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吃法讓在場的眾人都驚呆了,他們之中最為厲害的便是寧晚筠了,足足吃了十二口方才停下。

可這根本無法和牧雲相提並論啊,牧雲那簡直就是論斤算的,一斤緊跟著一斤入腹,似乎他的肚子都是一個無底洞一般。

這可是大補之物啊,牧雲如此的海吃,這讓眾人都擔心不已,生怕一會能量爆發開來,牧雲承受不住。

似乎是看到了眾人的擔憂,擎天戰神微微一笑說道:「再多的寶肉,給我們倆都不夠吞,這點能量不值一提。」 「呃……」陳天滿頭黑線,這丫頭還真是個火爆脾氣,不過也怪不得她語氣這麼沖,以宋家的財力和權勢,一旦發話別說蘇杭市的警察局局長,恐怕就連江南省的公安廳廳長也會老老實實,更何況宋千月身為受害人,如今沒有得到應有的保護和慰問不說,反倒被當成了犯罪嫌疑人,不發火才怪!

賀知權臉色變的很難看,不過就在他還要說什麼的時候,美女公寓門口謝然已經走了進來,而看到賀知權在場,謝然皺了皺眉頭,「賀局長,不知道你來這裡有什麼公事要辦?」

「哼,謝然同志,你身為警務人員又是西湖區的分局長,難道你不清楚辦案的流程?這陳天身為涉案嫌疑人,為什麼不帶回警局做筆錄?反而讓他像沒事人一樣的呆在家裡?」賀知權眯著眼睛冷哼,按照規定的程序,這一點的確是謝然做的不妥,他也正是抓住了這一點,才敢如此光明正大的前來質問。

「這一點是我故意安排的,受害人受到了驚訝,其中還有小孩子,做筆錄的事情沒必要非在警局,我這不親自登門來做筆錄了嗎?」謝然說著,揚了揚手中的口供本!

陳天暗笑,這丫頭準備的還真夠齊全!

「讓受害人在家裡做筆錄?謝然同志考慮的還真是有夠周到啊,不過現在這件案子你不用管了,我親自接手調查!」

「哦?可是我並沒有接到上面的通知和命令,甚至……」謝然話語一頓,「甚至我都不知道賀局長你什麼時候恢復職權了?」

這一下子問題可就大了,如果賀知權還在停職期間,那他現在這樣做就是冒充國家公務人員,真正妨礙司法公務的反倒成了他!

賀知權有些語竭,事實上他現在的確還沒有恢復副局長的身份,只不過他這次看到是拿下陳天的一個絕佳機會,涉案嫌疑人,還是在公共場所的重大殺人案,只要「方法」得當,說不定就能將陳天永遠的扔進大牢,為他的兒子賀森報仇!

而在來之前,他也已經緊急聯繫了市書記魏長征,想要儘可能快的恢復自己賀局長的身份,只不過到現在還沒有消息而已!

「怎麼?賀局長難道真的恢復職權了?要不我現在打電話給張局長求他證實一下?」謝然冷笑,她們謝家和賀家以往關係的確不錯,賀森如今變成了這樣,她也替賀知權難受,痛惜,但是賀森是自作自受,這一點謝然很明白,也很清楚。她也知道賀知權為難陳天是想給賀森報仇,但是謝然身為一個警務人員,她卻不能允許在自己知道情況的前提下,任由賀知權公報私仇,這是違法違紀的,同時她也不想讓賀知權在這條路上越險越深,最後落得一個不好的下場!

然而謝然的不給面子,卻大大惹怒了賀知權,「哼,謝然!我希望你自己明白你現在在做什麼,別忘了我們家小森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其中就有你辦的好事。」

謝然幽幽的嘆了口氣,「賀叔,我知道賀森的事讓你很難受,可是我只能說我很抱歉,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賀森被踢出警隊不是因為我,是因為他自己辦的事不像一個警察,賀叔你身為局長,做事不應該這麼衝動,否則早晚有一天我怕您也會……」

剩下的話謝然沒有說,但是在場的所有人都明白!

