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很意外,他此時正在利用菩提樹的大道之力,引導雷海中的雷電精華,滋養自己的本體神胎。

他原以為,有混沌青蓮和日月青天在,自己不會有危險的,誰知道,這第四重天劫竟然如此恐怖。

「還真是妖孽,才第四重天劫,竟然出現了這樣的雷電異象,古來罕見,就是傳說中的仙,恐怕也難遇上這樣的天劫。」隱在虛空的一位大能不由得感慨。

隱藏在虛空中的大能不在少數,他們自問,這樣的天劫,換成他們也是難以渡過的。眼前的孟昊天,還只是個沖霄境中級境界的少年,如果讓他成長起來,荒莽界,沒有人是他的對手,這幾乎是他們的共識。

斬苗,這樣的念頭出現在了很多大能的腦海中。不為別的,就為了孟昊天身上那無數珍寶和秘術,他們都不會他活下去。

儘管見識了前面幾重天劫的威力,但第四重天劫仍然給絕大多數人帶來了極大的震撼。凝聚的雷電精魄的出現,讓人感到那雷海是何等恐怖。那森森的殺氣,就是不在一個場景中,他們也都感覺得到。

孟小嬡在默默的為孟昊天祝福,希望他能挺過去。在她看來,這樣的天劫實在太逆天,已經不能用恐怖來形容了,那根本就是不能抗拒的。

突然出現的生靈並不是真的生靈,孟昊天很快就發現了真相,他擊殺了一個,這是雷電精魄交織而成的,隱含雷電生機的精華。

孟昊天徹底定下心來,一心多用,一邊引導本體神胎,吸收雷電精華。一邊通過真凰重生術,在雷海中淬鍊自己的肉身。沒能及時轉化的雷電能量,他全部通過菩提樹的大道之力,把這些雷電儲存到日月青天異象里。

雖然不時還會被雷電炸得全身血洞,肌肉橫飛,但孟昊天卻越來越從容了,最後,簡直有了得心應手的感覺。

紫氣東來九重天劫!這在任何人眼中都是必死的天劫,孟昊天應對起來卻是如此的輕鬆。這是怎樣的一個妖孽呀!

絕戀腹黑女王 武塔外面,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在前面三重天劫的轟擊下差點死去的孟昊天,在更加強大恐怖的第四重天劫面前,輕鬆得簡直像在裝逼的樣子,眾人無不暗暗罵了一句:「活該被雷劈!」

「他真的把天劫當成了洗禮,他簡直是妖孽呀!」

「渡劫本來就是一次洗禮,只是他顯得過於輕鬆了。」

「經過這樣的洗禮,他的實力應該會得到極大的增強,我看到他的肉身已經在進行深度的脫胎換骨。」

「這是荒莽界有史以來第一天劫吧?」

「……」

「這小子真是好手段呀,竟然可以一心多用,其靈魂力該有多強大才行呀?這樣的人若不能成為朋友,等到其成長起來,那家族就要受磨難了。」虛空中,一位隱藏的大能喃喃自語。

而大多數隱藏在虛空中的大能都在思考一個問題:「究竟是選擇和這個年輕人做朋友還是做敵人?」幾乎所有人都在權衡著不同選擇的利弊。

斬苗的念頭在一些人的心中,顯得更加堅定。孟昊天的未來之路註定不會平坦了。但這一切,他是渾然不知的。

又一次雷潮來臨,天地抖動,萬里紫色光波,茫茫一片,萬丈紫龍,吐著電弧將孟昊天纏繞,貫穿天上地下,像是無數道驚世大龍騰空。

人們驚訝的發現,孟昊天正在汪洋的紫色雷海中徜徉,任由閃電狂劈,雷火爆裂,身上不管是穿了多少個血洞,還是少了幾塊肉,或斷了幾根骨頭,他都顯得那麼的淡然,彷彿沉浸在道的海洋中。

這顯然讓外面的眾人不舒服,那可是恐怖雷海,是閃電的汪洋,孟昊天竟然在那裡悟道,可不帶這樣玩的。他這是逆天呀!

沒有辦法,人比人氣死人,這話還真沒錯,眾人也只能靜靜的在觀望。

新的一波雷潮接踵而至。剎時間,紫色的雷光萬道,茫茫萬里,紫色成了天地間的唯一。萬丈大潮呼嘯而來,無數雷魄精靈在起舞。

孟昊天在巨大的海嘯中,不時被紫色的海浪吞沒,他的身上,電弧繚繞,噼啪作響,景象恐怖!

