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一出,頓時兩個玄宗不樂意了,他們實力低微,以這種方法分配,幾乎分不到什麼寶貝。(未完待續。。) 「你們兩個也放心,我們幾個都是玄君,還會欺負你們兩個玄宗不成?若有適合玄宗的寶物,自然會分配給你們。」劉韌也是個縝密之人,當即安撫道。

那兩個玄宗自然沒有了意見。許陽心中冷笑,劉韌這種做派,只能騙一騙他人罷了。什麼危險時刻頂上去?如果遇到無法抗衡的危機,這劉韌鐵定第一個腳底抹油,說不定還會打傷一兩個人,讓他們殿後。

修玄界探險者之間,流傳著一句話:在遇到妖獸的時候,我不需要跑得比妖獸快,只要跑得比你快就夠了。

想來,這劉韌是打著這個主意。

不過許陽倒也不排斥加入這個小隊,他也不清楚枯榮界有什麼危險,能有幾個隊友在前探路,何樂而不為?至於劉韌的算計,許陽並不看在眼中。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這點算計也只是笑話罷了。

一行人在互相了解了一番之後,再度踏上征程。沿途之間,發現珍奇寶物無數。而在外界非常珍貴的藥草,在枯榮界中,卻只是普普通通,隨便就長了一大片。

「傳說這是仙界的碎片……我有點相信了,」許陽暗暗嘀咕,「就算是仙界,恐怕也不過如此吧?」

當然許陽這句話,也只是臆測,畢竟誰都沒有見過仙界的樣子。

「快看前面!」劉藝璇忽然一聲驚叫。

五人迅速抬頭,卻看到前方是一片大湖,碧波萬頃,薄霧蕩漾。在湖中心,隱隱約約有一座小島,上面長著一棵火紅色的植物。

這火紅色植物。本體並不如何驚人,但它卻是在吞吐天空之中,那一輪太陽的精華!這火紅植物,在吞吸熱力,周遭的氣溫,都降低了好幾度。

「絕對是珍稀寶物。比岩脊土和龍血木,不知道好了多少!」那兩名玄宗的呼吸都急促起來。

幾名玄君強者,並沒有表現出急切的模樣,而是謹慎地觀察火紅色植物四周,看看有沒有危險存在。按照歷險經驗,這樣的天材地寶,周圍一般都有怪獸守護。

看了半天,湖面依舊是靜悄悄的,除了瀲灧的水波之外。沒有絲毫動靜。

「這麼小心做什麼,我們這一路走來,哪裡看到過什麼怪物?」兩名玄宗有些急了,其中一人劈手一掌,一道玄力匹練斬出,向火紅色植物的側方衝去。

「不要莽撞!」劉韌喝道,但也沒有阻止,而是悄悄地向後退了一些。

在那道玄力匹練。即將掠過火紅色植物旁邊的時候,忽然間平靜的湖面上。濤聲大作,一條黑色長尾,用力一敲,將那道玄力匹練直接敲碎!

「有怪物!」眾人齊刷刷退後。

「是什麼怪物?」一個玄宗顫顫問道。

「沒看清楚……好像是一條凶蟒!」那個發出玄力匹練的玄宗說道,「甚至有可能,是蛟龍……」


「就算是凶蛟。也不過是玄君級的水準。只不過,它隱伏在水中,比較麻煩罷了,」劉韌定下神來,冷笑說道。「只要它敢出來,我就要它的命!」

話音剛落,忽然靠近眾人的湖邊,濤聲大作,一條墨黑色蛟龍,從大湖之中竄出,張牙舞爪,向著六個人疾撲而至!原來在六人交談的時候,這條狡猾的蛟龍,從湖底悄無聲息地遊動過來,等到足夠靠近之後,才發出了奪命攻勢。

「兩隻手爪……一根龍角!天,這不是凶蛟,而是進化成型的妖龍!」許陽神色凝重起來。

其餘五人,倒沒有認出這是妖龍,但是後者身上涌動的可怕氣息,卻讓他們個個心驚!一聲大叫,五人四散奔逃。

不過,五人逃跑的方位略有不同。那兩名玄宗,緊跟著巔峰土極玄君劉韌;而杜啟溪,卻是一把拉住師妹,向許陽的方向奔來。

許陽穩穩站在原地,並沒有逃跑。妖龍有靈智,沒有攻擊許陽,而是先行追擊逃跑者。

「嗤嗤嗤!」

破空之聲大作,妖龍口中,噴出了一道道熾熱的火柱,激射向劉韌等三人。

「救救我們,劉前輩!」兩名玄宗發出求救的哀叫。

劉韌眼中凶光一閃,反手劈出一記金色掌力,將兩名玄宗震得一個趔趄,向妖龍的方位撞了過去。

「兩個蠢材,若不是你們貿然驚動妖龍,還不至於將我陷入險地。現在,你們就發揮一下剩餘價值吧!」

兩名玄宗難以置信,但他們實力低微,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妖龍一爪抓出,身軀四分五裂!