「哼!我的事用不著你操心!我現在就去找市領導恢復職權,到時候這件案子也就不用你管了!」恨恨的吼了一句,賀知權不甘心放棄這個機會,扭頭走出了美女公寓。

宋大小姐此時卻還沒有完全消氣,輕聲嘀咕道:「一個小小的破警察牛什麼牛,本姑娘見的大官比他大的多了去了!」

「呃……」陳天咧了咧嘴,宋千月這一罵不要緊,卻是連旁邊的謝然都給罵上了,因為謝然可不也是一個「警察」,「那個,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宋千月,那幾個保鏢就是她的。」

謝然哼了一聲,走到屋裡的沙發上坐下,「你們兩個過來說說情況吧,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越詳細越好,否則等到賀知權恢復了副局長的身份,這件案子我也就管不了了!」

「所以你是想儘快結案?」陳天問,只是謝然瞥了他一眼,沒有回答,有些話藏在心裡就夠了!

離開了美女公寓,賀知權真的找領導去恢復他副局長的身份去了,不過他還是忽略了一個人,市長姚東騰,當魏長征將這件事情上報給姚東騰時,姚東騰卻只是說再考慮觀察兩天,有關市領導班子的形象和影響,不得不慎重!

這一等,就真的過去了兩三天,在這三天的時間內,謝然全力以赴撬開了那五個受傷保鏢的嘴,雖然五個人受傷嚴重,但是卻都不是致命傷,反倒是那個重傷昏迷的,沒有背叛宋千月的保鏢,最後因為失血過多而搶救無效,死了!

人命,而且是在遊樂園這種公共場所發生的,其影響之惡劣,可以說震驚了整個蘇杭,媒體一連三天的大肆報道,就連江南省公安廳都得知了消息,要求蘇杭市警方全力偵查,爭取早日破獲此案,給市民們一個交代!

而審訊的一開始,並沒有想象中那麼順利,五個保鏢顯然都是經過專業訓練的,一個個閉口不言,保持著絕對的沉默,這種情況一直延續了兩天,直到第三天,陳天和宋千月去了一趟醫院,名義上是看望傷者,但實際上卻只有陳天一個人進入了病房!

病房裡只有陳天和一個受傷的保鏢,護士醫生全都被警方的人請了出去,陳天在病房裡呆了一個小時左右,然後就安排在門外守著的謝然,進去錄口供!

讓人震驚的是,那保鏢一五一十將如何謀害宋千月的事情全盤交代,這中間沒人知道陳天對那保鏢做了什麼,或者說了什麼,因為保鏢的身上沒有一丁點被嚴刑逼供的痕迹,一切都像是一個謎!

謝然和宋千月很好奇,不止一次的詢問陳天,但陳天卻總是神秘一笑,將話題悄悄的掩蓋了過去,為此宋千月還詛咒了陳天一句「遭雷劈的傢伙」!

「一入侯門深似海。」陳天幽幽嘆了一句,雖然現在是和平年代,宋家也並非是侯門,但卻也跟侯門差不了多少,經過那保鏢交代,他們一開始就是受到宋家某人的命令,潛伏到宋千月身邊的,真正的目的的就是為了刺殺宋千月,而之前之所以一直沒有動手,只不過是時機不成熟!

而通過一系列的事情來判斷,陳天可以肯定的是,保鏢們口中所說的「時機」,恐怕就是宋千月爺爺的死!

身為宋家的當代家主,只要宋千月的爺爺一死,那麼宋家必然會掀起一場爭奪家主的戰爭,而宋千月毫無疑問會成為這場戰爭中的犧牲品!

只不過那些保鏢雖然承認了是他們殺了另外三個保鏢,但是卻沒有供出指使他們的那個宋家人是誰,這一點也在陳天的意料之中,事實上就算供了出來,以謝然現在的能力也不足以對宋家的人進行抓捕,那畢竟是一個在華夏盤亘了上百年的大家族!

