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要是三個人一起走在街上,估計回頭率會直線上升,肯定能吸引一大波的豬哥,口水肯定也得嘩嘩的流。回頭率絕對100%。

聽到自己的閨蜜問起來,嫣然也是嘆了一口氣,心裏面不由得又想起了周安,心裡感覺很無奈。

都怪他媽媽,自己都已經這麼大了,還什麼事情都喜歡管著他。

「別提了,我媽朋友家的小孩。不知道我媽看上他哪點,非要撮合我和他。」放下電話后,嫣然恢複本性,一臉煩惱道。

「呦呦,可以啊,都見過家長了。」程小薇嘖嘖稱奇,好奇心已經爆棚了,八卦道。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他們身為閨蜜竟然從來都沒有聽說過,而且兩個人進展這麼快,都已經見過家長了,這要是傳回他們學校里絕對是一大新聞。

他們作為校花級別的美女,在這方面的知識絕對備受關注,不知道多少男孩子打著他們的主意,如果這個新聞報出來,不知道多少男孩子也得傷心欲絕。

作為好朋友和閨蜜,對於嫣然的事情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在學校里,就從來沒有聽他們說過,嫣然有傳出來什麼緋聞,更沒有聽說過他有處對象這回事。

可是忽然抱出來一個男孩子,竟然直接住在了他們家裡,而且還要撮合他們在一起,連他們父母都已經見過了,這可是一個大新聞。

如果傳回學校里的話,怕是立刻會引起轟動,堂堂校花竟然已經被私定終婚生了,而且是父母親點的這一個消息傳出去,不知道有多少,男學生氣的要跳樓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要開始心碎了。

「長的怎麼樣?家庭背景呢?比我們家許偉如何?」

王軒是程小薇的男朋友,長的高大帥氣,又是校籃球隊隊長。家裡面開了家『晨天大酒店'。

按五星級標準建的,在楚州酒店界能排前五,論資產比家只高不低。

像這樣的明顯就是一個金龜婿,即使放在他們學校裡面,那也是數一數二的公子哥。更何況王珊的長相還不錯,算是一個風流公子。

追他的女孩非常多,程小薇也是好不容易勾搭上手,一直引以為傲。

這一點,也一直以來,都是他的朋友面前炫耀的資本,所以在他看來,如果條件不如王軒的,根本就配不上自己的閨蜜。

像那些不知道從哪跑出來的野小子,想要追她的閨蜜,還相差了十萬八千里。

這都還沒有見上面的,一個個就已經開始談論周安的情況了,包括他家裡的情況都開始磨得一清二楚,不過最終留下的結論就是,周安不過是一個窮屌絲而已,想要追他們這種級別的女神,那壓根就不夠看了。 癩蛤蟆就要有癩蛤蟆的覺悟,別看見白天偶爾就想追,一追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那是他們能夠染指的嗎?

尤其是剛剛說話的這一個女孩,在他們當中更是如此,這一方面的觀念尤為嚴重。

「你這小財迷,就看長相和家世。」高挑冷艷的閨蜜在旁邊翻了翻白眼。對於他的觀點明顯有些不太贊同。

也不是每一個美女都像他那麼物質,或許就有些人有著自己的想法,把那些身外之物看得並不是特別重。

「我看長相家世怎麼了?這世道,你不是帥哥,家裡沒錢沒權,也想來泡老娘?」程小薇插著腰,理直氣壯的回擊。

又沒錢,長得又不帥,要靠一顆愛你的心來過日子嗎?

別開什麼玩笑了,這個社會太現實,而並不是人需要這麼想。再愛的心,在現實的面前全部都不堪一擊。

「行啦,行啦,知道我們小薇大小姐眼光高。」嫣然沒好氣的道。

「他叫『周安』,泗水0縣來的,沒家庭沒背景,長的也就清秀,關鍵我媽說他人好,老實。」

開什麼玩笑,人好又老實,這不就是對窮屌絲的形容嗎?在這個年頭,老實能夠當飯吃嗎?竟然還指望著一個人靠老實來過日子。

說到底那不就是一個窮屌絲唄,果然他們猜的沒錯,還真像他們想的那樣。

「老實?能當乾飯吃啊。」程小薇不由嗤笑出來。

旁邊的高冷閨蜜也搖了搖頭,認真道:「然然,萌萌的想法固然不對。但如果真像你說的,又沒長相又沒家庭,那你哪怕喜歡上他,兩人在一起也會很痛苦。你們從小生活的圈子就不一樣,互相之間有很多代溝的。」

哎呀我去,咋連婚姻大事都開始操心上了,這些還真是閨蜜啊!

