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怎麼回事,先天巔峯,在海底只能堅持半個時辰?!”有人驚疑,雖然先天武者也會因窒息而死,但半個時辰就力竭,這似乎也有點太快了吧?

“我們雖然看似半個時辰,但在幻境中,這卻是十二個時辰!這已經是先天武者的極限,除非修煉了特殊功法,不然不可能堅持更久。”

“而且在第三層幻境內,現實中的身體也會停止呼吸,若真的窒息十二個時辰,那還不得死翹翹?”

有經歷過第三層幻境的人解釋,這讓其他人恍然。

“我要死了嗎?”葉炎自語,他能感受自己的身體正在緩緩沉入海底,而且自己也因窒息過久意思開始昏迷。

咕嚕…

即將昏迷的葉炎無法繼續閉氣,不禁再次吸入一口海水,那刺激感覺將他驚醒!

死?這不過是幻境,是爲了鍛鍊葉家弟子而設置的!如何會讓我死?

而且第一層、第二層,經歷刀雨火海我都沒有死,這第三層怎麼會死?幻境終是幻境,我或許明白第三層將如何通過了!

葉炎睜開雙目,眼中露出精光,如同再獲新生一般。而且他還在衆人驚愕的目光下盤坐於海水中…

“明白了嗎?悟性還不錯!”葉銘如此評價,而某些闖過第三層的人也是側目,很驚訝葉炎居然第一次就抓住了要點!

——————————

怎麼說嘞,書友認爲一天兩更太少,其實想說,書海寫書如今完全只是出於興趣,並沒有任何經濟收入,而且如今家庭狀況不怎麼好,別誤會,書海還沒結婚,我的意思是我老爸事業上出了問題(他是搞建築的,這兩年房地產不景氣),我老爸如今欠了一屁股在,我這段時間煩躁無比,其實寫書也有自己掙點零花錢的意思。

本來這些不應該說的,不過我也不知道今天怎麼說了這麼多,或許是裝可憐,或許是心裏真的難受… 葉炎盤坐於海水中,靜靜吐納,任由海水被他吸入體內,那感覺讓人難受。但奇怪的是,他體內如同無底洞,任由多少海水流進都會消失不見,只有那股難受的感覺極爲真實!

葉炎明悟,在踏入第三層的瞬間自己就被人下套了,突入其來的窒息於海水,讓意識本能想要付出水面,在加上頭頂上方就是光源,讓這股慾望更加強烈!

不過這注定無法成功,因爲這是在幻境中,並不是真正海底。

而想要通過這一層,其實也簡單,什麼都不用做,這就是通過第三層考驗的辦法!

忘記自身在海底,堅信自己看見的都是幻覺,這一切都是假的,自己還是在煉心臺上。而自己在煉心臺上,首要的事情就是——呼吸!

而想要通過這第三層幻境,也必須要呼吸,忍受口鼻吸入海水的難受,如同往常一般呼吸。


若是選擇閉氣,那就是着了煉心臺的道。

葉炎猜測,這煉心臺上必有陣法影響闖關者,外界一個時辰,在幻境中或許是幾個時辰,甚至更久!而若是選擇閉息,那又能夠堅持多久?

他想,這第三層必然有個時間限制,只要堅持到一定時間意識清醒,那麼這一關自然而然就通過了!但是你若是選擇閉息去堅持,那麼就是自絕生路,會加速讓自己意識昏迷。

“其實第三層與第一層…相近!”

“修建這煉心臺之人…好心機與算計呀!”

葉炎感慨兩句,瞬間明悟所有,但又不得不佩服修建煉心臺之人。

第一層火海,同樣是讓人忍受,只要過了一個時辰就自然通過。而第三層同樣是忍受,同樣是一個時辰爲界限,只要堅持住就算通關!

第一層與第三層通過方法一樣,但有第二層作爲隔膜,讓人暫時無法將其聯想在一起。其次第一層與第三層又有不同!

第一層是被動承受,只要堅持住一個時辰就通過,換句話說,進去後你只能選擇忍受,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但第三層不同,海水突然涌入鼻腔之中,人之本能就是會閉息,第二個本能就是選擇上浮,離開海水中!而且頭頂看似不遠的海面,這讓這股本能更加強烈。

這就是第三層比第一層更坑的地方。第一層被動承受,沒有任何出路,第三層留下希望影響人的意識本能,反而禍亂了闖關者的思維。

試問,一個人突然落入海中,他會選擇大口呼吸,還是閉氣上浮?

