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周世豪一臉神氣從門口進來,徑直的走到姜辰面前。趾高氣昂的說道:「升哥回來了,我也不跟你墨跡,來個大最終PK吧!今天放學別急著跑,我們在學校後山等著你,希望你能像前兩天那麼硬氣,別做了縮頭烏龜。」

說完也不等姜辰接話,直接轉身便走。

姜辰看著周世豪的囂張的背影,惡狠狠的說道:「媽的,老子不徹底把你太子黨打殘,你還真當老子是泥捏的。你個紙老虎仗著許華升回來是不是又神奇起來了」

姜辰打定主意,這次不管幹不幹得翻武術社的人,過後也要想辦法把周世豪這太子黨的一票人先給他擼廢了。

「王通你想辦法把羅凱的微信號給我整過來,記得動靜小點兒,別讓其他人發現了。」姜辰對王通吩咐道。

「你要羅凱的微信號幹嘛?」王通一臉疑惑。

「讓你去,你就去,問那麼多幹嘛。我自有辦法嘛!」姜辰說道。

王通無愧他小靈通的名頭,第二節剛下課,他便從『棄暗投明』的羅凱那裡整到了微信號。

「怎麼,我不是讓你主動把檢討交給我嗎,這都兩節課了,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成功添加好友后,姜辰給羅凱發消息道!

「我忘記帶,放家裡了。」

「你不會沒寫吧?要不我給你老爸打個電話,讓他親自監督你啊?」

「你到底想幹嘛,死纏著我不放了嗎,老子以後不跟你作對了還不行嗎。」羅凱有些氣惱,他當然沒寫,從來沒寫過檢討的他,一萬字檢討他可寫不出來,但是他做夢都沒想到姜辰居然和自己老爹給扯上了關係

「不寫也行,不過那可不是僅僅你不跟我作對就行的。」

「那你要幹嘛。」

「你給我傳遞許華升和太子黨的消息!」

「你要我當卧底?」

「怎麼,不願意?看來我得找你老爸談談心了。」

「別,我只是希望這件事只有我們兩個知道就是了。」羅凱最怕的就是他這老爹,就算現在也經常挨自己父親的打,畢竟他爹始終覺得他不中用。

「你放心,只要你還有價值,我是不會輕易賣了你的。」

「那我真是太榮幸了!」

羅凱被逼無奈的回復道!

姜辰見自己的目的達到了,便熄了跟他聊天的心思,收起手機把王通叫過來吩咐道。「中午把弟兄們他們叫過來商量一下下午的事情,這一仗是在所難免的,如果不解決,我們乃至華陽高校恐怕都不會安寧的」。

「那今天下午就要跟姓許的干仗了,我們是不是得多叫點人。就我們這幾個人,恐怕…」王通擔憂的說道。

「我們把太子黨幾十號人都干翻了,還怕他7,8個人不成。」姜辰滿不在乎的說道。

「再說了!你叫一群死魚爛蝦進來濫竽充數,也沒用,到時候真幹起來了,還是得靠我們這哥兒幾個,其他人都指望不上,我們要的不是人多是戰鬥力懂不懂?許華升手下也不就幾個人嘛,雖然能打,但我們也不差,沒理由怕他們!」姜辰看著王通不自信的樣子,連忙寬慰道。

聽到姜辰這麼一說,王通點點頭,覺得姜辰說的也有道理還是充滿鬥志的點了點頭

「既然許華升他們拳頭厲害,那你你們就去弄一點紙棍什麼的,拿紙包裹成一根短棍,在拿膠布纏得死死的,戰鬥力還是爆表的,等到下午好好給他們長點記性。」姜辰對王通吩咐道。

「紙棍!高校內鬥都不讓用兵器的啊。」王通吃了一驚。

「規矩?規矩還不是他們定的!老子就是來破壞他們所定下的規矩的,成王敗寇,要是老子這一仗打贏了,那以後這裡的規矩就來我來定,就一個規矩全部都特么好好讀書。「」 「行吧沒問題,包在我身上」王通拍拍胸脯讓姜辰儘管放心。說罷回座位準備上課去了。

