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回事,快讓蓮兒看看。”蓮兒看見段辰天的傷口,擔憂催促道。說着,便欲查看段辰天的傷口。

段辰天一邊任蓮兒查看傷口,一邊緊蹙眉頭的說道:“今晚有人想要襲擊我,我一時躲閃緩慢,受了那人一劍。”

蓮兒聞聲,心疼的望着段辰天說道:“公子怎地如此不小心,害得蓮兒好生擔心。”隨即面帶寒霜的自語道:“我非得查出此人不可,竟敢襲擊我家公子,簡直是不知死活。”

段辰天見狀,苦笑着說道:“不用查了,我已經知道要殺我的人是誰了。”蓮兒聞聲,不禁疑惑的望着段辰天。

“方纔我與那人交手時,就感覺一陣熟悉,總覺得在哪裏見過此人,剛纔經你一提醒,纔想起來那人到底是誰。”段辰天出聲解釋道。

“公子,那要殺你的人到底是誰?”蓮兒見此,便開口詢問道。

段辰天雙眼微眯,一字一句的說道:“他便是唐門的大長老,唐史冀。”


“唐史冀,他怎麼會在中原?”蓮兒聞聲,甚是不解,開口說道。

段辰天聞聲,開口解釋道:“唐史冀因爲與那魔門之人爲伍,所以他現在已經不是唐門之人了,因此他在中原也不足爲奇,畢竟魔門與他共同的仇人便是我。”

“那公子準備怎麼辦?”蓮兒接着問道。

段辰天尋思了一陣後,方纔開口答道:“如今我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當下局勢動盪不安,段辰天也不好隨意下決定,畢竟自己不是孤身一人,沒辦法將生死置之度外。所以段辰天決定先在蓮兒這裏暫住幾日,暗中觀察正義盟有何舉動在下決定。

打定主意後,段辰天也有些疲憊,任蓮兒爲自己的傷口換完藥後,便倒在牀上呼呼大睡了。次日清晨,仍在睡夢中的段辰天被蓮兒喚醒。

“怎麼了,蓮兒。”段辰天睡眼惺忪的望着蓮兒,打着哈欠問道。

蓮兒臉色有些不太好,凝重的對段辰天說道:“公子,剛剛得來消息,正義盟的新任盟主已經上任。”

“是誰?”段辰天聽聞此話,全無睡意, BOSS的邪惡之路

蓮兒見此,開口答道:“是西門玄舜。”

“怎麼回事他?不過這樣也好,西門家主畢竟與我是敵非友…”段辰天慶幸道。

沒等段辰天說完,蓮兒便打斷道:“那可未必。”段辰天聞聲,不解的望着蓮兒,開口說道:“此話怎講?”

蓮兒見狀,開口說道:“西門家主剛上任,便下出命令,通緝公子。”

“什麼?”段辰天聞聲,不禁大驚,整個人不禁一陣失神……

(作者:新人新書,求紅包,求收藏,求鮮花,求點擊!諸位書友請花上您們的幾分鐘時間,動動手指點擊一下收藏,你們的鼓勵是我最大的動力,你們的評價可寫在評論區,宇少會一一回復的,謝謝諸位書友!) 如果說天罡劍派屬誰最神秘,無疑,答案是眼前的這位,天罡劍派掌門人龍天罡。

他明明是劍派掌門卻偏偏不務正業,打著閉關修鍊的幌子不知道躲到那個犄角旮旯,只留下副門主魯劍給他撐門面,甚至不少劍派弟子都在私下懷疑龍天罡是不是駕鶴西遊,泉台奉召了?

當武浩看到眼前老頭的時候,在驚嘆對方身份同時注意觀察了一下他的臉色,果然沒有武道高手那種紅光滿面,反而是隱隱有病態顯現。

難道傳說是真的,他真的因為練功緣故而走火入魔了?

「這就是你多次向我提起的小傢伙?」龍天罡上下打量著武浩,不住地點頭。

「是的,他就是武浩,用海之劍擊敗了納蘭沖的絕代天驕,我們天罡劍派的驕傲。」魯劍回答道。

在武浩的諸多戰績之中,含金量最足的無疑是擊敗納蘭沖的一戰了,不僅僅是因為擊敗的的納蘭沖是楚國七雄級別的人物,更是因為武浩居然施展了天罡三劍之一的海之劍!