這就是第三層的坑人之處,他借用一個人的本能,讓闖關者潛意識忘記自己身處幻境。

無論是什麼幻境,想要通過,那麼首先就要在心中堅信,這是幻境。若是你都忘記自己身處幻境,那麼還怎麼通關?

而證明闖關者是否被第三層幻境迷惑最簡單的一點…那就是看那人是閉息還是正常呼吸!

那些沒闖過第三關的人疑惑,看着盤坐在海水中的葉炎費解與不懂,但闖過第三關卻沒有通過的人卻是露出明悟之色。而那些已經通過第三關的人卻是雙眼露出神光,感覺震驚!

他們沒想到葉炎居然第一次闖第三關就抓住了要點,這是要通關的趨勢壓…

又是半個時辰過去,第三層海水幻境破去,葉炎清醒,這一次他神色平靜,身體也無任何異常。

第三層幻境之中並沒有什麼特別痛苦之事,但這第三層依靠人的本能影響,讓這幻境顯得更加真實,所以能通過的人極少!

所以說,這第三層若是能明悟,其實是最簡單的一層,若是不能明悟,那就是最難的幻境。

通過第三層,葉炎繼續登上第四層,他現在已經來了興趣,他感覺自己的心性在經歷這煉心臺後的確是提高了一些!

殺!殺…嘶。

第四層,葉炎登上是就置身一個戰場,喊殺震天,人影馬嘶,鮮血澆紅了大地,場景震撼人心。

“第四層,殺千人則通關,身死則從來,想要放棄直接開口!”

葉炎腦海中再次響起那威嚴的聲音,這讓他深吸一口氣,最終眼神堅定的走進戰場!

戰場巨大,看不見邊際,千人看似不多,但想在混亂戰場上殺千人,這難度不小。而且這片戰場似乎不是兩軍交戰,而是各自爲殺,沒有目標,只爲殺戮,每人都麻木的殺戮着身邊之人,所以戰場上沒有友軍可言!

而這些人實力從後天巔峯到先天巔峯不等,讓葉炎十分棘手。

葉炎參戰,他先天巔峯的實力,但戰場的混亂與殘酷,他若是不能適應,先天巔峯的實力也無法保護他。

他單個戰力極強,遠超先天武者,但戰場上亦有騎馬持刀的將軍,實力居然比他還恐怖,只要兩三招就可以斬殺他!

葉炎就在這個戰場上不斷身死後重生,每次他殺死的人數都不等,但都沒有超過千人。

又時他會被騎馬的將軍斬殺,有時被其追得逃遁,就算成功逃脫又會被其他士兵圍攻致死。

反正他想要通過這關極難,需要適應的太多,需要學會的也太多。

不過經過不斷死亡,葉炎漸漸摸索到一些訣竅,比如專挑軟柿子捏,尋找比自己實力弱小的人下手,避開強者。

那些騎馬持刀的將軍更是他留意的對象,只要接近,他就會裏面離開這塊區域。就算最終避不開,被對方追殺,他也會藉助交戰中的其他人作爲屏障阻擋將軍的追殺!

這些雖然並不光彩,但若想在戰場生存下去就必須如此,這也是葉銘想要葉家弟子學會的。

第四層是爲了鍛鍊闖關者的意志,讓其接受戰場的洗禮,體會其殘酷之處。但更重要的是要讓闖關者學會生存之道!

若是能在戰場上求生,那麼無形中那人的生存能力會有所提高。實力不夠,有時候不得不低頭玩弄心計,能借之勢也必須利用!

葉銘從來不主張光明磊落,他喜歡用最簡單與勝利的辦法取勝,偶爾用一下陰謀詭計,這是葉銘喜歡的。

而那些登上戰場,自認牛逼哄哄,見人就殺,看見實力相當的敵手反而興奮的戰在一起,遇見實力強大的將軍,反而要去用自己的細胳膊扭別人的粗大腿。

對於這種人,葉銘的評語就兩個字——傻逼!

這種傻逼絕對活不長,除非他有黃小川那逆天的人品運氣。

而葉銘看葉炎的表現,知道第四關難不住此人,此人悟性很好,而且適應能力極強,很快就適應了戰場的節奏。

最主要的是,此人內心與第四關的主旨不謀而合!他心底本就信奉——生存下去纔是王道。

而且葉炎也不是葉銘說的那些傻逼,反而是個鬼精靈,專挑那些後天武者出手,上去一巴掌就將其解決,然後極速離開原地。

最終,花費半個時辰,葉炎通過了第四層,不過擡步要登第五層時卻被葉銘開口叫住!