第三節下課後,姜辰坐在座位上百無聊賴的玩著手機,突然覺得面前光線一暗,抬頭一看,原來是謝海威正站在前面。

姜辰一臉玩味的盯著謝海威,想看看這廝又打算作什麼妖。

謝海威一臉不屑的盯著姜辰道:「今天許哥回來了,你這秋後的螞蚱應該跳不了多久了吧!」

姜辰先是一愣,隨即立馬笑道!

「你就算當卧底,你好歹當久一點啊!你這牆頭草兩邊倒的,許華升一回來,你直接就叛變了啊!這麼看不起我,我勸你還是在我身邊多當幾天走狗好得多!」

「我當你M要不是我那堂哥的破事兒,老子非那麼委屈想盡辦法來討好你,現在還騙老子差我50萬沒給呢!」

「呵呵!你還等你堂哥給錢啊!不過也可以,等你堂哥賣完屁股應該可以給你!」

姜辰不由得哈哈笑道!

「你TM!」

謝海威頓時忍不住想動手,其實他做夢都想乾薑辰,但是一想還是算了,升哥回來計劃都擬定好了,還是等下午放學吧!別因為自己打亂了升哥的計劃!說著便不屑的看了一眼姜辰回到了便向教室門口走去,應該去廁所撒尿,還有兩個他的小狗崽一起,畢竟在謝海威眼裡,許華升不可能幹不過姜辰,所以現在又恢復了當初的那一份神奇,讓姜辰看著很是不爽。

姜辰是最討厭這種小人得志,牆頭草兩邊倒的人了,那既然這樣你覺得你升哥回來了,你也牛逼了,那我就先拿你開刀吧!反正許華升是放學約我,我現在哪裡開刀,我看許華升會不會打亂他原本的計劃。

姜辰當然是不會讓別人牽著鼻子走的啊!與其讓別人行動,還不如自己主動出擊,所以姜辰立馬就在微信群你調集人手,姜辰在群里是無比德高望重的,而且手下的人對自己都說忠心耿耿,1有魄力,2講義氣,3還對弟兄們大方,所有人都效忠姜辰。

很快姜辰便帶著人,去廁所找到了正在和兩個狗崽吹牛逼抽煙的謝海威,直接叫兩個狗崽滾蛋,兩個狗崽看在姜辰帶著這麼一群人來,自然嚇得退了出去,這些人跟著謝海威無非就是想混點好吃好喝的,不可能真心跟著謝海威的,而廁所里的其他人看見姜辰也紛紛站的遠遠的,畢竟姜辰現在在華陽高校的名氣不比許華升低,紛紛怕自己也被牽扯進了旋渦。

而看著姜辰帶著一群人把自己圍住,謝海威頓時煙都嚇得掉在了地上道!

「你們想幹嘛!你信不信我馬上叫升哥來,讓你們抬著出廁所!」

「呵呵!你的升哥能不能教訓我,還TM說不定呢!但是我知道的是,我想給你個狗比漲漲記性,你說你要是真跟著我混,哪怕是假裝的,我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畢竟我喜歡看你當走狗,但是你現在這條狗在我面前都晃尾巴,我得給你好好上一課了,先拿你開開刀吧!」

而此刻謝海威蹲在牆角嚇得話都說不出來,他或許做夢都沒想到,姜辰會瘋狂到在這個時候對他主動出擊。

「怎麼不說話了,剛剛不是還踏馬挺能說的嗎,現在怎麼啞巴了?」姜辰一臉冷笑的盯著謝海威。

「辰哥,我錯了,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把我當個屁給放了吧!我發誓我以後只跟你混,我再也不認識升哥了!

