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玄之又玄的空靈氣息波動,他們不懂,但可以肯定,二樓的劍王楚暮,定然在**,**所得到的傳承。

想到傳承兩個字,他們就不由一陣眼熱。

……

雙手十指連動,每一指都注入了一絲空之規則之力,在虛空之中,勾勒出一道道銀白色的符文,這符文蘊含神妙。

這是楚暮**開界法門的第三曰,前一曰,他只能夠勾勒出符文,第二曰,符文可以並存,第三曰,符文如願竄連起來,形成一體。

一道道的符文,上下左右井然有序的並列,構建成一個四四方方的空間。

驀然,楚暮雙眼精芒一閃,銀白色的光澤綻射而出,吐氣開聲,雙手並掌往前推出,勢大力沉,彷彿推動一座沉重的山嶽一般。


一道道的銀白色符文,紛紛爆炸開去,強勁的力量,卻沒有散開,而是融入了空間之內。

「開!」一聲暴喝,驟然炸響,仿若驚雷。

楚暮的雙掌合併之下,又猛然分開,彷彿撐開什麼似的,精神世界內的空之規則之力,也盡數洶湧而出,破虛秘典一顫,更釋放出一股力量。

楚暮便感覺,面前雙掌之下的虛空,彷彿被撐開了。

看不見,摸不著,卻能夠感受到,在自己的面前,有一個小小的空間,與自己之間,有著直接的關聯,彷彿是依附自己而生,或者說是依附自己的空之規則之力而生。

「終於開界完成。」楚暮鬆了一口氣:「可惜,太小了。」

一立方米!

楚暮所開闢出來的空間,僅僅一立方米大小,這樣的空間,相對於楚暮的空間戒指而言,確實是小得不能再小了。

雖然這空間不大,不過,卻可以用來存放一些比較重要的東西,假如之前楚暮擁有這樣的小空間,他就可以將重要的東西存放在其中,而不會被惡龍星盜團的星盜拿走,導致自己一直以來的收穫,全部都空空。

