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人怎麼會被瓦爾波關在監獄中,難道是因為他的狂躁?狂暴?莫非是個瘋子?

烏拉諾斯在猜測中,已經在考慮要不要將這傢伙抓起來重新關起來。

而這時多爾頓也握著拳頭再次發起了衝鋒。

鬥牛?烏拉諾斯突然想到了這個詞,於是他手中驟然出現了一張通紅的照片。

照片被他一抖,就像紅布一樣展開飄揚在了他的身前。

前沖的多爾頓眼睛逐漸變紅,在看到海賊的態度后,他整個人更加憤怒了起來。

甚至在前沖中,他四肢著地,從半人形變成了完全的野牛形態。

刺啦一聲,這驟然變化的速度,讓烏拉諾斯手中的照片被多爾頓頭頂的牛角撕碎。

烏拉諾斯扔掉照片,低頭看向腹部被劃開的衣服,他確定之前自己的動作,絕對是最為正宗的鬥牛士動作。

而且看多爾頓的狀態,這人眼睛通紅,鼻子更是不斷噴出熱氣,怎麼看都是進入到了憤怒的狀態。

推了推眼睛,鏡片上劃過一絲閃眼的光芒。

那麼真相就只有一個!

是自己的鬥牛技術不過關!

早知道當時就好好跟老傑克學學鬥牛了,烏拉諾斯做出了最終判斷。

這時發現並沒有將烏拉諾斯幹掉的多爾頓,已經調轉頭。

他在發出一聲吼聲之後,四蹄發力,以更快的速度再次朝烏拉諾斯衝去。

既然明白自己的鬥牛技術不過關,烏拉諾斯也就失去了鬥牛的興趣。

他眼神變得認真起來,手中也再次出現照片,只是這次不再是一張,而是在極短的時間內,用大量的照片在身前構成了一堵厚厚的照片牆。

多爾頓發現的時候,已經失去了剎車的能力。

砰的一下,他的牛角扎進了照片牆中,后蹄甚至因為用力過猛整個抬了起來。

烏拉諾斯從照片後面探出頭,看了一眼徹底暈倒的多爾頓才撤掉照片牆。

他拍拍手,從地上撿起手銬,再次拷在了多爾頓的手上。

對付這種因為憤怒被沖昏頭腦的傢伙,最簡單了!

只是接下來怎麼處理多爾頓,卻成了一個問題。

他可不想再去詢問船長,因為總感覺在蒙多的事件上,自己好似犯了錯誤。

烏拉諾斯一直在考慮要不要去道歉。

可一想,雖然治療蒙多的並不是醫生20。

但和醫生20接觸過的烏拉諾斯知道,羅奇說的確實是對的,只要將瓦爾波擊敗,醫生20會幫蒙多治療。

看著多爾頓,烏拉諾斯決定先去和醫生20談一談。

於是他一拉多爾頓的手銬,便拖拽著他在城堡里,朝著醫生20所在的房間走去。

抵達醫生20的房間時,多爾頓已經有些頭破血流。

烏拉諾斯人雖然很好很善良,但那是在對方沒有冒犯他的情況下。

從之前的交手,可以看出多爾頓是真的想要了他的命,所以烏拉諾斯對他可不會有一絲的手軟。

多爾頓就是在這種狀態下清醒過來的。

醫生20倒是都認識這個一心為國家的前王國護衛長,所以在多爾頓被拖進來后,便有心想要上前給予治療。

可看著烏拉諾斯,他們又有些畏懼了。

海賊什麼的,他們可沒接觸過。

但從之前這些人能夠毫不猶豫的攻擊這個國家,並將國王綁架,怎麼想都不是善良的人。

更何況,他們可才被這人打暈過,現在冒然上前和找揍沒什麼區別吧!