而在武浩之前,天罡三劍只有地級武者才能修鍊,這是從來沒有被打破的記錄,魯劍資質也算千里挑一,可也是在晉級地武者的時候才具備參悟天罡三劍資格的。

這也是為什麼當見到武浩施展海之劍,魯劍滿臉驚駭的原因,因為無形之中,武浩打破了一項天罡劍派的記錄。

「弟子武浩見過龍掌門。」武浩行禮參拜。

一方面此人是唐曉璇的師兄,不看僧面看佛面,另一方面自己之所以能習練海之劍,肯定是獲得此人首肯的,說不定劍譜就是龍天罡委託唐曉璇送給自己的。

「起來,快起來。」龍天罡把武浩托起來,上下打量武浩,越看越滿意:「早就聽劍兒和曉璇提起過你,今日一見,果然是人中龍鳳,我天罡劍派中興有望了。」


武浩一陣汗顏,天罡劍派中興有望?好重的擔子啊!不過唐曉璇也向龍天罡說過自己嗎?說的什麼?武浩心思急轉。

「我讓你安排的事情你安排的怎麼樣了?」龍天罡回頭看魯劍說道。

「弟子已經決定了,在這次宗門大比的最後一個階段,加一個環節,讓外門弟子前三名和內門弟子前十名一起參加核心弟子的比試,選出最優秀、最值得培養的弟子來留下種子,時間定在一個半月之後。」魯劍說道,臉上略微有點沉重。

「居然要外門弟子的前三名和內門弟子的前十名參加核心弟子的比試,這不是讓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找虐嗎?」武浩心中暗想。

武浩雖然擊敗了內門史虎,但是說到底史虎也不過是內門前十而已,史虎的實力在核心弟子面前根本就是不入流的,武浩雖然自信,但是也百分百確定自己肯定不是核心弟子的對手,也許武軒是個例外。

按照天罡劍派這次大比的安排,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比試完之後一個月,由新晉級的核心弟子和之前的核心弟子進行比試,選出核心弟子第一人,而聽魯劍的意思,居然要在一個半月之後讓外門弟子的前三名和內門弟子的前十名再和核心弟子比試一次,選出最優秀,最有潛力的弟子。


這是為什麼?做種子?魯劍這句話說的有點莫名其妙啊,難道天罡劍派要遭受滅頂之災?居然都要準備後路了。

「是不是對我們的決定很奇怪?」魯劍回頭看著武浩,「你猜測是對的,天罡劍派在不遠地將來將要迎來一場大危機,我和師傅商量,通過這次大比選出最有天賦、最值得培養的弟子重點培養,如果到時候劍派真的遭遇不測,有這些人在,劍派還有復興的希望,知道為什麼帶你來這裡嗎?你是我推薦的最有天賦的弟子,但是你現在的境界太低了,需要在接下來一個半月的時間裡進行地獄式的磨練,最好能再升一級。」

「天罡劍派的危機?難道連龍掌門也支撐不住嗎?到底是什麼危機?」武浩問道。

在他的印象之中,魯劍都屬於這個世界的頂尖武者了,而龍天罡絕對是隱藏版的boss,此人一處,一切危機都應該灰飛煙滅才對。

是天罡劍派封印的魔要破開封印?還是因為當年的叛徒太上長老? 我的艦隊在靈域

「如果知道是什麼危機自然可以想辦法針對性的應對,但是現在卻不能確定危機會以什麼樣的形式爆發。」龍天罡嘆了一口氣說道。

「什麼?不能確定什麼危機就把你們嚇成這樣?連後路都準備好了?」武浩不可思議地說道,在他看來,龍天罡和魯劍這種人物應該天不怕地不怕才對。

「有一精通占星之術的前輩通過星相之術預測到了天罡劍派的危機,時間大約在一個辦月後,但是危機的具體形式卻無法預測,我和家師思索再三,也不能確定危機以何種方式爆發,或者是封印的魔破開封印,也或者是其他的災難降臨,我們在儘可能做足夠準備的同時,商量選出劍派最有天賦的弟子留下來做種子。」魯劍給武浩解釋道。

「僅僅因為占星之術就把你們嚇成這樣?」武浩一陣搖頭,他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對封建迷信天生排斥。

更何況,在他看來,龍天罡等人崇尚的應該是逆天而行才對,也會被虛無縹緲的預言嚇成這樣?