謝海威是真的怕了,戰戰兢兢的抱著姜辰的大腿,諂媚的求著饒,一看眼裡的表情都知道是想先糊弄過去

「現在還升哥了!記住!老子可放不出像你這麼臭的屁!今天不給你漲漲記性,你永遠不知道收斂是什麼意思!」

姜辰才不管謝海威如何求饒,他是打定主意,要讓謝海威這種想著看他笑話的人明白;他姜辰就算是下午許華升那裡吃了虧,也不是其他人都能在他頭上動土的。更別說是現在還沒開打勝負難料的時候。

「給我打,周世豪和羅凱都挨了老子的打,更別說你個小垃圾了!」姜辰直接招呼大伙兒動手。

沒想到才打幾下,這個傢伙就躺在廁所的地上哭爹喊娘的求饒,這種平時越自以為牛逼的人,其實比誰都貪身怕死。

人生輸家 「行了!別打了!東西帶了嗎?」姜辰看著王通問道。

「帶了,帶了。」說著掏出一把理髮用的推子。

「謝海威!別說我沒給你機會,想跟著我得表達你的決心,來自己把頭髮剃了,拋去過去,從新迎接未來,爭取從頭再來,自己主動推!」

謝海威最喜歡的就是自己這一頭飄逸的碎發,沒事兒還弄個髮型什麼的,要是真把他推了,那個醜樣兒就跟勞改犯是的,李珊珊肯定跟自己分手。

「意思不想跟我混了!那行!直接打!往死里打!」

姜辰立馬惡狠狠的再次說道!看著周圍的人即將又要動手,謝海威可受不了這些皮肉之苦。

趕忙拿著推子感覺快要哭了是的,對著自己的頭髮猛推,一堆堆碎發掉下來,謝海威真的感覺快要哭了是的

沒多久一個光頭就出現在了姜辰眾人面前。

「這樣才對吧!從頭再來做個好人,拋棄過去得那些壞東西,還有你剃光頭挺帥的啊!你看人家吳亦凡,張一山都會剃光頭的!行了!走,回去上課。」姜辰揮了揮手招呼道。

其實姜辰今天真沒怎麼狠狠打謝海威,只是一個小警告吧!看不慣他那狐假虎威自以為是的樣兒。

不過這事兒對謝海威打擊還是很大的,上午最後一節課都沒有回教室上課,也不知道是不是找許華升他們去了

中午,姜辰跟炸天幫的一群人在槐樹嶺集合,蘇安嵐不知道在哪兒得到的消息,也屁顛屁顛的跑過來了。

「下午就要跟許華升的干架了,你們有什麼好的想法都可以提一提。」姜辰看著他們緩緩說道。

「有什麼好商量的,直接干他丫的。」大娃滿不在乎的說道。

「就是,就是,怕他們作甚。」炸天幫其他成員也在一旁點頭附和。

蘇安嵐看不過去了,嚷嚷道:「許華升可是青少年散打冠軍,手底下一群人全都是練家子,一個比一個能打,你們以為那麼好對付嗎。」

大娃聽后不屑的撇了撇嘴,「我們這不正在練嗎,也是練家子。」

「嵐姐說的沒錯,你們幾個這才練了沒多久,遇到他們肯定很懸。」趙彩蝶也凝重的說道。

「正面干不過,我們可以側面迂迴嘛。忘了我們上次打太子黨怎麼贏的了?」看到大娃他們幾個蘇安嵐和趙彩蝶說的有點信心不足,姜辰連忙開解道。

「對啊,我們這次還想上次一樣準備點辣椒面胡椒粉什麼的。一定能把他們打得哭爹喊娘。」大娃眼睛一亮,興奮的說道。

「這次他們應該有了準備了吧。」趙彩蝶皺了皺眉,不確定的說道。

「我已經叫王通去準備武器了,你們幾個下午還是在身上墊上木板書本啥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干他丫兒的。」姜辰大手一揮霸氣的說道。

