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血月魔狼面前,就算是他們三人一起聯手,只怕也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重要的是血月魔狼帶給他們的一種凌厲的氣勢,使得他們的靈魂都受到了壓制。

即便能和血月魔狼周旋一下,他們也不想了。

「噠噠!噠噠!」

周圍傳來著一種尤其詭異的聲音。

使得馬權等人毛骨悚然。

他們仔細探查才發現,原來是血月魔狼的口水滴落在地面上的聲音。

血月魔狼的口水非常的可怕,流淌下來,將白蒙三人的鞋子都給浸濕了。

這一片土地上形成了一道潺潺流動的小溪。

這小溪還是黏性的。

此時他們的耳鼻中,全部都是血月魔狼的口水那特有的噁心的口水味道。

多麼毛骨悚然的感覺!

從血月魔狼那微微張開的嘴巴中,可以看到血月魔狼嘴巴中的森森獠牙。

每一顆的獠牙,似乎都比准仙器還要鋒利。

馬權、白蒙、雲夢道姑三人在最初的震驚之後,馬上是緩步退讓。

十分的有默契。

他們發現一個關鍵的問題。

血月魔狼從鹿羽的背後緩緩出現,他們三人固然是在第一時間就看到了血月魔狼,但是鹿羽卻似乎還沒有察覺。

傲嬌總裁求放過 他們三人的確是面臨在血月魔狼的衝擊之下,但最有危險的人,應該是鹿羽。

血月魔狼想要殺他們三人,首先得殺了鹿羽再說。

鹿羽這小身板,在血月魔狼面前,算得了什麼。只怕讓血月魔狼一口,就給吞噬成骨頭渣滓了。

想到即將發生的事情,他們的內心莫名的湧現出一層快意。

不用他們去殺鹿羽,自有血月魔狼給他們去辦。

他們決定親眼看到鹿羽被血月魔狼給殺之後,再逃跑不遲。

他們三人瞥了鹿羽一眼,眼中閃過一抹嘲諷之色。

此時血月魔狼那龐大的影子,都已經將鹿羽給覆蓋住了。

鹿羽居然還沒有反應過來。

真是活該被血月魔狼給吃的連骨頭都不剩。

他們知道,鹿羽現在就算是反應過來,也逃不了了。完全都在血月魔狼的籠罩之下,能跑的了才怪。

但就在這時,忽然聽得鹿羽淡淡的說道:「小月,好久不見,你小子的口水是越來越臭了。」

鹿羽這話說的非常的突兀,而且就像是家中閑談一樣。

乍然說出這麼一番話,完全就不符合這個陰森恐怖的場面。

眾人都完全想不明白。

鹿羽怎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彷彿是夢語一般。

不過他們猛然反應過來,渾身一個激靈。

鹿羽這話,似乎是對血月魔狼說的!

鹿羽居然敢對血月魔狼這樣說話!聽鹿羽話中的意思,似乎和血月魔狼之間非常的熟悉。

「小月?」

白蒙三人簡直都要崩潰了。

鹿羽這是在稱呼血月魔狼?