「我又沒說自己喜歡上他,你們別瞎操心了,我媽亂撮合,我煩著呢。」嫣然有氣無力的道。

那些不過是他媽媽的一廂情願而已,自己可沒有點頭,也不知道自己的媽媽到底是看上了他,哪一點被他灌了迷魂湯一樣,非要拉攏他,而且想著法的撮合自己兩個人。

「既然你不喜歡他,那等他來,我好好收拾收拾他。」程小薇冷哼一聲。「讓他知道天高地厚,什麼都沒有,也敢追求我們姜校花?」

嫣然兩眼一翻,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本來就沒什麼事情,結果到了他們嘴裡卻真好像有一樣,不過這樣也好,本來他就不喜歡著周安,趁著這個機會讓他的閨蜜給他好好敲打一下,讓他知難而退,倒也省得他麻煩。

像這種沒有覺悟的癩蛤蟆,就該給他點顏色看看,正好趁著今天等會他來的時候,我們一起捉弄捉弄他,讓他明白和我們之間的差距,我們壓根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你們可不要做什麼傻事兒。」

嫣然在一旁全寫到,畢竟那可是他媽媽的朋友,如果到時候鬧出什麼不愉快來,對他媽媽那邊也不好交代,但是以他們閨蜜的性格會搞出什麼事情來,還真說不定了。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到時候我們自然會有安排。」程小薇眼珠子一轉,心裏面頓時有了打算,知道自己該怎麼安排。

現在只是他們這幾個人而已,但是等過一會兒過來給他過生日的人那個就多了,而且一個個都是有身份和地位的。

和她男朋友呢都是好朋友,個個家裡都很有錢,和他們待在一塊兒,一個窮屌絲,怎麼可能走在一起,只要把這個窮屌絲的事情跟他們一說,到時候可就有他好受的。

那群人,可不像他們幾個女孩子這麼好說話,一旦他們出手,後果可是非常嚴重的。

幾個姑娘彷彿已經看到了周安被捉弄的場面,一個個心裡充滿了期待,就等著周安來了。

「事情也沒有你想的那麼嚴重,稍微給他點教訓就行了,可千萬別太過分。」

「怎麼,這都還沒有過門呢,就開始心疼他了?」

「哪有,只是不想事情搞得太僵而已,原本就是生日聚會,大家玩的開開心心的多好呀,沒必要為他一個窮屌絲而壞的心情。」

嫣然紅著臉,有些不太好意思,但是也不想他們把事情做得太嚴重。

可是身邊的兩個閨蜜卻並不放過他,反而在一旁添油加醋地嘲笑著。

「Youyouyou,還說不是關心他,沒事,我們會有分寸的,到時候你看著就好了,既然是生日聚會嘛,像往常那種生日我都已經過膩了,正好早點日子搞點不同的花樣,到時候看他們的安排就好了。」

這嘴中所說的他們,當然就是指的是她男朋友那幾個人了,只要有他們在,相信一定會把周安給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那些傢伙家裡面可都有錢的,很最看不起的就是這種窮屌絲了,只要讓他們知道這窮屌絲的事情,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到時候等著看好戲就行了。

幾個美女湊在一塊兒,即使站在人群當中就是亮眼,周安到的時候,一眼就看到了她們。

總裁難伺候 原來他們幾個在這裡等我呀,等等他們這人在什麼地方星巴克喲,這幾個小妞還是挺有品位的嘛,選擇吃飯,竟然還先喝點咖啡。

星巴克這種地方喝咖啡可是挺爽的,不過因為消費比較高,所以周安以前也從來沒有來過這種地方,趁著今天這個機會,倒是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看看星巴克裡面的服務,到底有什麼好的,竟然消費水平那麼高。

正是星巴克進入國內最受人追捧的時候,許多小資白領和中上家庭的小孩,都喜歡下午陪朋友一起去星巴克喝杯咖啡,吃點甜點,聊聊天,享受悠閑的時光。

不錯不錯,每天都忙著村裡的事情,還有修鍊的事情,偶爾能夠享受一下時光,確實挺好的,真羨慕這些凡人呀,沒事兒就可以喝喝咖啡,打發一下時間,生活都是挺愜意的。

哪像周安,每天需要忙裡忙外,還得顧著自己的修為,明明已經很有地位了,但是卻連享受時光的時間都沒有。

但哪怕在星巴克里,嫣然這個角落也是最受人關注的。長得漂亮的女生,到哪裡都是焦點,周圍人的目光,便不停的向他們飄去。

周安才剛剛出場,目光也被他們吸引,這些小妮子一個個都是會打扮的很!看起來倒是挺不錯的,能有咖啡喝,還有美女陪,今天下午這一套出來的不冤哪!

