媳婦兒,你說咱們一家子應該怎麼辦呀?」

陳萱萱聽了,當時就開了口,安慰他道,「你別那麼着急嘛,事情都得慢慢的解決的。」

「……其實做魚丸子,也沒有多大的訣竅的。如果對方真的肯要的話,那咱們可以通過黃捕頭的關係,用一個合適的價格,把這道美食的做法賣給他們。」

「對方就算是給那麼三五兩銀子,咱們也當自己白撿的。」

「畢竟,對方如果的來頭不小的話,他真的很想要,咱們也沒有辦法拒絕,否則,就要大禍臨頭。」

顧言璋也是一個能夠調節自我的人。

他聽到這樣的話了之後,就輕輕的點了點頭。

「行,那我就聽你的。明天早上的時侯,我再跟黃普通聯繫聯繫,看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想法。」

其實,顧言璋從一開始就是這麼打算的。他只不過不大清楚,自己的媳婦兒她是個什麼樣的想法。

……第二天一大清早,顧言璋就又帶着自己的老爹,還有大柱二柱,去了縣城的店子。

到了那個地方之後,他就找上了黃捕頭。

黃捕頭聽了,當時就笑着說道,「馬當家那個人要面子。雖說是個大商人,家財萬貫,可他最喜歡的就是跟人說場面話。」

「他在咱們這裏,剛開了一家新酒館。到時候我親自帶你去,你去了之後就教他們手底下的幾個掌勺的,做你最拿手的魚丸子。做好了之後,馬當家見了,肯定會打賞你的。你就別再說,你這個方子賣不賣了。」

聽到黃捕頭這麼說,顧言璋想了想,就輕輕的點了個頭。

「黃世伯,我受教了。」

顧言璋跟着黃捕頭,去了新開的那家酒店之後,他就按照他的指示,真的把做魚丸子的手藝,交給了對方的幾個廚子。

那個家財萬貫的馬當家見了,心裏滿意的不行,就覺得黃捕頭這個人真的很上道。

於是,他客客氣氣的跟他客套解決之後,還真的叫自家掌柜的,給了顧言璋一份「開業」紅包。

顧言璋跟着黃捕頭回去的時候,他當着他的面,把那個紅包打開了。

看見裏頭放着一塊散碎的銀子,差不多有八兩十兩那樣重,顧言璋當時就高興的對黃捕頭說了。

「世博,這錢是靠您的面子才得來的,要不我……」

黃捕頭這人精明的不行,一聽到這話,趕忙就說了,「你自個掙的錢,你就自己拿着。別跟我客套這些。」

「我還有一些事兒,就這裏分開吧。」

打了招呼之後,黃捕頭就抓着腰上的刀,慢慢悠悠地回衙門去了。

看見黃捕頭那英俊瀟灑的背影,顧言璋心裏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羨慕。

他就是這個突然覺得,這人啊,有錢有勢有地位,就是好。

出去跟別人見個面,打聲招呼,人家都特別的給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