「再過幾天,你們家的事就差不多成定局了,你什麼時候回家?」陳天問。

「切,我為什麼要回家?」宋千月撇了撇嘴,「我現在是天龍房地產公司的運營總監,我要留在蘇杭上班!」

「呃……不回家也行,不過從現在起你的危險已經解除,咱可不是你的保鏢了!」

「為什麼?」宋千月一愣,「你怕我不給你錢?」

陳天滿頭黑線,「我說妹子兒,能不能別動不動就提錢?」

「可是,我除了錢還有什麼能給你的?難不成你想讓我以身相許?」

「呃……這個可不是我說的!」

「滾!你身邊有了龍芸姐姐,謝然姐姐,凌雪姐姐,小小姐,難道這還不夠嗎?」 薄少,戀愛請低調 宋千月瞪了陳天一眼,一口氣說道。

「……」陳天徹底無語,為什麼每個人都認為這些女人跟自己有關係?天地良心這些女人自己可是沒得手一個呢。

不過經過了三天時間,有寧小小的開導,陳天幾人的陪伴,宋千月卻是從她爺爺逝世的陰影中走出來了許多,心情雖然還是低落,但好歹有了好轉,最明顯的一點就是又開始變成了那個蠻不講理,說話作風犀利的億萬大小姐。

而這三天的時間,宋千月也從寧小小的口中得知了一個天大的消息,原來龍芸和陳天竟然是整個蘇杭市地下世界最大的「混混頭」。這讓從小被慣養在大家族中的宋千月充滿了激情和刺激!

另一件事就是宋千月終於真正成功的當上了天龍房地產開發公司的運營總監!

此時此刻,在天龍集團的會議室中,寧小小,龍芸,陳天,宋千月四人正在召開一個頂峰會議,會議的主角就是宋千月,自從這丫頭得知了龍芸和陳天在地下世界的身份之後,就提出了一個大膽而瘋狂的計劃——天龍品牌加盟計劃!

「我已經想好了,既然有這麼好的資源,那就要徹底的利用起來,芸姐,你能不能保證現在蘇杭市所有的地下世界的大混混都聽你的?」宋千月意氣風發的問。 「不夠吃……」

眾人愕然,不過瞬間便回過神來,眼前這位前輩,可是萬古以來唯一的一尊吞天魔體大成啊!

他可是連五行神山陣都敢吞噬主,何況這區區血肉大葯呢?

至於牧雲,這就是一個妖孽,做出任何超出想象的事情,眾人都見怪不怪了,誰讓他做出的事情都那麼逆天呢?

眼看著數千斤的血肉進入兩人的腹中,眾人都感覺到頭大了,這樣的吃法爺太誇張了吧,無法想象。

都是修士,這差距,也太大了吧。

「嗡!」的一聲,牧雲的體魄之中陡然響起了一陣悶響聲,剎那之間便有一道黑氣衝天而起。

那是黑暗之力,被牧雲強行逼迫出來,而後太陽火精焚燒而起,將其化作虛無,消失不見了。

「呼……」

牧雲長舒一口氣,緩緩站起身來,平靜的說道:「黑暗起源神器,果真名不虛傳,藉助如此海量的能量精華方才將其徹底清除。日後相遇,必然棘手。」

「日後,一切小心。」擎天戰神說道。

牧雲點點頭,而後將剩下的血肉快速的劈開,堆積在一起,幾乎便成為了一座山嶽,恐怖驚人。

「噗!」

仙鼎飛出,將所有的血肉吞噬入其中,而後便有一陣熾烈的火焰爆發開來,有血光衝天而起。

冰山老公請上鉤 牧雲探出雙手,一道道神秘的手印拍打出來,虛空之中快速的傳來陣陣濃郁的香味,只是瞬間便有一顆顆寶丹衝天而起。

稀世大葯!

在仙鼎之中,這些血肉之中的殺意被清除,法則威壓被崩滅,只留下了神性精華,凝聚在一起,成為了寶丹。

足有上千顆,沉浮虛空之中,晶瑩剔透,璀璨驚人,如同是一輪輪縮小版的小太陽一般,霞光驚人。

牧雲一揮手,將其分給眾人說道:「這些都是血肉凝練而成的寶丹,比直接吞噬血肉效果要好太多。每次不可吞噬太多,可用於提升修為境界。」

「公子,這張皮也是重寶吧?」黑衝天問道。

「那是自然,到了這個境界,渾身上下都是寶物,這些皮膚骨骼,甚至是髮絲都是重寶,絕世珍稀。」

牧雲笑著說道,將皮扒開,以太陽火精凝練而成,化作一副戰甲,這絕對是傳奇級別的戰甲,令人心動。

戰甲土黃,鏗鏘作響,上面有法則交織,神光燦燦,與天地大道所共鳴,閃爍著恐怖的威壓。

抽筋扒骨!

