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要是傳上去,不光傀靈宗震動,估計,整個修真界都得震動。

到時候,自己這個作弊之人,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不行!

絕對不能如實上報!

到底是培元境的強者,見多識廣,腦瓜子一轉,想到了辦法。

「胡說八道,就他,怎麼可能是木之聖體!」

「我剛才查看了,這陣法確實出現了問題,可惜一時半會沒辦法修改,就只能這樣用著了。」

「這樣吧,凡是參加此次試煉的修士,靈根一律低兩等來記!」

這……

那負責記錄的,還是第一次聽到這麼奇葩的命令,懵在了那裡。

「傻站著幹什麼,趕緊記!」

乾乙真人惱了,一聲暴喝。

好不容易才想到這麼個兩全其美的主意,怎能讓你一個打雜的給攪和了,就這麼辦,必須這麼辦!

兩全其美?

還真是。

這麼一整,不光吳勝的事情可以瞞天過海,這人數過多的問題,也解決了,就比如一開始那個靈根五級的,本來鐵定可以進入內門的,這麼一整,降到三級了,莫說內門了,外門都成問題,照這個節奏下去,在場這八十九個人,能過關的,屈指可數。 江南在混戰中的臨場指揮能力,堪稱[四方]中最強的一個人,就算是張北羽也自嘆不如。尤其是在臨場鼓舞士氣這方面。

他的每次怒吼,都能喚醒身邊人的鬥志,一次怒吼就是一次猛攻。

張耀揚手下的大部分人本來就對江南這個傳說中的人物有些懼怕,如今被接二連三的猛攻狂潮直接打懵了。

在江南一往無前的帶領下,幾次衝鋒過後,已經有人開始投降。

現在能夠幫助他們起死回生的人只有張耀揚,可他現在卻被白骨死死纏住,根本沒有脫身的機會。

張耀揚心裡只恨自己實力不濟,如果他能夠迅速解決白骨,那麼形勢會完全不同,甚至逆轉。就算不能解決白骨,能夠脫身也是好的,至少能夠組織反擊。

這一戰的敗局基本已定,張耀揚身上有一點非常值得肯定,他懂得從失敗中吸取經驗,他並不會將責任推給別人或是自怨自艾,他只怪自己打不過白骨。此刻心裡暗暗發誓,回去之後已定好好練過。

作為他得力的近身,小馬也很清楚,想要扭轉戰局,唯一的辦法就是讓自己的老大脫身。可他自己也被南八虎團團圍住,心有餘而力不足。

剛開打的時候,江南就看出來,小馬應該是對方的二號人物,所以早早就下令:南八虎突襲小馬。

南八虎不負所望,硬是打出一條路,現在將小馬圍在中間,八個人輪番進攻,打得他毫無還手之力。

「停手。」江南低聲說了一句,走了進來。南八虎回頭看了一眼,紛紛停手,留下兩個人護著江南,其他人轉身打進人群。

江南低頭看著已經跪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小馬,抬手抓住了他的頭髮,大聲喊道:「在三高,沒有人可以撼動[四方]的地位,永遠沒有!」話音一落,高舉右臂,揮動甩棍砸下來。

Pon!甩棍結結實實的砸在小馬的脖子上,他砰一聲趴在了地上。

江南抬起頭掃了一眼,負隅頑抗的人也就只剩下十二三個而已,其他人不是躺在地上,就是投降。大部分人還是投降了,全都退到外面,微微低頭站在那看。

另一邊的張耀揚已經完全沒有心思跟白骨交手,他時不時的瞄一眼,對其他人的情況也是一清二楚,眼看著自己的人被一個一個放倒,或是一個一個投降,心裡的失望和憤怒越積越多。