「你不了解就別瞎說,你沒經歷過那個風雲涌動的時代,不知道這位前輩的神鬼莫測之能,據我所知,這位前輩的占星之術從來沒有錯過!」龍天罡正色道。

「好了,你回去抓緊物色其他弟子吧,武浩交給我了,一個半月之後,我必定讓其脫胎換骨。」龍天罡自信的笑道,「沒想到臨了還收了一個關門弟子。」

「什麼?收我當弟子,不行不行。」武浩趕緊拒絕,龍天罡的弟子?開什麼玩笑,那豈不是和魯劍一個輩分了?

「怎麼?我不配當你師傅?」龍天罡語氣之中帶有不滿,他要是放出風去收弟子,積極主動的人員絕對會從天罡劍派頂峰排到山腳,而且還是蛇形排列!

「那樣的話輩分怎麼論?」武浩糾結地說道。

魯劍臉上閃過異彩,是啊,武浩要是成了師傅的弟子,那就成了自己的小師弟,就成了瑩瑩的師叔,他和瑩瑩要是在一起,那不就成了**嗎?不行,不合適!

龍天罡也一陣尷尬,剛下光想著收弟子了,還真沒想到這個問題,萬一武浩真成了自己徒弟,那就和魯劍是一個輩分了,在天罡劍派屬於長老級別的,這樣不好,不利於團結!

武浩的想法則和兩人不同,他之所以拒絕不是因為輩分太高,而是因為輩分太低了——唐曉璇是龍天罡的師妹,自己要成了龍天罡的弟子,那就得叫唐曉璇一聲師叔,那以後還能不能和唐丫頭一起愉快的玩耍了?不行,絕對不行!

三人略一沉思,異口同聲地說道:「那就算了。」

一句那就算了代表了三層含義,魯劍和龍天罡要是知道武浩居然『喪心病狂』地把主意打到了唐曉璇身上,估計會把武浩大卸八塊,然後塞進下水道,如果天罡劍派也有下水道的話。

魯劍走後,武浩充滿期待地看著龍天罡,這可是天罡劍派的掌門人啊,會傳授給自己多麼逆天的功法?

是天罡三劍的第二招天之劍,還是傳說之中無人不殺無物不破的心之劍?

這樣牛叉的人物,一般的功法怎麼好意思傳給自己?

「前輩,不知道您打算如何訓練我?」武浩還是沒有忍住好奇心問道。

「我打算讓你用一種特殊的方式修鍊,用這種辦法,你的武道進度將是之前的數十倍!」龍天罡自信地說道。

「什麼?」武浩滿臉的小星星。

居然能讓自己的修鍊進度增加數十倍,天下還有這樣的好事?是打通傳說之中的任督二脈?還是吃大還丹,亦或是把自己扔到靈力充沛的洞天福地裡面?

「走吧。」龍天罡前面帶路,武浩亦步亦趨緊隨其上,同時心中滿是興奮和忐忑。

龍天罡來到鎮妖塔下的光繭面前,揮手在光繭之上打開一個缺口,然後率先走了進去,武浩一愣,緊跟著走了進去。

一股血腥之氣瀰漫,令人作嘔,同時還有一股極其強烈的吸扯之力作用到武浩身上,比光繭之外強大十倍以上。

武浩身上的靈力像是雨水一樣從皮膚上滲透出來,向著中間的一個黑影涌過去。

中間的黑影正是所謂的魔,周身被十三根鐵索鎖著,看不清他的五官長相,而捆綁的每一根鐵索都有手腕粗細,鐵索之上有璀璨的字元閃爍。

嘩啦啦,嘩啦啦……

魔頭掙扎,鐵索顫動,鐵索之上的璀璨字元耀眼光亮起來,而後烙印到魔的身上,發出燒焦的刺鼻氣味,伴隨的是魔頭的咆哮和慘叫。

「龍天罡,我修羅脫困之日,就是血屠天罡劍派之時。」自稱修羅的魔頭咆哮,魔音灌耳,武浩的精神一陣搖曳。

「等你脫困之日再說吧。」龍天罡冷冷地說,而後坐到了修羅對面,閉上眼睛開始修鍊。

「這就是您說的修鍊方式?」武浩臉色煞白,他的靈力在短短是半分鐘時間裡面都已經被修羅吸納了三分之一。 段辰天無論如何也沒想到西門玄舜會下出這道命令,但事實擺在眼前,容不得段辰天不信。蓮兒見此,不由出聲說道:“公子,其實那個西門玄舜本就不是什麼好人,只不過我看公子與那西門玄舜有些交情,所以沒敢與公子說。”