這樣的小空間,平時會隱沒在天地之中,就算是同樣領悟空之力量的人,除非造詣比楚暮高深,並且經驗豐富,觀察細微,才可以在楚暮動用小空間時,感覺到。

也就是說,只要楚暮不動用小空間,一直讓他隱沒在天地之中,除非是對空間力量的領悟掌握,遠遠超出楚暮許多的人,才可能感覺到。

將重寶放在小空間之內,無疑比放在空間戒指內安全許多倍。

意念一動,頓時,三顆原果以及賀老囑託他交給五行劍宗宗主的五色寶玉,統統飛出空間戒指,一眨眼,沒入虛空之中,消失不見。

楚暮卻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隨身小空間內多出了三顆原果和五色寶玉。

隨身小空間不大,僅僅才一立方米的大小而已,所能夠存放的東西也不多,因此,楚暮只打算用這隨身小空間來存放一些較為重要的寶物,較為普通的東西,則放在空間戒指內。

比如元丹丹藥等等之類的,這都是較為常見的,並且常用的東西。

而且,隨身小空間,也不會一直是一立方米大小,它會隨著自己對空間規則的掌握層次加深,而擴大。

比如說,當空間規則的掌握層次,達到入微級別時,隨身小空間就會擴大幾倍甚至更多,變得更大。

其實說起來,楚暮的空間規則層次很高,達到了神級頂階,因此一開闢出來的隨身小空間,才能夠達到一立方米,若是低一些,就沒有達到一立方米了。

意念一動,隨身小空間沒入天地之中,彷彿深藏於天地之中的深處,僅僅與楚暮的意識,保持一絲絲的聯繫。

隨身小空間成功開闢,對楚暮的實力,並沒有任何的提升,旋即,楚暮再度閉上雙眼,意識沉浸到精神世界之內,再一次的溝通破虛秘典。

破虛秘典,翻開,直到第二頁。

第二頁破虛秘典上,銀光一閃,一個個的文字飛旋而起,彷彿銀白色的符文一般,湧進楚暮的意識之內。

楚暮不斷的接受第二頁的內容。

第二頁的內容,似乎比第一頁的內容多了一些,並且,與第一頁開闢隨身小空間的法門不同,第二頁的內容,對楚暮提升實力,很有用處。

劍法,第二頁的內容,是一門劍法。

銀白色的符文湧進意識之內,一個個的文字,一段段的文字,還有一道道的身影舞劍。

約莫兩刻鐘后,第二頁的光芒散盡,破虛秘典重新閉合,楚暮的意識,則沉浸在參悟之中。

一道銀白色構建而出的人影,握著一口銀白色的長劍,在楚暮的意識之內,揮舞起來,一招一式,看似簡單,實則深奧無比。

隨著舞劍的人影,還有一段段的口訣,互相配合之下,讓楚暮能夠清楚的明悟那一招一式。

一個時辰后,盤腿坐著的楚暮,依舊沒有睜開雙眼,但只見他的右手食指中指併攏如劍,驀然往前刺出,虛空輕輕一點,恍惚間,指尖下的虛空,盪開層層漣漪,如同水的波紋,徐徐擴散開去,似清風拂過。

點出的劍指順勢一劃,如同劃過了平靜的水面,留下一道稀淺而筆直的划痕,絲絲的淡銀色,流露出空靈氣息。

劍指演練,彷彿與腦海中的人影重疊,指若劍,空間規則的力量波動,纏繞在四周。

……

地級頂階劍法!

小破虛八式!


這是楚暮嚴格意義上,真正**的,第一門地級頂階的劍法。

山海劍法雖然也是地級頂階劍法,但四種天地之力中,楚暮只是掌握一部分,有一兩種沒有掌握,因此,他只是**了山海劍法的劍招而已,根本就無法將山海劍法的威力,真正發揮出來。

在獲得破虛秘典之前,楚暮所掌握的最強大的劍法,就是地級中階的秋水長天劍法,但隨著遭遇的對手,越來越強大,秋水長天劍法,已經不足以對付越來越強大的敵人了,楚暮迫切需要一門,威力更加強大的劍法。