烏拉諾斯看出了醫生們的意思,他想了一下,便隨意的將多爾頓丟給了醫生們。

這一路他也算想明白了一些,這個魯莽的人,應該是一心為國之人。

所以才在確定烏拉諾斯的身份,和看到不少被擊倒在監獄外的王國衛兵后選擇動手。

那個白鬍子的老醫生,鞠了一躬表示感謝后,就快速為多爾頓治療了起來。

烏拉諾斯仔細的看著他們的治療手法。

發現只是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多爾頓被他拖拽出來的傷口就全部不見了。

甚至整個人都恢復到了比較精神的狀態。

他點點頭,如果是這樣,讓他們配合奈特為蒙多改造身體,應該比較安全吧。

於是他說出了自己來到這裡的目的。

「船長說你們是無辜的,所以讓我過來看看你們,讓你們放心離開城堡回歸磁鼓國,並讓我告訴你們,以後不會有人再脅迫你們了。」

烏拉諾斯將事情全攬在船長羅奇的身上,也是為了接下來的目的打下準備基礎。

醫生們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並交頭接耳起來。

顯然之前他們也有討論過這些海賊會怎麼對待自己。

在他們的想來,海賊將他們帶走,向瓦爾波一樣將他們當成專屬醫生的可能最大。

卻不想,海賊會選擇放過他們!

這可和他們印象中的海賊完全不同。

白鬍子老醫生還算比較沉穩,他主動上前說道:「謝謝船長大人。如果大人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我們一定會盡全力的。」

他也算看出來,這些海賊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壞。

這些人不但幫助這個國家脫離了瓦爾波越發暴力的統治,還沒對這個國家發動什麼掠奪,甚至還放過了他們這些醫生。

所以他也算是客氣的這麼說道。

不過烏拉諾斯等的就是他的這句話。

「那真是太好了,船長倒的確有一件事需要各位高超的醫術幫忙。」

「是有什麼?如果能幫上忙,我們一定竭盡全力。」老醫生很上道的說道。 「不是什麼大事,只是希望各位能夠配合我們的夥伴奈特,將我們的另一個同伴安全變成改造人。」

「改造人?」老醫生想到的是瓦爾波那樣的能力:「好的,我們一定會配合的。」

「好,既然這樣,那你們可以離開了,等三周后,我希望還會在城堡里見到各位。」

烏拉諾斯微笑著繼續說道:「對了,等夥伴的事情結束,我們也會離開磁鼓島。」

不論是醫生20,還是多爾頓聽到這句話,都是鬆了一口氣。

見烏拉諾斯準備離開,老醫生有些猶豫的看向多爾頓。

最後他一咬牙彎下腰說道:「不知道大人能不能放了多爾頓,他和瓦爾波一伙人不同,是一個真正為了這個國家好的人。」

烏拉諾斯扶正了本就沒有歪的眼鏡:「我本來是放了他的,是他自己又攻擊我才造成的這種結果。」

多爾頓有些臉紅的低下頭,他發現自己好像完全沒弄懂現在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局面。

「你們可以將他帶走,反正對我來說無所謂。」

還有一句話烏拉諾斯沒說,帶走吧!正好幫我解決了麻煩!

老醫生感激的再次彎腰鞠躬:「真是太感謝了。」

烏拉諾斯點點頭,轉身離開。

他還要去處理城堡里寶藏室的問題,可沒時間在這裡陪這些傢伙。

「醫生20,這到底怎麼回事?」看著烏拉諾斯走遠,多爾頓才滿是困惑的問道。

「說來話長,我們還是邊離開邊說吧……」

……

此時躺在房間中的羅奇已經有些昏昏欲睡了。

不過他腦海中,一直在想一件事,那就是喬巴發明的藍波球。

這種能夠改變動物系能力者變身波長的特殊藥物。

喬巴在使用后,獲得了七種變身能力,刨除掉三種基本的,也就是說藍波球最少能為使用者帶來四種以上不同方向的強化變身。

羅奇同樣作為動物系能力者,如果能得到藍波球,是不是也意味著他將多出幾種變身?

只是現在的喬巴應該還沒開發出藍波球吧!

