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等宴會,徐雅言向來是不會拒絕的。

薛越指腹一直磨著她的肩膀,下巴也貼著的她的髮絲,道:「一年前去了葉羌和親。」

顏長歡猛地睜開眼睛,起身盯著薛越激動道:「雅言已經去和親了?」

自己豈不是把什麼都給錯過了?

薛越用手撐起腦袋:「誰叫某人不辭而別,杳無音訊,歸期不定的?」

顏長歡面上掛不住。

可未能親眼看著徐雅言出嫁,始終覺得有些失落,噘嘴無奈躺了下去。

「那秦晞和徐正言如今什麼情況啊?」

「兩位大人還是水火不容,但秦晞如今被封為少將軍,徐正言跟他爹說要考取功名搬去了書院,也無人管的了。」

看來這二人還是穩步發展的。

轉身抱住薛越,隨口問道:「那周子時呢?他可有成婚啊?」

正問的起勁,薛越忽然不知從哪裡找到了她的黑棋子,把玩在手裡神情玩味,顏長歡伸手去奪卻被薛越一把握在手心裡。

笑看顏長歡許久。

後者被看的發毛,沒好氣的錘在他肩頭,道:「這東西還是你給我的,我想著你當時是為了提醒我是你的棋子,那我帶去南疆也好提醒自己始終是要回來的。」

「誰告訴你是這個意思?」

當時他給她這個棋子的意思怎麼被曲解成這個樣子?怪不得那段時間還一直不明白他的意思。

顏長歡迷茫:「不是這個意思?」

薛越無奈:「那日我與父王下棋,這是我第一次贏他,算是戰利品,也是給你的定情信物。」

顏長歡頓了頓,隨後勾起唇角,轉身抱緊了薛越。

薛越聞著她髮絲的香味,另一隻手開始把玩顏長歡的手指頭,低頭看去,卻沿著手指頭看上手腕,只見光潔纖細的手腕上居然有一塊黑黑的不規則圖型。

還以為是弄髒了,伸手去擦卻發現怎麼也擦不掉。

顏長歡見狀立馬收回手,用另一隻手蓋住。

薛越疑惑:「這是什麼?」

顏長歡神情不自然道:「之前在南疆時候他們給我畫的丹青,我不喜歡,便全部蓋住了。」

說完仰頭看薛越小心問道:「是不是很醜啊?」

薛越蹙眉,重新將她的手拿回來,對著她手腕上的黑塊左看右看,摸了摸又親了親,道:「哪裡丑?我看怎麼那麼像多花啊?」

顏長歡羞澀:「三年不見,王爺這嘴倒是越來越會說好聽的話了?」

「不止,本王其他地方也越來越好了,要不要試試?」

「……」 C-001號獵場。

夜幕降臨,天空一片昏黑,曙光營地所在森林,卻散發着各式各樣的熒光,有些熒光來自森林中草木,有些熒光來自林中異獸。

一些小生物好似水晶磚石一樣閃亮,即便沒有夜視能力,亦能根據這些動植物身上的自帶熒光,認清方向。

不至於兩眼一抹黑,什麼都看不清。

這座白天夜晚都是五彩斑斕的森林,被潘閑命名為——夢幻森林。

他直接通過直播,向各國觀眾大聲宣佈了這座森林的名字,事前沒有任何招呼,表現的非常霸道。

但根據聯合公約,藍星公民發現新大陸,完全有權利進行命名。

之前沒有行使該權利,那是因為咩有必要,畢竟D級獵場,以及當前所在獵場的一些地方,環境雖美,可是藍星災變前也有過。

而夢幻森林,則是藍星不曾有過,且沒有具體名字的地方。

所以,潘閑當即行使了他的權利。

夢幻森林面積極廣,根據塗山嬌提供的區域繪製圖,起碼佔據該區域一半疆域,也難怪曙光營地附近站台,會被命名為森林一號站。