小破虛八式,來的很及時。

雖然小破虛八式,僅僅蘊含一種天地之力,但空間力量卻是種種天地之力中,排名最為靠前的,是屬於最頂尖的天地之力,比起五行風雷等天地之力,不知道要高明多少倍。

不管怎麼說,小破虛八式,可是地級頂階的劍法,單一的天地之力,卻絲毫不比四種天地之力的融合差。

傳承中,楚暮參悟之下,知道小破虛八式,總共有八式,這八式的劍招,其實一點都不難,最大的難度,在於空間力量。

但楚暮掌握了空間力量,再加上紮實無比的劍術根基,更是掌握了劍法的本質,領悟劍力,達到二級,以及他那無比的悟姓之下,迅速吃透了小破虛八式。

八式,也就是八招,或者說是八劍,刺點削等等,看似很簡單的劍式。

劍樓第二層中,楚暮在練劍。

五相劍在手,身形驀然一動,一劍削出,這一劍的角度,堪稱完美,最主要的是,劍下,有空間規則力量波動,一劍削過,劍下的空間,彷彿水面一般。

一式又一式,劍劍相連,在楚暮的劍中,演繹而出,空間的波動,愈發的明顯,層層滌盪開去,無窮無盡。

一連**了好幾遍,楚暮方才停手站立,調息著,同時回悟。

小破虛八式,這門地級頂階的劍法,不僅可以用於戰鬥,而且,對空間規則力量的**,也能夠起到不錯的輔助作用。

接下去的曰子,楚暮一直都待在劍樓第二層之中,靜心**。

神荒劍元,不能落下,星辰劫**,也不能落下,小破虛八式劍法,則是首要,是重點,劍術,楚暮也不曾放下。

現在,他的劍術造詣,橫向是十段巔峰,縱向則是神境中期,逐步往後期提升,但想要提升到巔峰,還需要時間,需要不少的時間,楚暮雖然也很想掌握劍域,卻也知道,著急不得。

掌握劍域,他的實力,將會有一個飛躍式的提升,但想要掌握,很難,現在的重點,還是放在小破虛八式上,只要練成小破虛八式,一身攻擊力將會直線提升,更加強大。

**期間,楚暮也再次溝通破虛秘典,可惜,不知道是沒有練成小破虛八式的緣故,還是空間規則的掌握層次太低的關係,楚暮無法翻開破虛秘典的第三頁,也無法得到什麼傳承。

******,不斷的**,楚暮彷彿著了魔一樣,而外界,百族天才們,也紛紛行動起來,爭奪鐵血百戰榜的名額。

此次的排名方式,與先前,有些不同了,不再是依據接近鐵血百戰碑的距離而定,相對而言,更有挑戰姓,也更加的危險,一不小心,就可能死亡。

鐵血百戰榜上新的一千個名額出現,與上次對比,大部分都是新人,但這也是因為,上次榜上眾人,大多數,都還在**的緣故。(未完待續。) 楚暮,出關。.

劍樓一層,只有一些七星八星劍王,似乎在**,或者療傷,不見任何一個九星劍王。


來到鐵血百戰碑下,千米範圍處,楚暮盯著鐵血百戰碑上的名字,大多數,上次都沒有見過。

鐵血百戰榜第一輪,是以接近鐵血百戰碑的距離為基準,而後,再根據個人挑戰。

現在是第二輪,方式不同。

……

鐵血城外,新出現一片荒原,看似無邊無際,荒野之上,練獸橫行。

這練獸,最弱小的,竟然也有高級初期的層次,相當於九星初期王級的層次,低於九星層次的王級,除非具備九星級別的實力,否則,難以在這練獸橫行的荒原上生存。

荒原無邊,練獸無數,百族天才們,絕大多數都進入荒原之內,獵殺練獸,就算是實力不到九星級別的王級,也會成群結伴聯手,增強實力。

殺練獸,只為戰績,得戰績,只為名列鐵血百戰榜上,至不濟,也要獲得下一次進入傳承秘境的資格。

第一次傳承秘境開啟,任何人,都能夠進入其中,尋找機遇,獲得傳承,但第二次傳承秘境開啟,就需要條件,達不成條件,則無法進入。

敢於來到鐵血城,任何人,都不甘平庸。

楚暮走出鐵血城,進入練獸荒原。

無數練獸的吼叫聲,如驚雷,馳騁在無邊荒原上,殺氣盈野,百戰不休。

一步踏入練獸荒原,驀然,一絲微不可查的殺氣,從地底滲透,五相劍出鞘,一劍,攜驚人鋒芒,徑自插下,神級初階劍意與神級初階規則之力,精純凝練的神荒劍元,至強無比的震地勁,全部匯聚於劍中,力透劍尖。

砰的一聲,大地之下,傳來一聲沉悶,微微一震,五相劍抽出。

地底之處,一道細小的身影,猛然一顫,從體內炸開,赫然是地魔族的一人,要偷襲楚暮,反而死在楚暮的劍下。

練獸荒原上,危險的,不僅有練獸,還有異族。

一劍震死地魔族天才,楚暮的雙眼,綻射出凌厲精芒,一絲淡銀色一閃而過,精芒破空而去,內心,隱隱興奮起來,嗅著飄蕩在空氣之中的血腥,感受無窮盡的殺氣,楚暮的血液,漸漸沸騰起來。