牧雲根本不曾浪費分毫,與擎天戰神共同淬鍊,將那些神骨都凝練在一起,化作一柄骨劍。

能量沸騰,大道轟鳴,骨劍煉成之際,天地法則轟鳴,在上面有無數的法則烙印,恐怖驚人。

戰甲骨劍,這兩者汲取了那十八翼麟刺蟾的周身精華所在,動用仙鼎這樣的寶物淬鍊而成。

絕非凡品!

牧雲伸手將其扔給了黑衝天,平靜的說道:「日後你組建麒麟軍團,需要一尊得力幹將,你自己選擇。這一套戰甲和骨劍,算是見面禮吧!」

「公子,這……這也太珍貴了吧?」黑衝天瞬間便愣住了,這可是連他都眼紅不已的重寶啊。

沒想到,居然是為了日後的幹將所煉製,這讓他非常的動容。

然而,牧雲卻微微一笑說道:「這東西,能拿出手,也方便是選拔,希望你日後和神龜妖兩人能一起組建出最強軍團。」

「公子放心,我等一定不負所望!」兩者同時大聲喊道。

「這裡還有一瓶寶血,是我剛才提煉出來的,你們將其融入到水中,浸泡三個時辰,可去除體內魔氣。」牧雲平靜的說道。

大手一揮,地面之上便出現了數十個巨池,將寶血融入其中,當滴落的瞬間,便有一陣陣霞光衝天而起。

霧氣升騰,將所有的巨池分隔上萬里,分部在黃沙之地中,做完這一切,牧雲方才說道:「天機已遮蔽,不會有人偷看到。寶血的新鮮效果最強,諸位不必耽誤了,現在就去吧。」

「公子,我就不用浸泡了吧,我體內又沒有絲毫魔氣?」寧晚筠笑著說道。

「你誤解了。」

牧雲看了眾人一眼,說道:「這裡所說的魔氣,不是真正的魔氣,而是道心瑕疵。修道之中,道心為關鍵,容易受到各種情緒的感染和觸動,唯有消除瑕疵,道心唯一,方才能夠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此血,乃是十八翼麟刺蟾的周身最精純之血,它存在的時間足夠長了,經歷過無數的艱難險阻,道心恐怖。這樣生靈的寶血,用來浸泡,再合適不過了。」

「公子,你不需要浸泡么?」藍月好奇的問道。

牧雲搖搖頭,緩緩的說道:「紅塵煉心,我早已道心唯一,這世間萬變,唯我道心永恆。我的道心,不需要淬鍊,根本沒有瑕疵。」

這不是牧雲說大話!

萬古以來,若是論道心最堅者,非他莫屬!無盡的歲月,無數的生死,無窮的風波,早已淬鍊出了一顆萬古唯一的道心。

可以說,牧雲最強大的地方,便是他的道心,永恆不滅,什麼大風大浪,都無法動搖他,更加無法改變。

這便是牧雲,萬古唯一帝師!

待到眾人離開之後,牧雲緩緩的開口說道:「擎天,我帶你去見一個人。」

「什麼人?」擎天戰神問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牧雲笑著說道,隨後兩人便一起前行,來到那三千弱水之前,這裡被黑暗起源神器擊穿了一條通道,想要上去自然是易如反掌。

不過,牧雲在穿行了一半的時候,卻忽然停下了身軀,在弱水之中平靜的開口說道:「我想知道,黑暗起源神器走的時候,你為何不出手?」

四周,一片死寂。

唯有嘩啦流淌的水聲,再無其它,陷入到了久久的沉默之中,時間似乎也靜止在這一刻,變成永恆。

「你不了解此物,若是你知曉為了鎮壓它,大法門寺付出了何等慘烈的代價,你便不會怪罪於我。」

也不知什麼時候,忽然有一道哼傳來。

「有多慘?」牧雲平靜的問道。

「超乎想象,那黃沙之地你去過了,裡面的佛陀神印殺陣也看到了吧。若是我說,那只是那一戰的冰山一角,你會如何?」冷漠的聲音再次傳來。

緊跟著,一道接近透明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三千弱水之中,沉浮在兩人的面前,似乎此人根本不為那三千弱水所阻。

