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群親戚,對他也漸漸疏離,甚至冷嘲熱諷起來。

「活着也是受罪,為什麼不早點去死?!」

「就是,早死早投胎啊。」

「你也算是風光了大半生,該享受的都享受了,還有什麼好留戀的呢?」

或許。

他們覺得,說出這些刺耳的話,會讓他們在蕭然面前,變得不這麼卑微。

甚至,產生出另類的滿足感。

瞧瞧。

白手起家的青年才俊,還不是得像狗一樣在自己面前搖尾乞憐?!

蕭然無法理解這群親戚的心態。

他只是想活着,這難道有錯嗎?!

「咳咳,人間毫無留戀,一切散為煙……」

蕭然輕輕的哼唱着自己喜歡的歌曲。

他抓起一把安眠藥,丟入了口中,又端起了一倍紅酒,朝着外面的夜色敬去。

「敬這操蛋的生活……」

「敬這該死的人生!」

一杯紅酒下肚,所有的痛苦,都將煙消雲散。

然而。

就在蕭然要將安眠藥吞入腹中之時。

一縷微光,從他脖頸處的玉墜上,散發了出來。

旋即。

微光竟是化作了一道門戶,從中傳來巨大的吸力,將他吸入了其中。

他只感覺自己彷彿變成了一縷幽魂,輕飄飄的,找不到落腳點。

一陣天旋地轉過後。

蕭然身子一沉,墜落了地面上。

「嘶!」

重心失調,令的蕭然直接摔倒在地,疼的直冒冷汗。

不過。

他很快就穩住心神,朝着四周望去。

下一刻。

他不由揉了揉眼珠,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這、這是什麼情況?」

入目處。

景色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夜色中的高樓大廈,車水馬龍,已經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鬱鬱蔥蔥的山林。

此時。

正值白晝,四野無人,只有窸窸窣窣的蟲鳴鳥叫聲傳來。

「我沒在做夢吧?!」

蕭然不由捏了自己一把,感覺到了真實的疼痛。

「是真的,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蕭然活了二十五年,還從未遇到過眼前這種詭異的情況!

他不由低頭看向脖頸處的玉墜,眼眸微微閃爍。

他記得,他要自殺之時,這玉墜發出朦朧的光芒。

然後。

他就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這個地方。

「看來,是這玉墜在搗鬼了。」蕭然微眯雙眼。

這玉墜,乃是他的弟弟為他從一處有名的道觀里求來的。

本來蕭然是不信這些的。

不過架不住弟弟軟磨硬泡,便一直戴在了身上。

弟弟自小和他相依為命。

即使在他身患骨癌之時,也盡心儘力的照顧他,不計辛勞。

若非如此。

他是決計堅持不了一年的。

「只是,這玉墜究竟有什麼作用?」蕭然把玩著玉墜。

玉墜並沒有任何介紹的信息。

所以。

蕭然現在完全是睜眼瞎!

「難道要滴血認主嗎?」

蕭然學着小說里的方法,將自己指尖咬破,滴了一滴血上去。

然而。

毫無反應。

「算了,還是先看看,這裏究竟是什麼地方吧。」

蕭然想要起身。

只是。

經過剛才那重重的一摔,他竟是完全站不起來了。

「看來重病一年,我已經完全變成廢人了。」

蕭然放棄掙扎,直接躺在了地上。

擺爛!

有時候,摔倒了未必就一定要爬起來。

或許躺一躺更舒服。

就在蕭然這樣想着的時候。

他的眼前,竟是出現一個個光點。

這些光點,緩緩匯聚成一行行文字。

【人生擁有種種選擇,每一個選擇,或許都能令你的人生出現反轉】

【現在,請開始你的選擇吧】

【一、原地等死,獎勵造化丹一顆(八星)】

【二、大聲呼救,獎勵誅邪劍一把(三星)】

【三、努力往前移動一百米,獎勵基礎屬性點+1】

蕭然有些愕然的看着這一個個選項。

這難道就是玉墜的作用?

只要作出選擇,就能獲得獎勵。

還有這種好事?!

「眼下,除了試一試,好像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

蕭然精神凝聚到光點之上,發現眼前出現一個游標。

只需要點擊游標,就能作出自己的選擇。

只是。

蕭然還沒想好,這三個選擇,應該選哪一個?

「這簡直就是選擇困難症的噩夢啊。」

蕭然不由搖頭。

他經受過社會的毒打,知曉天上沒有免費的午餐。

這些獎勵背後,不知道隱藏着怎麼樣的陷阱。

或許。

獎勵越好,背後的坑就越大。

「所以,太好的東西,得適當的放棄,選擇最合適自己的獎勵。」

蕭然控制游標點擊後面的星級,得到了關於星級的介紹。

按照上面的說明,物品一般分為一到九星。

星級越高,物品的價值就越高。

造化丹位列八星,價值恐怕不可估量。

然而,現在只需要原地等死就能獲得,這想想就不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