「你放心,我們嵐天社下午一定來幫忙。」蘇安嵐對姜辰保證到。

「各自回去準備吧,養精蓄銳,下午好好的給許華升漲漲記性,讓他明白誰才是,華陽高中的一哥!」 下午上課的時候,姜辰突然收到一條簡訊好像是羅凱發來的

「我猜你們放學肯定還會用那天那種下三濫招式吧!但是我的告訴你,許華升他們已經準備好對付辣椒面那種東西了,你要是沒其他的招數,放了學還是趕緊跑吧。對面可是練家子!我也是看在我爸的份兒上才告訴你這些的。」

看著羅凱發過來的消息。姜辰一陣蛋疼,多好的招數啊,可惜只用了一次就沒作用了。

跑是不可能跑的,未戰先慫,哪有這樣的道理。看來到時候得見機行事了。

很快放學的時間到了,姜辰帶著炸天幫的兄弟直往學校後山走去。

「我讓你準備的東西都準備好沒有?」姜辰看著王通。

「放心,都準備好了!」說著拍了拍手上提著的粉色書包。

姜辰看后一臉嫌棄,「你他嗎一個大男人,怎麼整了個粉色的書包。」

王通尷尬的解釋道:「我這不是想起家裡有以前整的紙棒嗎,都是拿以前的教科書卷的,打起人來可比本子卷的紙棒痛多了!回去的時候沒帶書包,就把我老妹的書包拿來用了。」

「行了行了。」姜辰擺了擺手倒也沒太在意。

「這包里的紙棍,你們一人拿一個藏背後,到時候打不過了就拿出來用。」姜辰對炸天幫的兄弟吩咐道。

公主謀之禍亂江山 「老大你放心吧,絕對打的他們生活不能自理。」

到了後山許華升和武術社的已經在等著了。而羅凱也面色複雜站在許華升的旁邊。

奇怪的是周世豪居然不在這,不知道跑哪兒去了。

「姜辰!我看你今天還能不能像前兩天那麼硬氣!」許華升看著姜辰惡狠狠的說道。老早就憋了口惡氣的他,根本不容姜辰接話。話音剛落便招呼小弟們動手。

姜辰一驚,本來他還想放兩句狠話,壯壯聲勢,沒想到,許華升根本不容他說話,上來就打!

頓時怒罵道:「我草擬嗎的,不講規矩,兄弟們別藏著捏著了,直接抄傢伙上。」

說著接過王通遞過來的粉色書包,從裡面掏出傢伙就準備上!

「巴啦啦能量,沙羅沙羅,小魔仙,全身變!」

姜辰一手提著粉色書包,一手拿著個魔仙棒,魔仙棒還在不停的閃著光,毫無疑問,剛剛的聲音就是這個魔仙棒傳出來的!

氣氛突然安靜下來,所有人都停下腳步,一臉懵逼的看著姜辰。

而姜辰看著自己手中的巴啦啦魔仙棒,一陣目瞪口呆。

「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是誰忍不住用笑聲打破了這詭異的沉默,引得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來。

「王通!這踏馬怎麼回事!」姜辰回過神回頭對王通咆哮道。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在裡面留了紙棒啊。」王通支支吾吾的答道。臉上一片脹紅也不知道是憋笑憋的,還是尷尬的。

姜辰打開書包一看,書包里有兩個夾層,一個裡面還放著兩本圖畫書,另一個裡面放著一個短紙棍。剛剛魔法棒應該是放在書的那一邊,他沒細看,摸到個棍子就直接拿出來了,沒想到……

「我的天啊,沒想到你這狗日的真實身份是行走世間的巴啦啦小魔仙啊。」許華升一臉誇張的驚呼道。

惹得他小弟一陣大笑。王通和炸天幫的幾個,想笑又不敢笑,一個個憋的臉色通紅。

「草擬嗎的,兄弟們,干他丫的。」姜辰黑著臉吼道,實在是沒臉繼續聽他們的嘲笑了。說著拿出紙棍帶頭沖了上去。

大伙兒他們見老大上了,也連忙跟上,抄起手中的棒子就朝武術社的一群人身上打去。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一個個的哀嚎不已。

武術社的眾人完全沒想到,炸天幫的人居然如此不講規矩,校內鬥毆居然還帶著武器!