等睡醒了再去找喬巴確認一下吧!藍波球這種東西,在羅奇看來,對動物系的能力者來說,完全就是bug般的藥品。

哪怕有著一點副作用,但成長潛力卻是巨大。

……

「哼哼,以為這樣就制服我了嗎?太天真了這些小痞子們。」

瓦爾波被捆綁起雙手扔在一間空置的房間中,他掙扎著坐起身。

「狼吞虎咽大工廠。」

隨著瓦爾波的話,他的大嘴突然開始反向吞東西,而這個東西就是他自己的身體。

只是幾秒的時間,地上就只剩下一個柱狀的物體,下一秒柱狀物嘭的一聲打開。

瓦爾波也解脫束縛再次出現在了原地。

「該死的傢伙,竟然將我身上的東西都收走了,尤其是武器庫的鑰匙,但沒關係,我還有最終武器。」

武器庫是特殊建造的,沒有鑰匙就是瓦爾波想靠吞吞能力進去也極為艱難。

而且之前奈特就是從武器庫中帶了不少金屬給他吃,所以在不確定武器庫是否有人的情況下,瓦爾波不太敢選擇那裡。

那個叫奈特的人,給他的感覺,比那個能用刀砍傷他的傢伙更可怕。

瓦爾波小心的來到門前,在聽到走廊沒聲音后,他大嘴一張一口咬在了門板上。

三兩口的功夫,門板就被他吞進了肚子里。

隨後看到外面並沒有人看守,他輕車熟路的沿著階梯朝城堡頂層小心快速走去。

在城堡的最上層有著一尊戴著王冠河馬形狀的巨大火炮。

「皇家鐵桶王冠七連鐵皮大炮。」瓦爾波撫摸過炮身,隨後一咬牙,張大嘴直接想將大炮吞進肚子里。

他要報仇,要將闖進城堡的海賊全部趕出去,更要將那個可惡的使勁喂他東西吃的奈特吃掉。

不過正當他吞的起勁時,一個拿著一面海賊旗的小小身影,突然出現在了城堡頂層的門口。

「瓦爾波,你竟然逃了出來。」喬巴驚聲說道。

瓦爾波一口將大炮徹底吞下:「哼,你是當時希爾爾克身邊的小怪物吧,這個城堡可不是你這種怪物該在的地方。當初多爾頓那個蠢貨將你放跑了,這次正好一併將你解決了。」

說著瓦爾波身體逐漸變大,腹部也驟然出現七個黑黝黝的炮筒。

就和剛被他吃掉的七連鐵皮大炮一樣,炮口直直的對著喬巴的方向。

喬巴將手中的海賊旗幟插在了身旁,隨後他站到了旗幟的前方,嚴肅的看向瓦爾波。

並伸手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黃色的小藥丸。

喬巴心跳的很快,這個七連大炮,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對付。

但此時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作為男子漢,作為想為Dr.希爾爾克報仇的決心。

喬巴選擇勇敢的面對,哪怕不敵也不會輕易退宿。

「一分鐘。」喬巴虛張聲勢的伸出手,夾著小藥丸說道。

「哈?」瓦爾波有些疑惑。

喬巴認真道:「藍波球的藥力只有一分鐘,我會在一分鐘內打敗你。」

「什麼?好厲害!」瓦爾波信以為真,整個人都變得特別認真起來。

能不能打敗瓦爾波,喬巴不知道,但藍波球還沒有開發完成,藥效也只有短短的一分鐘。

如果不能勝利,那麼繼續戰鬥下去,自己根本不可能是瓦爾波的對手。

喬巴毫不猶豫的將藍波球扔入嘴中,一口咬碎吞下,現在已經不是考慮那麼多的時候了。

也在這時,瓦爾波腹部一震,一枚炮彈發射而出。

「皮毛強化。」

隨著喬巴的話,他身上的毛皮驟然變化,轉瞬間成為球狀。

瓦爾波的炮彈落在上面直接陷入到了毛皮之中,隨後在喬巴抖動中,炮彈跌落在地。

瓦爾波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在他的記憶里,動物系的三段變形,絕對不包括這種球狀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