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有人問道:“田老,那這新郎新娘什麼時候到啊?”

說完,對方戲虐的看向田震,本來他就沒安好心,成心想看他出醜。

“哈哈,這位朋友問的好,我的孫女現在正在老朋友那裏做客,所以大家不必擔心。”田震表現的十分自然,好像在說一件和自己無關的事情,隨後還玩笑道:“來而不往非禮也,既然他們想要我立功,咱也不能讓人家失望不是。”

“哈哈~。”

田震說完,頓時引起了鬨堂大笑。

隨後,田震又對衆人委婉的表達了自己的歉意,並隱晦的指出這裏不**全。來參加宴會的都是在商場或官場上摸爬滾打多年之人,那個不是人精,聽罷紛紛告辭。

等送走衆人,田震微笑的臉龐瞬間陰沉了下來,氣呼呼的回到了酒店房間。而此時的酒店裏保安和影殺人員,在項傑的帶領下,對着酒店展開了地毯式的搜索,別說,還真讓他們找到了幾個**,不過在沒有檢查完畢時,誰也不敢掉以輕心。

“爸,靜兒到底怎麼樣了?”

回到房間後,田博夫妻倆再也忍不住,焦急問道。 婚色撩人:權少誘妻成癮

“沒事,你們不用擔心,浩宇已經派人去找了,相信很快會有結果的。”

“可是……。”

田震揮手打斷了還想說話的田博,然後動用了自己龐大的關係網,封鎖了整個w市,一時間,整個w市都陷入了一片緊張的氣氛中。

雖然田震極力封鎖了,但消息還是不脛而走,此事也在各界,引起了強烈的轟動。 龍浩宇馬不停蹄的趕回了h市,下了飛機打了個車,就直奔外灘而去。路上血影給他打來電話,告訴他自己已經到了,問他下一步怎麼做。

“血影,你先找個制高點隱藏好自己,千萬別暴露,到時看我手勢行事。”說完龍掛了電話。平復了一下有些複雜心情。

十幾分鍾後,龍浩宇來到了海灘,奇怪的是大白天這裏竟然一個人都沒有,只有一身勁裝的顧小穎站在海邊,靜靜的望着大海。

“呼——。”

龍浩宇深呼一口氣,打開車門下車,對着顧小穎走了過去。

“站住——。”

就在龍浩宇即將靠近顧小穎時,她突然呵斥住了龍浩宇。

龍浩宇停住身形,看着依舊背對着自己的顧小穎問:“韓晨呢?”

“咯咯。”

顧小穎聽罷突然嬌笑一聲,道:“還記得你說過的話嗎?你說等我們結婚的時候,你要在沙灘上爲我舉行盛大的婚禮呢!可是現在呢?”說着,顧小穎轉頭看向龍浩宇怒吼道:“你卻和別的女人結婚,還搞得這麼驚天動地,就不怕我吃醋嗎?”


龍浩宇沒有理會她的憤怒,而是再次歷聲問:“我問你韓晨呢?”

顧小穎伸出兩根手指,道:“你的妻子,韓晨你只能選一個?”

“哈哈。”龍浩宇氣笑了,問道:“是你父親讓你來的吧?說說你們的條件吧?”

“這和我父親沒關係,你少給我岔開話題。” 全世界都想圈養我[綜] ,道:“這是我們的私事,和任何人都無關,今天我們就做個了斷吧?”

龍浩宇聽罷更加疑惑了,難道顧小穎不是和他父親一起來的。想到這裏龍浩宇試探問:“做了斷也該和你父親做了斷?我的對手是他。”

“哼,我父親日理萬機,哪有時間來華夏,今天就讓我代他和你了斷。”

話落,顧小穎手中魔術般的出現兩把匕首,然後身影瞬間出現在龍浩宇身邊,狠狠的對着他的周身要害刺去。

她沒有絲毫留情,龍浩宇也不敢大意。二人在外灘上展開了一場曠世對決,兩道模糊的影子不斷的閃現,外人根本無法看到二人交手的身影。

對於顧小穎的步步緊逼,龍浩宇也沒有留手,全力出手,一時間二人鬥了個旗鼓相當,難分難解,整整半個小時,誰也無法徹底的壓制對方。

“砰砰——。”

隨着兩聲碰撞聲,兩道身影各自倒退數步,同時摔到了地上。

“騰——。”

二人同時翻身而起,半跪在地上,臉上汗水淋漓,還夾雜着沙粒,這是交手時濺到臉上的。

龍浩宇看着顧小穎,道:“還是算了吧,在打下去,我們只會兩敗俱傷。”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顧小穎怒道,說着就要繼續動手。

“等等。”龍浩宇喊住顧小穎問:“你怎麼樣才肯罷手?”

“你和我走,我一切條件都答應你。”顧小穎道。

龍浩宇思索了一下,道:“那你先讓我見見韓晨?”

“好。——”

說完,顧小穎轉頭對着旁邊的酒店做個手勢,然後兩名黑衣人押着一個被綁的像個糉子一樣的人走了出來,由於距離遠,龍浩宇看不清是不是殘影,可是酒店頂樓的血影卻是看的清楚,正是殘影。只是他現在的形象實在是不敢令人恭維,狼狽不堪。

“看不清啊!”