白骨的一雙冷眸緊緊盯著他,儘管自己已經佔盡上風,但任然沒有一絲懈怠。

張耀揚一直在退,轉眼間退到一張桌子前。轟隆一聲,后腰撞在了桌角上,這一下給他疼的直哼哼。

白骨毫不留情,抓住機會向前衝上一步,站定之後,側身刺蹬。這一腳在經過短短的蓄力之後,威力極大,幾乎將所有力量貫在腳上,Pon!一聲悶響,正中張耀揚胸口。

張耀揚身子一抖,差點吐血。這一腳力量之大,連同他身後的桌子都踹動了。

不過,張耀揚自然不是蓋的。他趁機反手抓住桌沿,忽然發出一聲怒吼:「啊!!!」身子向後一頓,猛然發力,直接把桌子掄起來!大部分學校食堂的桌子都一樣,一張桌是與四把椅子固定連接在一起的,重量可想而知。

周圍的人都是一驚,白骨連忙收腿,向後跳去,順勢抬起胳膊擋在身前。

張耀揚徹底爆發,雙手抓著桌子砸過來。

Pon!!!一聲巨響…

然而白骨卻沒有感覺到,就如同那晚對戰房雲清一樣。她睜大了眼睛,「南哥…」

又是江南,及時撲了過來,抱著白骨倒在了地上。索性桌子只砸到了江南的小腿,但也把他疼得說不出話,小腿像斷了一樣。

「愣著幹嘛!」江南咬著牙狠狠的說:「給我報仇啊!」

白骨神色一沉,即刻起身朝張耀揚衝過去。與此同時,南八虎也從後面撲過來。

九對一,張耀揚沒有任何勝算,特別是在白骨暴走的狀態下。

……

一分鐘之後,張耀揚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白骨扶著江南站起來,走到了他面前。

食堂里有幾百號人,卻陷入一陣沉靜,只有悉悉索索的小聲議論,沒人敢大聲說話,因為大家都在等著江南。

江南回頭看了一眼,轉過來低頭對張耀揚道:「看看你的兄弟們,傷的傷,投降的投降,何必呢?」

張耀揚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南八虎立刻上前一步準備動手,江南擺了擺手,示意他們退回來。張耀揚不斷發出小聲的呻吟,眼睛都睜不開了,他坐了起來,靠在一根柱子上。

「從跟著我的那一刻起,他們就已經做好了這個準備。」

江南冷笑一聲,大聲道:「做好了投降的準備?張耀揚,你醒醒吧,在這個學校里,沒人能戰勝我們!你的人多又能怎樣,還不是輸了。」

張耀揚閉上眼睛,顯得很疲倦,他胸口起伏劇烈,深吸了口氣,抬起頭大聲回道:「我張耀揚絕不會向強權低頭!至少我敢跟你們打!!這個學校,還有誰敢!」

說出這句話,他心裡終於好受一點。今天做的一切,挨的這頓打,就是為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出這句話,讓所有人知道「我張耀揚敢跟[四方]打!」

相信,用不上一個小時,高二那些段錦麟的舊部就會得到這個消息。這才是張耀揚今天的目的!

他說的沒錯,這個學校除了他之外,似乎真的沒有人敢挑戰[四方]。也只有這樣的人,才有資格統領段錦麟的舊部。

江南聽到這句話愣了一下。他一直感覺自己才是主角,被張耀揚「強權」這兩個字這麼一說,好像自己成了反派,他才是主角。

很顯然,江南對張耀揚這句話的重點理解錯了,如果他能夠早點發現張耀揚的意圖,或許能夠省去日後的諸多麻煩…

他緊緊皺眉哼了一聲,「敢打又如何?還不是躺在這!嘴硬沒有用,拳頭硬才有用!」

張耀揚皮笑肉不笑的呵呵一聲,「想打就打,不用廢話了。我張耀揚絕不會向你們屈服!只要我還在三高一天,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就會跟你們斗到底!」 此時的江南並不知張耀揚的意圖,只是覺得這小子還真是挺有骨氣,而且很執著。

不過這些在江南看來的優點,跟他所犯下的錯誤相比,已經不值一提,他現在就是要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得到應由的教訓。