他不知道的是,森林一號站已經在他為該森林命名后,正式更名為夢幻森林一號站。

看上去只是前面多了兩個字,可代表的意義極大,證明潘閑的命名,已經得到次元獵場的承認……

「嘩啦啦!」

右前方,五六百米處,突然飛出一大群身體帶着藍色熒光飛行類異獸。

大約有三十來只,體長都有一米一二,它們的翅膀都有星星點點的藍光,展翅翱翔的時候,就好像安裝着夜光警示牌,預防空中撞車。

「有動靜!」

潘閑眉頭一挑,精神念力對外鋪開,一隻長有獨角的野豬,闖入神識感應範圍,它的體長在兩米左右,前後蹄膝蓋處、及脊背上面都有向外凸起的骨刺。

不同的是,膝蓋上的骨刺只有一個,而背脊處,則是一整排,直通尾部,以等差數列的方式排列著,最前面那根特長特粗,後面就越來越小。

骨刺上,都帶有磷光。

【獨角刺豬:初級-中等異獸,八級,4~20隻為一群,棲息在森林和灌叢地區。雜食性,用鼻拱土尋食。成年肩高120~180公分,毛色從淺紅褐至灰黑色,臉部有黑色和白色斑紋,背部有白鬃。其肉質鮮美,乃是次元獵場……】

「嗷……嗷……」

突然,一大群獨角刺豬進入精神感應範圍,數量原本中級動植物分辨中介紹的要多,可能是匯合了多個族群。

不到五秒鐘。

潘閑便感知到了五六十隻獨角刺豬。

他連忙縱身上樹,找好狙擊位置,取出狙擊槍,閉氣凝神,瞄準距離較遠、體型最大的那一隻。

「砰!」

獨角刺豬的頭顱,應聲爆碎。

【擊殺獨角刺豬(精英),積分+330,經驗+50】

一頭疑似豬群豬頭的精英被幹掉,驚動了周圍所有獨角刺豬,它們在另外幾隻頭領的號召下,採用最普通的圍獵手段,先不發動攻擊,而是迅速分佈在目標的四周,先將目標退路封鎖,再從不同方向展開攻擊,瓦解目標的防禦。

狙擊槍槍聲較大,開了一槍之後,位置很容易暴露。

畢竟,C級獵場中的異獸,智商普遍較高。

附近全是獨角刺豬圍聚的身影,那讓人脊背發寒的低吼聲,還有外圍不知何物的簌簌移動聲,始終縈繞在潘閑心頭,讓人覺得芒刺在背,心理上承受着的壓力還是比較大的。

潘閑盯着樹叢,迅速扣動扳機,穿甲彈『嗖』的一聲射出,猶如流星般射進樹叢里,不偏不倚透入進一隻獨角刺豬的頭顱……

【擊殺獨角刺豬,積分+210,經驗+33】

【擊殺獨角刺豬,積分+205,經驗+32】

【……】

一連打死十幾隻獨角刺豬后。

潘閑被包圍了。

樹底下全是眼睛通紅的、骨刺上帶着磷光的獨角刺豬。

「來得正好。」

他既然敢獨自離開曙光營地,連夜狩獵刷分,自然不會毫無準備,光是手雷就買了三十多顆,就等著異獸聚集的時候使用。

所以,潘閑不怕包圍,出現的越多越好。

「轟轟轟……」

一連十幾顆手雷從樹上落下。

昏暗的夜空,瞬間亮起橘紅色火光。

聚集在樹下的獨角刺豬,紛紛被炸成了烤豬,一兩下子死了三四十隻,加上潘閑之前狙殺的七八隻,差點被團滅了。

僥倖未死的幾隻獨角刺豬,何時見過這等場面?

它們嚇得蹄子都軟了。

看着聳立在樹上,對着它們咧嘴,露出滿嘴白牙的潘閑,感覺就像見到了手握鐮刀的死神,嚇得撒腿就跑。

可它們的蹄子,如何能快的過槍?