段辰天聞聲,擡起頭望着蓮兒輕聲說道:“蓮兒你有什麼便說什麼吧。”

蓮兒見狀,便接着說道:“西門玄舜原本不應該成爲西門世家的家主,但不知用了什麼計謀,卻將原本他大哥的位置給奪了去,西門玄舜當上家主以後,便將他大哥殺死,只不過這一切都在暗中操作,外人根本不知道罷了。”

段辰天深知百花樓與明月樓打探情報的能力,因此蓮兒所說的每一句話,段辰天都知道是千真萬確之事。

段辰天聽到蓮兒的一番話語,才知道這西門玄舜的城府如此之深,於是開口說道:“原來如此,想不到西門玄舜竟是如此心狠手辣之人。”

“嗯, 仙齋鬼話 ,當務之急,公子還是想想怎麼應對正義盟的追殺才是。”蓮兒接過話語,提醒着段辰天。

“我先在這裏暫住幾日,暗中觀察一下如今局勢再下決定。”段辰天尋思了良久,方纔出聲說道。

接下來的幾日,段辰天一直待在蓮兒的閨房,享盡了溫香軟玉。而外界的所有消息,都由蓮兒派人出去打探,而後在告知段辰天。

短短三日,如白駒過隙,很快便過去了。這一日,段辰天依舊待在蓮兒的深閨之中,正在盤膝練功,只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朝段辰天這邊傳來。

很快,那腳步聲便來到門前,‘吱嘎’一聲,推開房門,只見蓮兒眉頭緊蹙,急匆匆的來到段辰天身邊。

段辰天睜開雙眼,望見蓮兒一副凝重的模樣,心中不禁一沉,隨後開口問道:“蓮兒,出什麼事了嗎?”

蓮兒微微頷首,口吐清蘭道:“公子,蓮兒剛收到南宮小姐傳來的消息,神機書院出變故,需要公子前去走一遭。”

“什麼變故?”段辰天聞聲,不由想起了那位邋遢的老者,於是疑惑的出聲問道。

蓮兒搖了搖頭,出聲說道:“不知道,不過南宮小姐倒是囑咐公子要立刻前往神機書院。”

段辰天尋思了一下,點頭應道:“好,事不宜遲,我收拾一下就出發。”說完,便起身整理衣着,簡單收拾了一下行李。

隨後又與蓮兒說道:“蓮兒,陌大哥之事如若有消息,一定要趕快告知與我。”

“公子放心吧,蓮兒一定會將此事探查清楚的。”蓮兒點頭承諾道。

段辰天聞聲點了點頭,隨後又與蓮兒交代了幾句後,便匆匆離開了百花樓,只剩下蓮兒一人獨守深閨。

且說段辰天離開百花樓後,便馬不停蹄的朝神機書院一路趕去。而此時,華山之巔的大殿上,衆人也是纔得到了此消息。

只見西門玄舜坐在大殿之上沉思良久,而下面衆人則是一直盯着西門玄舜,等待着西門玄舜出聲下令。

過了許久後,西門玄舜終於出聲說道:“諸位,神機書院慘遭不幸,我等豈能坐視不理,所以,我決定率諸位即刻出發,前去天機書院,看看能否圍堵到魔門妖孽。”

衆人聞聲,紛紛點頭應是,下午時分,正義盟傾巢而出,朝神機書院進發。由於衆人陣勢過大,魔門沒費多大功夫便打探到了這一消息。

魔門內的一座古老大殿內,只見釋項凌、姬苓芸、莫楚子等四大堂主皆是匯聚在此,商討大事。

只見莫楚子那枯槁的臉上,露出些許陰沉,開口緩聲說道:“少門主,此事定是有人陷害我魔門,將這罪名往我們頭上扣。”

“沒錯,莫長老說的是,我也同意莫長老的想法。”身後的陰魂出聲贊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