讓他知道,得罪[四方]的下場。

「小白,最後一下交給你了。」江南輕輕拍了拍白骨的肩膀,轉身向外走去。

白骨彎腰捏了捏右腿,向張耀揚走了過去,「嗒嗒嗒」,清脆的聲音再次響起,白色的皮鞋上沾染了斑駁血跡。

張耀揚緩緩抬起頭,仰視著這個給予自己在三高生涯中,第一次敗績的女人。看著,他咧嘴笑了一下,輕聲道:「我會贏回來的。」

「我等著。」白骨冷聲回了一句,隨即向後退了一步,高抬右腿,低聲怒吼:「哈!!」使出一記招牌下劈。Pon!!張耀揚徹底趴在了地上…

江南與張耀揚之間的第一次對決,以江南的大勝告終。他本以為,通過這次慘敗會讓張耀揚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從而放棄對抗[四方]的念頭,至少能夠讓他泛起一絲這樣的念頭。

如果是這樣的話,或許再打幾次就能把他打服。

可惜,事情並不如他所想…

……

出了食堂,江南先給小嚴子打了個電話,跟他說這邊已經搞定。小嚴子問他,受傷的人多不多。

「張耀揚那邊受傷的不少,他和小馬傷的挺重的。我們這邊自己處理。」

掛斷電話之後,江南先把二十個人聚起來。

他點起一根煙,掏出了手機,說道:「北哥定下的規矩不能破,每次出戰的兄弟都有紅包拿,發現金太麻煩了,我建個群把你們拉進來,一個一個給你們發。」

本來大夥還以為有什麼重要的事要交代,沒想到是這事。

陳國嘿嘿一笑說:「南哥,我以為有啥大事呢,整的神神秘秘的。」江南白了他一眼,「你不要?」「嘿嘿,要!要!」

江南還讓他們各自請假,接著給三寶和麻桿打了個電話,讓他們倆開車過來,把大夥送去醫院。

不過醫院也不是什麼好地方,誰沒事總愛往那地方跑,尤其是這些小混混。而且[四方]這邊大部分人就是受個輕傷,也就兩三個人傷的比較重。

最後,三寶開了一輛GL8帶著江南和那兩三個人去了醫院。

路上江南給張北羽打了個電話,把這邊的情況簡單給他講了一遍。

聽完之後,張北羽毫不吝嗇讚美之詞,「還是你最靠譜,回去不到一天就把那小子收拾了,幹得不錯,辛苦你了。」

江南笑笑,「我倒沒什麼辛苦,只是你在那邊監工要辛苦了。」

兩人客氣幾句之後就掛斷了電話,江南點起一支煙,望向了車窗外,腦子裡計劃著該如何收服張耀揚。

……

三高附近的一家小診所里,張耀揚赤裸著上身坐在一張椅子上,一個醫生在他身後用雲南白藥給他揉,小馬坐在旁邊,低著頭抽煙,時不時的唉聲嘆氣。

「兄弟們的醫藥費結清了么?」張耀揚抬頭輕聲問了一句。

小馬點點頭,「嗯,用了三千多。」說完,他又嘆了一聲,「耀揚哥,他們實在太強了,今天這一仗把兄弟們的精氣神都打沒了,剛才不少人跟我說想退出了,再這麼下去就散了。」

張耀揚趴在椅背上,輕笑一聲,「隨他們去吧,現在走了的人早晚還得回來。今天咱們的目的就是讓三高的人知道,我張耀揚是敢跟[四方]打的,只要這個消息傳出去,咱們今天就算贏了。」