因此,沒有任何懸念。

獨角刺豬慘遭團滅。

隨後,潘閑翻身而下,落在手雷集中轟炸之地,瞄準一塊散發熱氣的刺豬殘軀,用匕首割下一塊熟肉,邊吃邊走。

「……嗯,這原汁原味的烤肉,味道還真不錯!」

潘閑一臉輕鬆的給出點評,團滅獨角刺豬動靜較大,隱藏在周圍的異獸差不多都驚走了,附近暫時沒什麼危險,倒是可以瀟灑離開。

直播間觀眾見到這一幕,不僅羨慕了起來。

「用手雷炸出來的烤肉真有那麼香嗎?」

「獵場里的野豬,喝的露水、甘泉,吃的是純綠色蔬菜,和營養豐富的肉肉,肉質不知道有多好,原汁原味的烤肉只會更香。」

「饞了。」

「我也是。」

「閑哥遇到一群異獸都能輕鬆團滅,周大龍和馬曉麗夫婦,遇到一隻稍微厲害點的,都差點被團滅,果然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

「樓上說什麼風涼話,周大龍斷臂,那只是一場意外。」

「對,他們的等級沒閑哥高,而且是在海上,活動範圍非常有限,出事是完全可以預料的事。」

「說實在,周大龍夫婦的運氣也是逆天了,被水雷震暈,竟然還能遇到美人魚,僥倖撿回一條命。」

「他們能有這樣的運氣,我打心底就為他們感到開心。」

「哎~~周大龍斷臂后,意志貌似有些消沉,也不知道他們,還能不能保住現有排名。」

「大概率會降下來。」

「失去左臂,行動非常不便。」

「不知道商城裏面有沒有義肢售賣?」

「義肢應該有的,就是價格可能很貴,而且效果不是很好,否則曉麗姐早給龍哥買了。」

「個人有個人的緣法,咱們說的再多也沒有,暫且看着吧!」

「無論如何,希望龍哥能振作起來。」

「……」

晚上九點。

潘閑獵殺了一百五十多頭異獸,等級自5-11不等,離開曙光營地幾個小時,就賺了17000點積分,2400多點經驗值,臉上掛滿笑容。

正當他準備找個地方歇個腳時,收到了馬曉麗發來的跨獵場私聊…… 聽到楚秦說出這五個字,凶獸更是有些惶恐不安。

「那就好辦了!」楚秦微笑道。

「吼!」然而下一秒,凶獸的紅黑色瞳孔,忽然一凝,緊接著,它宛若一道疾風,朝著楚秦飛撲而來。

「給你臉了!」楚秦的面色一凝,旋即兩道一模一樣的分身,被他一左一右召喚出來,他們分別手持著不動明王劍和楚秦剛剛獲得的鬼魔劍。

下一刻,三個楚秦,全身雷電閃動,揮動四柄至高神器,正面攔截向了這凶獸!

「轟!」此刻,這禁區洞窟的天穹被撕裂,整個海洋都開始翻捲起來,四座本就已經破裂的城池,更是徹底地化作了廢墟。

能夠看到,楚秦憑藉著一氣化三清,雷帝聖體,雷電秘法以及四柄至高神器加持,面對這凶獸,竟然呈現了勢均力敵之勢!

「怎麼會有三個楚秦!」白秀秀驚訝道。

「這個變態,竟然連凶獸都打不過他!」千仞雪腹誹了一句。

「不好,這個禁區要塌了,小舞,不死鳥,帶上帝印,我們先出去。」這時,月伊娜喊道。

「好?」

「轟隆隆!」

果不其然,月伊娜的話音一落,禁區的天穹開始被撕裂,楚秦和凶獸頭頂的萬丈土地,徹底地裂開。

從帝獸星天空看去,方圓百萬里的土地,都是毀於一旦,無數的生靈逝去。

幸好,人皇城有獨特的法陣加持,倖免一難。

月伊娜她們,及時地來到了帝獸星的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