酷酷總裁的落跑新娘 主要小女孩非常漂亮,在一群喝咖啡的小資女性里有一種鶴立雞群的感覺。 而且陪著她的兩個女孩也很出色,一個高挑冷艷,一個嬌小可愛。三人聚在一起,暗暗成為了整個咖啡廳的目光中心。

與此同時,周安便注意到,周圍不少異性的目光,時不時的就向他們瞟過去,看他們那賊眉鼠眼的樣子,大概就能夠知道,他們心裏面在想什麼。

「然然。」

他走過去,面露微笑打招呼。這一聲叫得到也親切,反正是他媽叫咱來的,咱既然來了,當然得好好吃一頓喝一頓,總不能對不起自己的肚子吧。

這種陪女孩子的事情他很頭疼,但又不忍心傷了李阿姨的心,畢竟李阿姨也是好意。雖然和這幾個女孩兒並不是很待見,但和吃的總沒仇吧,吃一頓喝一頓沒多大關係的。

「你來啦。」嫣然很有禮貌,但能感覺到在刻意保持距離。有意無意間的動作,周安自己當然能夠發現。

另一個身材火爆,相貌冷艷的少女則看都沒看周安一眼。端著咖啡,雙眼無神的掃著玻璃窗外的大街,一副生人勿擾的高冷女神范。

明明才第1次見面,但是對方看自己的目光卻好像有點來者不善的樣子,這麼點小心思當然瞞不過周安了,這其中不會是有什麼誤會吧。

周安也懶得管這麼多,大步朝前走去,在他們中間直接找了個空位,便坐了下來卻沒有發現,這一個空位,正好是夾雜在三個女生的中間。

就像是故意在給他留的一樣。不過是不是給他留的那就不知道了。

不過情況顯然沒有想象當中的那麼好,這個位置果然不是給周安留的,可偏偏周安卻不識趣,一屁股就坐在了這個位置上,其他的幾個女生可就不樂意。

誰知道周安才剛剛坐下來,旁邊的女生便已經發話了。

這人是誰呀?怎麼這麼沒有眼力勁兒?這位置是他能做的嗎?怎麼看見空位已經坐下來,一點都不自覺。

「你就是周安?」程小薇在旁邊上下打量,一臉嫌棄。

嫣然點了點頭,開始給他們介紹:「對這一位就是周安,我跟你們說過的。」

文明不如見面,開始只是想象而已,但是這一見面,他們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這個傢伙果然是一個屌絲穿的,一身窮山樣,渾身上下,全部都是地攤上撿來的貨色,加起來一共也不超過幾百塊,就這個樣子也敢往他們中間坐,也真不嫌丟人。

從幾個女孩子看上他的目光當中,就能夠看出那一種嫌棄的眼光。人哪,果然都是以貌取人,看見周安的打扮立馬就開始瞧不起他。

這都還沒有開始接觸,就已經斷定了他是窮屌絲,根本就沒有給周安接觸的機會,已經一棒子把他給敲死了。

再看看嫣然身邊的兩位美女,個個穿的光彩艷麗,全部都是名牌兒,她一身衣服鞋子加起來超過十萬,包是lv的經典款,衣服香奈兒粉色少女套裝,腳下綁帶羅馬鞋是義大利米蘭的mauroleone,國內沒有,是她爸出國買的。

至於另一個美女,穿的雖然沒有這麼高檔和驚艷,雖然比較清新脫俗,但也絕對不是便宜的。一身上下加起來肯定也過了10萬,絕對不是周安能夠買得起的。

這一身上下,怕是他從來都沒有見過吧。就這個樣子往他們中間一站,都感覺有些丟人,怎麼可能和他玩到一塊去呢?

而周安穿的都是大路貨,街上隨處可買,幾百塊就能湊一身。兩人站在一起,對比鮮明。

往他們中間一坐,倒真有,西北祥天一片雲,烏鴉落盡鳳凰群的樣子。

「小子,就你也想追求我們姜大校花?你知道然然在學校有多少追求者嗎?副市長家的小孩、保送華清的市中考狀元都是我們家然然的擁簇。你要錢沒錢,要長相沒長相,要能耐沒能耐,誰給你的勇氣?」程小薇鄙視道。

「你說啥?小妞,誰要追求他了?」

就這一個小姑娘,雖然長得模樣還可以,但還不是咱的目標。 誘寵傻妃:呆萌王爺很腹黑 要說和他湊成一對兒,也得看他配不配呀。

周安頓時有些懵逼,這都什麼跟什麼呀,自己不過是過來陪他吃頓飯而已,咋就成了他的追求對象了呢?