如此強大如魔神的血月魔狼,世人只有膜拜叩首的通天徹地的存在,到了鹿羽的口中,居然成了一聲「小月」! 而接下來,他們看到了更為不可思議的一幕。

血月魔狼忽然匍匐在了地上,那碩大的魔狼腦袋,緊緊的貼在地面上。

它就像是一隻靈寵般,趴倒在自己主人的面前。

有一種說不出的忠誠,還有討好主人的意思。

「小月,好久不見,你還是那麼的丑。」

鹿羽拍了拍血月魔狼的頭,說出了一句非常不客氣的話。

直接就說血月魔狼丑。

但是血月魔狼聽到鹿羽這話,卻像是聽到了莫大的鼓勵似的,一副受用的樣子。

居然還搖起了自己的尾巴。

「這……」

白蒙等人簡直看呆了眼睛。

他們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血月魔狼。

這還他們之前看到的那個兇猛如魔神的血月魔狼嗎,怎麼到了鹿羽的面前,乖的像是一條狗一般。

他們真是服了鹿羽,到底是怎麼征服了血月魔狼,居然能讓血月魔狼這般臣服。

他們之前還想看血月魔狼殺了鹿羽,現在看來,真是可笑。

是他們太天真了。

而他們馬上意識到,他們自身倒是面臨在一種威脅之下。

下一刻,血月魔狼被鹿羽示意著站起身來,看向他們三人時,已是恢復到一種銳利的狀態。

那眼神血紅,帶著無以倫比的血殺之氣。

那種嗜血的感覺,令人的內心深處,油然而升起一種瘋狂。

「小月,去吧。」

鹿羽淡淡的一聲命令,血月魔狼已是如一片血色洪流一般,朝著白蒙三人沖了過去。

「糟了!」

白蒙三人心中一突。

他們連忙出手招架,顯得十分的倉皇。

早知道要和血月魔狼招架,他們早一步逃走就是了。

是根本不想和血月魔狼這種恐怖的存在作戰。

也怪他們自己之前內心邪惡,想要看鹿羽遭殃,錯過了逃跑的最好時機。如今好,要直接面對血月魔狼的焚天之怒。

血月魔狼的攻擊非常的特殊,它一道爪子砸下來,居然憑空形成了一道血色的月亮。

有如是天滅般的景象,帶著一種沉重壓抑的威能。

這血色月亮,本身就代表著一種禍端。

血月出現的地方,必然要見證鮮血,必然要勾起人間的禍端。

「大家小心!」

紅顏如流水:我與富二代千金悲情絕戀 白蒙叫的非常的謹慎,他能感受到血月上帶著的血厲的氣勢。

一旦從天而降,後果不堪設想。

他們唯有全力的招架。

白蒙首先施展出自己的劍破九天劍訣,接引天地之力,瘋狂的貫入到自己的劍器中。

雲夢道姑、馬權兩人和白蒙的配合,也不是一回兩回了。

他們兩人出手。一般是以白蒙為主攻,他們兩人是輔助攻擊,或者是幫白蒙防守。

轟隆!

三人齊心協力,共同抗敵。

總算是堪堪擋住了這一輪血月的攻擊。

不過炸開了一道巨大的血色光暈,有如天滅般的力量,周圍整片天空都籠罩在一片血色恐怖之下。

白蒙三人馬上發現,自己等人遠沒有領教到血月的厲害。

在那片血色光暈誕生之後,之前的血月分解,卻並沒有消失,而是憑空炸出了十八輪的血月。

將軍夫人有喜了 一共十八輪的血月,雖然體形不如之前,但是這十八輪的血月中,互相帶著一種配合,分明是蘊藏著某種奇特的陣法。

嘩!嘩!嘩!

十八輪血月,帶著一種震動天下的威勢,朝著白蒙這邊圍剿過來。

以此時血月的數量,的確是當得起「圍剿」這個詞。

「這是什麼鬼東西!」

白蒙等人真是要崩潰了。

還從來沒有招架過血月這等可怕的存在。

血月魔狼給與他們的,乃是一種窒息般的感覺。

這等招式,從來沒有領教過。

超凡大衛 他們唯有全力的催動自己的招式。

白蒙的情況倒還好,他的星馳劍催動萬千劍氣,無盡風暴圍繞著他的周身狂閃。

嘩嘩嘩!

靠著這種方式,首先保護了自身。

他想要先保住性命,然後再謀求進攻。

馬權和雲夢道姑的情況就要稍微差點。

馬權和雲夢道姑畢竟都只是主宰人王,雖然距離巔峰人王也不遠了,但畢竟還是在不同的層面上。

他們所釋放的威力不如白蒙,這就直接導致他們本身的防禦,顯得有些無力。

他們在防禦招架的時候,在不斷的後退。

他們也是機靈,在後退的時候,是往白蒙身後退的,也就是讓白蒙給他們先招架著。

「白蒙,你的劍破九天劍訣最為強大,先給我們頂著,我們後面再謀求進攻。」

馬權和雲夢道姑這話說的是理直氣壯。

白蒙能力最強,那就承擔的義務也最大。

這個時候不用白蒙,什麼時候用白蒙呢。

「我一人如何來抗!」

白蒙發出了激烈的吼叫。

他對雲夢道姑、馬權這種行徑感覺很是無語。這樣一來,他承擔的壓力乃是最大的。

不過也沒有辦法。

只能是先給雲夢道姑、馬權扛著。

要是讓雲夢道姑、馬權受傷的話,那他也徹底失去助力。

「白蒙,血月魔狼這攻勢勢必不能持久,我們只要將他這一招給耗下去就行了。」

雲夢道姑說道。

她出手多是讓九尾妖狐來出動,只是給九尾妖狐加持能量。

唰唰唰!

九尾妖狐化作一團火焰般的能量,圍繞著周圍旋轉。

每一次和血月的碰撞,也都能震蕩出激烈的火花,但是每每都痛呼一聲。

九尾妖狐顯然是有些吃力的。

雲夢道姑也很心疼,九尾妖狐是她的愛寵,也是她一生的陪伴,說是親人一點也不為過。

她和九尾妖狐的配合,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不僅是感情上的交融,本身也是互相連接到一起的。

九尾妖狐吃痛,讓她心痛,同時也反饋到她的身體上,讓她承受了一定的痛苦。

但是沒有辦法,不能收回九尾妖狐,因為這本來就是她的最強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