許華升連忙組織手下還擊,不得不說,武術社這一群人不愧是練家子,穩住陣型后,扛住紙棒的攻擊便開始了有序的反擊。

炸天幫的一群人手上雖然有紙棒,但是畢竟不敢下手太狠,往頭上招呼,怕打出事。再加上武術社的這一群人,一個個的皮糙肉厚。

所以武術社的一群人,硬是挺住了身上的疼痛,慢慢的從剛開始的被動挨打,變成主動回擊了。

許華升更是無愧他散打冠軍的名頭,硬生生的扛著姜辰大娃兩個人的輪番攻勢,還回手把他們兩個打的鼻青臉腫。

本來一面倒的局勢就這樣慢慢的被武術社的給扳了回來。現在反而成了炸天幫的只能時不時還下手了。

「要不我們撤吧,這群傢伙太猛了。」王通乘著姜辰被許華升踹到的時候,連忙上前拉住了又要爬起來再戰的姜辰,低聲說道!

姜辰往後退了兩步看了眼炸天幫的兄弟,一個個都在挨打,回手還擊的次數越來越少。不由得咬了咬牙。轉身對許華升吼道!

「停!都TM別打了!」姜辰看到這情況,怕手下的這幫兄弟會吃大虧。

許華升聽到姜辰的話,擺了擺手讓武術社的先暫時停手。

不屑的看著姜辰道:「怎麼,現在知道慫了?你不是挺硬氣的嗎?」話音剛落,武術社的一行人便鬨笑起來。

「要我停手也簡單,你只要跪下叫我聲許哥,磕頭道個歉;並且答應以後見了我都得恭恭敬敬的彎腰叫我一聲許哥,我就停手。」許華升一臉譏笑的說道。

「我去你奶奶個腿兒,你TM的沒睡醒吧。」姜辰怒急。

看著囂張的許華升,姜辰惡狠狠的說道:「想讓老子低頭,你TM的做夢呢!你要是不停手也行,那等下老子手上的棒子,就往你腦袋,臉上招呼了,打出什麼毛病來那你別怪老子心狠!」

許華升的臉色一陣難看,他倒沒想到姜辰這廝完全不講規矩,上次打太子黨用辣椒面。

沒想到這次干架,姜辰他們居然直接準備了紙棒,身上更是墊著書本木板。沒有任何規矩可言,完全一山村莽夫。

「哼,野路子出來的就是不講規矩,居然還帶武器;」你TM的說屁呢,你不也帶了武器的嗎。」說著指了指許華升手指上平時戴上裝逼用的戒指。

無敵萌寶:遲到爹地好好寵 「老子這能跟你的比?這TM也叫武器?」許華升咆哮的問道!臉上氣的直抽抽!

而就在這時只見蘇安嵐身後跟著教導主任正在從半山腰走來,不要說許華升了,就連姜辰看見都嚇得差點尿褲子,這蘇安嵐是為自己好,看自己受欺負了,把教導主任喊來了,但是這自己也參與了打架鬥毆啊!到時候不是各打五十大板的節奏嗎?

「TM的!行啊!居然告學校啊!你TM跟老子等著!」 許華升惡狠狠的吼道!然後帶著弟兄們快速的朝著另外一邊的山下跑去。

等到武術社的人離開后,炸天幫一群人都癱到地上,哀嚎四起,一個二個的,都是一副鼻青臉腫的樣子,當然許華升那邊也受了傷,只是可能沒有姜辰這邊嚴重,典型的殺敵1000自傷800的節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