這才剛剛見上面就開始亂點鴛鴦譜,是不是有些不太好了?

雖然咱也知道咱這長得比較帥,喜歡咱們的姑娘,那也是一大把不過呢,眼前這丫頭,那還真是有點不夠看。

若不是因為李阿姨的原因,自己恐怕連過來陪她吃頓飯的心情都沒有,更何況是注意她呢,從始至終,周安壓根就沒有把這姑娘放在眼裡啊!

他們眼中的那些追求,殊不知放在周安眼裡連個屁都不是。

就他這個宿舍,雖然說很多人追求他喜歡他,但也不過是因為他的外表而已,真要想當周安的女朋友,光靠外表可還不夠。

周安這還沒說話呢,嫣然臉上就有點掛不住了,連忙說道。

「小薇?」嫣然瞪了她一眼,似在責怪她說話太過分:「少說幾句。」

「放心,我只是聽李阿姨的話陪她吃個飯,沒有追求她的意思。」周安掃了一眼嫣然道。

「小薇不是這個意思,你別誤會。」嫣然淡淡道。

不是這個意思,是哪個意思?傻子才聽得出來,這些人從周安進門的時候開始,就沒有拿正眼看過他一眼,明顯就是瞧不起他,光是回門縫裡看人也不怕把人給看扁了。

沒有聽說過一句話叫做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嗎?以為周安穿的普通,這真的是普通人啊!

卻不知道,這些人在周安的眼裡,真的什麼都算不上,不過周安也不至於跟這些人鬥氣,不過是一群普通人而已,跟他們生氣還犯不著。

周安笑了笑,並不在意。不過是長得好看一點就開始狗眼看人低,也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底氣,除了這一身皮囊以外,身上幾乎沒有一點看點。

當然手中掌握著暗影,周安對於他們的情況也或多或少的有些了解,眼前這個姑娘家裡面是做一些小生意的,家裡面還算是比較有錢。

再加上自身的條件也比較優秀,所以也開始夢中無人,感覺全世界的男人,都應該圍著他轉,只有他看不上眼的,是沒有他陪不上的。

不過就他那點實力,周安還真不放在眼裡,就算是他爸過來,如果知道周安的身份,恐怕也立刻地點頭哈腰,更何況是他這麼一個小姑娘的,只不過周安懶得的跟他一般見識而已,反正他說他的咱吃齋,一點都不耽誤。 「爺爺,季子墨他出國了。」

回不回來還不一定呢?

結婚?

我這輩子都放飛自我了,結個屁的婚啊!

「我知道那小子出國了,可你季爺爺給我打電話了,說他明天就回國。」

提起季子墨出國這件事情,楊老爺子當初可是非常贊同的,因為終於不用再見到那小子那張臉了!

當初季子墨出國的時候,正是蘇不爭高三的那年,老爺子想著,臭小子出國,正好能讓自家乖孫好好學習。

哪想季子墨這一出國就是一年,一年的時間而已,他家乖孫就到了十九歲,真是扎心。

臭小子不回來,該不會是在國外找了個洋妞的吧?

楊老爺子想著,就覺得心裡不舒服,沒少給季老爺子打電話叨叨。

季老爺子一再保證不會,楊老爺子才算放心。

並揚言,要是季子墨真的敢亂搞?他就打斷臭小子的腿。

「乖孫,你怎麼不說話?季家那臭小子要回來了,你都不激動、興奮嗎?」

當初的豪言壯志,全瞎了嗎?

「爺爺,他回來就回來唄。」

我又沒打算繼續做任務,不激動,不興奮。

「乖孫,你今年十九了,你打算什麼時候和季家那小子結婚?還是,你不想和他結婚了?」

不爭一聽老爺子這話,立刻點頭。

「我不想和他結婚。」

我才十九,正是大好年華!

「那你想和誰結婚?你在學校里是不是談了其他的男孩?長得怎麼樣,家世如何,要不你明天將人帶過來,給爺爺瞧瞧?」

新的,乖孫對象?

感覺也不錯呢。

只要人好,他就不挑了,最好能今年年底就完婚。

現如今是十月份,距離過年也就還差三個多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