這一點,他之前就跟小馬說過了。小馬屬於跟小乞丐一個類型,絕對是死忠,但卻不太機靈,說實話,他也不太明白張耀揚這樣做的用意。

「耀楊哥,那接下去咱們怎麼辦啊?至少得贏一場回來啊。」

張耀揚搖了搖頭,「有的時候,輸就是贏。你想想,怎麼才能讓高一的混混們和高二段錦麟舊部對咱們心服口服,死心塌地的跟著咱們?」

小馬楞了一下,搖搖頭。這些事情他可想不明白,他所做的只是服從老大的命令。

很顯然,張耀揚有意培養小馬,耐著性子為他解釋。

「第一步是讓他們知道咱們敢打,光靠這一次沒有用,接下去咱們還得跟江南硬磕幾次,哪怕明知會輸,也得打。不然別人會以為我們被打怕了。」

「第二步是讓他們知道咱們打得贏!」

小馬撓了撓頭,聽得一頭霧水,滿臉疑惑的問道:「耀揚哥,咱們咋贏啊?」

張耀揚表現的十分耐心,輕笑著搖搖頭,「我的意思不是說我們馬上就能贏,而是要讓他們看見,我們有能贏的希望。按照今天的情況來看,江南是不準備讓大鵬、魏翔他們這些人助拳,那麼,如果我們能逼的江南找這些人來幫忙,是不是就說明他已經開始服軟了?我這麼說你明白么?」

小馬的腦子還真不是太靈光,想了兩三分鐘之後才緩緩點頭,咧嘴笑了笑,還豎起個大拇指道:「耀揚哥,我明白了!你說的對,如果讓江南找大鵬他們來幫忙,那就證明他已經頂不住了,這就說明咱們有贏的希望,對吧?」

「哈哈,聰明!對!」

緊接著,小馬又問道:「可是…江南剛贏了一場,氣勢正盛,怎麼會去找他們來幫忙?」

張耀揚抬起頭,視線越過小馬,看向窗外,沉靜的說道:「江南不找,我去找…」

這個計劃早早就在他的腦海里誕生,並且慢慢成型。有機會是最好的,沒有機會就要自己創造機會,這一直都是張耀揚所信奉的。

過了一會,醫生幾乎把張耀揚受傷的地方都揉了一遍,雖然緩解了不少,但還是囑咐他要多休息。

正說著話,突然從門口走進幾個人來。

張耀揚轉頭一看,立刻喜笑顏開,「智妍!你怎麼來了!」

來到診所的正是裴智妍和紫發妹。

裴智妍微微一笑,點點頭。紫發妹砸吧著嘴走過來,一副小太妹的模樣,「你眼睛怎麼長的!就看見智妍了,沒看見我啊。」

張耀揚笑了一下,「哈哈,娜娜美女好!沒想到你們還能來看我!」看得出來,他是真的挺開心,也看得出來,他對裴智妍很有好感,眼睛時不時瞄向她。

娜娜輕哼一聲,「哎呀,大家都是同班同學,來看望你是應該的。怎麼樣,沒事吧。」

張耀揚哈哈一笑,「沒事沒事,身體好著呢。」說著,還往胸口捶了兩下。

兩個女孩坐下之後聊了一會,張耀揚給她們講今天中午的經過。

聽完之後,娜娜沒好氣的說:「耀揚,不是我說你,你跟[四方]較什麼勁,你又不是他們的對手。要我說,你還是認個錯去吧。」 還真讓乾乙真人算對了,通關之人,恰好符合此次傀靈宗招收弟子的人數。

內門總共五個名額。

吳勝,木之聖體,降兩級,那也是八級的木靈根,妥妥的一個名額。

至於剩下那四個名額。

青皮,八級降兩級,六級水靈根,也是精英級的,入了內門。

張丹陽,八級降兩級,六級土靈根,名額再去一個。

鄧海,八級降兩級,六級木靈根,名額就剩一個了。

剩下的這個,自然就是喬拉丹的了,也是六級的木靈根。

好傢夥。

這一屆傀靈宗招收弟子,被喬拉丹這麼一禍禍,收進來吳勝這麼個垃圾不說,其餘三人,還都是被喬拉丹給內定了的,早晚會被騙到靈劍宗去。

沒人發現端倪。

喬拉丹做的,可是比乾乙真人漂亮多了。

雙眼先是一瞅,瞅准了對方的靈根屬性,這才渡入靈氣。

就比如青皮,本身就是水之靈根,喬拉丹渡入的也是水之靈氣,雖然會讓他忍不住打個哆嗦,卻不至於爆炸。

張丹陽,鄧海,皆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