「轟!」「轟!」「轟!」

巨響連連,場面實在震撼。萬丈火光衝天起,無盡雷潮撲面來!光芒萬里,熾烈無比,把天地照亮如白晝,璀璨奪目,宛若無邊的大火在熊熊燃燒,燒盡虛空片片,成為火海汪洋。

孟昊天任由閃電轟擊,渾身在燃燒,他一動不動的靜立在紫色的海洋中。

「這少年實在是太強大了,他敢在雷海中洗禮,於毀滅中新生,經過這一劫,他會比原來強大十倍以上。」隱在虛空中的一位大能由衷感慨。

監控室,葉靈慧坐不住了,她走到安順老人跟前,道:「祖爺爺,孟昊天是在洗禮嗎?他還會不會有危險?在天劫中洗禮有什麼好處呀?」

安順老人呵呵一笑,道:「小丫頭,他已經渡過了最艱難的階段,我認為沒什麼困難可以阻止他了,危險當然是隨時都存在,還不能說沒有危險。洗禮對於修鍊者來說是非常關鍵的,每一次洗禮就是一次脫胎換骨。因此,洗禮的環境越惡劣,脫胎換骨就會越徹底,前提是必須要確保洗禮取得成功。」

安順老人稍作停頓,道:「在天劫中洗禮有很大的好處,但很危險,沒有多少修鍊者敢這樣做。天劫中包含各種天地秩序規則,天地、陰陽、五行,幾乎無所不在,若能經常在天劫中洗禮成功,或許可以淬鍊身體到極致,脫胎換骨,修鍊到萬法不侵體的境界。」

安依依、林月薇和佟思語也走了過來,圍在安順老人的身邊,顯然,她們對於在天劫中洗禮的新鮮事物還是很感興趣。

安依依道:「祖爺爺,這種天劫真的是最強大的嗎?」

安順微微笑著,道:「紫氣東來九重天劫,又稱混沌天劫,是傳說中最厲害的,還有沒有更加強大的我也不知道。天劫是和天地大道秩序規則有密切關係的,修鍊境界越高,天劫就越厲害。」

「孟昊天小友現在是沖霄境中級境界,目前對應的就是這個境界的天劫。至於更高修鍊境界的天劫是怎樣的一種強度,沒有人知道,因為這種級別的天劫,從來沒有人親眼見過。」

林月薇道:「祖爺爺,如果我現在加入到天劫中會出現什麼狀況呢?」

安順非常嚴肅的看了她們一眼,道:「若有人闖入武塔中,加入天劫,那就有可能面臨毀滅。就拿月薇丫頭來說,你現在是靈虛境中級境界,比孟昊天高兩個大境界,如果現在是你在裡面,天劫的強度也會相應的增加兩個大境界,最後會出現什麼結果,我想你們很清楚。」

聽到安順老人這樣說,四位美女都做了個鬼臉,沒有再說話。安順老人說完話,就很認真的在檢查監控室里的控制陣法,這個陣法是唯一能打開武塔的門,進入到虛擬場景的控制開關。他還真擔心這幾個鬼丫頭以為沒有危險,偷偷開啟陣法衝進去,那就會出大事。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已經完成第七重天劫了,還有兩重天劫,孟昊天不敢有絲毫的大意。 經過第三重、第四重、第五重、第六重和第七重天劫的洗禮,孟昊天都完成了脫胎換骨,肉身得到了極大的加強,這是他的第九次脫胎換骨,他覺得體內有使不完的力量。估計他現在的肉身力量,應該有一千萬斤以上了。

體內的本體神胎,在雷電精華的滋養下已經進行了三次蛻變,孟昊天的神識非常強悍了,他的靈魂力又到了要突破的邊緣,實在驚人。

一切都是如此的美好。靈魂力更加強大了,就連武魂也進行了兩次蛻變,戰鬥力增加了十倍以上。真凰涅槃重生術被孟昊天運用得很嫻熟,他可以做到在意念之間就能錘鍊身體的任何部位了。

最令孟昊天高興的是,悟道仙茶的大道碎片得到了最好的修整,條條大道在菩提樹的聖光照耀下紛紛顯現,他對大道的力量有了更深的感悟,已經可以自由運用大道之力。

要知道,大道之力就是自然之力,一般的修士要到大乘境才可能借用部分自然之力。唯有聖道境的大能,才能極大程度的引用自然之力,但依然無法做到自由的程度。可以想象,孟昊天究竟有多逆天了。