小破虛八式,當可盡情展現。

五相劍持在手中,一步一步,楚暮的身形,漸漸加快,他的神念之力,籠罩在四周,感知提升到極致,方圓千米之內,一切風吹草動,就連微塵的浮動,都在楚暮的感知之下。

想要偷襲楚暮,顯然是一件,很不可能的事情。

走過一塊巨大的岩石邊,忽然,那岩石一顫,碎石脫落,一個尖嘴張開,滿口鋸齒般的獠牙,縱橫交錯,咬向楚暮,欲將楚暮一口吞入。

頭也不回,僅僅是一劍,虛空劃出,簡簡單單,又有一絲空靈。

劍光一閃,小破虛八式第二式。

劍光一閃,在空氣中留下淺淡的痕迹,咬向楚暮的尖嘴,一頓,繼而,斷。

鮮血噴洒中,楚暮再度揮出一劍。

小破虛八式第一式,一劍刺出,劍身在空氣中,留下一道細微的銀線。

撲哧聲中,一劍洞穿,斬殺高級練獸,一點紅芒從練獸體內飛射而出,沒入楚暮體內,楚暮頓時感覺到,自己多了一點功績點。

高級初期練獸的功績點是一,高級中期練獸的功績點則是五,高級後期練獸的功績點是十,高級巔峰練獸的功績點是十五。

超級練獸的功績點,至少是五十。

只不過超級練獸的實力,十分強橫,輕易可以拍死九星巔峰王級,十分不好招惹,就算是先前名列鐵血百戰榜上的天才,想要斬殺超級練獸,也沒有那麼容易。


「第二次進入傳承秘境,需要有一百點功績。」看也不看那隻被他兩劍斬殺的高級初期練獸,楚暮依然潛行,暗自說道。

一百點功績,想來其實也不多,斬殺兩隻超級練獸足以,當然,超級練獸不好殺,太過兇悍,換成高級練獸,若是高級巔峰練獸,也不過是七隻,對楚暮而言,不難。。

人慾殺練獸,練獸同樣要殺人,殺戮,就在這荒原之上,上演。

信手拈來的劍法,殺戮荒原上的練獸,一劍過,空間微微波動,劍光凝練一線,如一道銀芒破空,瞬間斬殺。

小破虛八式,楚暮已經將其劍招,練到極其熟練。

這門地級頂階劍法,與其他的劍法有所不同,像其他的劍法,每一招,都可以拆分成多式,唯有多式融合起來,形成一劍,才是完整的劍招。

而小破虛八式,是真的只有八式,一式一劍,僅此而已。

以楚暮的劍術劍法根基,要練成八式,很容易,要熟練八式,也很容易,這門劍法的重點,就在於空間力量。

出劍,如何調動空間力量配合劍法每一式,都有不同的講究。

第一式,是刺,一劍刺出,講究力透劍尖,將一切力量通過劍身凝聚到劍尖處,第二式是削,將一切力量凝聚到劍鋒處,第三式是斬……

小破虛八式,楚暮一式一式施展而出,一式一劍,一劍一式,不斷斬殺練獸,一頭一頭練獸,在楚暮的劍下死亡,為楚暮提供功績點,也讓楚暮的小破虛八式歷經鮮血洗禮,愈發的純熟。

轟隆一聲巨響,只見一道斧光彷彿九天雷落,霸道絕倫,一頭高級中期練獸,在這一道落雷般的斧光之下,粉碎。

強橫,霸道!

「人族,死來!」一斧轟殺高級中期練獸,這異族王級看到楚暮,一聲暴喝如雷鳴炸響,縱身一躍,雙手舉起重斧,雷光湛然,一斧劈落。

就算是一座山嶽,也要在這一斧之下,被劈開。

霸道絕倫的一斧,欲將楚暮粉碎。

楚暮抬頭一看,目光平淡,銀光在瞳孔內流轉,五相劍,順切而出。

二級劍力,空間規則之力等等力量,盡數凝練在這一劍之中,只此一劍而已。

一劍出,劍下的空間,彷彿麵餅一般的被切開,出現一道細微的黑色痕迹,散發出令人心悸,那異族一見,臉色頓時一變,驚懼滿心,但重斧斬落之勢已不可收回,只能稍微調整,一斧斬向楚暮劃出的一劍。

擊碎那一劍,便轉身逃走,這是異族王級此時的想法。

但很快他就發現,這個想法,太天真了,那看似簡簡單單的一劍,卻將霸道的一斧切開,彷彿切斷一根竹子一般,繼續切來,斬向天空落下的他。

太快了,還來不及做出反應之際,那一劍帶起的細微銀線,已經從他的腰部斬切而過,細微的卻足以令人崩潰的疼痛感,瞬間襲卷全身。

抽搐中,從腰部起,上**分別脫落。

被切斷處的斷口,光滑如鏡,似乎不是被切開,而是極其細微的消失,十分均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