然而,劉韌卻低估了一點,那就是妖龍的實力。

一面火焰牆壁,突兀地出現在了劉韌面前,緊接著妖龍深吸了一口氣,黑洞一般的巨口張開。劉韌不由自主,向妖龍的方位倒卷而去!一根猩紅長舌,將其攔腰捲住,塞入口中。任憑劉韌如何掙扎,妖龍只是輕輕挫動牙齒,便是赤紅色的鮮血激射而出,眼見得他活不了了。

許陽不在意妖龍,反而饒有興緻地看著杜啟溪和劉藝璇。

「師兄,咱們為什麼不跑?」劉藝璇著急說道,「那怪物要過來了!」

杜啟溪無奈說道:「跑,你跑得過妖龍嗎?」

「那也不至於來這邊……這個人看樣子已經嚇傻了,你還指望他能救我們?」劉藝璇看著許陽說到。

許陽哈哈一笑:「嚇傻倒不至於。只不過,杜兄為何要來我這裡,莫非是看出了在下能救你?」

「要說唯一有點希望的,就是許兄了……」杜啟溪嘆了口氣,「帝宗內門弟子許陽,在五絕之戰中大放異彩,要說沒有保命底牌,我第一個不信……現在我只祈禱一件事。」

「師兄你祈禱什麼?」劉藝璇說道。

「許兄的底牌,不是那種逃跑類型的,而是能夠將玄王級妖龍,一擊斃命的寶物!」杜啟溪說道,「否則的話,咱倆還是難逃一死。」

許陽這才恍然,原來這杜啟溪,早已認出了自己,難怪一有危險,就到自己這裡尋求庇護。

本來許陽還想放開手腳,和這頭蛟龍一戰,驗證自己的戰力。但現在,他也只能放棄這個想法。(未完待續。。) 「吼!」

妖龍狂嘯,攜著擊殺三人之威,翻身向許陽等三人撲了過來!

「杜兄,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的底牌……就是逃跑!」許陽識海之中,一點微光射出, 離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陣紋閃爍,遁空玄陣在呼吸之間,已經準備就緒!

杜啟溪的面色驚愕:「許兄……我對你這麼信任,你不能辜負我啊!」

許陽哈哈一笑,兩手探出,分別抓住杜啟溪和劉藝璇!遁空玄陣,迅速發動。

白光一閃,許陽等三人消失在了原地,那妖龍一爪摳出,卻撲了個空,只將堅實的土地,抓出了深深的裂痕!

四百里之外的一座小土丘上,白光閃動,隨即許陽三人,重新出現。

杜啟溪驚魂甫定,連連說道:「許兄,既然能帶我們一起逃走,就早說嘛!不過,還是多謝救命之恩。」

劉藝璇現在才反應過來,她四下里張望一番:「我們現在在哪兒,那頭妖龍呢?」

許陽笑著解釋道:「此地距離那片大湖,足有四百里。妖龍和我們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應該不會追過來……」

話音剛落,卻見到不遠處,一道墨色長軀,穿梭雲霧,向三人的方位撲了過來!



杜啟溪喃喃說道:「許兄,恐怕你算錯了……那大傢伙,看樣子不吃掉我們,絕不甘休……」

「啊,快跑!」劉藝璇叫道,「妖龍追過來了!」

許陽聳了聳肩:「剛剛施展過遁空玄陣,會造成空間波動的紊亂,不可再度發動。必須要等一小段時間才行。」

「那怎麼辦,想個辦法啊!」劉藝璇捂著小嘴說道。「我不要被吃掉嚶嚶……」

「吼!你們這些人類,乖乖留給本王打牙祭!」那妖龍在雲霧中翻騰,眨眼間就來到了許陽三人面前。

「喂,妖龍,何必這麼咄咄逼人呢,」許陽擺擺手說道。「橫豎你已經吃了三個,還不滿足?小心貪心不足,反而遭難。」

妖龍有靈智,自然能聽懂許陽的話。不過,它不會被許陽嚇倒,冷哼說道:「孱弱的人類,我要吃你們,誰都救不了!」

妖龍驟然張開黑洞般的大口,用力一吸!一股洶湧的強猛吸力湧出。頓時三人衣袂飄飛,杜啟溪和劉藝璇驚呼一聲,幾乎要被吞吸進去。好在許陽在背後伸出手掌,按住了他們的肩頭,才保無虞。

許陽腳下宛若紮根一般,穩穩站立。他搖頭笑道:「妖龍,既然你執迷不悟,就休怪我不客氣!」

妖龍轟隆隆大笑:「儘管來吧。我倒要看看,你又什麼本事!」

許陽的儲物戒中。一隻小巧革囊,忽然飛出,隨即革囊的袋口張開,從中飛出三顆赤紅色的圓球,每一顆都是龍眼大小。

「霹靂珠,去!」

許陽玄力勃發。在三顆龍眼大小的圓球上用力一按,隨即心神力量操控霹靂珠,閃電一般向妖龍激射!