孟昊天對天劫的大道有了較深的體會,那種在毀滅中新生的力量和氣息,他能輕易就捕捉到。由於對雷電大道的感悟,現在的雷電天劫很難再傷害到他,通過菩提樹,他逐漸把雷電大道變成了自己的大道,他想成為雷電的主宰。

倘若他取得成功,那就是雷帝再現了。施展雷電術法究竟會有多恐怖,沒有人能夠準確評估。

《玄天經》大道仙音在唱響,菩提樹聖光燦爛,無數的大道符文閃著金光,絢麗非凡,音符跳動,大道吟唱,韻味悠揚。

紫氣東來九重天劫!這個讓修士聞風喪膽的天劫卻成了孟昊天的最愛。他發現在這種天劫中洗禮特別帶勁,得到的好處難以估量。

第八重天劫來了,紫色電光撕裂長空,萬里雷潮洶湧而來。九道混沌氣伴著九大神雷從天而降,把這延綿山脈炸得粉碎。

隱在虛空中的大能,因為混沌氣的出現,心裡一陣躁動。混沌氣是修鍊者最稀缺的寶貝,它霸道非凡,殺力無以倫比,是鍛造大道器具的最佳材料,平時想見到一絲都很困難,想不到在這裡卻出現了九道。

據相關史料記載,混沌氣又叫玄黃根氣,是天地間最純的天地母氣。在上古時期,混沌氣幾乎是天仙大帝鍛造兵器的必用材料。由混沌氣淬鍊出來的器具,基本都是神器或仙器,威力十分驚人。

孟昊天也被嚇了一跳,九大混沌神雷把他炸得稀爛,他有點意外,剛洗禮脫胎換骨的肉身,竟然抗不住那九道若絲般的混沌氣體切割,身體瞬間被切割成了碎片,異常悽慘。

孟昊天非常謹慎的運用大道之力,把萬里雷霆聚集起來,構建了一個大鼎,他跳進鼎中,再次運用大道之力,把那九道混沌氣拘禁到大鼎里,任其對自己身體衝擊,再次進行洗禮,進行更深層次的肉身淬鍊。

所有雷電精華都被大鼎拘禁,大道之力不可抗。孟昊天如入定高僧,一動不動的坐在大鼎中,接受雷暴的轟炸,混沌氣的捶打,紫色雷潮的浸泡。

「真是逆天呀,竟然以雷霆化鼎,以混沌之氣淬鍊肉身!」

「敗家呀,混沌雷霆竟然被用來洗禮肉身!」一位隱於虛空的大能感慨。

「真是妖孽呀,以混沌氣祭煉肉身就如祭煉兵器一般,倘若他成功了,這肉身該有多強大呀?」

虛空中,很多人都眼熱,若能以這九縷雷霆混沌氣祭煉兵器,絕對會有無盡妙用,極大的提升神兵的品質。要知道,上古大帝在祭煉兵器的時候,就會先用雷霆混沌氣進行神兵洗禮。

可是,孟昊天卻心安理得的靜坐在雷霆大鼎中,用雷霆混沌氣對自己的肉身進行洗禮,這是多麼令人駭然的事呀!

九大混沌神雷不破不滅,反覆對著大鼎中的孟昊天不停的轟炸。身體徹底碎了,肌肉被炸成了肉泥,甚至成了灰。骨骼也全部碎了,甚至成了粉沫。無論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孟昊天全都放任其在雷霆混沌中毀滅。

除了部分大能,所有的人都以為孟昊天出了意外,因為他在雷霆混沌氣的不斷轟炸下消失了,大鼎中,一棵發著聖光的菩提樹上坐著一個小金人,小金人把那九道雷霆混沌拘了過來,把它煉化進自己的體內。

聖者都知道,這是最徹底的洗禮,拋棄一切,在毀滅中新生。

菩提樹上的小金人在聖光的沐浴下,噴出一道金光,這道金光化成了孟昊天打坐的虛影,談談的,懸在雷霆大鼎中。

孟昊天的肉身開始重組,經過不斷轟炸變成了粉沫的骨頭殘留,一點點的飛入那金色的虛影中,構建了身體的骨架。骨架散發著聖光,慢慢的,肌肉長出來了,菩提樹和小金人一下子就沒入了新的身體中。