「我該叫你大光明天使呢,還是該叫你光之子呢?」牧雲平靜的問道。

「那我該叫你牧雲呢,還是叫你帝師呢,亦或者是叫你屠殺者、幕後黑手呢?」那道身影冷笑道。

「叫什麼並不重要,不過就是一個名號而已,對你我而言,都無所謂吧。這一次,你願意出來,讓我有些意外。」牧雲平靜的說道。

「外界的流言,我都知道了,都說我與龍鯨仙帝一戰之後便銷聲匿跡了,實際上,我們並未一戰。」大光明天使說道。

「流言止於智者,這我自然不信。龍鯨仙帝和你的追求不同,你們沒必要拚死血戰,除非你瘋了,想要去奪天命。但我相信,你要是想要去爭搶,很早之前就會動手了。」牧雲平靜的說道。

「一切都瞞不住你,牧雲,你還是這麼的惹人生厭。」大光明天使頓了頓,忽然平靜的說道:「這一次,你找我所為何來?」

「寧玉蝶!」

聞言,大光明天使沉默了片刻,隨後說道:「你可知道,她對我而言是何等的重要,這一天我等待的時間太長了。」

「征途,是你的夢想,也是這整個龍鯨小世界中的天使和惡魔的夢想,你想上去,這理所應當。開弓沒有回頭箭,萬古以來,有多少人踏上了征途,又有多少人想要衝出此界,但卻從未有人活著歸來。

他們的去向,無人知曉。你們畢生所追逐的夢想,或許也不過就是鏡花水月一場空。我知道你想要以最好的狀態衝出這個世界,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那個地方你所有的準備都是無用的。

你們征途的終點,其實不過就是一個全新的起點而已,一個凌駕於此界的起點。」牧雲平靜的說道。

「此話當真?」

大光明天使不由得動容道:「你,你可曾了解那征途終點的世界,快告訴我?」

征途,這是他的夢想和追求,他足夠強大了,但是卻始終不曾離開此地,不是他捨不得,而是內心的忐忑。

前途,充滿了未知,但是他卻別無選擇,要麼永遠的長生在此地,和孤單寂寞作伴,要麼便是踏上征途,擺脫束縛,尋找心靈的歸宿。

「我不知道,即便是知道,我也不會告訴你。我要說的很簡單,大光明天使,若是你做出了選擇,那麼便永遠不要後悔你的決定,不管面臨著什麼,你都必須要堅持下去,不要給自己留後路。

這麼多年來,你一直在掙扎,在糾結,但是你卻最終還是不曾做出選擇。所以,該是你選擇的時候了。」牧雲平靜的說道。

大光明天使陷入到了沉默之中,許久之後,他方才緩緩的開口說道:「之前我的確選擇不了,在猶豫,也在徘徊,甚至是在擔憂。但自從我見到了寧玉蝶之後,我知道我的機會來了。

所以,這一次我會選擇,也會拒絕你的要求!」 「說到底,你還是在懼怕,不敢輕舉妄動,現在你得到了寧玉蝶,便以為高深無憂了么?」 一婚二寵 牧雲笑著說道。

大光明天使怔了怔,眼底深處閃爍出一絲冷漠。

他是天使之主!

無懼生死,但現在卻被嘲諷,哪怕他知道眼前的這個人究竟是何等恐怖的來歷,依舊有些憤怒。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寧玉蝶便是傳說中的天磁神體吧,你想要藉助她來抵擋征途之上的天磁神光。但她太弱了,你想要藉助她的能力,至少還需要一千年。這麼漫長的時間,你能等得住么?」牧雲笑道。

「一千年而已,兩次滄海桑田,對於我來說,不過是彈指一揮間,別說是一千年了,就算是一萬年,十萬年我都等得起。」大光明天使冷漠說道。

「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