「這是什麼東西?」妖龍還沒反應過來,那三顆霹靂珠,就撞入了它張開的黑洞大口之中。

「火雲宗的霹靂珠!」杜啟溪喃喃說道。「居然還是最為極品的貨色,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爆!」

許陽低聲喝道,隨即三顆霹靂珠,在妖龍的腹中,發動了驚天動地的大爆炸!

妖龍一聲悲吼,七竅齊齊噴出鮮血!龐大的身軀,如同被抽掉了骨頭一般,軟綿綿地向下方跌落。

三顆霹靂珠,就算無敵玄王,也難以消受。更何況,這頭妖龍好死不死,吞下了霹靂珠,使得爆炸的威力,由它相對脆弱的內臟來承受?它的內腑,被震的稀巴爛,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直接斃命。

「你也知道霹靂珠?」許陽笑著說道。

杜啟溪道:「略知一二,略知一二……」

一旁的劉藝璇說道:「我師兄最喜歡讀一些亂七八糟的雜書,收羅各方宗門的訊息,號稱百事通。只不過嘛,這就耽誤了本身進境,連我這個師妹,都快要追上他了。」

「小妮子,什麼叫『亂七八糟的雜書』?知識就是力量,懂不懂?」杜啟溪一本正經地說道。

「這次對付妖龍,也沒見到你的知識起到了什麼用……」劉藝璇嘀咕道。

許陽沒有管這一對師兄妹的鬥口,徑直飛到了妖龍屍體旁邊,抽取其血液,凝練妖獸真血。

杜啟溪追上來說道:「許兄,這妖龍身上,最寶貝的東西,你可知道?」

許陽手掌如刀,劃開妖龍鬆弛的鱗片外皮,取出內丹,頭也不回地說道:「不是內丹么?」

杜啟溪說道:「內丹的確寶貴,但是最好的寶貝,在這裡。」他小心地敲了敲妖龍的巨口。

「這裡?」許陽詫異,「莫非是牙齒?妖龍牙齒可以煉器,的確不錯。不過,應該沒有內丹珍貴吧。」

「呃,我說的是妖龍涎!」杜啟溪道,他公布了答案,隨即掀開龍嘴,以一柄鋒銳的小刀,在妖龍的上下顎來回切割。

忙活了很長時間,杜啟溪終於成功地取出了一對紡錘形的東西。它們呈乳白色,入手溫軟如暖玉,頗為不凡。

「這是什麼?」許陽問道。

「這就是妖龍涎,其實就是妖龍的產生口水的東西,我從一本古書上看到過,」杜啟溪笑道,「這東西極為寶貴,很多玄皇級的大人物,都搶著要。一寸妖龍涎,也能賣出成百上千的玄晶。我和師妹蒙你救命,無以為報,就幫你找出這對妖龍涎,以作答謝。」

許陽一聽說是妖龍流口水的東西,就一陣皺眉,問道:「這妖龍涎,到底有何用途,為什麼玄皇強者都搶著要?莫非它能幫助修鍊?」

「呃,這倒不是,」杜啟溪表情有些尷尬,「主要是……它有很強的催情之效。」

許陽頭上冒出三條黑線,直接將妖龍涎丟給杜啟溪:「這東西,還是送給你吧!」

劉藝璇正好聽到了,皺眉叫道:「師兄,你怎麼可以這麼不正經!」


杜啟溪面色一苦,嘀咕道:「可是,它的確很貴……」(未完待續。。)

ps:今天五更送上。剛下火車,回來之後立馬大掃除,然後就開始碼字了。。。欠更一定會補,力爭不過月。 看到杜啟溪一副委屈的樣子,許陽微微感到好笑。不過這個杜啟溪,雖然實力不是很強,但卻是非常淵博,這種妖龍涎,連許陽都未曾聽說過。

「對了,那湖中心的島上,還有一株火紅色的植物,這妖龍似乎就在守護那株植物。不知道是什麼靈寶,竟然能讓堪比巔峰玄王的妖龍看護。」劉藝璇有些期待地說道。

許陽微微點頭,縱身飛到了湖泊上空。現在那妖龍已經除去,這片湖泊沒有了危險。

三人來到島上,剛一落地,就感到一股熾熱的氣息撲來。原來那一棵火紅色植物,竟然將方圓千丈的熱量,全部聚斂在了這麼一座小島上!

「怪不得周圍的溫度要低了不少,果然是這植物在作怪,」杜啟溪對著那棵植物研究了半晌,搖頭說道,「可惜了,我認不出這是什麼東西。不過它的品階,必定不凡,恐怕是聖葯的層次。」

許陽仔細觀察這株紅色植物,它共有七葉,每一片紅色的葉片,都閃爍寶光,在吞吐高天上那一**日的精華,吐出滾滾熱流。


在紅色植物的頂端,有著一個小巧的花苞,紅的極為純粹,彷彿是鮮血凝固而成。

「可惜,這株紅色植物,並沒有成熟。」許陽搖頭嘆道。想想也是,這裡是枯榮界的外圍,如果這株奇葯成熟了的話,在歷代的仙門大會中,多半早就被人捷足先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