混沌之火燃燒起來了,把那具新生肉身包裹得嚴嚴實實。一絲絲盤古開天闢地的混沌氣息傳來,混沌之火熄滅,大鼎中留下一具焦黑的軀體,沒有一絲生氣。

「終究還是逃脫不了死亡,混沌天劫難撼動!」

「這一次是死徹底了吧?可惜呀,他可能太大意了。」

「這是天罰,問世間幾人能過?孟昊天算是逆天的了,最後還是死亡。」

「如果不死,他就是神了!」

孟小嬡不知道真相是怎樣的,哭得肝腸寸斷。那梨花帶雨的模樣,悲慘悽悽,實在可憐。就連部落來的考生們,也都唏噓不已。

約一刻左右的時間,那具焦黑的身體突然站了起來,幾乎把所有考生都嚇傻了,以為詐屍了。

隨即,一層焦黑的外殼脫落,一個絕美少年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第十次脫胎換骨后,孟昊天顯得更俊朗了,一身白色戰衣,宛若仙王下凡。

廣場再次雷動,這樣都可以不死,在荒莽界難找到第二例。考生們各種聲音各種表情應有盡有。

孟小嬡更是悲喜兩重天,跺著腳,恨不能衝過去咬孟昊天兩口。看得黑暗部落的考生們哈哈大笑,她的臉就紅到了脖子上。

隱在虛空的大能們無不動容,這種層次的洗禮和脫胎換骨,正常來說要邁入神道的人才敢做,以他們聖者境的修鍊層次都無法做到。

孟昊天太另類了,或許真凰涅槃重生術是他成功的根本。其實,混沌青蓮和日月青天以及菩提樹的存在,才是孟昊天可以逆天表現的根本所在。

經過這次徹底的脫胎換骨,孟昊天的肉身強度已經可以比肩聖者,甚至超越了聖者。他只要不斷淬鍊加強,就可逐步邁入不死不滅的肉身境界。

一天內經歷六次脫胎換骨,使他得到了深層次蛻變。過程很悲壯,結果很骨感!無盡磨礪,直面生死,千錘百鍊,終將不滅。

十次的脫胎換骨已經是修鍊者的極致,接下來,倘若繼續淬鍊洗禮肉身,肉身將會超越凡體內胎,強化血氣、經絡和筯脈的蛻變。

除了肉身強度堪比聖者,孟昊天的靈魂力也是一日兩突破,他的靈魂力已經是逆天的四十九級,簡直可以用恐怖來形容他的修鍊速度,再進一級就是靈魂力的半聖者境界,確實嚇人。

雷電精華不愧是天上瑰寶,它對靈魂的錘鍊,對靈魂力的提升作用竟然如此巨大。倘若能夠把靈魂力修鍊到五十級,步入靈魂力的聖道境,孟昊天幾乎可以全面抗衡武道聖者了,甚至實現碾圧都有可能。

在整個荒莽界,還沒有任何一個以靈魂力邁入聖道境的修士。

孟昊天的內心無比激動。其本體神胎,吸收了海量的大道之力,煉化了無數雷霆混沌之氣,小金人已然晶瑩璀璨,戰鬥力無法估量。

孟昊天笑著,仰望著虛空,他期待著第九重天劫。他決定全力抗爭這一重天劫,以檢驗自己的實力,就算觸發更恐怖的天劫,也在所不惜,無所畏懼!

風停了,沒有雨。除了雲層翻滾,萬里山脈一片死寂。

這難道是暴風驟雨前的平靜嗎?

「轟!」

該來的還是會來,絕世強雷,從天而降,擊穿虛空,震碎四野,摧毀山脈,湮滅生靈。震天巨響,若星空崩坍,震得眾人雙耳溢血,難以忍受。

「天啊!這太可怕了。」

所有的人都感到震撼,這一次的天劫,竟然會波動到武塔外面。不過他們很快就發現,這僅僅是限於雷聲,這才放下高懸的心。

在荒莽界,五十多萬年以來,極少聽說有天劫,更不曾在人間出現,所有人都是第一次見,心中激動之餘也感到無比的驚恐,天劫,竟然是如此的恐怖,這不是他們可以觸碰的。

天雷浩蕩,一道比一道猛烈。雷光的海洋呼嘯而來,撕裂虛空,山川爆碎。孟昊天被雷海一次又一次的淹沒,電光四射,焦黑一片。

紫氣東來九重天劫!一重比一重恐怖,可毀天滅地,碾碎星辰。這還能給人生路嗎?所有人都沒見過這麼可怕的天劫,這完全就是為了滅絕,徹底的抹殺所有的一切。

隱在虛空中的大能也在思考,傳說要邁入神道,就必須經歷天劫洗禮才有可能成功。在荒莽界,因為天地秩序規則的限制,修鍊者幾乎無法邁入神道。現在看來,如果沒有天地秩序規則的限制,又有誰能渡過這樣的天劫?