“好了,下來吧!第五層不是給武者準備的,你登上去沒有好處,反而會害了你留下心魔,待你何時成就神魄時在回來繼續挑戰吧。”

葉炎看了一眼煉心臺,最終對鬼麪人點了點頭,走下了煉心臺。

——————————

第二更晚了點,不好意思各位! “去通知五行天將,讓他們來修煉塔頂層找我!”葉銘對旁邊一人淡淡開口,隨即領着葉炎登上修煉塔頂,走進屬於自己的密室。

五行天將隨後趕到,來到鬼麪人面前當即跪拜“不知道主上召喚我等何事?”

“今日我爲葉炎再開仙藏之地,你五人一起來吧!”葉銘淡然開口,說出的話語讓五行天將激動,趕緊抱拳再次拜謝。

葉銘眉心發光,金色魂力籠罩六人,將其全部拉入自己魂海。這也是葉銘突破後天大圓滿境界才能做到這一步,換做以前,他只能讓人主動進入自己魂海,而不是引導外人進入自己魂海!

隨着修爲突破,葉銘以後甚至可以直接強行將對手拽入魂海,到那時…還不是自己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葉銘未曾讓五行天將進入仙藏之地,只是幫五人神魂進行蛻變後就將其送了出去,而離去前的話語也點名如此理由:

“《五行天功》以夠你五人一生揣度,多而雜、雜而不精、不精無法催至巔峯!待你五人修爲提高,《五行天功》後續我自會傳授給你五人。”

送走五行天將,葉銘將葉炎送入仙藏之地。此人意志堅定,悟性驚人,光看在煉心臺上的表現知道,而如今在接受仙藏之地的歲月試煉,同樣通過了,葉銘一笑,認爲葉寒與葉炎姐弟倆或許可以重點培養。

今後他倆人能夠成爲葉家守護者,大成後可以保葉家千秋萬代!

“這姐弟倆——有趣!我看你們是打算陰陽合璧、至尊無敵的節奏呀…”葉銘有些無奈了,葉炎居然還這得尋到了《陰陽經》陽經篇。

如今《陰陽經》也算完全出世,而且姐弟兩人同修,一陰一陽,這種變化從未有過記錄。葉銘也不知道如此到底會讓《陰陽經》更強,還是削弱。

畢竟理論上講,一人修一道會更加迅捷與精通,也就是說葉家姐弟在陰陽之道上會走得更遠,而且戰鬥時陰陽合併,倒是展現完整陰陽奧義,時間難有能夠抵擋者。

不過這些都是理論,最終會演變成什麼樣子葉銘也無法預測!



晃眼,聚寶閣的拍賣會還有一天時間了,而今日…葉府上空卻是異象突起,震動方圓百里所有人。

當…

磐石城上空十里,撥雲見日如同開天,規則演化一道鍾憑空出現在葉府上空,鐘聲悠遠驚世,所有人都浮空瞻望,眼中露出震驚與羨慕。

“今日老夫封王問道,還請各方道友觀禮!”葉墨華聲音響起,同時一步踏天來到道鍾旁邊。

葉家族人也都盤坐在下方仰望高空,看着上方的葉墨華眼中露出狂熱。道境呀!這是許多修士一生的最求,如今葉家也即將出現道境強者,這讓他們這些族人如何不激動?

“道鍾九鳴,希望葉道友能證得天王位!”風族老祖出現,向葉墨華抱拳,微笑的開口。

而其他封王強者也陸續出現,皆向葉墨華抱拳禮拜。

“多謝諸位捧場。”葉墨華回禮,隨即振臂一拳擊打在道鐘上。

當…

漣漪陣陣,音波傳遞很遠,並不刺耳,反而悠遠宏大,猶如上天在誦道,又似聖人在講經。

“看葉道友第一響輕描淡寫,至少也是五響封王!”佐炎王開口,其他人也贊同。

至於風族老祖先前的話語,不過是恭維,衆人心裏都有數,天王位哪有那麼容易?一個時代,整個大陸能證道天王的人極爲稀少,最少的時期甚至一個時代只有三位天王。

當…

在衆人議論時,葉墨華又一拳擊出第二響,這在衆人預料之中,他們並不吃驚,在場衆人封王時至少都三響。

當…葉墨華再次輕描淡寫一巴掌拍出第三響,這就讓人不平靜了。

“葉道友應該能超過五響,得聖王封號!”王祖開口,其他人都被他的話驚住了,但又無法反駁。

聖王雖然比天王多,但同樣稀少無比,至少帝國封號聖王的不足五人。五人包括衆人假象推演未被證實只是懷疑的對象!

當…第四響,葉墨華還是很隨意,彈指即敲響,這讓衆人心中更加堅定葉墨華可以得聖王位。


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