龍浩宇說着往前走去,他想靠近然後伺機救援,可是顧小穎早就防着他這手呢。他剛動,顧小穎瞬間擋在他面前,戲虐道:“你別想伺機救他,沒用的,他們都是絕頂高手,只要你不出手就沒人能救的了他,除非你答應我的條件。”

“哈哈。” 龍浩宇聽罷不由仰天一笑,道:“你還是那麼謹慎。”

“沒辦法,對猛虎,不謹慎不行啊!”顧小穎說着戲虐一笑,問:“怎麼樣,考慮好了嗎?”

“給我十分鐘。”

龍浩宇在故意拖延時間,說着,目光不時的飄向酒店。笑道:“你就不怕我帶其他人來。”

“啊!——”

顧小穎吃了一驚,忙看向酒店門口,見到那裏並沒有什麼事情發生,這才放下心來,看向龍浩宇,道:“你別拖延時間了,就算你帶了人來也沒有,我的人都是聖堂的精銳,比起龍噬特戰隊員也毫不遜色,就算是血影在這,也拿不下他們。”

“是嗎?” 龍浩宇聽罷嘴角劃出一抹諷刺的微笑,然後擡手指指酒店的方向道:“你看,血影。”

顧小穎聽罷不屑的看眼龍浩宇,搖頭道:“都這時候了,你還給我玩……。”

“啊!——”

顧小穎的話剛說到一半,突然酒店方向傳來一聲慘叫。顧小穎愣了一下, 再起仙道

“你們……?”

顧小穎驚訝的轉身看向龍浩宇,可是迎接她的卻是龍浩宇那無情的大手,龍浩宇趁她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一把掐住了她的喉嚨。

“怎麼可能?”顧小穎驚訝問。

“上次血影敗在你手裏,知恥而後勇,現在已經今非昔比了。”龍浩宇道。

“咯咯。”

顧小穎笑了,憐憫的看眼龍浩宇道:“你下不了手的。”

“呵呵。”龍浩宇苦澀一笑道:“我本來就沒有想要殺你,我要用你去和你父親交換,因爲他抓了我的未婚妻。”

“什麼?父親他……。”

顧小穎還想說話,可是龍浩宇不給她機會,直接將她打暈了過去,然後將她攔腰抱起,對着血影二人而去。

“老大——。”

此時血影已經被殘影鬆綁了,二人快速跑到龍浩宇身邊,驚喜道,不過血影的臉色卻有點不太好看。

“殘影——。”

龍浩宇也是驚喜道,可是他轉眼目光落到殘影右臂上,那裏一隻袖子空蕩蕩的。

“殘影,你這胳膊?”

“沒事,要不是她當時果斷,你們可就真見不到我了。”殘影看眼龍浩宇懷中的顧小穎,大大咧咧道。

龍浩宇聽罷感覺一陣心酸,不過能見到他比什麼都高興,丟胳膊總比丟命強吧。

“走吧,回去說。”

龍浩宇說完,率先而行。四人打車一路回到了戰龍健身館,見到殘影回來,紫影自然是淚流滿面,一見面就抱住了殘影哭訴起來。

龍浩宇等人見狀直接離去,爲二人騰出獨處的空間。 笑着陪林初雪走出了餐廳。

鄒小北的臉上掛着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雖然對面的東餐廳看上去貌似生意不錯的樣子。

但是鄒小北知道,這不過是一種假象。

又是劉強敢再拼命點,讓東餐廳全天不限量免費供應奶茶的話,鄒小北到是會變幾分顏色。

不過劉強居然只賣500杯奶茶?鄒小北不由呵呵了!

看上去好似沒有什麼問題,實則這個問題大了!

做生意,講得就是全心全意!怕的就是這種猶豫不決。

以爲每天供應500杯很多嗎?確實是很多。

但是,劉強在內心深處,還是在給自己找退路!

有了退路,人就沒有了一往無前的氣勢。

所以對於東餐廳免費送奶茶的手段,鄒小北是一丁點兒都不慌!

事實上,果然如鄒小北猜測的那般。

當學生們搶完了那500杯免費的奶茶後。

剩下的學生們看沒便宜可沾,就又回到了西餐廳買奶茶。

雖然東餐廳那邊好似留住了不少的客人。

但是長此以往下去,大家的心中就會有種錯覺。

那就是東餐廳的奶茶沒有西餐廳的好喝!喝正宗的還是得去西餐廳才行!

這也是爲什麼當初鄒小北頂住了壓力不降價的原因。

用心做好品質,打好基礎、品牌,這纔是做生意王道!

一味的靠打價格戰,不過是邪魔歪道爾!


除非你真的是有錢沒地方花了!

而劉強又不是真的有錢,他也是要吃飯滴!

所以這纔會造成今天的這方局面!

身後,所有的小弟們看着鄒小北雲淡風輕的模樣,大家都不由露出了佩服的表情。

泰山崩而不變色,說得應該就是鄒小北這樣的人物!

等到這邊中午的午飯時間結束。

跟着水遠洋來到了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