大能的心中深深震撼,簡直看不到一絲希望。不少人無比失落,好像一下子蒼老了不少。這次天劫,對他們打擊非常大。

在雷海的中心,孟昊天依然一心多用,除了不失時機的捕捉雷電精華滋養元神外,更在巨浪滔天中揮拳猛擊,一道道驚雷,在他的拳頭下爆裂,灑下滿天星光,璀璨非凡,絢麗無比。

所有人都看呆了,孟昊天還是人嗎?他簡直就是妖孽,在這絕世雷劫中,他竟然欺天,與天相抗。 第九重天劫,果然驚天地泣鬼神,恐怖到難以言表。

浩瀚雷海,波浪翻騰,層層雷潮,洶湧而來。雷光萬里,凜凜殺氣,撲面而至,殺力無邊,讓人悚然。金色、銀色、紫色、白色、血色,五色驚雷一道道的轟來,電光肆虐,擊碎蒼穹,撕裂虛空,大地崩坍。

孟昊天如戰神下凡,傲立雷海,對抗驚雷。天雷轟炸,電光四起,火花飛濺。白色戰衣,青煙冒起,身穿萬洞,熱血噴涌,血肉橫飛,觸目驚心。

武塔外,所有人無不感到顫慄,無不感到膽寒,驚起渾身的小疙瘩!這景象是如此的恐怖,令人心驚膽戰,毛骨悚然。

孟昊天就是個妖孽,此時竟然還對著眾人笑,笑得那麼燦爛。他身上的骨頭都被炸出來了,白森森的,可他依然能笑出來。

一陣驚雷炸響,血色閃電,滔滔一片,洶湧澎湃,彷彿上蒼哭泣,揮灑血淚,異常恐怖。

虛空炸開,血色閃電把孟昊天吞沒,毀滅氣息瀰漫著整個空間。

潮起潮落,孟昊天渾身血花飛濺,如同蓋世魔神一般,依舊站在汪洋之中,不斷的揮拳擊打,擊碎片片虛空。

漸漸的,天劫在變化,雷電精魄演化成各種各樣的飛禽、走獸、花草、樹木出現,甚至還化成了山川河流,流淌著無窮的殺戮之氣。

孟昊天不慌不忙,他再次運用大道之力,把雷霆煉化成了一口大鼎,不管是飛禽還是走獸,他見一個就拘禁一個,扔到鼎里。

一個小金人坐在鼎中,口吐金光,把它們統統煉化。

小金人晶瑩剔透,燦爛無瑕,周圍聖光繚繞,神秘非凡。本體神胎在雷電的洗禮下,變得十分強大。

眾人在感嘆孟昊天強大的同時,也羨慕他能有這樣的造化。以這樣的天劫對肉身和元神進行洗禮,造化驚人。

靈魂力凝聚而成的本體神胎,在修真界又統稱為元神。修鍊者在丹陽境孕育金丹,到靈虛境育成元嬰,就是元神的化形表現。

小金人就是孟昊天元神的化形表現,以他現在的修鍊境界,根本就是不可能出現的。但,它還是出現了。逆天的孟昊天,已經出現了太多的不可能。

天地轟鳴,雷光無盡。

孟昊天呼嘯著,在天空中騰躍,不斷的揮拳,擊碎雷池,灑下片片星光。他開始張口吞納,以大道之力吸收雷光,滋養肉身,錘鍊身體。這是雷電的精華,毀滅中的生機。

於毀滅中新生!孟昊天這次沒有讓自己毀滅,而是在雷電的毀滅中找尋生機,滋養身體。

突然,電光消失,雷暴不再。天空中出現了一片赤紅之地,藍色、紅色、紫色、橙色、綠色、金色、黑色的火焰從地底竄起,立刻就把虛空燒成了灰燼。

「天啊!那是混沌之火,天上地下無人可擋,無物不燃。」

「這是比混沌之氣還要霸道的東西,古之大帝常用之祭煉兵器。」

「傳說混沌之火非常妖孽,溫度之高無人能靠近,甚至還能焚仙。」

「混沌之火焚仙的事多了,除了古之大帝,無人敢靠近。」